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动作是何含义,实在再明显也没有了。

自打花小麦有了身孕,孟老娘便将二人管束得很紧,先是想让花小麦跟她去一屋睡,未能得逞之后,那两只眼睛便始终牢牢黏在儿子儿媳身上,哪怕二人只是凑得近些,也会惹来她一通叫唤数落,生怕他两个“胡来”。

不仅如此,去保生医馆看诊时,那邢大夫也每每要三令五申一回,闲时与花二娘碰面,更少不得被低声叮嘱两句……有这么多人成日在耳边嘀咕,说过的话蚊虫似的在脑子里嗡嗡个不休,就算真想做点什么,为了怕被念叨,也只能忍了吧?

孟郁槐是个很克制的人,最善于自控情绪,十几岁时就显得比同龄人更加稳重踏实,唯独在这夫妻事上头是个例外。

也难怪啊,二十多岁的大男人,正是精力旺盛之时,成亲又还未到一年,媳妇夜夜在身边躺着,却连碰一碰都不行,一熬就是近四个月,怎能挨得过?

“不要闹了!”花小麦死死摁着他的手,感觉他掌心那股热力将皮肤烫得发疼,心里便是咯噔一下,原本已席卷全身的困意立刻消失殆尽,忙道,“你忘了那邢大夫是怎么说的了?”

“头三个月最紧要,如今已过了。”孟郁槐含糊应了一声,锲而不舍继续动作。

带着湿热气息的吻在耳垂和颈间流连,积满薄茧的大掌从皮肤上滑过,痒酥酥的,明明很烫,浑身却立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花小麦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死命往榻里缩,一点不客气地伸脚踹他。无奈力气与他完全不在一个级数上,轻易就被压制,立时就是一阵发慌,瞪圆了眼睛看他。

她其实多少也晓得,过了三个月,有那么一两回也是没关系的,但……到底有些放心不下。

这年代医疗条件落后,万一一个不小心,弄出点什么纰漏,哭都来不及啊!

“你等一下,你等一下!”她将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,死死抱住他的胳膊,拧着眉道,“你听我说好不好!”

孟某人到底是听劝,终于停了下来,只是面上多少有点不痛快。

“我不是不肯。”花小麦便小心翼翼地拽了拽他袖子,“但……好歹等再稳当些呀,我有点怕……孩子也是你的,倘若有了不妥,咱俩真要后悔的。”

孟郁槐用胳膊撑着身子悬在她上方,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,终究是翻身躺回枕头上,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花小麦也在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,凑过去靠在他肩上,讨好地晃了晃他的手臂:“那个……我也晓得你憋坏了,往日里我向来是依着你的,可这不是特殊情况吗?那你要是生气,大不了我给你赔个不是,还不行吗?”

又忍不住偷笑道:“这会子知道不高兴了?看你以后还说不说那要生一堆的话!”

孟郁槐回头扫她一眼,握住她往旁边轻轻一送,低声道:“你离我远点,别挨着。”

……什么态度?!

花小麦被兜头泼了一盆冰水,立时觉得很不愉快,也懒怠再哄他,骨朵着嘴一翻身,赌气打算自顾自睡了了事。

不料没过一会儿,那人又贴了上来,手从被子底下钻过,慢吞吞搭在她身上。

“你怎么又……”

她话说到一半,忽然顿住了,因为发现他并没有接着作乱,只是把手搁在她腹部,动作很轻柔。

好吧,这样倒是可以的。

花小麦在黑暗中弯起嘴角笑了一下,将自己的手覆盖在他手背上,阖眼安安稳稳地入了梦。

……

孟郁槐并没有急于去同董德友和吕斌见面,隔日,照旧是早早地去了城里镖局张罗。

花小麦和孟老娘在家不紧不慢地吃完早饭,便一块儿去了稻香园。可巧正遇上徐二顺送鱼来,花小麦便立在门口同他说了两句,将水桶里的鱼一条条翻来看过,想到秋日里正是鲤鱼和毛蟹最肥的时候,便嘱咐他若是合适,尽量多送一些来。

这小饭馆儿在官道上来往的行商之中很有些名头,那些个商人进城时,又大都喜欢固定住在几间客栈里,很快便将重新开张的消息传了出去。有了之前打下的底子,自是不大需要为营生发愁,临近午时,便陆陆续续有行人自官道上下来,或是坐在大堂之中用饭,或是买了外卖带走,虽一时之间还比不上从前那样热闹,却也委实算是生意很不错。

只是后头的园子,暂时还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。

花小麦很清楚,要想将这头买卖彻底做起来,是需要有人推一把的,心下早已盘算得明明白白,因此也并不觉得着急。灶台上有汪展瑞和谭师傅张罗,她便乐得轻松,只偶尔去厨房里转转,大多数时间,却是与孟老娘在一处斗嘴解闷儿。

董德友和吕斌二人,果然在将近正午时又跑了来,看见花小麦,登时便迫不及待地走过来,劈头就问她是否把话带给了孟郁槐。

“两位这样着急,我自是不敢怠慢,可巧他昨夜回来了,我便把这事儿跟他提了提。”花小麦依然在他们面前摆出一张诚恳的脸,笑眯眯地道,“不过,昨儿我也说过,镖局最近事忙,他也不能保证就一定能抽出空来——说不得,唯有劳两位等上一阵,给你们添了麻烦,实在对不住。”

虽然孟郁槐今日肯定会来,不过,适当地摆摆谱,应该也没关系吧?

董德友来芙泽县已有六七日,始终得不着与孟郁槐坐下相谈的机会,心中已是焦躁得紧。然而当着花小麦的面,他又不能不死命耐住性子,挤出个笑容来:“无妨,无妨,原是我们来得唐突,那我们只管等着便是。”

花小麦心头暗笑,取了菜牌与他看,让他定下菜肴和酒水。无奈他二人实在是没那个心情,只让她看着安排就是,调头跟着庆有沿石子小路进了园子,这一回,却是往鱼塘边而去。

春喜和腊梅大约晓得这是件什么事,见此情景,便撞了撞花小麦的肩膀,笑不哧哧道:“你瞧着吧,他们多半是觉得鱼塘边好打发时间,比在竹林里枯坐的强。”

果不其然,董德友和吕斌围绕着鱼塘慢慢腾腾转了两大圈,将所有的景致看了一个遍,百无聊赖,吕斌便巴巴儿地找到庆有,管他要了一小篓鱼饵,坐在塘边石墩子上闷头垂钓。

“钓鱼要心静,他俩这样着急上火的,能有收获才怪!”花小麦笑着应了春喜一句,便转身去了厨房,与汪展瑞和谭师傅商量菜色。

约莫下晌申时末刻,孟郁槐终于从城里回来了。

彼时,董德友二人已在稻香园里等了两三个时辰,焦灼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,甫一听见前头传来男人的声音,忙不迭跑出来看,瞧见孟郁槐,立刻飞扑而来。

“啊呀,孟镖头,真是叫人好等!”他那脸给秋日的太阳晒得红彤彤,简直拿孟郁槐当个亲人看待,搀住手使劲摇撼两下,“幸亏这稻香园里景美菜肴佳,我们在园子里坐坐,也是一种享受——来来,酒水皆已治办下,咱们一面吃一面说。”

话毕,又转头连声叫庆有快些上菜。

吕斌的脸色有点尴尬,喏喏地低叫了一声“郁槐哥”。

孟郁槐面上没什么表情,打眼一瞧与平常似乎无任何差别,但细细看去,却无端让人觉得,好似透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。

他冲着吕斌略一点头,站在原地没动,沉声道:“若还是为了前几天来说的那回事,两位也就不必费事了。我说过,连顺镖局眼下人手的确有些紧张不假,却还勉强安排得过来,瑞锦那绸缎庄的那单买卖,我们自己能应付,往后若还有机会,咱们两家再合作不迟。”

别说董德友和吕斌,就连花小麦也没料到他会一开口就直接拒绝。

还以为他会稍微圆滑一些呢,这样干脆的一口拒绝,真的没关系吗?

董德友的笑容僵在脸上,舔舔嘴唇,勉强哈哈了两声:“这事儿咱们慢慢商量,慢慢商量,孟镖头你……”

“耽搁了两位这好几天,今日又让你们等,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。”

孟郁槐却是丝毫不为所动,摇了摇头:“原是打算早点回来的,却不想刚出了镖局的门,陶知县又打发人来叫我去,问我是否接了往蜀地去的买卖,说是有个朋友在那边,让押镖的兄弟们帮忙给带两样东西,故此才耽搁了。我还是那句话,多谢董老板替我们着想,不敢劳贵镖局相帮,好意心领了。”

花小麦心里顿时松一口气。

怪不得他把话说得一点余地不留,原来是一早打定主意要把陶知县搬出来压人啊!

没办法,开镖局的,必然得在官府给自己找个倚靠,知县嘛,官儿不大,却到底是个靠山,除非这董德友连陶知县都不放在眼里,否则,趁早洗洗睡吧!

“啊……”董德友万般不自在地应了一声,“我晓得,做买卖嘛,自己若能一口吞下,谁都不愿与他人分享。我之所以屡次找孟镖头你相商,不过是念在我那镖局里的伙计,许多从前都与你是兄弟,无论如何也有点情分,于是就想助你一臂之力。往蜀地去路途艰险,这万一路上出点差池,不好办哪!”

这话说得就有点居心叵测了,且怎么听都有股子威胁的意味。花小麦抬眼朝他瞪过去,却见孟郁槐微微一笑。

“多谢提醒,有心了,这事我有分寸,自会安排得周全。”说着他便转身欲走,“稻香园里的大厨都是有些本事的,盼两位吃得尽兴,我还有些事,就不陪了。”

话音未落,真个冲花小麦一点头,将她带离那二人身侧。

董德友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咬了咬牙,对吕斌道一声“走”,气咻咻地要拂袖而去。

春喜冲庆有一使眼色,那老实孩子登时追了上去,高声道:“哎客官,您还没付钱哪!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