围观者们将这话听得清清楚楚,当中有个大嗓门,立刻便不依不饶叫嚷起来。

“别呀,怎地就不比了,这不是还没分出胜负吗?看得正热闹,半中拦腰又说不比,多扫兴?”

其他人也立刻此起彼伏地应和起来。

花小麦朝那人看了一眼,将手里的锅铲搁下,顺手捞了块抹布来擦手,抬头对韩风至半开玩笑道:“你真想好了?若下回改了主意,又来寻我比试,我可不搭理你了。”

韩风至也是一笑,仿佛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姑娘,俗话说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此处就你我两个内行人,这比试的结果如何,其实早已昭然若揭,咱俩心中都有数。再比下去,我仍旧讨不到个好字,何必费工夫?呵,在这灶旁站一会儿也怪累的,我倒不如趁早歇了,还要腆着脸请你煮碗茶吃。”

“这个容易。”花小麦也便不在这事上与他纠缠,点点头,果真便要去厨房里取煮茶的小炭炉。

这当口,方才那大嗓门再度忍不住叫道:“两位,你们既铁了心不比,好歹跟我们说说,今儿到底是谁赢了?”

“我与韩老板今日斗厨,乃是为了切磋技艺,不曾把输赢看得非常紧要。我的手艺大家都尝过的,做出来的菜色应该还不算差吧?至于韩老板,更是省城著名的‘碧月轩’东家,向来亲自下厨烹饪,又怎会是泛泛之辈?”

花小麦在心里盘算了一回,便扭过身朗声道:“你们别笑话我王婆卖瓜,我二人的厨艺都不错,今日韩老板又拉来了不少新鲜的好食材,与其计较一时之长短,倒不如我俩联手,将这些菜肉下锅做了分给大家尝尝,如何?”

众人听到前边,还颇有微词,忽闻得有不要钱的美食可吃,哪里还顾得上追问?登时纷纷拍手叫起好来。

花小麦这才再度望向韩风至,笑道:“韩老板,委屈你今日替我这小饭馆儿掌一回勺,你没意见吧?”

韩风至深深看了她一眼:“我自然乐意之至,心中也明白,姑娘此举是为了给我留个面子。不过,既然是我主动来找你比试,这孰胜孰负,还是说个清楚的好。”

话音未落,他已经面向四周的围观群众,扬声道:“诸位,今日斗厨是我输了,无论刀功还是调味,这位花家姑娘的本领皆在我之上,即便我不肯认,还要与她在那调味上斗一斗,最终也只是输得彻底罢了。”

诸人一阵喧哗,纷纷侧头窃窃私语,一时间惊叹的也有,咋舌的也有,嗡嗡隆隆好不喧嚣。

韩风至只当是什么也没听见,转而继续对花小麦道:“姑娘,现下我算是终于明白,去年八珍会上,就算那桃源斋的宋老板不曾动手脚,我也决计不是你的对手,最终那中秋月宴的主办权,仍旧要落入她手中。我并不怕输,只怕不公平而已,今日我心服口服。还要再多说一句,有朝一日,你若肯来省城的饮食界闯一闯,韩某愿意替你铺路。”

花小麦噗嗤一笑,大大咧咧地摆手道:“那事儿改天再说不迟,假使我真个去了,少不得要麻烦你的——我跟你说正经的呀,我家现下开着一间酱园子,出的酱料比外头卖的能强些,你既觉得我手艺还过得去,要不……跟我签个单子?包管你不会后悔的!”

韩风至哭笑不得,把脑袋晃了两晃:“我说你……能不能不要这么市侩?有点大家风范行不行?”

“大家风范能当饭吃?”花小麦板起面孔来,一本正经地道,“你开个碧月轩,难道不想赚钱?我做买卖是讲良心的,那酱园子里出产的各色酱料,用的都是好食材,绝不诓骗他人,喏,现成便摆着几坛,你要是不信的,自个儿尝尝!”

韩风至果真将手边的一小坛一料酱打开,用小指沾了些许送入口中,轻笑道:“确实滋味极佳,烦劳姑娘下晌领我去你那酱园子走一遭,待我瞧瞧有些甚么种类,若是合适的,我便与你签两年单,你可满意?”

“那敢情好!”花小麦也不跟他客气,当下便连连答应,两人于是将那板车上的食材一股脑地搬下来,就当着众人的面一一烹制妥当,笑呵呵捧到围观众人跟前。

这不大的小饭馆儿,霎时间炸了开来,各种各样的赞美声不绝于耳,吃的兴起,竟还有人高声吆喝着要酒,说是一年到头,也吃不上这样好的东西,不喝两杯,真真儿对不住自己。

花小麦端两碟刚出锅的小菜,并着一壶烫热的酒,一块儿送到柯震武面前,眯眼笑道道:“柯叔,您今儿受累,还专程跑来我这里一趟,这两样小菜,算是给您打打牙祭。这一向我忙得厉害,过两日待我闲下,再好好做几道美食让郁槐带去您家。”

“丫头客气了,是我自己要来看热闹,与你何干?”柯震武笑哈哈地点了点头,扶起筷子来,回身对孟郁槐道,“你整日吃你媳妇做的菜,想来也不缺这一口,这会子你可不要同我抢啊!”

孟郁槐笑了一下,却没有做声,花小麦抬头朝他脸上张了张,陡然觉得他面色有些发沉,便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笑嘻嘻道:“怎么了,柯叔不肯分给你吃,你便生闷气了?别这么小气,那边各种菜肴还多得很,你成天吃我的手艺,只怕也烦了,不若尝尝那碧月轩的口味?”

“……你去忙你的,不用照应我。”孟郁槐勉强弯了一下嘴角,“一会儿等你这里散了,我就同柯叔一块儿去县城,无论如何,还是回镖局看看,心中方觉得踏实。”

咦?花小麦心中有点犯嘀咕,不由得又将他多看了一眼。

这个态度……怎么好像真是在生气?该不会是冲她吧?她今日做了什么不妥当的事吗?

此刻四下里都是人,她也不好开口同他讨个因由,只得讪讪走了开去,心里琢磨着等晚上回了家,再捉住他来细细盘问。未初时刻,小饭馆儿里的食客们渐渐离去,柯震武与孟郁槐两个也回了县城,花小麦稍稍歇了一阵,便引着韩风至去了珍味园,那人倒也豪气,竟真个与她签下两年的订单,说好从今往后,碧月轩所用的一应酱料,全由珍味园提供。

碧月轩在省城赫赫有名,生意火爆得紧,每月要用到的酱料也就格外多。做成了这笔大买卖,花小麦整个人只觉神清气爽,晚间在小饭馆忙活了一两个时辰,回到家之后,本打算摁住孟郁槐问个究竟,却不料那人神色却已恢复如常,与她说说笑笑,兴致颇高,仿佛下午发生的事,只是她的错觉一般。

花小麦暗暗松了一口气,忙不迭地将这事儿丢开,尽心为名士宴的终选做准备。

……

约莫三两日之后,潘平安从省城回来了。

这一回,他仍是直接跑到了小饭馆儿,乐乐呵呵地把花小麦扯去楼上雅间,甫一进门,便迫不及待地将绑在胸前的钱褡裢解下来,砰地往桌上一丢,美滋滋道:“小麦丫头你瞧,上月送去省城的那些个酱料,全都卖得清光,我原还想拿一两坛回家,让我媳妇用来做菜试试呢,谁知竟连个坛底儿都没给我剩!喏,上月赚回来的钱,全都在这里了,你数数?”

说罢,又神情夸张地揉揉肩膀,感叹道:“好家伙,这一路抱着它,我都要给压塌了!”

那褡裢看上去非常沉重,花小麦快手快脚地将疙瘩解开,里头白花花的银子立时便滚了出来,粗略数数,倒有二十六七两。

潘平安上月运走多少酱料,她心中是有数的,合该赚这么多钱,因此并不觉得意外,只回身冲他一笑,道:“辛苦你了平安叔,回头我便让账房的许先生将该你得的那一份算出来给你。”

“那个不急。”潘平安摆摆手,笑呵呵道,“我也晓得,你自家开着饭馆儿,每月挣得盆满钵满,这二十几两银,入不得你的眼。喙,你瞧瞧,这才是真正的大头哪!”

一边说,一边就从怀中掏出一沓纸,往花小麦面前一推,絮絮叨叨地道:“那七八间食肆,一个不落,全同咱们签了订单,最少也有一年,还有五六间规模小一点的饭馆儿,因来得迟了,没抢到上月送去的酱料,急得直挠头,赶忙也与咱们签了订单。啧啧啧,拢共十四五张单子呀,小半个省城都被你攥在手心里了!再加上其他地方的订单——丫头,你可真要发财了!”

花小麦也是直到这时,方真正觉得欢喜,嘴角一弯,笑了起来。

旁的地方不算,只看省城一个地界的单子,她一年便可有五六百两银子入账,这些钱对于富裕人家来说,或许算不得什么,却真真儿是她自打来到火刀村之中,挣到的最多的钱!将其中的四成利润分给吴文洪和潘平安之后,她还能剩下不少,加上小饭馆的收入,这些钱,想拿来干点什么都行啊!

想到这儿,她突然省起一事,猛地一拍手,高声道:“啊呀,糟了!”

“我说小麦丫头,你还能不能说点吉利话了?”潘平安对此十分不满,拧了眉道,“明明是件大好事,你却偏要说甚么‘糟了’,你不嫌晦气呀?”

“不是!”花小麦有些发急,使劲摇摇头,“这一向我太忙,脑子都糊涂了!已经有两个多月没去看过我二姐,小饭馆赚得的利润,也忘了拿去分与她。哎呀不行,平安叔,要不你先坐会儿,趁着我眼下有空,我得赶紧去瞧瞧,再晚些,又得忙活晚市的饭食了!”

“原来是为了这个。”潘平安了然道,“你是啥样人,你二姐姐夫心中都是有数的,决计不会同你计较,况且,他们也不缺钱使。你这会子既要去,我便同你一起走吧,此番我将大虎二虎也一并带了回来,那两个愈加皮了,我不在家,我爹我娘镇管不住的!”

他心思极细,人已站了起来,还不忘嘱咐一句:“对了,你这小饭馆儿平日来来去去都是人,这些银子和订单,你可得收妥当,万一遗失了,哭都来不及哩!”

花小麦应一句“我省得”,将桌上的钱银和订单一股脑儿抱了,先到楼下内堂将这两个月的利润均分,取了其中一半揣在褡裢里,又同潘平安一路去酱园子走了一遭,将东西收存妥当,然后便趁着天儿还早,急匆匆赶往村西。

此时正是下晌,入了四月之后,天气渐渐暖和起来,景家小院门口的那棵佛手柑,也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,偶尔有几片深绿的叶子从树顶上随风飘落下来,沾在人身上,浑身好似都被那股香气拢住了一般,让人格外舒服。

花二娘临盆的日子将至,肚子已变得非常大,步履也有些蹒跚,正在院子里慢吞吞地走来走去,看样子,似乎是在收拾什么东西。

花小麦许久不曾回来,从院子外朝里望了望,立时便觉得无比亲切,原想进门悄悄摸摸往花二娘身上拍一掌,转念一想,又怕吓着她有个甚么闪失,只得规规矩矩地站在门口,含笑叫了声“二姐”。

花二娘应声回头,眼睛登时就亮了,几步赶上前来狠狠在她脑门上凿了个爆栗,半真半假地怒声斥道:“你这死丫头,你还晓得回来?嫁了人,便将你二姐姐夫丢到脑袋后头,只怕许久都不曾想起我们来了吧?好没良心的东西,我若不是身子不便,非请你尝尝那烧火棍的滋味不可!”

“你冷静点不行吗……”花小麦哭笑不得地扶住她的胳膊,小心翼翼将她领到桌边坐下,一脸诚恳地道,“我怎会不惦记你和姐夫?只我最近事情好多,成天脚打后脑勺,许多事真顾不上。你要挑我的理,我半个不字也说不出,但你好歹先把这钱拿去收起来再说。”

说着便将那褡裢递到花二娘面前打开,笑眯眯地看着她。

那褡裢中,大抵有三十余两银子,被日头一照,便烁烁发光,因全是碎银,堆在一处,就像座小小的银山。

花二娘吃了一惊:“这么多?咱俩不是对半分吗?你拿这么些来给我做什么?”

“这是最近两个月你和姐夫该得的利润啊。”花小麦很得意地一挑眉,“自上月起,小饭馆儿每月都能挣到三十多两,铜钱太多,我便让郁槐拿去县城都给我换成了银子,你若是嫌不好花使,我再拿铜钱来和你换。”

“你巴巴儿地来一趟,就为给我送钱哪!”花二娘倒也高兴,摸摸她脑袋道,“小饭馆儿能挣钱,我自是喜欢,但我和你姐夫也不等着这钱吃饭,你不必总惦记着。”

话说到这里,竟叹了一口气。

“怎么了?”花小麦不明就里,左右看看,又见她仿佛搬了不少箱笼出来,都堆在院子里,便疑惑地道,“你怎地将那万年不用的东西都拾掇了出来?保不齐哪天就要生,你就不能好好歇歇?”

“我倒想了!”花二娘翻了个清晰而硕大的白眼,“想起这事儿我就发烦——你姐夫爹娘说,我肚子里那娃娃马上就要落地,两口子单过,难免照顾不周,让我同他回老宅住去哩!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