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晚,孟老娘的房里亮了一夜的灯,孟郁槐也是久久未能安睡,唯独花小麦,因为这一整天实在太劳累,纵然心中揣着事儿,仍旧一沾枕头便昏睡过去,再睁开眼睛,已是大天光。

她这才想起,昨晚忘了跟孟郁槐交代一声,让他今天陪自己一块儿去瞧邢大夫,还以为那人已经离家,心中一阵发急,忙慌慌地下榻,趿拉着鞋跑出来,迎面正撞上孟郁槐和孟老娘一前一后地自屋里出来。

那孟老娘眼睛红红的,好似哭过,然而脸色却比昨日好看了不知多少倍。走在她前面的孟郁槐,虽仍是淡淡的,眉宇间却也有种如释重负的神气。

不!是!吧!

花小麦懊丧得直想掐大腿。

在她睡得人事不知时,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这两母子实在太不厚道了,这么好的围观机会,居然不叫她?!

过河拆桥啊……

“睡醒了?”

还不等她从那悔之不已的情绪中缓过来,孟老娘已施施然开了口,冷哼着道:“亲戚都叫你给赶跑了,往后那老家,我也是别想再回去了!”

“您别得了便宜卖乖!”花小麦冲着她直瞪眼,“我估摸着,那老家您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回去吧?这会子心情好了就耍嘴皮,还数落人,昨儿我忙了一整日,搬搬抬抬,这会子腰还酸呢!”

“你说真的?”孟老娘给唬了一跳,忙拉着她在桌边坐下,絮叨起来更是不停口,“我说什么来着?偏生就是爱强出头,也不想想,你有那个能耐吗?”

翻来覆去看她面色,又没觉得有任何不妥,便回身对孟郁槐道:“还愣着作甚?赶紧去把牛车赶过来,送你媳妇进城去寻那邢大夫啊!我同你说,你不要不当一回事,这有身子的女人腰酸,是可大可小的!”

孟某人晓得花小麦是怎样性子,显然比孟老娘更要淡定许多,朝自家媳妇面上一瞟,勾唇道:“这种事开不得玩笑,你到底是觉得怎么样?”

花小麦不答他的话,嬉皮笑脸道:“你是关心我,还是关心肚子里那个?”

“废话,你算甚么东西,自然是肚子里那个最紧要!”孟老娘很不给面子地叨咕一句,又追着不依不饶地问,“快说啊,究竟如何?”

“吓唬您呢。”花小麦嘻嘻一笑,“不过我还是打算去找那邢大夫给瞧瞧,到底稳当些。”

孟老娘登时便想捶她,犹豫片刻,终究是下不得手,往地下啐了一口,冷声冷气地嘀咕:“敢是我最近对你太好,你就要蹬鼻子上脸了。我同你说过吧,等你肚里的娃娃落了地,我是要同你算总账的,你现在得意,到时候可别哭!”

说罢,百般催着孟郁槐去小饭馆儿那边赶牛车,自己则进了厨房,快手快脚地将早饭做了出来。

少时,饭毕,花小麦便果真上了牛车,随孟郁槐一块儿往芙泽县去。

七月里,日头依旧猛得很,晒上一会儿,就觉整个人都要化掉一般。孟郁槐是个心细的,预先往牛车上搬了一个草垛子,花小麦便躲在那后头,时不时地探出头来同他说两句。

“哎。”她探长了胳膊,在前面男人的背上戳了两戳,抿唇笑道,“你怎地也不搭理我?莫不是昨晚我话太重,你就在心里头暗暗恼恨上了?好小气!虽然我觉得自己并没错吧,可如果你觉得我哪里说得不好,大大方方指出来不行吗?干嘛甩脸子给我看?”

孟郁槐被那日头晒得眼也睁不开,回头瞟一瞟她,笑道:“我几时甩了脸子,你怎能污蔑人?”

顿一顿,又收敛笑容,一本正经道:“你说的是好话,我假使还听不出来,真白与你过了这么久。说起来,若不是你提醒,我恐怕不会去考虑我娘是何心情,只不过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想一下子解决也难,总之……你至少放心,你的话我是听进去了的。”

“我就知道你明事理。”花小麦很是宽慰,在他肩头拍了拍,“跟你这样的人说话,最省心了。”

不管怎么样,有他这句话,就算是个好的开始了。

孟郁槐也跟着笑了笑:“且我还要多谢你,昨日得知你那样护着我娘,我心里很欢喜,也很感激,这不是作伪,实是心里话——不过……”

“哎哎哎!”花小麦忙着打断他,一脸不悦道,“为何偏偏要有个‘不过’?好听的话说出来哄得我高兴不就行了吗?”

“我是想说……”孟郁槐掌不住笑出声来,“昨日舅舅跟我告状,说你凶得厉害,一看就是个不好招惹的,话里话外直叹我日子过得可怜,你……”

“哼哼。”花小麦冷笑一声,“我就算泼,也要看是跟谁。你几时见我在你跟前这样过?他不说人话,我自然不会给他留面子,也不过就是这么一回事罢了,说白了,他自己张着大嘴胡说,难不成还指望我笑脸相迎?”

一头说,一头叹息一声:“我只怕他心里觉得不忿,倘还留在芙泽县,保不齐哪天还要上门,我虽觉得他不难对付吧,可……吵上一架,总是惹得人心情不好,想想就觉头疼。”

“……短时间内,应是不至于,况且,无论如何,还有我在。”孟郁槐低头思忖了片刻,简单答了一句,却格外令人安心,稳稳当当地把牛车赶进城门里。

……

那白胡子老头邢大夫一如往常在保生医馆里坐诊,见了花小麦,照旧是没什么好脸色的,仿佛万分嫌她烦,然而诊脉时,又非常一丝不苟,搭着她腕子沉默许久,不顾他二人眼巴巴的目光,拖过一张小笺来,沾了墨就写。

这是……要吃药?

花小麦心里咯噔了一下,牙齿不自觉地就叩住下唇。

从前花二娘怀着小铁锤时,她是陪着来瞧了好几回的,晓得若无碍,便不用喝汤药,而且第一次她自己来看诊时,这老神仙也说过,是药三分毒,只要吃了,终归是有损。

难不成……是她昨日折腾得厉害了?

可她确实并未觉得有太大不妥啊!

孟郁槐转过头朝她面上看了看,见她神色有异,眉心便是一蹙,开口道:“先生,可是有什么问题?”

“有什么问题,你自个儿不晓得?”邢大夫没好气地堵了他一句,“你媳妇肝火旺得厉害,你最近可是招惹了她?”

呃……

孟郁槐很想说,这事儿真的跟他没关系,但对着一个外人,他总不能将家里事一桩桩一件件都翻出来讲,唯有不自在地一笑,刚要开口,却被花小麦抢过话头。

“不关他的事,他待我不知道多好,先生你别凭空诬赖人。你就直说,这会子给我开药方,是不是因为我肚子里那位有什么问题?”

“嘁,姐妹俩都是一个德性。”邢大夫连带着将无辜的花二娘也数落在内,翻翻眼皮,“总归,肝火太旺,对孩子是没好处的,我开个药方给你备着,若从今日起便心气平和,那么不吃也罢,否则,你还是老老实实地灌下去。”

他看了孟郁槐一眼,用一种颐指气使的口吻道:“趁着眼下尚未入秋,家里买些西瓜给你媳妇吃,是有益的,只是不要吃得太多,以免孩子受了凉。如今是将满三个月了,过了这时,你们也可松一口气。”

……还真是松一口气啊!

花小麦忍不住想给他个白眼。

这老头,每次都要把人吓得半死他才高兴……话说他这回回都开药方,该不会是想多挣两个钱吧?

她是万万不敢把这句话说出口的,反而还得千恩万谢,捧个宝贝似的取了药方,付过诊金,同孟某人一起退了出来。

出得那保生医馆的大门,孟郁槐是准备要回连顺镖局的,花小麦不想一个人盯着大日头往村里赶,便随着他一块儿往天胜街的方向走,琢磨着干脆就在镖局里同左金香说说话,晚间再跟他一块儿回村。

牛车进了天胜街,她一眼就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幢新粉刷过的二层小楼,虽不算大,却雕梁画栋,瞧着说不出地精巧雅致。

那是个铺面,若她没记错,从前该是间酒楼,几时却变成了这模样?

好奇心顿起,她拽了拽孟郁槐的袖子,未及开口,那人便笑着道:“看见了?这酒楼昨日才开张,中午时镖局里有几个兄弟贪新鲜,想去尝尝滋味,我正巧得空,便随他们一块儿去。那厨子的手艺虽不及你,但有几样菜,做得还算新奇,竟是我没见过的。昨日我本想回家便告诉你,还打算闲时带你来尝尝,却不料刚进门你便垮着一张脸,倒把这事儿给耽搁了。”

花小麦一听这话,那还了得?扭股儿糖似的扯着他不依不饶:“你是吃惯了我做的菜的,你都觉得新奇,那肯定很了不得。横竖快要到午时,这会子咱就去吃吧,好不?我都饿了……”

“饿?”孟某人挑一挑眉,“早间你吃了不少,怎会……”

“我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,饿得快有何出奇?走吧,我真饿得不行了!”

花小麦也不理他答不答应,说完这句话,从牛车上小心翼翼下来,拽住他就往那小楼钻了进去。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