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小麦略侧了侧头,从这个角度,刚好能看见他微湿的鬓角,以及后脖颈上那一层细碎的汗珠。

这人简直就像是从滚水里刚捞出来的,浑身火气腾腾,因为离得近,似是能听见他的心跳声,一下下沉实有力,格外使人心安。

“热死了……”花小麦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,见他不肯松手,也便由他去了,嘴角一翘,笑道,“原来你高兴啊,吓了我一大跳,我还以为你不乐意呢。从昨晚到现在,你总共也没说两句话,简直似个闷葫芦一般,自打成了亲,这算是咱们两个之间最大的一件事了,怎么到了你那儿,反应竟如此平淡?”

孟郁槐把脸埋在她肩膀上,闷声笑了半晌方才抬起头来:“说实话,我有点懵。昨晚不知娘的话靠不靠谱,整夜没睡好,及至今天,从邢大夫口中晓得咱俩是真有了孩子,又觉得许多事都得好生琢磨才是,却偏偏一路都迷迷糊糊……”

“嗯,我也觉得你有点犯糊涂。”花小麦很赞同地点了点头,“小饭馆儿明明买了牛车,你却还要领着我靠两条腿走到县城,太累人了!”

“可不是,咱们有牛车啊!”孟郁槐一拍脑门,“你怎地也不提醒我?”

“……我也忘了。”花小麦噗嗤一笑,吐了吐舌头。

“你也没比我好到哪儿去。”孟郁槐随着也笑了笑,就将她的手团进掌心里,低声道,“那邢大夫说,头一胎尤其辛苦,总之这段日子你便只管踏踏实实歇着,旁的事……”

“这还要你吩咐?”花小麦不待他说完,便抢过话头笑嘻嘻半真半假地道,“你放心,小饭馆儿都暂时不做买卖了,我还有甚可忙?打今儿起,我便事事都赖着你,能由你代劳的,绝对不亲自动手,只要你别嫌烦就行——哎你该不会真的因此就烦了我吧?”

“你可以试试。”孟郁槐唇角带笑,状似威胁地瞟她一眼。

院子里阳光炽烈,屋里好歹算是阴凉些,两人坐在桌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,就听见孟老娘的大嗓门在外头轰地响了起来。

“可不是?刚从县城回来没一会儿,眼下多半在屋里歇着呢,你们也赶紧进堂屋坐坐,这日头,真要把人给晒出油来了!”

花小麦原本正在说着什么,听到这一嗓子,便不由得顿了顿,与孟郁槐对望一眼,两口子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打开门,踏出去一瞧,却见是冯大娘领着两个儿媳妇,随孟老娘一并跑了来。

“呀,小麦妹子!”许是察觉身后的动静,那冯大娘的大儿媳妇便转过头来,快步上前一把攥住她的手,笑容可掬道,“听孟大娘说你有了身子了,我们就过来瞧瞧你,说是……这两日觉着有些不舒服?你莫忧心,人人都是这么熬过来的,若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,只管来问我们就是。”

那二儿媳也在旁笑着连连点头称是:“昨儿早间去打谷场买你家的番椒,还见你活蹦乱跳地与柳太公吵架,却不料肚子里已揣上了一个,打今儿起,这跟人斗气的事儿,你可得少做呢!”

见到花小麦出来,孟老娘便立刻三两步冲上前,将她轻轻一拉,转身对冯大娘道:“你瞧瞧她这模样,身上真是二两肉都无啊!我原还有些担忧,却没成想这顺风顺水的便怀上了,老孟家有了后,我家郁槐要当爹了!”

这最后一句话,她几乎是冲着院墙拼尽全力喊出来的,气壮山河,震得人耳朵疼。

花小麦轻易便明白了她的用意,心中暗暗发笑,却也不说破,只抿唇对冯大娘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特别难受之处,只要别在太阳下站久了就没大碍,我娘太操心了……”

“我能不操心?”孟老娘横她一眼,敞着喉咙高声道,“你若不是我郁槐的媳妇,我理你才有鬼!整日没头没脑不知轻重,我再不多管着你一点,还不定你给我折腾出什么花儿来呢!你也别在这儿废话了,不是说太阳晒了头昏吗?赶紧和你两个嫂子去屋里说话去,她们俩是过来人,告诉你那些话,你得好生听着,往心里去,知道不?我还得让你冯大娘陪我去捉几只活鸡回来,就你这样的,不补不行!”

说罢,也不理她是什么反应,径自将她往堂屋里一送,转身扯了冯大娘就往外走。

那两个媳妇果真絮絮叨叨与花小麦说了许多,不外乎要注意些甚么,勿要太过劳累云云。女人家说话,孟郁槐不好在旁听着,便在院子里立了一阵,也不知又在傻乎乎琢磨什么。直到给晒得再站不住脚,方摸了摸自己那烫手的头顶,笑呵呵回了屋。

花二娘很快得到消息,晚间抱着铁锤到孟家院子来瞧花小麦,少不得也与她吩咐了许多,又笑言她们姐儿俩赶得巧,等花小麦的孩子生下来,正好可以将铁锤的那些个小衣裳拿来穿,软乎乎的最为合适,还能省下不少钱。

末了,她便道:“在家歇一阵是对的,太劳累对你和肚子里的娃娃都没好处。只是,你那小饭馆儿如今正在扩建,不能完全撒手不管,郁槐又不可能天天在家,如何是好?”

这的确是件大事,马虎不得,花小麦考虑了半日,隔天便将春喜腊梅和周芸儿都叫到了孟家院子里。

“说起来,小饭馆儿既然要暂时歇业,也该让你们好好休息一阵才对,可如今咱们正盖着园子,所以……少不得要请两位嫂子再帮着费费心。”

她有点不好意思地与春喜和腊梅两个商量:“我想过了,那扩建的事,烦劳两位嫂子替我盯着,省得那些匠人们偷工减料或是耍滑头,往后再出纰漏。小饭馆儿虽不做买卖,但在此期间,咱们工钱照常发,两位嫂子每日里去工地上多走走,只消带一双眼睛就行,若有需要跑腿儿的事,咱们不是有四个伙计吗,尽管打发他们去办,只是不知道你们……”

“这有什么,没问题!”春喜痛痛快快地一点头,满脸堆笑,“这活计还比小饭馆儿里轻省得多,工钱却照领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!左右我成日在家里也没甚重要事体,每天去转悠转悠,只当是遛弯儿了!我晓得这事马虎不得,你只放心便是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说。”腊梅紧跟着也应下来,“你呀,如今最要紧便是照应好肚子里那一位,旁的都不要想,若有事我俩拿不了主意,也自会去与郁槐兄弟商量,且用不着你!”

一头说,一头似笑非笑地往她腹部扫一眼:“你说这日子过得多快?你刚来村里的时候,瞧着就是个瘦得脱了形儿的小丫头,这才没二年,都要当娘了……”

花小麦这两日只要见着人,话题便永远围着她的肚子打转,时时有种被围观的感觉,眼下也不免与腊梅笑着调侃了两句,不经意间一回头,却见周芸儿没精打采地站在门口,手指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抠着门框,瞧着蔫巴巴的。

“你又怎么了?”她于是便挑了挑眉,“你师傅我有了身子,你好似很不高兴?”

“没……”周芸儿如梦初醒,猛地抬起头来,慌忙摆了摆手,“我只不过是觉得……自己太没用了。若是我平日里再勤力些,把师傅的手艺学去五六成,想来咱们那小饭馆儿也就用不着歇业,可现在,我什么忙也帮不上……”

花小麦摇摇头:“学厨这回事,你就算再有天分、再勤快,也不可能一口就吃成个胖子,都是靠下苦功磨出来的,没有近道,这才大半年,你已经算学得很快了。再说,你怎么帮不上忙?小饭馆儿不做生意,那酱园子里的每日两顿饭,却还得你来操持,咱们的铺子眼下马上要装潢,往后你便每天去珍味园的厨房做饭,我与雷安媳妇已经打过招呼了。”

说到这里,她倒想起一事来,眉头倏然一皱,双掌一拍:“对了,我竟忘了这个!咱们那铺子一旦开始装修就住不了人,这段时间,你……”

其实周芸儿就是火刀村本地人,这事儿花小麦完全不用多管,然而自打将周芸儿收做徒弟,成日里朝夕相处,她也就逐渐将这姑娘当个妹子看待,不自觉地愈加关心。

周芸儿显然也为此有些发愁,却又不想让花小麦太过替自己担忧,便挤出个笑容来:“没事儿,我想好了,我也很久没回家瞧我娘和妹妹们,回去住一段时间也是好的。就算是在家,我也不会荒废了刀功,师傅你就别操心了。”

除了回家,她也没别的地方可去,花小麦唯有点头应了一声:“嗯,你记住,回去若是受了委屈,一定要来告诉我,你家的事我不好多嘴,但我既是你师傅,理所应当要照应你。另外,从明日起,你每天来我家一趟,我家厨房虽小些,东西却齐全,这段日子你就在这里跟着我学厨也是一样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周芸儿又笑了笑,十分乖顺地应承下来。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