韩风至大约没料到花小麦会应承得这样痛快,不免愣了一愣,再开口时,嘴角便牵扯出一丝玩味的笑容。

“姑娘不仅厨艺精绝,胆色更是半点不输人,怨不得当初那桃源斋的宋老板,会山长水远跑到这芙泽县来请你相助,我如今方算是明白了。我不是芙泽县人,姑娘曾言自家开着一间小饭馆,既这样,便少不得借厨房一用,就以你那里,来做个比试的地点。只是这比试的形式,姑娘认为,又该如何定?”

花小麦轻抬眼皮,眸子中射出两束利光,偏生面色却仍和煦如初,莞尔一笑:“是韩老板你要和我比试,依什么规矩,有什么讲究,自然也该由你来说了算。无论你想怎么斗,我都乐意奉陪。”

她心下十分明白,自打旧年八珍会之后,这人心中,恐怕始终憋着一肚子邪火,只是无从宣泄罢了。今日在这初试的会场中偶遇,无论如何,他都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与她正面对决的机会。用不着旁人见证,也不必昭告天下,他要的,不过是个公平的结果。

事情已然是这样了,推脱或婉拒都没丝毫意义,何况,论及为厨一事,她花小麦还从不曾怕过谁!

韩风至脸上的笑容僵了僵,却又很快遮掩了去,爽朗笑道:“哈,姑娘真是爽快,我若再罗唣两句,倒显得我小气巴拉,上不得台面。这事咱们就说定了,后日既是我上门叨扰,一应食材便不需姑娘花费,我自会准备周全——那咱们,便到时见?”

方才两人一番交谈,已引起四周众人注意,早就围拢了来,眼下听见这二人要比试,那叽叽咕咕的议论声顿起,如蜜蜂一般在耳边直嗡嗡。

“这位韩公子,说是省城有名酒楼的东家,他既能来到这名士宴初选的会场替陶知县把关,本领应是不容小觑,却怎地偏偏要与那妇人一较高下?一个女人家,又瘦得那样,只怕锅铲也拎不起,能做出甚么好菜来?参加了八珍会又如何?说不定……”

谁……谁是妇人?说清楚!花小麦完全忽略了那人话里的重点,将全部注意力都搁在了最让她刺心的两个字上头,眼睛蓦地瞪圆了,正要回头与那人不依不饶地掰扯,人丛中却有另一个厨子,仿佛认得孟郁槐,小声唧哝道:“嘘,你莫要嚷嚷啊!我方才瞧见她是被连顺镖局的孟镖头送来的,想必是他的妻。啧啧,那孟镖头年纪不大,却一身好功夫,你说话把细些,小心传进他耳里,可不饶你的!”

头一个说话的人果真吐了吐舌头,不肯再多说一个字,花小麦狠狠瞪了他一眼,紧接着便冲韩风至一笑,淡淡道:“好,后日我必定在饭馆中恭候大驾。”正要抬脚离开,却又忽地省起一事,忙停住脚步,回身道:“对了,这初选的事,韩老板既愿意替我省却麻烦,我便恭敬不如从命,只是不知那菜单……”

“之所以让所有参加遴选的厨子们都开出一份菜单,是为了考验诸位安排席面的能力,做不得准,若姑娘最终能取得名士宴的承办权,陶知县那边自会有人同你细细商议,你现下却是不必着眼于此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花小麦点一下头,冲身侧的周芸儿使了个眼色,领着她转身离开。

自那会场中走出,周芸儿似是仍未回神,只顾垂着头一步步朝前迈,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。

花小麦也不去理她,一径往连顺镖局的方向去,偶然瞧见路边有个卖点心的小摊儿,面上摆的榧子糕倒做得可爱新鲜,脚下便不由得一滞,尚未及回头,身后的周芸儿便一股脑儿撞将上来,额头正正磕在她后脑勺上,当即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“你干什么?!”花小麦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迅速扭转身子捏住她的腕子,半真半假斥道,“这么大的人了,路也不会走?你那额头可真够硬的,我疼得够呛哩!”

周芸儿吓了一跳,忙不迭地赔不是,脸腾地就红了。花小麦晓得她这人甚么都容易当真,只得反而劝慰了她两句,又掏出两个钱来,让她去买两包榧子糕,也好带回去给春喜腊梅尝尝。

那姑娘不敢怠慢,踢踢踏踏地拔腿就跑,不过须臾,便将两个纸包提溜了回来,犹自满面歉疚,小声道:“师傅,我头先儿真不是故意的,我……想事儿给想迷瞪了……”

“想什么那样入神?”花小麦瞟她一眼,“该不是瞧见方才那韩公子相貌堂堂,你这妮子的小心肝,便砰砰砰跳个不停了?”

“师傅,这种玩笑话说不得的!”周芸儿给唬得不轻,捂着心口朝后退了又退,“这要是传了出去,我可没脸见人了!我实跟你说了吧,我不过是在想……莫不是你真要与那韩公子比试?”

“你明明听见我与他都说定了,怎会还有假?”花小麦闻言便笑了,“我猜你也瞧得出,他心心念念非要与我比这一场不可,人家替咱们省却了初选的麻烦,就算看在这个的份上,我也该让他得偿所愿。我观你这表情,仿佛万分担忧?正大光明的比试而已,真不懂你有甚么可怕。”

“想想……的确是没甚可怕,我只不过是……”周芸儿低头想了一回,“那韩公子,厨艺一定非常了得吧?方才我听周遭的人议论,他那碧月轩,在省城似乎非常有名。师傅你连如何比试都不问,所有规矩都由他来定,万一吃亏了怎么办?”

厨艺了得么?这是当然,单单回想当初宋静溪在提起这韩风至时,面上那如临大敌的表情,便可知这人绝不是个好对付的,若能正大光明地与他斗上一回,别的不说,至少省城厨艺界是个什么水准,便可大略窥知一二。

花小麦心中自不会将此番比试当做寻常小事来看待,然而表面上,却偏生要做出满不在乎的情态,笑嘻嘻对自己那羞怯怯的小徒儿道:“他厉害,你师傅我,难道就是个吃素的?我却也差不多少吧?眼下我很不需要你替我担忧,你听我说,这斗厨,在饮食界中乃是难得一见的美事,尤其是高手过招,更是精彩纷呈。算你运道好,到时候,可得睁大眼睛好好儿地看清楚喽,长长见识,对你将来掌勺,大有裨益。”

这话……唔,说得好像得意了些,不过,她好像也用不着太过谦虚?

周芸儿听到这里,果真欢喜起来,连连点头:“嗯,到时候我一定好好学,事先我也会帮师傅将各种准备功夫做得妥妥当当,师傅你就只管沉下心来,漂漂亮亮地赢了他!”

这算是她说过的,情绪最为强烈的一句话了,显然因斗厨而心中生出许多向往,控制不住地激动起来。花小麦看她一眼,轻轻一笑,点了点头:“那我就借你吉言。”

……

这日去到连顺镖局,花小麦便将在那初选会场发生之事,一五一十地说与孟郁槐听。孟某人没料到她竟还会遇上这等情形,不由得也来了兴致,一向沉稳的人,竟添了两分孩子气,媳妇也丢下不理了,迫不及待地跑去叫柯震武,让他无论如何后天要一起去瞧瞧热闹。

柯震武素爱美食,有这等新鲜可看,自然不愿落于人后,当下便笑呵呵地满口应承,还特特从家里赶到镖局,殷殷地嘱咐了花小麦两句,不外乎让她一定卯足了劲,给她那小饭馆以及连顺镖局,都挣个脸面回来。

花小麦心中若说一点波澜都无,那肯定是假的,只不过,她也算是见过些大场面的人,还不至于因为要与人大张旗鼓地比试,便激动得寝食难安。与此相反,因为名士宴初选的事尘埃落定,她反而轻松了许多,每日里照旧在小饭馆儿和珍味园两边奔走,只不过每晚又延后了一个时辰回家,留在厨房中潜心钻研刀功调味。

被高手挑战,实是件长脸的事,作为应战者,理所应当也要拿出点态度来,假使随意敷衍,无论对自己抑或对对方,都是个羞辱。

时间瞬息而过,转眼,便是与韩风至约定的斗厨之日。

这天上午,春喜和腊梅开门之后,便在店外和官道附近贴了一张纸条,写明中午不做买卖,东家要与人比试厨艺,若有兴趣者,可前来一观。

临近午时,大堂之中的桌子全被搬去一边,中央支起两口大灶。珍味园中送来了几坛上好的常用酱料,摆在旁边一张长桌上,各类灶具齐全。

官道上果真下来了不少人,村里也有不少老百姓听闻消息跑到村东,自动自发地就在店里围成个圈子,少不得有人与花小麦调侃两句,直道今日要大饱眼福。孟郁槐陪着柯震武也赶了来,搬了条凳坐在一旁,捧一杯酽茶,比试尚未开始,却已兴致勃勃,笑得面上褶子都少两条。

这阵仗不可谓不大,令得那韩风至赶来时,也不免吃了一惊,张了张嘴,望向花小麦:“姑娘你这是……”

“大伙儿自己愿意来瞧瞧,我总不能把人往外赶。”花小麦微笑着道,“况且,你虽然说不需要人来做评判,但有人在旁看着,这比试的结果,方才显得更公平。”

韩风至晓得她的用意,随着也笑了笑:“那我便先跟姑娘道声谢。”又回身指指随他一路来的那辆装满菜蔬肉类的板车,沉声道,“食材我准备得很足,万事俱备,我们是否即刻就开始?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