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刀村乃至整个芙泽县一带,老人们做寿,讲究的是“庆九不庆十”的风俗,若要追究其原因,大抵是由于“九”与“久”同音,意味着长久,而“十”却是“十全为满,满则招损”。

花小麦在初初来到火刀村时,严格说来,并不能算作是个真正的厨子,至多也不过是实习生罢了。对那时的她来说,置办一桌宴席,是最了不得的大事,务必要卯足十二分力气和精神来张罗打理。

然而,在这一行厮混得久了,她也逐渐摸着些门道。

事实上,开一间食肆,最难应付的,向来是那些嘴刁舌灵的正经饕客。这起人见多识广,每一道菜摆在他们面前,都能立刻说出个门道,哪怕只是一味调料用得不好,也会轻易被他们所察觉,少不得被唠叨两句,倘若运气不好,遇上那脾气格外暴躁的,保不齐还要被声色俱厉地训斥一通。

与此相反,于一间酒楼饭馆而言,最好置办的,却恰恰是各类筵席。

但凡摆宴者,即便素日孤寒吝啬,每每到了这时,也不得不多花费些钱钞,如此一来,对于食材的选择就很宽泛,厨子可以放心大胆地尽情发挥。

而更重要的是,一桌宴席,无论名目为何,人们总盼着能有个喜庆的好意头。一道普普通通的菜,在食材和烹制手法上稍作改动,再取个好听吉祥的名儿,便很轻易就能讨人欢喜。

譬如那红烧或清蒸的狮子头,摆盘精致些,捧上寿宴桌,就成了“一品元宝”,至于那“白玉藏珍”,则是用炸过的冬瓜,配上切成丁的鸡肉和烧鸭肉,再加些鲜菇、莲子、鲜肾以上汤熬炖,用来恭维人,委实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说穿了,所谓宴席,大多都是有定式的,只要想明白了这一层,便能将一桌菜预备得妥妥当当,宾主尽欢。

乔雄这日在稻香园里打了好几个来回,将各处景致看了一个遍,越看越觉得心里喜欢,跑到前头来与花小麦多说了两句,高高兴兴地去了,隔日下晌,便又领着他那城里的亲戚再度赶了来。

令花小麦没想到的是,居然来了这许多的人。

乔雄的媳妇娘家是出了名的人丁兴旺,光是老两口便生了六个儿女,来往频密的亲朋戚友也大都就住在芙泽县城。

据火刀村的老人们说,当年乔雄他媳妇嫁进乔家,光是送嫁的亲戚,就来了有二三十个,浩浩荡荡将彼时还不算宽敞的乔家院子挤得水泄不通,新媳妇都进了门了,那些个七大姨八大舅却还被堵在门外,只能抻着脖子高声吆喝。说的明明是吉利话,可那语气声调,却活像是在吵架一般。

火刀村一向宁静,老老少少们没怎么见过这等光景,纷纷瞠目结舌,直到乔雄的大闺女都出生了,每每说到此事,仍忍不住感叹一回。当时是何等情状,花小麦虽无法猜度,然而今日,却也算是窥得一斑。

只不过是来瞧瞧摆宴的场地而已,竟就有六七个人跟着,一股脑地涌进前边的饭馆儿大堂,待闹明白花小麦是这铺子的东家之后,便立刻七嘴八舌议论起来。

这个说:“去年里我来瞧大姐和大姐夫,那时还没见这火刀村里有这么大的饭馆儿呐,这才过了多久?喙,你们村儿的人日子过得不错呀,手头有钱!”

那个道:“找个人领我们去园子里转转呀,不瞧清楚了,哪里晓得在这儿摆寿宴合不合适?老爷子明年就满六十了,这是正经的大寿,可敷衍不得的!”

更有人高声呼叫:“别的都好说,最要紧是菜肴的味道得好!咱给老爷子做大寿,请那许多亲戚朋友来,若菜色上不得台面,可真丢人!”

个人说个人的,也没个章程,花小麦被挤在最中间,耳朵里全是轰隆轰隆的人声,压根儿听不清他们各自说的是什么,更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回答谁,免不了有些哭笑不得。

好么,她今儿可是遇见从未经历过的大阵仗了!

想当初刚兴起这扩建饭馆儿的念头时,她还曾暗暗期盼,心道若是这景致造得好,能吸引一些城中的文人雅士竞相前来,说不定还能给这稻香园添个清雅的名声,可谁想到,这头一回,就遇上这样喧闹的场面?

好吧,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,跟谁做买卖不是做?可……谁晓得这乔雄岳丈的家人们竟如此热情如火,真叫人应付不来啊!

“好了!”

正吵嚷得不可开交,人丛外边儿猛地传来一声爆喝,说话声戛然而止,众人纷纷回过头,却见是孟老娘虎虎生威地立在大堂门口,看样子,已经随时要发怒了。

那六七个人搞不清楚是何状况,不由得面面相觑。

春喜和腊梅与孟老娘站得很近,见她一脸不愠之色,生怕得罪了客人丢买卖,忙笑着好声好气地打圆场:“对不住,您诸位也瞧见了,我们东家身子不便当,还请多少担待些。给老爷子办寿是大喜事,咱慢慢儿商量啊!”

一边说,一边就往人堆里挤,博了命地想把花小麦安全带出去。

至于汪展瑞和谭师傅两人,也从厨房里跑了出来,领着众伙计跟人打岔,竭力想使大堂里显得有条理一些。

这当口,便有个三十岁挂零的男子挤到了人丛中央,掏出帕子揩满头大汗,劈头对花小麦道:“中秋节前那两天,在城里分发不要钱月饼的,就是你家?”

花小麦也给挤出一身的汗,好容易能松快点,赶紧深呼吸了两下,冲那人笑道:“是,那时我这园子正要重新开张,便送些月饼给大家。一来请城里的老百姓们也尝尝我的手艺,二来,也是想叫大家知道有我们这个地方。”

她估摸着眼前这人应当就是乔雄岳丈的小儿子,也就是出钱摆宴的那个,于是趁他尚未开口,又连忙道:“给老爷子做寿,的确不是件小事,一句两句话说不清楚,要不……咱们坐下慢慢商量?”

那人一路跑来火刀村,又刚在后头园子里转悠了一圈,委实也是觉得有点疲乏,闻言便点头答应了,领着众人在大堂内落了座,立时就有手脚伶俐的小伙计送了茶来。这乱了许久的饭馆儿中,才终于算是安静下来。

也是直到这时,乔雄才得以来到花小麦面前,挨着那人坐下,笑呵呵道:“小麦丫头,这便是我昨日跟你提过的我那小舅子,这回给我老丈人办寿宴,就是他牵头。”

花小麦长舒一口气,冲那人笑了笑。

幸亏是认准了正主儿哇,否则还不知得闹腾到几时!

小舅子挥挥手,有些急切地道:“咱也别讲那些个客气寒暄的话了。中秋那两日,可巧我家里得了些你们铺子上送的月饼,给老爷子尝过,竟很和他的口味。加之我姐夫说,这稻香园里厨子的手艺向来很靠谱,尤其你这做东家的,更是一身的本事——听人讲,五月里,城中那名士宴便是你掌得勺?”

花小麦便又答应了一声“是”。

“那就好,若陶知县瞧得上你们稻香园的厨艺,应当是不会差的。”

小舅子似是很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头先儿我去园子四处看了看,倒还宽敞,在那鱼塘边坐一坐,也算很是舒坦。不瞒你说,我们如今虽住在城中,早间年,老爷子却也是乡里的一个好庄稼把式。寻常在家时,他便常与我抱怨,说是得了空若能再去村里走动走动,心情都要舒畅两分——我猜度你这园子应是能正对上他的喜好,所以,咱索性今日就定下。原本前两日我已看中另一间酒楼,也与他们掌柜的商议了两回,如今看来,这钱他们是挣不着了。”

花小麦没打算询问他先前看中的是哪间酒楼,只冲他笑笑:“那我便先谢过。”

熟料那小舅子又是一摆手:“你先莫忙着谢我照顾你生意,有些话我得说在前头。你也瞧见了,我家人口多,今日在这里的,还都只是些家里人,到了请客那日,更有许多常走动的亲戚朋友前来,所以这场面,一定要替我办得漂漂亮亮。我自个儿倒是无所谓,但无论如何,也不能给我爹丢面子,你可明白?”

“这个自然。”花小麦抿了抿唇角,“我……”

然还不等她将自己是如何打算的好好与他说说,那小舅子便已转过头,对眼巴巴往这边看过来的其余众人道:“那园子真挺不错的,好看,却又并不使人觉得矫情,要不你们也都去看看?何必都在这里闲坐着,我还有许多细处,要同这稻香园的东家商议哩!”

花小麦大概明白他是有话想单独跟自己说,毕竟他是出钱的那个,他说了算,于是也便十分配合地扭头叫来庆有,让他在前头引路,将那六七人带进院子里逛一遭。待得那一行人呼呼喝喝地出去了,除了铺子上的人,便唯有乔雄在旁,那小舅子这才低低地开了口。

“大姐夫是晓得我的情况的,当着你的面,我也就不硬撑了。”他回身对乔雄似有点不自在地笑笑,转而又望向花小麦,“听我大姐夫说,你能给个好折扣是吗?若真这样,便再好也没有了。菜色方面,咱们需得好好细说一番才是。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