桐安城的夏天,比火刀村来得更要早些。尚未到五月,白日里立在大太阳底下,水腾腾的热气便直往人身上扑,夜晚起了风,才渐渐将那股子憋闷压了下去。

东安客栈的大门前悬着两串红灯笼,被风吹得扑啦啦响,火光闪烁摇晃。未到宵禁时刻,城中尚有行人走动,不远处的街边,卖糖水的小摊上挂着一盏提灯,将人影拖得又斜又长。

孟郁槐整一个下午都在那姓袁的府上盘桓,事情说得差不多,原打算早些离开,却不成想主人家十分殷勤,特特置了一桌酒水相请。他这人话少,又经不起人劝,少不得多吃了两杯,此刻回到东安客栈,脚步虽还稳当,身上却已是浓浓的熏然酒意,双眼也有点发饧。

他惯来不喜食甜,若搁在平时,遇上卖糖水的摊贩,大概根本不会多看一眼,然而今晚在袁家,酒饮得过了,菜却没吃两口,此刻口中那股酒味实在重得泛苦,急需一点子清甜的滋味将其化去,眼瞧着路边那小贩像是要收摊的样子,他便疾步走过去,稍作踌躇,要了一小碗百合绿豆汤。

“我就住在这东安客栈里,等下进了店将糖水倒出来,再把碗送还与你。”他同那小贩商量了一句,听见身后灯笼被风吹得乱响,于是偏过头随意张望了一眼,偏巧就看见客栈临窗的桌边,有一个被放大了的身影。

只是个影子罢了,根本看不出五官面貌,他却偏生有点疑心,忍不住又盯着多看了两眼,不禁在心里笑话自己异想天开,自那小贩手中接过绿豆汤,抬腿就往客栈里走。

花小麦在客栈的大堂内等了足有一个多时辰,刚坐下那会儿人满为患,此时食客们却早已走得清光,四下里空空荡荡。

这一整日的奔波,原就是极费体力的事儿,坐得久了就难免犯困,她索性用胳膊撑着下巴打盹儿。柜台边的小伙计已哈欠好几回,歪歪斜斜晃过来,赔着笑小声道:“小夫人,您这菜都凉透了,要不我让厨下再给您热热,送去楼上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就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,一回头看见孟郁槐,立刻如释重负,欢天喜地地道:“孟镖头,您可算回来了,这里有个小夫人说是您家眷,等了您一晚上哩!”

花小麦蓦地一个激灵,那点子瞌睡劲儿瞬间散得无影无踪,抬眼一瞟,果见那高大的人立在门口,赶紧推桌子站起来,咧嘴冲他露出个大大的笑容。

孟郁槐应声停下,一转头就瞧见了她,先是愕然不可置信,待得看清那的确是她,心头便陡然一热,大踏步走过来,也不急着言语,先左右四顾一番,见她身畔并没其他人陪着,眉心便是一拧,顾不得那小伙计还杵在那儿,压低了喉咙斥道:“你是自己一个人跑来的?简直胡闹!”

他并不是真的在生气,说不定反而心里正高兴,这一点花小麦清楚得很,又岂会怕他发怒?嘴角扯得更大些,嬉皮笑脸道:“你吃酒了吧?通身好大股酒气,一上来就训人,连个好模样都不给?”

“你还有脸笑?”孟郁槐使劲忍着不让自己嘴角弯起来,一本正经地瞪她一眼,“这么远的路,你一个女人,倘使遇上危险,又或是来了省城却寻不见我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怎生是好?你胆子太大了,春喜和腊梅嫂子怎也不劝着点儿?”

“不会的,我可机灵了!”花小麦得意洋洋地冲他抬了抬眉毛,“临来之前,我专门跟柯叔打听了那姓袁的府上在何处,如果今晚上等不到你,明儿个我就去他们家门前堵着,不信遇不到你!至于春喜和腊梅嫂子嘛……”

她眼珠儿一转,笑嘻嘻地道:“她们倒当真苦劝我来着,可无奈我一心只想找你,哪里听得进去?莫说她俩了,就算十头牛也拦不住!”

此番她来省城,本就是为了哄夫君高兴,嘴上自然跟抹了蜜似的。孟某人听了这话,果真再绷不住,嘴角一勾,只碍着大堂中还有个伙计在场,才没往她脑袋上敲一下。

其实那小伙计十分识趣,早就远远躲开,手脚利落地将他带回来的绿豆汤倒出来,巴巴儿地将碗给那小贩送了出去。此刻见两人只管说个不停,心下就有些发急,挠着头凑上来嘿嘿笑道:“两位,天儿不早了,您看这桌上的菜,还要么?厨房里还有火,那个……”

孟郁槐没有立刻回答,低头柔声道:“你还想吃吗?”

“吃啊,今天走了一整日,方才实在太累,根本没吃什么东西,我还饿着呢。”花小麦不假思索地点点头,“你呢?喝了那么多酒,要不让厨子给你熬碗粥?”

话才刚说完,小伙计的脸便皱成一团。

“别折腾人了……”孟郁槐回头去看了他一眼,“把这几个菜热热,还有一碗绿豆汤,应是就足够了。上楼去吧,也好让这小兄弟早点歇着。”

说罢,又吩咐那小伙计送些热水,领着花小麦回了楼上客房。

……

这东安客栈的房间,与它楼下的大堂一样,虽不见得十分雅致精巧,却收拾得简洁干净,各色桌柜器皿,也都算是齐全。

两人回了房,不过须臾,小伙计便将热好的饭菜端了上来,摆在屋子当间儿的桌上,然后很快又带笑退了出去。

临窗的案上点了一盏灯,光线不甚明亮,将周围零碎的物事映得影影绰绰。花小麦在桌边坐下,朝菜碟里扫了一眼,颇有点嫌弃地道:“再好的菜,热过一回入口滋味便要打折扣,亏得我肚子还没饱,要不然我真不会吃它。”

又抬头对孟郁槐笑道:“你们镖局还挺会选客栈,我也是晚间吃了一顿才知道,他们店里的菜色,居然是仿着孔府菜做的,这怀抱鲤和雨前虾仁,做得都还不算坏,你来尝尝?”

孟某人于是就在她对面坐下了,喝一口绿豆汤,摇头笑道:“你一身的好本事,再好的大酒楼做出来的菜,也未必能入你的眼,何况是这客栈的厨子?”

“话不是这样说。”花小麦一本正经地道,“他家的厨子,手艺真挺好呀,这两道菜我从前都不会做,幸亏我脑子伶俐,尝一口也就大概知道里头加了些甚么调料,等回去了,倒可以试着做做看,说不定我那小饭馆儿里,就又可添两样好菜。”

她忽然反应过来,摆了摆手:“对不住,我又三句不离本行了——你还是跟我说说吧,今儿去袁家办事,可还顺利?”

孟郁槐稍稍蹙了一下眉:“若说起来,也没有什么不顺,这活儿我们镖局能接,只是明天我还得再去一趟,与他们府上的人好生商议一下该如何布置。我估摸着,这一回镖局怎么也得出五六个人,如此一来,若再要走镖,人手便有些不够用,该怎么办,回去之后,我且得费上一番脑筋。”

他叹口气,接着又道:“其实这也还罢了,最让我头疼的还是那酬金的事儿。那袁家在整个桐安城,都是有名有姓的大户,谁知越有钱,竟是越小气。为了三五两银的零头,与我掰扯了足有半个多时辰,饭桌上兀自不依不饶,我实在不惯如此行事,论嘴皮子功夫又万万及不上他,若不是想到还得回客栈,真想把自己灌醉了事。”

花小麦低头思忖片刻,咬了咬嘴唇:“其实要我说,这事儿也不难。你如果不想每次都因为价钱的事儿跟人扯皮,倒不如索性明码标价啊!”

“明码标价?”孟郁槐抬眼向她望去,失笑道,“这又不是开饭馆儿卖菜肴,如何明码标价?”

“你们镖局替人押镖,自有一套规矩,我不懂,也就不多说了。但这看家护院的活儿,你们虽然也接,却到底不是常事,与其每次都为了如何收钱伤脑筋,倒不如将镖师按本领能力分成几档,明码标价,该怎么选,如何配搭人手,要安全还是要钱袋子,就由对方自己看着办呗!”花小麦一挑眉,笑呵呵地道。

“这也倒……不失为一个办法。”孟郁槐微微颔首,继而又挥手道,“此时先不说这个,你且告诉我,如何过了娘那关,让她答允你前来找我?”

“哈,对了,说到这个,我倒真得提醒你。”花小麦一拍巴掌,坐正身子,认认真真地道,“我为了脱身,扯了个谎,说是有东西必须要给你送来,你可得把这话给我兜住了,莫在娘面前穿了帮才好。”

孟某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终究一个爆栗招呼了过去:“贸贸然独个儿跑来省城已是不该,你还在娘面前说谎?眼下竟有脸笑,胆大心大,肆意胡来,你可知道那个‘错’字该怎么写?”

花小麦没躲,老老实实挨了他这一下,一扁嘴:“我就是不懂事,不知分寸,成日胡闹,惹人发怒。我浑身都是毛病……你要教我呀——”

最后那个字尾音拖得极长,添了两分娇嗔,且怎么听,都好像还有别的意思在里头。孟郁槐喉间一梗,目光如箭一般,迅速朝四周一扫……

桌子,唔,被碟子碗霸住了,榻上……又离得太远些,整个屋子里,看来看去,似乎唯有那扇半开的窗户最为合适。

脑子里揣了某种念头的男人行动起来格外雷厉风行,一步抢上前,将小媳妇拦腰抱起,脚下只一旋,便来到窗边,把人往窗台上一放。

这一连串的动作委实太快,花小麦猝不及防,不由得惊呼一声,赶忙使劲拽住了他的衣襟。

夜深了,楼下空空荡荡,半个人也无,只有凉苏苏的风,将树叶吹得哗啦啦响。

“吓着了?”孟郁槐弯了弯嘴角,低头凑近她的脸,直看进她的眼睛里。

花小麦好容易稳住身形,朝楼下张了张,嘿嘿一笑,伸手拍了拍他环在自己腰间的胳臂:“牢靠着呢,我不怕。”

顿了顿,又道:“那个……好像我还不曾跟你好好儿赔不是。前天你是真的生气了吧?我不是故意……”

“现在没空说这个。”孟郁槐在她唇上亲了一下,腾出一只手绕到她身前,手指才刚刚一动,门外冷不丁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“客官,客官,您的热水送来了……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