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小麦搞不懂花二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待得当晚孟郁槐自镖局归来,尚在房后拴马,便迫不及待地跟了过去。

“请咱俩吃饭?”孟某人同样觉得莫名其妙,回过身来,“好端端的,怎么生出这个念头?若是有事需要帮忙,言语一声也就罢了,何必如此兴师动众?中秋附近那几日,咱们恐怕都不得闲,一则你那小饭馆儿得筹划重新开张,二则,镖局接了一笔省城的买卖,正是那几天启程。此番是往蜀地去,我虽不用跟着,却到底得多吩咐两句,免得出纰漏,十有八九,每日得在镖局逗留得晚些。”

这个年代,蜀地是出了名的山林众多,道路难行,一般的镖局轻易是不愿往那边去的,生意一旦接下,报酬往往很丰厚,但与此同时,需要承担的风险也大得多。

“我也是这么说啊。”花小麦满心里认同,仰脸冲他一笑,“你和我姐夫不是打小儿的兄弟吗?依我的意思,你得了空便去问他一问,倘若有事需要搭把手的,咱们肯定没二话,但那饭就不吃了吧,说起来都是自家人,哪里用得着如此见外?”

孟郁槐答应一声,唇边也露出一点笑意:“今日见了陶知县,闲聊时,他还曾问起小饭馆儿扩建的事。”

“咦?”花小麦登时睁圆了眼,“陶知县也知道这回事?你跟他说的?”

“唔。”孟某人颔首笑道,“镖局最近与县衙常有往来,我三不五时就要去见他一回。据他说,他夫人是真喜欢小饭馆儿里的菜色,头回来吃了一顿饭,回家之后还一直念念不忘,想到不能常来,便觉得惋惜,我也就顺嘴提了那么一句。我见他知道这事儿仿佛挺乐呵的,直说等开张之后,一定要来瞧瞧。”

花小麦点了点头。

不管那陶知县是真心还是假意,他肯说出这句话,很大程度,是看在孟郁槐和连顺镖局的面子上。不止是这一件事,当初承办名士宴,若不是连顺镖局推荐,就凭她这乡下的一间小饭馆儿,恐怕连那初选名单,都很难挤进去。

菜肴做得再好又怎么样?在很多情况下,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都只能当做一个美好的愿望。

“谢谢你啊。”她抬头冲孟某人一笑,眨了眨眼。

“谢我?”孟郁槐一挑眉,还想再问,却见她已转过背去。

“别磨蹭,赶紧洗洗手脸,咱们吃饭了!”

撂下这句话,她便快步走进了院子里。

……

如花二娘所言,隔壁的关家院子,果然逐渐热闹了起来。

关蓉她爹娘大抵是真的很想尽快将这多病的女儿给嫁出去,送聘礼、请期等一应繁琐事体张罗得飞快,半点不愿拖延,看样子,是真个打算在八月里就把这门亲事办妥。

花小麦每天不大出门,在自家院子里,也曾听见媒子上门过两回,毫不意外地,每一次都将那黄家夸得天花乱坠,那架势就仿佛关蓉能嫁过去,是拣了极大的便宜。

关家二老对这门亲事显然也是满意的,之前好长一段时间在村里抬不起头,最近这一向,腰杆却是终于挺了起来,整日都是笑容满面,不计见了谁,都要将那姓黄的男人夸耀一回,嗓门敞亮,声音大得直冲半空。

“说是腿脚有点不好,可平日里走动却并没妨碍,不是大事,男人么,咱又不图他的皮相!只要是个会赚钱的,别让我家闺女跟着受委屈,过穷苦日子,那就挺不错,我们都不是那起不懂分寸、挑肥拣瘦的人!”

这番话,也不知是说给村里人听,还是在安慰他们自己,总之每天都要絮叨上两三回。花小麦倒是无所谓,当他们唱歌也就罢了,但孟老娘是个暴脾气,日子一长,就觉不清净,嫌他们烦。

“话说得那样漂亮,到底是怎么回事,谁心里还能没数?”她将嘴皮一掀,回身对坐在番椒串下的花小麦和周芸儿阴阳怪气道,“你们也别觉得我嘴臭,他家那闺女,病得像个鬼,配给那瘸子,我还觉得人家吃亏了呢!那瘸子就算腿脚有些不利落,到底过日子没甚影响,他家闺女呢?哼,那病若是发作起来,非把人折腾死不可!”

对此,花小麦但笑不语,然而周芸儿是个心善的姑娘,就有点听不下去,怯生生道:“大娘,这样说……好像不大好……”

“有什么不好?”孟老娘一瞪眼,“我是说实话呀!保不齐那姓黄的人家,根本就没闹明白她那病有多麻烦,我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就听隔壁又传来关蓉她娘的笑声。

“啊哟,我也晓得日子定的急了些,可也是没办法呀!那后生年纪也不小了,家里催得厉害,我们反正也瞧着合适,早晚不都得办吗?”

孟老娘简直给烦得不行,左右看看,搬了张凳,往院墙下边儿一搁,一脚就蹬了上去。

“娘你当心点!”花小麦忙叫了一声。

孟老娘转头来一撇嘴:“你细声,莫要嚷嚷,我稳当得很!”

院墙另一头,关蓉她娘还在喋喋不休。

“是是是,谢你吉言,我家闺女这亲事一办成,我和她爹,也就再没甚可操心的……”

说得正高兴,不经意间一回头,那叽叽喳喳的动静陡地戛然而止。

院墙上,孟老娘只露出一颗脑袋,一双眼瞪得牛铃也似,正直勾勾地望着她,脸上没任何表情,却偏生显得既狰狞又阴森,仿佛是随时打算把她撕来吃了。

即便是大白天,关蓉她娘仍旧遍体生寒,就像是活见鬼,“妈呀”大叫一声,一溜烟窜进屋里,落荒而逃。

这情景花小麦虽未曾亲见,却也能猜着两分,坐在椅子里笑得前仰后合浑身打颤,唬得周芸儿忙伸手来扶。正开怀,耳朵里蓦地听到另一个人声。

“大娘,实在对不住,我爹娘这两日高兴,说话的声气儿大了些,吵着你们了吧?”

关蓉?

花小麦笑容顿时一敛。

胆儿够肥的呀,她娘都怕成那样了,她居然还敢出来?

院墙上的孟老娘横眉立目哼了一声,没有接她的话茬。

那关蓉却仿佛还是笑盈盈的,声音又软又柔:“大娘,小麦妹妹在家吗?我能不能见见她?”

“你找我家小麦作甚?”孟老娘龇牙咧嘴没好气地道,压根儿不用花小麦出声,就给挡了回去,“她和你没话说,也不得空,你不是要嫁了吗?你娘给你张罗的那么急,嫁妆怕是都来不及绣吧?这会子不去忙活,跟我们胡缠甚么?”

“大娘……”关蓉的语气里带了点乞求的意味,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许久没见着小麦妹妹了,往后……往后恐怕要见面也不易,想和她说两句。麻烦您替我叫她一声行吗?我在门口等着,麻烦您了。”

说罢,竟也不管孟老娘同不同意,径直就往院门外走。

孟老娘低下头看了看花小麦,虎着脸道:“别理她,她愿意在外头站着,哪怕站一宿,与咱们何干?你和芸儿该干嘛就干嘛,方才不是在说中秋做月饼?那桂花莲蓉馅儿的记得到时候多做两块,我喜欢那个味儿。”

花小麦抿唇想了想,微微一笑:“我还是去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,也不出院子门,就在里头站着,要不她老杵在那儿,被村里人看见了,还以为咱家欺负她。”

一边说,一边就站起身,缓缓走到院门口,抬眼便见关蓉立在那里,正有点紧张地冲她笑。

许久不见,这姑娘瞧着好像比从前还要羸弱,一张脸瘦得都脱形了。身上那件浅紫色的衫子似是新做的,却愈加显得她面色苍白。

“有什么事?”花小麦冷冷地瞟她一眼。

“小麦妹妹,你站那么远,是防着我?”关蓉脸上露出一丝委屈,“我能把你怎么样?”

废话,不防你防谁?万一你推我个屁股墩儿,有个三长两短,找谁伸冤?

“我是怕碰着你!”花小麦轻笑一声,“你是个瓷做的人,倘若把你磕了碰了,我可赔不起!”

这话说得并不客气,然而那关蓉,却似乎一点也不在乎,仍然笑着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番:“你好像胖了些,也有点显怀了呢!”

花小麦在心里翻了个白眼。

能不胖吗?孟老娘每日里各种好吃好喝的塞给她,怎可能不长肉?至于她的肚子,将近四个月,也的确到了该显怀的时候,再往后只会更明显。

“你要是有事就直说,若只是寒暄,就没那个必要了。”她轻轻皱了一下眉。

“你能不能出来?”关蓉低了低头,牙齿叩住下唇,“我知道你一直都不曾原谅我,有些话,我也始终找不到机会跟你说。我娘给我张罗的这门亲事,我虽不喜,却终究是要嫁的,以后不知多久才能再见面,我不想把这些话一直憋在心里……”

“你还是憋着吧。”花小麦反而朝后退了一步,“你想说我就得听,这是什么道理?想让我原谅你,然后你就觉得好过了?抱歉啊,我从来都没这个打算,也没那么好心,还是那句话,惹不起你我躲得起,除此之外,咱俩再没别的可说了。”

言毕调头就往院子里去。

不料那关蓉竟是朝前一跨,伸手就要来拉她。

孟老娘原本就不放心,一直站在不远处紧紧盯着她二人,见状心里就是一惊,像个炮弹一样飞扑过来,将关蓉撞出老远去,高声嚷起来:“反了你了,还敢动手?!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