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德友和吕斌悻悻而去,花小麦人虽是跟着孟郁槐去了后院,心却还在前边儿,不时回头往村间路上张望,眼见着那二人越走越远,心里始终有点不踏实。

总觉得董德友最后的那句话,好像有别的含义似的,暗里藏着一丝不怀好意的味道——话说,他该不会真因为吃不到这一口肥肉,便恼羞成怒使腌臜伎俩来膈应人吧?

思前想后,到底是不能彻底放下心来,她便拉住孟郁槐,将这念头与他又说了说。

“我琢磨着,咱们与那董德友不过见了两面而已,压根儿闹不清他到底是怎样的人,万一他是个要钱不要命的,寻你们的晦气,那可如何是好?出门走镖,路上原就不太平,倘若他与那贼匪勾结,半中拦腰杀出来,那……”

孟郁槐很明白她的意思,神色看上去却仿佛并不为此担忧,当即摇了摇头。

“姓董的没那个胆子。”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道,“他既开了镖局,就应该晓得,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名声和信誉,倘若他敢与贼匪过从甚密,一旦被人知道,立刻声名扫地,从今往后,莫说是接生意,只怕根本就无法在行当中立足。除非他失心疯,为了这一单子的买卖,就甚么都不管不顾了,否则,他应是不会轻举妄动。退一步说,就算他真有些想头,做出甚么恶事,我也自然有办法,让他翻不得身。”

他的语气很清淡,听上去却十分笃定,花小麦素知他是个极有分寸的,便稍稍安定了些:“无论如何,你们万事当心,莫要着了他的道儿。”

孟郁槐却是低低一笑:“我原已定下,是让韩虎押这趟镖的,但见你如此担忧,要不然……我亲自走一遭?”

“啧!”花小麦使劲冲他鼓了鼓眼睛,“我是替你操心,想着别出什么岔子才好,你不领情也就算了,还拿捏我?我走了,你自个儿在这里慢慢得意吧!”

说罢,也不理他是甚么反应,真个调头就走,重又去到厨房里看了一圈,然后回到大堂里,拉着春喜和腊梅神秘兮兮地嘀咕一阵。

……

这晚孟郁槐和孟老娘都留在稻香园里吃饭,前边小饭馆的生意照旧尚可,戌时末,食客都走得清光,汪展瑞和谭师傅打水洗去脸上和手上的油烟,收拾利落了正预备离开,却被花小麦给叫住了。

“两位师傅且别忙着走。”她笑着道,“今日是中秋,因咱们要做买卖,带累得二位也无法同家人团圆,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。此时打烊了,我在那鱼塘边上摆了一桌,若两位还不觉得疲乏,咱们一块儿吃些酒水月饼,也算是过个节。”

稻香园赶在中秋节之前开张,眼下是最忙的时候。汪展瑞和谭师傅的家眷又都不曾跟到火刀村来,好好儿的一个团圆节,忙活了一天不说,好容易可以回去歇息了,却只剩孤家寡人一个,吃酒也找不到人来陪,瞧着冷清得很,实在有些不像样。

下午,花小麦就让闲着的两个伙计去张罗此事,特意留出来一些食材,又格外买了几埕应景的桂花酒,将鱼塘边稍微布置了一下。

说是布置,其实也不过就是搬两张桌过去,再点上几盏灯而已。刚刚盖好的园子干净利整,荷花开得正茂,在塘边一坐,迎面送来藏着淡淡荷香的微风,这对于劳累一天的人来说,就已经是一种享受了。

“东家你要请我们吃酒?”汪展瑞闻言便是一扬眉,嘴角一咧,绽出个大大的笑容,“那敢情好!头先儿我还和谭大哥商量着,过会子回到珍味园,我俩拣两块月饼吃吃,就算过节了呢!”

花小麦也跟着笑了:“我说过的,我不能保证开给你们的条件是最优,但至少会尽力不亏待你们,请吃两杯酒又算得了甚么?那鱼塘左近现成有锅灶,也不用你们动手了,菜色都由我来置办。”

话毕,便领着众人一同进了园中。

荷塘边上那一溜落地小灯点亮了,有了叽叽喳喳说笑的人声,这夜里显得有些冷清的园子,立刻热闹起来。

稻香园里的厨子和伙计,有一个算一个,都留下了没走,孟郁槐和孟老娘自然也是不会离开的,锅灶下炉火熊熊,腾腾的热气卷上半空,混合着浓浓的香气,盘桓不散。

过中秋节,月饼和柚子、橘子各色瓜果自然是不能少,下午花小麦又打发伙计去城里买了两只桂花鸭,并着那几坛桂花酒,都摆在长桌上。

徐二顺送来的毛蟹还有不少,倒入绍酒腌醉之后洗净切块,一半用葱花和鸡蛋汁做成清淡嫩滑的芙蓉蒸蟹,另一半却是重口味,炸成微红色之后,毫不客气地挖一大勺辣椒酱,与葱段、姜蒜片烹制成油爆爆的香辣蟹。

还有以鸡脯肉和豆腐做成的小莲蓬,淋上柔和的清酱,入口香软,再摘几片荷花瓣点缀,红绿可爱,莫说吃,即便只是看看,也叫人心下喜欢。

庆有、吉祥几个年轻的伙计,自打进了园子就满心里兴奋,围着鱼塘跑了一圈,又是吆喝又是笑,玩得不知姓甚名谁。谭师傅和汪展瑞年纪要大两岁,到底老成些,便只坐在塘边就着满桌菜肴饮酒,孟老娘也是惯爱吃两杯的,端了一小碟辣蟹坐在稍远处,剥着蟹吃着酒,倒也自在。

花小麦在厨房中,被番椒呛人的气息熏了一下,略觉胃里有点翻腾。她是不敢直接往那沁凉的石墩子上坐的,就搬了张竹椅安置在桌边,刚刚坐下,就见那汪展瑞捏着一条蟹脚,朝这边扬了扬。

“东家你的厨艺果真了得,这蟹又辣又麻,好香!前儿我还跟你提过,得空要与你比试来着,那话你就当我没说——咳,跟你一比,除了茶叶菜之外,旁的菜肴我根本就拿不出手!”

他平日里是个不言语的,且多少性子有些古怪,今日也是因为吃了两口酒,将那话匣子彻底打开了,倒比寻常要活泛许多。

花小麦也冲他一笑:“切磋倒是无妨,包括你和谭师傅两个也是一样,只要别伤了和气就好。厨艺学得再精,也未免有不擅长之处,咱们三个手艺都不赖,互相提点着,是好事呀!”

一头说,一头又指着离她不远的周芸儿:“还有我那个小学徒,两位若有空闲,也帮我带带,传她个一招半式的。姑娘家学厨格外不易,还要请两位多照应。”

周芸儿听见她忽然提到自己,一张脸登时红透,想了想,起身冲汪展瑞和谭师傅行了个礼。

“我是不耐烦收学徒,但她若有兴趣,我也不会吝啬……”汪展瑞点一下头,还想接着往下说点什么,忽见花小麦旁边,孟郁槐递了个小碗来,便赶紧住了口。

“这东西性寒,你现下不能多吃,尝一点就算了。”孟郁槐将声音压得很低,似是不想引人注意,“倒是那荷花莲蓬,豆腐做的,没坏处,你多吃点没关系。”

他这样体贴,花小麦心里自是高兴,然而饶是脸皮厚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仍觉有点不好意思。眼梢里带到左手边的春喜和腊梅已经露出一脸瞧好戏的模样,分明是随时打算调侃两句,便飞快地笑着道:“我自己来就行,你别操心了,也去吃点甚么呀。”

又指指正捏了杯子喝酒的孟老娘:“去陪娘吃两杯也好。”

孟郁槐晓得她的心思,笑一声点点头,起身去了。花小麦便又转头看看汪展瑞:“团圆节只能在铺子上过,不管怎么说,我都觉得有点委屈了大家。汪师傅的家里人……”

“没有家里人。”那汪展瑞也不知是不是被她和孟郁槐那一幕给刺激了,语气有点硬,“我就是独个儿的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。”

这话真有点不好往下接,她总不能拍着胸脯保证,一定帮他娶个媳妇吧?

顿了顿,她便又望向谭师傅,未及开口,那人便苦笑着道:“我媳妇领着孩子住在城里,也算是能做伴儿了,我用不着太担心。”

真是……各人有各人的烦恼啊……

花小麦在心里琢磨了片刻,隐约生出个念头来,也没打算这会子就细想,将话题岔了开去,拣些没紧要的说说笑笑。

欢闹了足有一个时辰,夜深了,因明早还要开铺,大伙儿便陆陆续续地离开,鱼塘边只余下孟家三口人。

桂花酒香醇而微甜,吃的时候很爽口,后劲儿却颇足,孟老娘不胜酒力,眼睛开始发饧,坐在石墩上打盹儿,脑袋时不时往下一栽。

孟郁槐取那完整的柚子皮,穿上线里头搁一截儿蜡烛,做了个简易的柚子灯给花小麦玩。灯光暖融融,隐约散发出一点柚子皮的清香,虽称不上十分漂亮,花小麦却很喜欢,拿在手里把玩不休。

不远处传来孟老娘的鼻鼾声。

她偏过脸去看了看,便抬头对孟郁槐道:“你人高马大,轻易不会着凉,把外头衣裳脱了给娘披上,省得回头害了风寒,浑身都难受。”

孟郁槐应了一声,果真脱了外衣盖在孟老娘身上,思忖一回,干脆将她挪进安稳的椅子里,让她舒服歇一会儿。

“这还是咱头一回一块儿过中秋呢。”见他回来了,花小麦便抿了抿唇,“今年是三口人,明年这时候,就是四口了。”

“可不是?”孟郁槐也露出一丝笑容,“往后咱家人只会越来越多——说起来,这两日真忙糊涂了,你做的那月饼不错,该给泰和兄弟与花娘子送一些才是。”

这话一出,花小麦登时有些愣怔,猛地一拍掌:“呀,我给忘了!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