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厨艺之事,花小麦向来很知道自己的斤两,自然十分自信,然而不管怎么说,这名士宴的终选都可算作是难得的大场面,若说一点都不紧张,却也不大现实。

这一路上走过来,她都有些七上八下,一颗心落不到实处,孟郁槐走后,身边便只剩下个比她更为缩手缩脚的周芸儿,就尤其觉得不踏实。此刻猛然听见韩风至的声音,她立时觉得放松了些,转过身去,也扯出一个笑容: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省城碧月轩的生意不要做了吗?”

两人自那日斗厨之后,非但没搞得老死不相往来,反而熟稔了许多,韩风至快步走过来,嘿然一笑:“我已回去了一趟,铺子上处处都好,很不需要姑娘替我担心。这名士宴的终选乃是桩盛事,我若不来掺和一下,只怕将来要后悔。也幸亏陶知县肯给面子,准许我作壁上观,否则我也进不来。”

他说着,便朝前方指了指,将声音压低了些,带着一丝笑意道:“我来得早,方才已将你今日使的锅灶器具检查了一遍,并无差错,不管这终选是何情形,至少在这一层上,你可放心。”

花小麦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过去,这才发现,今日这会场之中的确有不少变化。初选那日隔出来十好几个小空格,今天却被组合成了五个大隔间,显然是让每个酒楼各占一间,里头预备下的锅具和杯盘碗碟瞧着也更为齐全,半挂着的帘子上贴了一张红纸,上面分别写着一到五几个数字。

“你是三号,在最中间。”韩风至小声道,“左右都是人,虽极是容易引人注目,但若有那起心怀不轨的想给你下套,却也不容易,总体而言,都算是利大于弊。我自个儿在这上头吃过亏,必会替你好生盯着,若有人耍手段,我就嚷嚷出来,看他脸往哪里搁。”

这人一身白衣,相貌又好,瞧着就是个翩翩佳公子,却不料相熟之后,是这样一种热络的性子。花小麦经他这么一打岔,心中那股子紧张不安消了大半,抿唇微笑道:“你肯帮忙,我当然求之不得,先谢过。”

大堂内的其他人,花小麦都不认得,互相点过头之后,便只立在一旁与韩风至寒暄。说了三五句话,门外便又走进来几个人,她一回头,目光正正对上一张胖脸。

魏胖子!

赵老爷一贯对这魏胖子的厨艺最是喜欢,即便他三天两头地折腾,仍不舍得辞了他,依旧重用,花小麦也晓得,春风楼既入了终选,自己便免不了在这里和他撞个正着。

可是……就算在心里已经做了准备又如何?猛然再次见到这臭胖子,她心里那种膈应的感觉,还真是想丢也丢不掉啊!

魏大厨甫一踏进会场的大门,便也看见了花小麦,当即就把脸撇过一边,明摆着是也在记仇的意思。

怎么,本姑娘当初打你那一顿,疼得不轻吧?知道疼就对了!花小麦冲着他的方向翻了个白眼,改换脸色朝赵老爷笑笑,正要入座,却不料那人已三两步走了过来。

“小麦丫头,昨日听郁槐说你没买到牛乳,如今可有了着落?”赵老爷神情关切,眉头微微蹙起,“我便同他说,让他从我那里拿两樽走就行,他偏生不愿,喙,这执拗性子,我说不动他唷!”

“嗯,已经买到了。”花小麦点点头,笑嘻嘻地道,“多谢您惦记着,昨天他特意跑去临县,替我买了两樽回来,这事儿才算是解决了。真是好险,现下想起来,我心中还有些后怕哩。”

“哼!”赵老爷一拂袖,面上薄露不豫之色,目光缓缓地从在座其他人面上一一扫过,冷声冷气道,“斗厨比试,凭的乃是真本事,也不知是谁这样奸狡,竟暗地里出阴招来害人,饮食界有这等货色,实是让人齿冷!”

他这春风楼的东家发了话,魏大厨原该应和,帮他壮壮声势才对,然也不知何故,那胖子竟自顾自地拣了张椅子坐下,低头摆弄一双肥手,当做什么也不曾听见。

花小麦暗暗咋舌,捎带着朝其他人脸上打量一番。就见他们既没有半点惊慌,似乎也并不觉得恼怒,个个儿神色如常,安之若素。

她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了一声。

呵,果然是老行家啊,在饮食业里打滚得久了,脸皮也被油烟子熏得厚了,居然任人骂到脸上,也丝毫不难为情!真不知是该说他们宠辱不惊呢,还是……

整个大堂除了她和周芸儿之外,清一色地都是男人,她便也不好开口,只在心里将那耍手段的家伙骂了个臭头。正骂得高兴,有一人似是按捺不住,突然开了腔。

“赵老爷,昨日之事,对我们都或多或少有些影响,我和常记小馆的常老板也是四处奔波,好容易才淘换到几樽牛乳回来。这腌臜事是谁做的,现下还未可知,您也别话里话外,就想轻而易举将自己给摘出去!”

“我?”赵老爷登时吹胡子瞪眼,“那样低劣之事,我姓赵的还看不上!我家的牛乳,全是自省城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那人便自鼻子里喷出一股寒气,不阴不阳地道:“几间卖牛乳的铺子,店家都被人使钱封住了嘴,您红口白牙,当然怎么说怎么算。那位姑娘是何情形,我并不清楚,但其他在座的这几位若论及财力,您称第二,谁又敢认第一?这事儿是谁做下的,谁自家清楚,要我说,咱们都消停点吧,何必费那唾沫星子?”

“你!”赵老爷气了个倒仰,伸手将椅子扶手一拍,半晌说不出话。

这就……吵起来了?

花小麦回头与立在身后的周芸儿对视一眼,就见那胆怯的姑娘已给唬得缩成一团,小脸儿皱得如核桃一般。这种情形底下,她又不好大大咧咧地替赵老爷帮腔,唯有伸手拍了拍周芸儿的胳膊,以示安抚。

赵老爷坐在椅子里,缓了许久,脸色方好看了些许,却也不愿再与那人纠缠了,偏过头来勉强冲花小麦笑笑:“对了小麦丫头,倒有一事要跟你打听打听——你那珍味园,如今可还忙得过来?我若现下想跟你签个单子,不知……”

“咦?”花小麦摸不着头脑,不自觉地挠了挠自己的太阳穴,“您不是早已和城西的万记签了一年订单?怎么……”

“咳!”赵老爷长叹一声,摆了摆手,“不瞒你说,今日魏大厨用的酱料,还是从省城安泰园买回来的呐!这事一句两句讲不清,总归就是‘糟心’二字,若不是觉得不合适,我昨儿就去你那里踅摸酱料了!唉,待此间事了,我再与你细说罢。”

说来也怪,其他几人听到这话,居然都不约而同地望过来,目光中颇有点心有戚戚焉的意味。

难不成……那万记的酱料竟果真出了问题?今日这几间食肆,除开她自己之外,应当都是与万记签了订单的吧?

活该,让你用陈米!花小麦可不预备当甚么好人,在心里很是高兴了一回。几人各自默默坐着,再不曾交谈,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楼上开了一扇门,那曾有过一面之缘的蒋管事,施施然走了出来。

“诸位都来齐了吧?”他也没下楼,就站在栏杆旁,居高临下地道,“各位都是城中有名的食肆东家和大厨,多余的话,我就不说了。今日的终选,拢共只得一炷香的时间,请各位大厨妥善安排,用鲥鱼、牛乳、山药三样食材做三道菜色,最终便以此来定胜负。”

楼下的几人都有些发愣,那久未发声的魏胖子终是忍不住抬头:“可……今日的终选,不是由陶知县定夺吗?他……”

“我家大人一直在楼上房中坐着。”蒋管事似笑非笑地扫了众人一眼,“你们的菜做好之后,各自写上菜名,由陶知县一一尝过之后来定胜负,如此方显公平。”

……也就是说,刚才他们在楼下那一番交谈,全被陶知县听了去?

在座几人面面相觑,尤其是与赵老爷拌了嘴的那位,更是眼珠子都瞪圆了。

花小麦却没工夫理这个,想来,她也并不曾说出甚么不得体的话,只管抬头遥遥望向蒋管事,满脸无辜地道:“可是……我不会写……”

“啧,就你麻烦!”蒋管事万般不耐烦地白她一眼,转而望向一旁笑呵呵看热闹的韩风至,“韩老板,你可愿……”

“没问题,花家姑娘的菜名,便由我代写。”不等他说完,韩风至便痛痛快快地应下,还冲花小麦点了点头。

这终选该怎么比,人人心中都是有数的,当下也不废话,各自进了隔间,立时便有人在大堂中央点燃一支香。

花小麦摒除杂念,有条不紊地将食材一样样从筐里取出,吩咐周芸儿先粗略地处理一遍,又试了试刀具的锋利程度和锅铲的轻重,然后立刻便开始操作起来。

鲥鱼这物事,古往今来都是带着鱼鳞清蒸最为合适,再找不到更好的吃法,比的也就是火候。花小麦先将鱼处理好,抹上盐,刷一层酒酿,再在表面上铺满切成丝的火腿、香蕈和鲜笋,最后淋些许上好绍酒,立刻便放进已煮滚的蒸锅中;

牛乳中加上芡粉、蛋清、虾仁和切碎焯熟的鸡肝,搅拌均匀之后锅中放荤油,采用“软炒”之法慢慢使其凝固,堆成小山,出锅之后再撒上榄仁,便是从前她生活的那个年代,赫赫有名的“炒牛奶”;

至于山药,则是用切成薄片的烟熏腌肉卷起,先上锅蒸熟,然后再至油锅中小火慢煎成金黄色,临出锅时撒上芫荽,色泽分明,肉香四溢,而里面包裹的山药,却能很好地祛除油腻感。

严格说来,那“炒牛奶”并不属于这个时代,而腌肉山药卷,更是自“培根山药卷”少做更改而成,似是有取巧的嫌疑。不过,饮食行业向来对“传承”二字最为重视,谁又晓得,这两道菜原是从哪个年代传来?

花小麦也曾做过不少席面,这样的三道菜,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完成,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。鲥鱼离火之后,需得再在锅中虚蒸片刻。她灭了灶火,正要长出一口气,却陡然听见砰一声巨响,那动静,就像是不知哪个隔间的油锅被打翻了一般。

紧接着,便是轰轰隆隆如炸雷一般的爆喝斥骂声。

“孙正宽,你这不要脸的东西,老子今天不弄死你,魏字倒过来写!”

花小麦吓了一大跳,原待出去看看,又不敢轻易离开灶旁,耳边只听见一阵又一阵的闷响。倒是那周芸儿反应极快,哧溜一声便窜了出去,不过须臾,又慌慌张张跑了回来,拽住她的胳膊,惊魂未定道:“师傅,他们……他们打起来啦!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