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必说,来的自是那唐冬雁无疑。

她站在院墙边上,看上去有点惊慌失措,咬着嘴唇,一脸歉疚的模样,目光在花小麦与孟郁槐之间来回飘,好像拿不定主意,是不是应当立刻离开。

花小麦赶紧把脸从孟某人肩膊上挪开,顺道抽回挽住他胳膊的手,虽然觉得不礼貌,却仍是忍不住低头翻了个白眼。

有没有打扰,这不是明摆着的吗?现下这情形,但凡有点眼力见儿,就该立刻调头离开才对吧,还杵在这里干什么?嫌场面不够尴尬?

话说你一个姑娘家,独个儿跑到这黑灯瞎火的房后来,就不觉得害怕?

就像是回答花小麦心中的问题,那唐冬雁怯生生地道:“是我娘,见表哥表嫂这许久都没回院子里,又惦记着表哥晚饭没吃什么,便打发我来问一声,看可要她去厨下做一碗吃食……”

“不必了。”孟郁槐垂眼看看埋着脑袋不做声的花小麦,忍笑和颜悦色道,“请舅妈不必替我操心,横竖有你嫂子在这儿,又是自个儿家,我若想吃甚么,自会让她替我张罗。”

“那我……”

许是觉得那马棚的气味不好闻,唐冬雁揉了揉鼻子:“那我先进去了。”又转头对花小麦道,“嫂子,地下凉,你别老在那儿坐着,不好。”

“嗯,我知道,谢谢你。”花小麦抬头冲她笑了一下,见她自院墙绕了过去,这才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“怎么,才几天而已,这就觉得烦了?”孟郁槐打从今晚回到家,这会儿笑得是最愉悦的,分明是拿取笑媳妇当乐趣,“嫌人家妨碍了你?”

“倒不至于烦,只不过……是有点不方便。”花小麦低低应了一声,忽然想起来什么,赶忙抬头盯牢了他,“你别光说我,你若不是觉得家里太嘈杂,又怎会躲到这里来与老黑作伴?”

孟郁槐低低笑了两声,抬手将她从地上提溜起来:“有句话,那冬雁却是没说错的,你也莫老在这地下坐着了,仔细凉着,回头不舒坦。”

花小麦点点头,回身拍了拍裤子:“那我去煮茶,把栀子煎带过来,顺道再拣两张小凳,咱俩在这儿多坐一会儿呗?”

尚未到睡觉的时间,院子里唐茂林和丁氏仍在扯着孟老娘说话,仿佛兴味十足,声音高高低低地越过院墙到房后。

此刻进去,也不过是陪坐着聊天罢了,倒不如两个人在这里,反而自在些。

孟郁槐没有不答应的道理,含笑点点头,见她快步就朝院门去,又少不得叮嘱她“注意脚下”,然后抬头望向缀满星子的夜空,又叹一口气,这一回,却是充斥着满足的意味了。

那栀子煎,乃是将那盛开的栀子花用滚水焯过,稍稍晾干水分之后,搅拌进用甘草水调和的面糊当中,推成薄饼,下锅油煎而成。并不用添加任何调味料,只取它那一股清香味。

薄饼当中点缀着整片花瓣,瞧着可爱,吃起来又极清芳,暑热的天气,吃上一两块,心绪竟随之平和,非常舒服。下晌刚做好那会儿,的确是立即被争抢了一番的,唐茂林回来时,丁氏更是献宝一般忙端来给他吃,幸亏花小麦预先收了一碟在那里,否则孟某人能不能吃到,还真不好说。

栀子花性寒,闻香不打紧,若吃多了,却或许会有损,花小麦只就着孟郁槐的手咬了两口便不再碰,只坐在一旁说些逗趣的话来引他发笑。

“今儿舅舅还百般称赞那茶楼里的说书先生,要我说,你若也吃这行饭,肯定也是能赚大钱的。”孟郁槐很给面子地笑个不住,末了,丢出这么一句评语。

“我倘使去说书,是决计要开天价的,谁个想来听,就得备好鼓鼓囊囊的钱袋子才行。唯独是你,一文也不要,所以,你看你命多好?”花小麦嘻嘻一笑,伸一根手指蹭去他唇角的细渣,被他黝黑眸子里的微光一闪,一个没忍住,凑过去在他唇上碰了碰。

这气味“特别”的马棚附近,其实,也很好。

……

倏忽又是两三日过去。

上午,罗月娇寻上门来。

因知道家中有客,她不好大喇喇地直接跑进门,只站在院门边上,神秘兮兮地冲花小麦招手。

“小麦姐你来,我有话与你说。”

家中人多,不似往常那般自在,花小麦在家里呆得久了,难免有些憋闷,百般想寻些事情来做。抽冷子见她出现,竟像得着个救星似的,立马扑过去,热情洋溢地拽住她胳膊:“你怎么来了?快快,外头晒,咱俩屋里说……”

“你别拉呀,我不进去了。”罗月娇笑盈盈地压低喉咙,“我嫂子打发我来的,让我告诉你一声,那鱼塘已经砌好了,让你过去瞧瞧,若是觉得没问题,那批匠人的银钱就该给结了,接下来还得挪几棵树过去呐。”

“这么快?”花小麦讶异地一挑眉,“我还以为,怎么也得一两个月,却不想……”

“挖个鱼塘而已,你以为要花多少时间?你要的那一排木房子,才是真正费工费时的呢!”罗月娇笑得见牙不见眼,“因晓得你那片竹林里凉爽,我最近常常跟着我嫂子去玩,瞧见前边儿的饭馆儿也开始装潢了,你要是得空,索性一并去瞧瞧,我陪着你呀?”

“好。”花小麦想也没想,一口答应下来,“你在这儿等等,我换身衣裳,跟我婆婆说一声,就同你一块儿过去。那院子里桌上有我前些日子做的青脆梅,自己去拿来吃,别客气。”

说罢,立刻迫不及待地转身去找孟老娘,与她打过招呼之后,快手快脚地回房拾掇利落了,立刻拉着罗月娇出了门。

城东小饭馆儿后头的那片鱼塘,果真已是妥妥当当。

四周是好石料起出来的堡坎,虽不见得非常精致,却十分整齐利索,鱼塘特意挖得有些坡度,留出深水区,以便鱼儿夏日里避热,冬天防寒。

至于那排水口,花小麦也专门瞧了瞧,并未朝着附近农田,即便是要换水时,应当也不至于会淹了周围的庄稼。

眼前这鱼塘虽然是光秃秃的,但想到不久之后,就能养上荷花和鱼,立即活泛起来,她心中委实觉得高兴满意,将那匠人中管事的叫来,很是赞了一通,痛痛快快地结了钱,额外加了一两吊,只说是感谢他们辛苦,请他们买酒吃。

随后,她又跑去前面的小饭馆儿看了一回,眼下里头虽刚刚开始装潢,瞧不出面目,但那些师傅们看上去却都是老实肯干的,量尺寸、敲墙,忙得一丝不苟,很是认真。

进展如此顺利,她自然欢喜,扯着罗月娇道:“如此我就放心了,这段时间,我压根儿什么都没管,真是劳累了你嫂子和腊梅嫂子两个了。”

“那可不?”罗月娇不假思索地点头,“我嫂子可尽心了,每晚回家,都要与我们絮叨一回进展如何呢!她这么负责,你可得给她涨工钱才行!”

“你马上就嫁人了,她挣再多,你能得着一文?”花小麦与她打趣道。

罗月娇却是一脸正经之色:“我嫂子嫁进来之后就一直待我不错,她对我好,我自然也要对她好,可不是图她给我花钱!”

“跟你开玩笑而已,你怎么……”花小麦正说着,忽见左手边不远处一棵树后,闪过一道丁香色的影子,心下立时起了疑窦,想着小饭馆儿里有那么多壮汉,自己也没甚可怕,便高声喝道,“谁在那儿!”

等了一会儿却没动静,她将眉头拧得更紧:“出来!”

树后磨磨蹭蹭地转出来一个人影,叫了声“表嫂”,却又是那唐冬雁。

果然。

花小麦勾唇笑了一下。

今日唐冬雁穿的,可不正是一件丁香色的夏衫吗?

“你在那里做什么?”她盯住那姑娘的眼睛,虽是笑着的,语气却并不很好。

唐冬雁磨磨蹭蹭地走过来,冲她挤出个笑容:“我娘看见表嫂出门了,担心你怀着身孕,若是没人陪着,倘或出点岔子……”

“怎么说话呢?能说点吉利的不?”罗月娇很不悦地瞪她一眼,“再说,我不是人啊!”

“月娇,别这样,我那舅妈也是好心。”花小麦轻飘飘地斥了一句,又瞟唐冬雁一眼,“既如此,你怎地不跟我一块儿出门,躲在那树后头干什么?”

“我怕表嫂不高兴……”唐冬雁垂了头,声音细得如蚊蝇。

原来你也知道这样我会不高兴?花小麦在心中冷笑一声。

不管是丁氏吩咐的也好,是唐冬雁自己自作主张也罢,这举动,与盯梢何异?

她还正觉得奇怪呢,这些日子周芸儿每天都来学厨,开口闭口师傅叫个不停,却从不见那丁氏两母女有任何疑惑,连问都没问一句,如今看来,八成是心里早就有数了吧?

这感觉实在很不好,她是真觉得非常不高兴了,只因不愿轻易表现出来,回头让孟老娘和孟郁槐两个为难,才强自忍下,仍笑着道:“舅妈想得太多了,你们是为我着想,我若还不高兴,岂不将好心当成了驴肝肺?不过往后,真不必这样兴师动众的了,我但凡要出门,肯定会找人陪着,我也怕出纰漏呀!这里晒得很,眼下你先回去吧,帮我同舅妈说一声,谢她费心。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