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还叫没打马虎眼?开什么玩笑?

花小麦面上不动声色,却忍不住在心里叨咕了一句。

自打吕斌和董德友两人今日进了这稻香园的大门,先是满口里道贺,又将她那的厨艺好一通夸,牵牵扯扯杂七杂八说了一大通,始终没入了正题,敢情儿是盼着她主动发问?她又没吃饱了撑的!

这会子见拖不过了,才终于把话往正路上引,不说旁的,光是这蠍蠍螫螫的性子,假使落在孟老娘眼睛里,不每人给他们个爆栗才怪!

不管这两人今天来到稻香园,为的究竟是什么吧,既然孟郁槐已三番五次地拒人于千里之外,他的态度,其实就已昭然若揭,那么她这做媳妇的,又怎能塌他的台?

想到这一层,花小麦便索性拿定主意做个闷葫芦,只微微笑一下,给了吕斌一个疑惑的表情。

吕斌说了那许多话,却连个回应都等不到,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,不由自主地看了董德友一眼,苦笑着摇摇头。

“是……这么回事。”他唯有继续唱他的独角戏,“约莫七月底,连顺镖局接了一笔省城的买卖,是要往蜀地去的,这事儿,不晓得嫂子清不清楚……”

他是不敢再等着花小麦回应了,紧接着往下说:“这买卖是一批银镖,说得再明白点,就是咱桐安府最大的绸缎庄‘瑞锦’发往蜀地的货款,兑成银子,拢共六千两有余。”

花小麦给唬了一跳,不禁偷偷咋舌,与此同时,又很有冲动想瞪吕斌一眼。

吓唬谁呢吓唬谁呢?打量着谁还没见过六千两银?……好吧,她的确是从未见过这么大数目的银子,可好歹在从前生活的那个时代,也听过一两个大富豪的名号吧,实打实是见过世面的!

在眼下这个年代,镖局的业务众多,而银镖,无疑是当中风险最大,与此同时,又利润最高的一项。押送这样数目重大的银镖,镖局是以“逢百抽五”的比例来收取佣金,也就是说,此番去蜀地,只要将那六千两安全送到,便有三百两归入连顺镖局的口袋。

孟郁槐每日回家之后很少提及镖局之事,对于吕斌他们口中的这笔买卖,也不过三两句话带过。这“逢百抽五”的规矩,还是平日里闲聊时他见花小麦有兴趣,才零星讲给她听的。

怪不得他将这笔买卖看得那样紧要,最近几天早出晚归,不仅对走这趟镖的韩虎等人反复叮咛,还日日加紧操练,为的可不就是那“万无一失”四个字?

那么,董德友和吕斌二人今日巴巴儿地跑来,目的是什么,其实也呼之欲出了。

花小麦是一早决定装傻到底的,摇了摇头,一脸困惑状:“连顺镖局接了大买卖,这是好事呀,然后呢?”

吕斌彻底无奈了。

原指望着她能自己想通透,问上一两句,有来有往,这才叫聊天儿不是吗?却不料她始终如此懵懂……

就算疑心她是装的又能怎样,总不好大喇喇的拆穿吧?

许是察觉吕斌有些词穷,董德友扭头瞅他一眼,眉间轻轻拧起,一开口,却是另起一个仿佛全不相干的话题。

“嫂夫人或许听说过,那连顺镖局,是我父亲从前与柯叔合开的,我们虽没住在这芙泽县,但柯叔常有消息送来,我便或多或少,也对镖局中的情况有所耳闻。孟镖头年纪虽轻,却是连顺镖局中当仁不让的佼佼者,办事沉稳周全,他出门走镖,向来是最让人放心的——不瞒你说,我那盛隆镖局开张之初,曾几次三番地来请他入伙,回回都被他一句话便拒绝,丝毫不留余地,饶是如此,我却仍不死心。”

他说着,便与吕斌一个对视:“喏,就是上个月吧,我还曾让吕镖头去连顺镖局走了一遭,同样是失望而归,说实话,我真觉得挺没面子。可孟镖头真是个人才啊,若能得他相助,脸面又算什么?”

花小麦弯起嘴角一笑:“没办法,吕大哥晓得的,他那人是个死心眼儿,念旧,谁对他好,势必要加倍还回去。他是柯叔带出来的,心里把这份情看得极紧要——辜负了董老板你的好意,我替他给你赔个不是。”

吕斌有点不自在,扭过头去往竹林外张望,这一头,董德友却是连连摆手。

“哪里用得着赔甚么不是?嫂夫人言重了!孟镖头是重情义之人,他如此行事,我反而对他更为佩服,心里琢磨着,既然不能让他入了我盛隆镖局,有机会若能一块儿合作,也是好的。说句实在话,瑞锦绸缎庄那笔买卖,我盛隆镖局也很有兴趣,却不料被连顺占了先……”

终于说到重点了,真够迂回的!花小麦在心里直摇头,兜了这么大圈子,她都替这两人觉得累呀!

董德友觑了觑她面色,见她笑得一脸诚恳,便接着又道:“镖局这行当,是最不好请人的,吕镖头他们离开之后,我猜度连顺镖局人手便一直有些不足,这样大的生意,未必能张罗得齐全,因此便有心与他两家一块儿把这事办得妥妥当当。我和吕镖头二人已来了芙泽县好几日,孟镖头却由始至终连谈的机会都不给,我们这是没办法了,所以才来请嫂夫人帮忙,希望你能帮忙在孟镖头面前,把这事提一提。”

“我都有些糊涂了,不知道能不能说得明白呢!”花小麦叹了一声,“再说,男人在外头做事,当妻子的哪好胡管?这事恐怕……”

“嫂夫人只消告诉孟镖头,明日我在你这稻香园置一桌酒水请他,话带到了就好。”董德友吁一口气,往后一靠,倚在椅背上,冲花小麦一笑,仿佛有点小自得。

好么,这是生生把她也牵扯进来了啊!反正这稻香园是你孟郁槐家的买卖,你但凡是个关心媳妇的,总不能依旧不露面,任由她一个女人家独自同这两个大男人周旋吧?

花小麦心下委实有些发恼。

这董德友明明是眼馋这六千两的买卖,觉得是块肥肉,想上来啃一口,却偏生要冠冕堂皇摆出一副所谓替人着想的架势——说白了,连顺镖局人手够不够用,跟他哪有一个铜板的干系?这家伙就是块牛皮糖,黏在脚面上就别想扯下来,不达目的不罢休哇!

话都说到这地步了,她也只得含含糊糊地道:“我家夫君这两日在镖局里忙得很,预先同我说过的,若耽搁晚了,就在城里住下,省得来回奔波。你既信得过我,晚上我若见到他,就与他说一声,但这话能不能带到,我却不能保证了。明日董老板要在我这小店里摆席面,少不得要破费的,我心里过意不去得紧,今日这一餐,就算我请,感谢两位来贺我开张。”

与他二人寒暄两句,便自竹林里退了出来,匆匆回到小饭馆儿大堂。

彼时,孟老娘正领了春喜腊梅两个捧着吕斌带来的礼盒,翻来覆去地看,抬眼见花小麦回来,便大大咧咧地把手中物事一扬:“我说,这玩意儿你要是收下了,我就拆开来看看?”

“我干嘛不收?”花小麦憋了满腔的火气,往桌边一坐,习惯性摸了摸肚子,“白请他们吃顿饭,还给我招来那么大个麻烦,这份礼,我受得起!娘你只管拆了就是。”

说着,又招手将庆有唤到跟前,吩咐道:“今日咱们刚开张,估摸后头园子不会有什么生意,你去把吉祥叫来替一替你,然后去村西口等着你郁槐哥。看见他之后,让他千万别往稻香园来,直接回家,听明白了?”

庆有答应一声,转身就往外跑,那边孟老娘便道:“为甚不让郁槐上这边儿来?晌午时我还瞧见你像个赖狗子似的,扯着他混闹,非让他晚间来接你呢!”

春喜和腊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“娘,您能不能多少给我留点面子?”花小麦无可奈何地瞟瞟她,又指指竹林的方向,“总之那两人烦得要命,郁槐若与他们碰上,少不得要掰扯一番,倒不如我帮他省些事。”

孟老娘虽不明就里,但见她神色不像是开玩笑,想了想,便霍地站起身。

“那我索性也先回家去,免得郁槐若是与庆有错过,回家不见人,直接跑到饭馆儿来。”

说罢,抬脚就出了大堂。

花小麦招呼了一声叫她路上当心,随即往桌上一趴,叹了口气。

……

董德友和吕斌在竹林里不过坐了一会儿,便到前头来与花小麦告辞离开,回了芙泽县城。

这晚园子里再无其他客人,倒是大堂中坐了几桌,也用不着花小麦动手,汪展瑞与谭师傅两人,便将菜色张罗得利落周全。

戌时中,铺子里食客走了个干净,汪展瑞和谭师傅自去了珍味园中歇息,花小麦同春喜腊梅一起回了村子南边。

刚刚踏进大门,便见孟郁槐与孟老娘二人坐在院子当间儿,孟老娘手里捏着三两双鞋。

“你可瞧瞧吧,你媳妇趁这段时间空闲给你做的鞋,我活了这么大岁数,就没见过这么难看的!针脚又粗又大,线缝得歪歪扭扭——幸亏你现在是不怎么走镖了,否则,穿着这种鞋出远门,不两天就底儿是底儿,面儿是面儿的了!我看也只能凑合在家穿穿了!”

孟郁槐把鞋接过来,果真仔细打量一番,笑道:“也不要紧,即便是我出门把鞋给走坏了,自己修修就行。”

听见花小麦的脚步声,他抬起头来微微一笑:“回来了?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