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架?

花小麦也不知是不是和春喜腊梅两个厮混得久了,竟也染上那爱凑热闹的毛病,一听这话登时来了兴致。然而她终究还是知道分寸的,没忘记往灶台上扫一眼,确定所有的菜肴都已经整治齐备了,这才抬脚往外跑,一面口中迅速吩咐:“你在这里守着,不准放任何人进来,我去瞧瞧,马上就回来。”

“师傅你自己去看热闹,留我……”周芸儿有点不情愿,只是终究胆小,不敢明目张胆地表示反对,只能在嗓子眼里小小声地嘀咕。

“别废话!”花小麦压根儿没工夫理她,掀帘子便冲了出去。

方才她恍惚听见,那气急败坏的大嗓门应当是属于魏胖子,便立刻朝一号隔间望去,果然满目狼藉。

魏大厨身材胖大,正扭着一个看上去十分干瘦的男人,手中捞一把锅铲,不依不饶地往他脑袋顶上敲;那男人身材上就先输三个回合,却也不愿轻易认栽,一边躲,一边抬了腿往魏大厨膝盖上踹,居然灵巧得猴儿一般,虽暂时还未得逞,却也没让那胖子讨到便宜。

地上掀翻了两口大油锅,里头仿佛装的是牛乳,撒得一地白汤汤;鱼唇、花胶等各样珍贵食材丢得到处都是,滑溜溜的,若一不小心踩上去,肯定会摔个四仰八叉。

花小麦紧紧盯着魏大厨和那男人的动作,既觉得不可置信,同时心中忽然又涌起一种极之可笑的情绪。

今日来参加名士宴终选的,除开她这名不见经传的女流之辈以外,其他四间酒楼食肆,可都在城中名噪一时,那几位大厨,也同样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就为了这一场比试,连面皮都豁出去不要了,丑态尽出,即便是真胜了这一场比试,又哪里担得起那“名士宴”的名儿?

不过……

她左右环视一圈。

那赵老爷去了哪里?眼前发生的事和他春风楼密切相关,于情于理,他都该上来替魏大厨撑场子才对,却怎地连人影也不见?

正纳闷间,旁边韩风至笑呵呵走了过来,似是猜到她在琢磨什么,张口就道:“别看了,魏大厨进了隔间之后,赵老爷就回了春风楼,想来也不过是来瞧瞧情况而已,他开着那样大的酒楼,手边杂事不会少,哪有功夫一直在这儿耽搁?”

花小麦点了点头,复又问道:“对了,你既然在这里,一定知道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——那魏胖子和……那位是谁?怎地就打了起来?”

“那小个子?是归林居的东家,姓孙,也是自个儿掌勺的。”韩风至摸了摸下巴,似笑非笑地道,“至于他们为什么要打……方才春风楼的魏大厨菜做到一半内急,去茅厕回来之后就发现用来与牛乳做配菜的鱼唇被人给换过,一下锅就发黑,不知里面掺了什么东西,他家学徒便说,由始至终只有归林居那姓孙的大厨进去转悠了一圈,这不就打起来了?”

“你既然都看见了,自然知道食材究竟是不是那孙大厨换的,怎么不说出来?”花小麦皱眉跺了一下脚。

“我不过是旁观者,早就应承了陶知县不能任意发声,为何要贸贸然开口?”韩风至轻轻一笑,“再说,我看你的情形,旧年八珍会上宋静溪换了我的响螺,你应该也是清楚的吧,不照样一个字都没吐露?”

“我……”花小麦被他堵了一句,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沉默片刻,将目光又转到那二人身上。

魏大厨和那孙大厨仍然扭作一团,嘴里甚么污糟话都往外喷,那架势,简直恨不得将对方生吞活剥。正闹得不可开交,楼上陡然开了一扇门,那蒋管事又走了出来。

“闹什么!你们都是城中有名有姓的大厨,也不嫌丢人!”他眼睛里带着寒光,恶狠狠地朝楼下瞥了一瞥,毫不意外地看见那一地乱七八糟的食材,语气愈加凶怒,“陶知县就在楼上,当着他的面,你们竟将这好好儿一个名士宴的终选闹到这般境地,是想让他陪着你们一块儿名声扫地么?!”

楼下正撕打的二人立刻停了下来,魏胖子满脸委屈地抬起头:“这不关我的事,要不是这孙正宽出阴招……”

“都闭嘴!”蒋管事压根儿不听他说完,用力一拍栏杆,“这名士宴我家大人看得很重,不是做耍的。大人方才已发了话,你们要闹,便尽管出去闹,今日的终选你们已无资格,都退下!剩下的三位,也被这番吵嚷扰乱了心绪,我家大人会重新提供食材,请你们各自再做一道菜。”

啥?

花小麦顿时有点犯懵,挠了挠自己的脸颊,忍不住道:“可是我已经做好了呀……”

“你做好了就不管旁人?”蒋管事瞪她一眼,“眼下这情状,唯有从头来过方最公平,食材马上送到,三位请速将自己的灶台收拾干净,时间仍是一炷香。”

花小麦左右无法,只得走回隔间中,让周芸儿将做好的三道菜拾掇了,再出来的时候,就见魏大厨和那孙大厨两个已被人叉了出去,几乎是同时,有两人抬着装满新鲜食材的大筐走入来,与他们擦身而过。

她不由得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那牛乳腥气,凉了便入不得口,明明做好了的菜却不要,这不是糟践东西吗?

可……她有什么办法?谁让她只是个厨子,心心念念就想将这“名士宴”揽下来?

大堂之内又恢复了平静,韩风至照旧走到墙边笑嘻嘻坐下,刚送来的食材被搬出来搁在桌上,由剩下的三位大厨挑选,每人至多只能选两样。

花小麦慢吞吞走过去,往那桌上粗略瞟了一眼,入目除了当下的新鲜时令菜蔬之外,也不乏珍稀的各色干货,天上飞的地下跑的,虽不见得齐全,但眼下只剩三个厨子,怎么也都是完全够用了。

她在心里暗道,果然是知县,短短时间,轻易便弄来这么多的食材,同时又没个主意,一时之间,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。

其余的两位大厨都专拣那平日少能吃到的食材拿取,显然是要牢牢抓住这次机会,在陶知县面前大显身手,她却有些犹豫不定,目光从桌上缓缓掠过……

等一下,那是什么玩意?

左手边不远处,有一小簸箕看上去与香椿类似的物事,根部硕大,顶端却只有一支嫩芽儿,通体紫红中泛着一点青,瞧着倒很新鲜水灵。

这时节,香椿是早已没了的,这东西……

她在脑子里飞快地搜寻了一遍,心下蓦地一动。

难道说这便是那有名的“山珍之王”——刺龙芽?可是,这东西只长在东北的极寒之地,芙泽县这地界怎么会有?

花小麦朝那几人瞟了一眼,见没人注意她,便掐了一小片嫩芽,偷偷放进口中。

入口清嫩却又醇厚,山野之味在唇间充斥,于齿缝间流连,微微还有一丝回甘,不用加任何调味料,就是一道上等好菜——果然是那东西!她从前学厨时,也只尝过一回,从未曾亲手烹调,却不料在这里撞上了!

不管这玩意儿是打哪儿来的,反正既然摆在台面上,她就用得,先拿了再说!

她跟得了宝贝似的,将那一小筐刺龙芽飞快地抱起来,顺手又抓了一块豆腐,一溜烟地跑进自己的三号隔间当中。

紫红的刺龙芽去除根部,保留嫩芽的完整,在滚水中焯熟之后,与切片的香蕈下锅用清酱烩,色泽清淡鲜嫩,煞是可爱;

自家带来的鲥鱼还有一条,取最嫩的部分与剩下的那些虾仁一块儿剁成茸,却是用红烧的手法,起锅之后再浇上一层浓浓的酱,红亮油润,酱香扑鼻;

豆腐切成四方,落油锅炸成金黄之后切掉顶部,将里面嫩白的豆腐挖出来,只余一层薄薄的皮,还得保证它能像个小兜子一般立在案上。这工序极考验手法,也最费时,花小麦也不敢怠慢,周芸儿在旁看得目瞪口呆,她却连解释一下也顾不上。

做完了这所有工夫,便将炸好的豆腐小兜每两个用米糊黏上,一边放上清爽的刺龙芽和香蕈,另一边填塞浓郁厚重的鲥鱼虾仁茸,淋少许一料酱上锅大火急蒸,出锅之后,再在盘子中间塞一朵萝卜雕花,堪堪在一炷香将要燃尽之时,把菜端了出来。

刺龙芽与香蕈几乎保持了原色,另一侧的鲥鱼虾仁茸却是极尽浓艳,配上金黄的豆腐兜与粉团团的萝卜花,乍一眼望过去,便让人立时脑中冒出“绿鬓红颜”四个字。

更了不得的是,鲥鱼虾肉的鲜香,与刺龙芽、香蕈的清甜之味充分混合,形成一股难以描述的奇异香气,刚从隔间里端出来,便迅速朝着大堂的各个角落弥漫,满屋子都是专业人士,居然仍忍不住使劲吸了吸鼻子,拧着脖子四顾,寻找那气味的来源。

韩风至坐在角落中,见花小麦出来了,又嗅到那香气,面色一变,立刻快步走过来,低头朝她手里的吃食一看,立刻笑出声来:“你倒会选,这刺龙芽街市上买不到,若我没记错,应是早两日有人特特从北方带来送给陶知县的礼,为了保鲜,不知费了多大力气,竟被你占了便宜!我瞧你今日,该是使出了些真功夫了。”

花小麦抬头冲他笑了一下:“我动作快而已,不然也抢不到。”

“唔,不过这菜,你打算叫什么名儿?来来来,我替你写上。”韩风至袖子一卷,拖过笔砚,蘸饱了墨,就要往红纸上写。

花小麦低头想了一阵,抿唇道:“依你看,叫‘山海兜’如何?”

“山海兜?”韩风至将这三个字在口中咀嚼半日,不由点了点头,“一边是山野风味,一边是水中珍物,这名字也算配得上它,难为你想得出。那名士宴十有八九落入你手中了,到时可要请我吃酒才是。”

说罢,大笔一挥,将“山海兜”几个字写于纸上。

其他两位大厨的菜肴也纷纷出了锅,写了名字之后,一块儿送去给楼上那始终未曾露面的陶知县品尝。约莫一顿饭的工夫,那蒋管事便现了身。

他仍旧是立在楼上没有下来,扬声道:“三位的菜我家大人俱已尝过,几位都是好手艺,我家大人一时拿不定主意,需再好生斟酌一番。四月二十那日会在这会场门口张榜宣布结果,几位请回。”

这……就完了?

花小麦轻轻皱了一下眉。

口口声声说“公平”,就该当场宣布结果才对,却为何还要往后拖五天?这不明摆着让人去他那里走动周旋吗?

再说,她今日这道菜的确做得极为满意,心中委实想早点知道那陶知县尝过之后是何感想,现在这样……

她抬起头,本想追问上一两句,被那蒋管事用眼睛一瞪,一个字也说不出了,只得朝韩风至点了点头,回隔间里归置了自己的东西,领着周芸儿,跟在其他离开的厨子身后,走出会场的大门。

……

这终选的事儿办得奇怪,花小麦心中难免有些七上八下,一路没开腔,周芸儿跟在她身后,也不敢做声。走了一段,她才想起自己好像应该去连顺镖局寻孟郁槐,便站下了,回头道:“你一个人回村我不放心,反正今日咱们也不做买卖,你要是想四处逛逛就只管去,玩够了来连顺镖局找我一块儿回去就行。”

周芸儿犹豫了一下,也便应了,花小麦怕她身上没钱,又随手抓了一把铜板给她,见她半推半就地收下,渐渐走得远了,方往天胜街的方向去。

入得连顺镖局的大门,径直来到前厅,一打眼,便看见孟郁槐在里头同柯震武说话。

这老头许久不曾管镖局的事,今日突然出现,她还真有点意外,扯出来个笑容走进去,同柯震武打了招呼。

“哟,小麦丫头回来了?”柯震武精神头不错,见她进来,立刻笑了个开怀,“怎样,那名士宴,恐怕要落入你手中了吧?来,快跟你叔我说说,到底是何情形,结果如何?”

“说是要四月二十才宣布结果呢。”花小麦恹恹地冲他笑了一下,“今日出了纰漏,一句两句也说不清,您得了空去瞧瞧赵老爷吧,那魏大厨被取消了资格,他若晓得,肯定气得不轻!倒是您,今日怎地有空来镖局瞧瞧了?”

“还有这事儿?那我可真得去看看老赵。”柯震武讶异得眼睛也瞪了起来,又挥挥手道,“镖局的事儿交给郁槐,我自然乐得清闲,只是明儿他要去省城,我这老头子少不得要回来盯着点呀!”

花小麦心思压根儿没在这上头,听到这里,抬头便随口对孟郁槐道:“你要去走镖?”

“……我去办点事——你见过谁去省城走镖?”孟郁槐稍稍皱了一下眉。

花小麦混没在意地点了点头,旁边柯震武便笑道:“对了,你俩成亲这么久,一直忙着各样事体,还没一块儿出去玩过吧?嗐,你两口子老这样忙忙叨叨的,长此以往可不是好事儿!要我说,名士宴终选的事儿已了,郁槐此番去省城也不过四五天,小麦丫头正好跟着他去四处转转呗,这多好?”

“嗯?”花小麦没料到他会这样说,一时没反应过来,略微咬了一下嘴唇。

孟郁槐面上却是现出点笑模样来,低头望向她的眼睛,沉声道:“你若想去,我便带着你。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