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陶知县是个不过三十来岁的模样,生得面皮极白,鼻下蓄两撇八字胡,瞧着很是文气。瞧见花小麦进得亭子,便只略抬了抬头,将手中那茶盏往石桌上轻轻一搁。

“不知您唤民……民妇前来有何吩咐?”花小麦咬着牙,将这句话吐了出来。

好嘛,这一回是她自个儿将“妇人”的名号安在了脑袋上,再想扒下来,只怕就不容易了……

“也没旁的事,只是今日这筵席办得甚合我意,各样菜色安排得宜,滋味又没的可挑剔之处,便想当面谢你一声。”陶知县抬起下巴点了点对面的一张软椅,“忙了这一上午,只怕你也很劳累,莫要站着了,坐吧。”

花小麦一时拿不定主意,脚下才刚刚想动,不经意间便瞧见旁边蒋管事甩过来一记眼刀,忙又停下了,心道这年代的规矩还真是让人摸不透,一面摇了摇头,笑着道:“不必了,我站着就好。”

那陶知县倒也不坚持,笑了一下,仿佛对于午间那一桌席面,仍然回味无穷,和颜悦色地含笑道:“今日宴席当中各样菜色,我最喜便是那道红烧大群翅,做得极为地道,汤汁浓郁,鱼翅嫩滑,简直入口即化,且色泽又红亮,与那些清淡的菜肴相得益彰,瞧着好看,吃着香甜——花师傅年纪不大,这为厨的本事,却着实令人拍案叫绝啊!”

上好食材,处理方式一般分为两种,要么就是以简单的手法最大程度地突出食材的本味,要么便是极尽精细之能事,用其他各种食物配搭,来对其进行烘托称搭。这红烧大群翅,显然是属于后者,需用到老鸡、鸡肉、鸡脚、猪手等各类食材,整个过程非常繁杂,再辅以得当的火候和调味,菜成之后,滋味自然变化万千,丰厚醇浓。

这些细处,花小麦自然不能一一说与陶知县听,想来人家也未必有兴趣,于是她便只是笑着摇了一下头表示自谦,并未曾多言。

“还有那拨霞供,汤鲜兔肉嫩,汤底的小石子也极有意境,难为你,是怎样想出来的?”陶知县接着又道。

“也不是我一个人琢磨出来的。”花小麦抿了一下唇角,笑着道,“这菜单定下之前,便曾与蒋管事多次商议,他也给了不少意见,若不是他……”

“你不需如此谦虚,我的人有多大能耐,我心中有数。”陶知县似笑非笑地瞥了身畔的蒋管事一眼,便指了指地下,“但凡博学多才者,总有些乖张脾性,很是不好应付,多亏了花师傅你将筵席置办得出色,才令得这名士宴如此成功。我亦无甚可谢你,这里还有些刺龙芽,是我专为了这名士宴采买回来的,如今还余下一些,索性便赠予你,你那食肆中做菜,或是拿回去与家里人尝尝,都使得。”

“呃……不用了。”花小麦下意识地摆了摆手,“这样好的山珍,芙泽县压根儿买不着,您还是……”

“我家的厨子做不出那样的好味道,我留着反而糟蹋了。”陶知县抬头看她一眼,笑道,“这种好东西,自然要留在懂得烹饪之人的手中,方不算唐突了它,你便拿着吧。”

花小麦仍是有些犹豫,不由自主地往蒋管事的方向一瞟,就见那人万般不耐烦地给了她一个“这个你真能收”的眼神。

既如此,她也无谓再推拒,笑着道了谢,将那一筐刺龙芽接了过来,便听得陶知县又道:“对了,还要劳烦你替我带个话儿——那连顺镖局的孟镖头,是你夫君吧?”

花小麦略微一怔,疑心他可能会因为孟郁槐推荐了自家媳妇来做这名士宴而不喜,忙就有点紧张地道:“是,不过……”

“你莫要慌,我没旁的意思。”陶知县呵呵一笑,很和善地摇头道,“孟镖头为人正直,这我素来是晓得的,内举不避亲这是好事,我又怎会因此而不高兴?况且,你实是真有这一身好本领,又何必惶恐?最近那连顺镖局里的大小事体都是他在照应,我是想请你跟他说一声,前几日跟他提的那个事儿,得要加紧些,让他就是这一两天,拨个空来县衙一趟,你这么一说,他就明白了。”

花小麦舒了口气,连连点头答应了,那陶知县与她又客客气气地寒暄了两句,便让蒋管事陪她一块儿回厨房,帮着收拾了自家带来的东西之后,再妥当将她和周芸儿送下山。

花小麦去厨房与周芸儿会和,快手快脚地拾掇了一应家什,又唤了在半山腰等候的小耗子来,由他推着板车,一径离了方正亭。

……

因晓得名士宴紧要,周芸儿今日自打来到这矮山中,便一直手脚冒汗,直到此刻入了芙泽县城,方才算是放松下来,揩一把额头的冷汗,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对花小麦道:“师傅,方才那陶知县唤你去,可是夸咱们这筵席做得好,特意给你打赏?你得了什么好东西?”

“只不过是头一回帮着办宴席罢了,能有甚么好打赏,你戏文看多了?”花小麦瞟她一眼,把手肘里挎着的篮子往她面前一伸,“喏,瞧见了吗,拢共就只得这一点刺龙芽而已。好在咱们今儿总算是给人留下了好印象,不管怎么说,往后咱们那小饭馆儿做起买卖来,多半会更加顺当些,至少那起爱找茬闹事的人,应是不敢轻易上咱们那儿去,这就已经很好了,你还想图什么?”

“这也不错啊,省得回回都要郁槐哥替咱们出面。”周芸儿低头一笑,“对了,咱们这会子是不是还去连顺镖局,同郁槐哥一块儿回村?”

花小麦低头想了一下:“咱们直接回村里吧,他今早跟我说,要在城中办点事,可能要奔波一整日,眼下十有八九还未忙完,咱们去了也是白搭。何况,我还有话要审你,当着他的面儿,你不嫌害臊?”

周芸儿很知道她所指为何,脸腾地又红了起来,往前疾走两步想要避开,却被花小麦一把给揪住了,一路上少不得问些她与文华仁那酸秀才几时变得如此相熟,趁着她去省城,文秀才又去小饭馆儿吃了几顿饭云云,周芸儿先还只顾闪躲,后来拗不过她百般逼问,只得含含糊糊地透露了那么一星半点儿。

进了火刀村,花小麦打发周芸儿和小耗子先将家什运回村东妥善放好,自己则低头看了看篮子里的刺龙芽。

这种在芙泽县极其少见的山珍,村里的老百姓莫说一年,可能三五年也吃不到一回,拿去小饭馆儿做菜未免可惜,她思忖了一阵,便将篮子里的物事分为两半,一半送去铁匠铺,让景泰和拿回家去给花二娘尝尝,另外一半,则预备带回家,晚间做两个好菜,让孟老娘和孟郁槐两个也饱饱口福。

在铁匠铺盘桓了半日,追着景泰和仔细问了花二娘的情况,又与他说明这刺龙芽,就算只用清水煮了,蘸酱料都很好吃,眼瞧着天色不早,花小麦便急腾腾地往家赶,还不等拐进通往自家院子的小土路,忽见孟郁槐牵着老黑,也正从大路上下来。

“这可巧了。”花小麦立在原地等他,待他行至近前,便笑嘻嘻地道,“你不是说今日会很忙吗?我还估摸着,你多半得要天黑了才会回来,怎地却这么早?”

“事情既办妥,我还耽搁甚么?早些回来,问问你今日情形如何。”孟郁槐朝她脸上张了张,唇边也露出一丝笑意,“怎么,我看你这模样,一切应是都很顺利吧?”

“那可不?”花小麦得意洋洋地一拧脖子,“陶知县夸了我一大通,还格外将家中余下的刺龙芽都给了我。这东西吃起来极清甜,只是我们这地界儿不好买,上一回终选时我便用到了它,心心念念想着不知何时才有机会,也让你也试试这好滋味,今日眼见得你是有口福,晚上我便把它摆上桌,保准你和娘都喜欢。”

想了想,她便记起之前陶知县说的那回事,因又道:“对了,陶知县还让我给你带个话儿,让你这两日去见一见他,说是有件事得要快些办,还说我只要一提,你就明白了,到底是什么事?跟镖局有关系?”

孟郁槐闻言便笑了,见左右无人,便伸手摸摸她头发:“你倒成了个传话的了——是有件事,他已与我说过一次,只是大忠他们几个去了省城,镖局这一向人手不足,有些安排不过来,我便没立刻答复。今日他既再度提起,想来是有些急了,也罢,明日我去走一遭。”

又笑道:“说来这还真是个大活儿,敷衍不得,只怕到时候,唯有劳烦柯叔再回镖局坐镇几日,我自己领两个人去办。”

“到底什么事?”他只管卖关子,花小麦便有点发急,半真半假地瞪了他一眼,“你倒是说啊!”

“陶知县只是粗略一说,并未曾讲得太详细。我也只知道,大概是最近这一两月,看守县衙钱库的库丁遇上了些许麻烦,想让镖局出面,将这事儿平一平。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