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色渐渐暗了下来。

木炭炉子里的炭块烧得发红,间或吹来一阵风,带出一两点火星,在半空中一闪,立即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小饭馆儿柜台上那一盏桐油提灯此刻摆在门前的大桌上,洇出一圈暖黄色的光晕,有那不知死活的小虫没头没脑扑上去,撞在灯壁上,啪地落在桌面。

孟郁槐抬了几把椅子出来,将媳妇和老娘安顿在桌边,春喜和腊梅也在二人身侧坐了,大喇喇摆出一副考官的架势,神色怎么看怎么得意。

花小麦偏过脸去,目光扫了扫小耗子送来的一应菜蔬,心中暗笑。

好吧,她现在终于愿意承认,那个平日里最爱说八卦、聊是非的春喜嫂子,其实是个厚道人。

依着她的意思,既然要对汪展瑞的本事进行一番考校,那么考题,当然应该越刁钻越好,毕竟这家伙与谭师傅不可一概而论。以茶入菜哎,这样高端上档次,区区一碟蒸肉饼,一道炒牛肉,怎能将厨艺的精湛之处表现得淋漓尽致?

她是满心里盼望着春喜能拿来些难伺候的食材,好好儿刁难一下这姓汪的怪人,可谁晓得那位嫂子居然是个心软的!

鸡脯肉、五花肉、小肋排、青虾仁……瞧瞧,一样样全是饭桌上最常见之物,这些个食材对于一个十四岁起就在厨房里打滚的人来说,根本就毫无难度好吗?

她似笑非笑往春喜的方向瞟了一眼,那嫂子很知道这眼神的含义,忙不迭地摆手道:“我真没有放他一马的意思啊!珍味园的厨房原本就只做些家常菜,这已经算是最拿得出手的了,我也没办法……”

“我一个字都没说,嫂子你干嘛心慌?”花小麦噗地笑了出来。

食材简单也没关系,能将普通的吃食做出不凡之味,反而更彰显功底。

那边厢,汪展瑞已经忙活了起来。

正山小种红茶煮开之后湃出茶水,与海盐一起下锅炒成茶盐,抹在切成薄片的鸡脯肉上腌制;

六安瓜片用煮滚之后静置片刻的热水冲泡,切片的五花肉于茶汤中浸泡一炷香的时间,以小茴香粉、豆酱油、胡椒和椒盐调匀;

挑去肠线的青虾仁以绍酒腌渍,豆芽、油豆腐、香蕈和白豆干也都收拾妥当,汪展瑞的动作干脆利落,刀功、火候皆掌握得精准,脸被炉火映得通红,却照旧毫无表情,只是那一股子自信,却简直要从天灵盖冲出来。

花小麦兴致愈加高昂起来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忙碌的一双手。

谁说主动送上门来的一般都没好货?此刻虽然菜还没有入口,她却已经觉得,自己此番十有八九是捡了个大便宜了!

油锅里的嗤拉之声响了起来,油烟子腾到半空中,混合了茶叶清香的食物味道,也缓缓地飘了过来,围着人打个转,就再也不肯走,始终在鼻间流连。

春喜和腊梅使劲吸了吸鼻子,小声道:“别的不说,他那一套动作倒真真儿是干净敏捷,早晓得,应该把芸儿妹子也叫来才对,也好让她开开眼啊!”

花小麦张了张嘴刚要说话,她身侧的孟郁槐却已轻笑一声。

“没关系,以后还有的是机会。”

“咦?”花小麦有些吃惊地转过头看他一眼,“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“我自然知道。”孟郁槐眼睛不看她,嘴角噙着一抹笑,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。

正说着,汪展瑞把第一道菜端了过来,声音压得很低,听不出任何情绪:“茶盐鸡脯,你们尝尝吧。”

海盐与红茶一块儿炒制之后变成了褐色,紧紧附在鸡脯肉表面,用文火慢慢烘熟,散发出一股焦香的味道。用筷子夹开,里面的肉却仍是细软,海盐的咸香,红茶的松脂香,鸡肉的嫩香在嘴里交叠盘桓,不用费力咀嚼便已化渣,吞下去之后,口中徒留丰腴之感。

春喜、腊梅迫不及待地尝了尝,立刻一叠声地啧啧赞叹起来,孟老娘也吃了一筷子,反应却是平平。至于花小麦,则只稍夹了一小块送入口中,抿唇笑了一下。

这家伙果然是个有料的,能做到这地步,丝毫不令人意外。

接下来,还有金黄的瓜片煎肉、微红的松萝滑虾和碧绿的普洱素菜羹。

汪展瑞显然深谙各种茶叶的烹调方式和冲泡方法,将几样完全不同的茶与食材充分配合,那股馥郁清香的茶味既不至于抢了主料的风头,却又极具存在感。六安瓜片和普洱解油腻,松萝增香,红茶辟腥,一样样,运用得无可挑剔。

春喜和腊梅两个筷子飞舞,吃得不亦乐乎,高声道:“嚯,茶叶用来做菜,竟好像比直接煮着喝味道还要香,你这手艺可真不是盖的,今儿才算是开了眼界了呢!”

说着忽然想起来什么,转头往花小麦,慌忙找补:“好是好,但若想跟我们东家一较高下,只怕你还得练上两年才行!”

孟郁槐没有开腔,搛一只虾仁送入口中,轻轻点一下头。

唯独那孟老娘,挥挥手满脸不耐烦:“你们都觉得好?这样清淡淡白生生的味道,我却不喜欢!”

……知道您老口味重,就不用大大咧咧地嚷嚷出来了吧?

汪展瑞取了一块布来擦手,慢吞吞解下围裙,将几人的点评照单全收,脸上瞧不出喜怒,对花小麦道:“食材的种类太少,像龙井蛤蜊汤、白毫扣肉、龙饼炖鸭这些菜色,都没办法做,你们随便尝尝,大略晓得我手艺如何也就罢了。至于今后,每日里我需要什么食材,会在头一天预先告诉你,你只要打发伙计按照单子置办就行。”

花小麦一挑眉:“你如何得知我一定会留下你?”

“除非你缺心眼儿。”汪展瑞淡淡地道。

花小麦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会不会说话?!这位大哥,虽然你的确很有两把刷子,可坐在你面前的,好歹是你未来的东家,要不要这样不讲情面啊?

“好吧。”她不愿在同行面前拿乔,垂下眼皮细想一回,也就点了点头,“你的手艺确实很不错,假若能来我这饭馆儿帮忙,对生意肯定是大有助益。你也瞧见了,此处眼下正在装潢扩建,约莫在八月里会重新开张,到时候,园子里的鱼塘和东北角上的竹林,你自己任选一个地方做厨,因我现下不便,到时你和另一位厨子也得一起照管这饭馆儿里的买卖。至于工钱,与那位厨子一样,待将要开张时你再来,我会与你细说。”

“好。”汪展瑞似乎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,立刻应了一声,顿了顿,又道,“听说你曾经办过名士宴?”

“没错。”花小麦微微颔首,“如何?”

“我听城里人说,这小饭馆儿虽然开在村间,外头看着不起眼,但东家的厨艺却十分了得,就连芙泽县那些有名酒楼的大厨也不是对手——他们口中的东家,就是你?”

“我说了是我,到底有什么问题?”

“没什么。”汪展瑞神色稍稍一凛,“以后我就在你这里为厨,得了空,咱们切磋一番。”

原来是为了这个!

斗厨这种事,果然每一位厨子都乐此不疲啊。

花小麦没答他的话,只站起身来,笑着道:“天儿不早了,你不是火刀村人,得快些找个地方歇脚才是,我们也要赶紧回家,中秋节之前你再来。”

说罢,便与孟老娘和孟郁槐一块儿往村子南边而去。

……

春喜和腊梅两个在小饭馆儿里吃了七八成饱,孟老娘却是压根儿没怎么动筷,回到家中,犹自饥肠辘辘。

花小麦也晓得是那茶叶做的菜不合她口味,入了院门,便立即将装着牛百叶的大盆端出,麻利地淘洗干净,切成细丝上灶烹饪。

与茶叶的馥郁柔和不同,番椒的滋味是咄咄逼人的,少顷,厨房里就飘出一股鲜辣辛香之味,直直钻进人的鼻子里。

灶旁油烟浓重,孟老娘远远地倚在门口,一边猛吸鼻子,一边不住地催促花小麦动作快些,不要在那油烟里泡得久了。

正在此时,隔壁院子忽然传来了一声尖叫。

“我不!”

紧接着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号。

那动静着实不小,花小麦冷不丁给唬了一跳,手里的铲子掉进锅里,发出咣啷一声。

孟老娘赶紧凑上来,拉着她上下看了一回,见她并不曾被烫到,便没好气地道:“你当心点能死?”

话音未落,又冲到厨房外,对着院墙大骂:“大晚上的嚎甚么丧?你自己家晦气,可不要带累了旁人跟着一块儿倒霉!倘若吓坏了我的小孙孙,你全家人的命加在一块儿也不够赔!你再嚎,再嚎一声试试?老娘掀了你家的屋顶!”

这怒骂声格外有效,仅隔着一道院墙的隔壁院子里,嚎哭声立刻低了下去,变成了喉咙里有一声没一声的抽噎。

花小麦把锅铲捡起来,低头看了看火,眉头轻轻一皱,不自觉地转脸望了望院墙的方向。

要是她没听错的话,那哭声,好像是关蓉发出来的。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