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二娘被她这一番话说得张口结舌,半晌不知该作何反应,垂首想了许久,方嗫嚅着道:“你姐夫马上就要去城里开铁匠铺了,只要勤力些,往后我俩也是不缺钱花的……”

“开铁匠铺是你家的事,跟我有什么干系?”花小麦索性站起身,没好气地道,“因为你家往后能赚钱,所以,该分给你的利润,我就能心安理得地昧下不给了?你细想想,这能说得过去?”

花二娘被她一通抢白,平常伶牙俐齿的,这会子却变得笨嘴拙舌,只伸了手去拽她,弱弱地小声道:“你莫要那么大声啊,坐下,咱俩慢慢说还不行?”

“就告诉你,没什么好说的呀!”花小麦转头去看一眼睡得小猪一样的铁锤,到底是把声音压低了,“你们都觉得,我那后头的两个园子开了起来,从今日始,就合该挣大钱,呵,我给你句实话吧,这都第三天了,还没做成一笔买卖哩,保不齐是要亏的!我可不管,倘若我那买卖做不下去了,就到你这里伸手讨钱,你这会子觉得过意不去,那时候,我却是不会跟你客气的!”

“呸,说甚么晦气话,打量着我许久没揍你了是不是?”花二娘因她这两句话,火气也有点上来了,劈头一个爆栗凿下去,“莫说你有郁槐那么个能干的夫君,是绝对不会落到那种境况的,退一万步说,就算真有那一天,你是我妹,我怎么都要拉着你的。”

“同样的话我也还给你!”花小麦翻翻眼皮,分明是好话,却被她说得好像在吵架。

姐妹俩大眼瞪小眼,对视好一会儿,都有点绷不住,噗一声笑出来。

“好了。”花小麦复又回到椅子里坐好,放软声气,“这事儿往后别再提了好不好?若是旁人倒还罢了,咱俩是亲姐妹,真的也要这样事事计较?”

花二娘晓得劝不动她,便也只得罢了,忖度一回,叹口气道:“行了,我也懒怠多费唇舌,你怎么说怎么算。倒要劝你一句,那园子里暂时没生意,你也不要太心急,这才几天呀?”

“我不急。”花小麦笑着摇摇头,“左右眼下每日也有钱赚。我不过是……那园子盖好之后,我自个儿怎么看都喜欢,真盼着它能快些派上用场才好。”

……

这日在景家老宅,花小麦总算是弄清了花二娘一直以来到底在纠结什么,回家之后在孟郁槐面前提了提,那人少不得也唏嘘一回。

“你二姐真是挺替你着想的,只是未免太见外了些。那钱原本是他们该得,想那么多有什么意思?别说你俩是亲姐妹,就算只看在我同泰和兄弟这么多年的情分上,这话他们压根儿就不该提。”

花小麦惯来知道他是明事理的,但亲耳听到他说出这番话,心中仍旧觉得格外熨帖,不吝溢美之词地大大夸赞了他一回。

这事儿算解决得妥当,她也能长出一口气,然而转天回到稻香园,见后头的园子里空落落的,又忍不住想叹气。

虽然在花二娘面前,她口口声声说自己不着急,心中更是百般告诉自己要平常心,可这样花大力气建起来的好园子,却始终无人问津,她怎可能真个丝毫不在乎?

倏忽间便是十来天过去,入了九月,天气渐渐凉了下来。

连顺镖局里,负责押送瑞锦绸缎庄货银的韩虎等人几日前出了门,路上约莫要走一个月的时间方能到蜀地,送走了他们,忙了好一阵的孟郁槐也能好好歇歇。

只是他如今却不能再像从前那般,隔三差五在家歇个两天。柯震武撂了挑子,放话说要专心养老,镖局一应事体就都得他来管,即便再闲,仍然需要日日去坐镇,最多也不过是下晌能回来得早些。

谭师傅和汪展瑞将厨房打理得极好,花小麦这一向甚少上灶,铺子上又请回了一个姓苏的账房先生,人挺靠谱,就更使她无事可做,大部分时间,都是闲着的,或是在园子里转悠,再不然,就是将周芸儿叫到身边教导,日子居然过得很逍遥。

春喜和腊梅晓得她现在是非常时期,本不愿让她太操心,但见她成日家晃晃悠悠,仿佛很清闲自在似的,再看看后头空荡荡的园子,就不禁有些发急。

当初劝花小麦宽心的是她们,现如今沉不住气的还是她们,勉强憋了两日,终究是忍不住,将花小麦拖到身边,絮絮叨叨地道:“我说,小麦妹子你不是念叨着,要请那知县夫人再来一回吗?她若是肯来,咱们生意指定是立马就会上个台阶,那院子老这么空着,不是个事儿啊!”

“我还是那句话,都没做成一单买卖呢,就下帖子请人,那心思也太明显了!”花小麦摇头道,“我脸皮厚,我承认,可再厚也有个限度哇,反正,现在我是不好意思,要不,你俩去请?”

“你这说的叫什么话?”腊梅有点不高兴,甩甩手道,“我俩要能请得动,还会到你跟前跟你嘀嘀咕咕吗?我这不是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就见大堂外面人影一闪。

“谁啊?”花小麦眼尖,立时就瞧见了,忙问了一声。

此时午市刚过,按理应是不会有人来吃饭才对,那么来的,多半是个村里人。

果然,那人影闻声便踏了进来,呵呵一笑:“小麦丫头,是我。”

“乔大叔?”花小麦忙站起身,向他绽出个笑容,“呀,你怎么突然跑到这边来了?”

来的正是村里纸扎铺子的东家乔雄。

自打刚来火刀村时,帮着做了一桌团年饭,花小麦与乔雄便一直关系不错。六七月份番椒成熟时,也正是乔雄带头买了不少,才让那些个番椒种全都顺顺利利地卖了出去。

这大叔是个热心人,性子厚道,与孟郁槐的关系也不错,是以看见他来了,花小麦委实挺高兴。

“我是闲得无聊,就跑到这边来转转。”乔雄落了座,接过花小麦递去的茶杯,笑着道,“上个月你们开张那会儿,我虽来吃了席,却并不曾入园子细瞧,只在外头张望一眼,觉得景致挺不错,正巧今日得空,索性就过来再看看。嘿嘿,丫头,我白看你不介意吧?”

“乔大叔你别拿话噎我行吗?”花小麦半真半假地撇撇嘴,“那景造出来就是给人看的,不然我何必费那个劲儿?你这话说的让我真不知该怎么接,好像我平常就那么小气巴拉一样——要不我找个伙计给你引引路,你只管逛去,里头没别人。”

“哈哈哈!”乔雄大笑了两声,“我同你说笑呢,你还当真了?不是跟你说了吗,我闲得无聊,逗两句闷子而已,今日来,却是有正事的。你婶子她爹,也就是我那岳丈,是这月十二的寿辰,满五十九岁,正该大办一回。他向来是在城里跟着小儿子过,家里正为在哪儿摆寿宴发愁。我和你婶子合计过,觉着你这稻香园挺好,就来问问十二那天这里得不得空。”

花小麦怔了一下,立刻就明白,他这是专门照顾生意来了,眨了眨眼:“乔大叔,你都照应我好多次了,我……”

“什么照应?我肯让你挣钱,也得你自个儿有本事才行啊!”乔雄大大咧咧一摆手,“你莫要忘了,头一回我让你帮忙做那桌团年饭,就是主动找上门来的嚜!我瞧你那鱼塘边上有一排木头房子,看着很有意思,把席面摆在那里就挺不错,只不知当天你这边儿合不合适。”

意思是……她那空了大半个月的园子,终于要迎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笔生意了?

“没问题的。”她赶紧应道,“那排木头房子,每一间能摆两桌,二十多个人坐在里面还是很阔绰的……乔大叔,你岳丈这寿宴,预备请多少人?”

“你婶子大部分的亲戚朋友都在城里,粗略算算,大概得要四、五桌。”乔雄就掰着手指头数了数,又笑了两声,“这回可真是下血本哪,老头子身子硬朗,家里人也想借着这寿宴,让他好好高兴高兴。”

“价钱方面不用担心。”花小麦也笑着道,“乔大叔你常常照应我们,我虽不能夸下海口,说替你办这席面不要钱,但我至少能给你个好折扣。回头你那些亲戚们若是觉得满意,还要请他们在城里多帮着宣传宣传才是。”

乔雄连连点头道“这个自然”,低头想一回,又道:“不过这只是我跟你婶子的主意,尚未曾与她弟弟商议,今日也只是来问问。总之,你这里能安排下就行,我明儿便进城一趟,若是说定了,下晌就过来告诉你,啊?”

“好。”花小麦笑着应了,叫过庆有来,让他领着乔雄去那鱼塘边的木头房子里瞧瞧情形,待得他二人出了门,便转过头来,对春喜和腊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“不管怎么说,这笔买卖若是能成,咱们那园子,可算是真正派上用场了。”她笑眯眯地道。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