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走了李应春那二人,花小麦将孟郁槐交给孟老娘看顾,自己便匆匆跑去厨下,寻了半日风姜,却是连一片都不见,左右无法,只得取了一点子肉豆蔻磨成的粉煎水,端出来捏着他鼻子灌了下去。

这人……今日究竟是喝了多少啊!

她望着那张匐在桌上的脸,见他眉头紧紧拧成一团,睫毛还微微地颤动,仿佛很不安稳似的,心下便有些软。

孟老娘端了盆温水出来,嘴里不住地嘟嘟囔囔:“明晓得人吃醉了,干嘛还非得费大劲儿弄回家来,在城里住一宿岂不省心?镖局里又不是没屋子给他睡!”

花小麦心里大概猜到一点原因,没有说出来,只绞了帕子给孟郁槐擦脸。

“既然送回来了,直接给他搬到家里去多好,大家都省心!偏偏要往这铺子上送,脑子给鸡啄啦?!”那孟老娘却是不肯罢休,仍在旁一个劲儿地叨咕。

“家里没人,把郁槐送回去了,他俩也走不了啊。”花小麦回身冲孟老娘笑了一下。

那谭师傅便有些犹豫地道:“要不我和汪师傅搭把手,帮着把孟镖头送回家去,好好睡上一觉,明儿一早也就好了。”

孟老娘正要答应,却被花小麦给拦住了。

“喝了这么酒,本来就不舒坦,再把他搬来搬去,只会更难受。”她低头想了想,抿唇对谭师傅笑道,“今日咱们本来就耽搁晚了,两位师傅赶紧回珍味园歇着吧,这边我自己来就行。”

那谭师傅点了点头,孟老娘却是一惊一乍地嚷起来:“我听你的意思,今儿就要留在铺子上了?”

不然还能怎么样呢?

花小麦应了一声,转过头去看周芸儿:“后头园子里,现成有那么多间屋子,凑合一宿不难。我记得当初芸儿刚搬进饭馆儿里住那阵,曾置办了几套被褥枕头……”

“对!”周芸儿赶紧点头,“我只用了一套,其余的都没动过,新崭崭的,师傅你等着,我这就去给抱出来。”

说罢,调头就往内堂里跑。

这边厢,花小麦便又和颜悦色地对孟老娘道:“娘也早点回家睡吧,明天咱们三个总不能谁都没精神,我留下来就好。”

“你一个人?”孟老娘听了这话登时有点不乐意,盯着她的肚子道,“你现下这模样,如何照应得了他?要不你回去,我在这儿……”

对于照顾醉鬼,花小麦也是全无经验,可有什么法子呢?自己丈夫,难道还能假手他人不成?

她于是就摇了摇头:“您瞧他连喝醉了酒都是安安静静的,我估摸也不会太麻烦。等把他安顿好了我就睡,有我在旁边,他要茶要水终究是方便些。况且如今我肚子也稳当了,一晚上而已,不会出纰漏。娘您赶紧回去吧,我听人说,喝醉了的人,隔天更难受,到时候还得您照应。”

孟老娘想想,也的确是这么个理儿,也就不再多言,与汪、谭两位师傅一块儿把孟郁槐送到了竹林旁一间屋子里,又很是叮嘱了花小麦两句,这才一步三回头地去了。

这一溜木头房子,原本是用餐的地方,里头自然不会有床榻。花小麦把周芸儿送来的那几床褥子都铺在地下,扶了孟郁槐躺上去,想了想,又去厨房翻出一只小风炉和一个红泥瓦罐,随便挑了几样食材,带到木屋中,吩咐周芸儿在前头锁好门再睡,自己去另打了一盆热水来,也关上了房门。

屋子里只点了一盏灯,远远地搁在窗台上,在地下投出大大小小的光晕,将屋中的各样器具映照在墙壁上,影影绰绰,有点摇晃。

猜逢着孟郁槐多半出了不少汗,她便替他除了衣裳,从头到脚再擦拭一回,好让他能睡得舒服一点。

可……这家伙还真是,死沉死沉的啊,骨头又硬,光是要挪动一下他的腿,便得花上好大力气,待得将他收拾妥当了,花小麦也折腾出一身的热汗,一屁股在他旁边坐了下来。

被褥中那人睡得仿佛很沉,却一点也不踏实,时不时地就要动一下,或是挥挥胳膊,或是蹬一下腿,口中偶尔还要嘟囔一两句,那模样瞧着委实可笑,与平常那个沉稳的他相比,身上好像添了点孩子气。

“胆儿真够肥的呀,居然敢出去喝酒,还喝得酩酊大醉……”她凑近一点,小声道,伸手在他脸上戳了一下,见他好似被蚊虫叮了一般猛挥手,忙朝旁边躲,噗嗤笑了出来,继而又忍不住叹一口气。

真是……做哪一行都不容易,一个平日里如此克己的人,得下多大决心,才能放任自己喝成这德性?

原想着他在连顺镖局中打理,应是能比出门走镖轻松也安全些,如今看来,还真是未必。这与人应酬于他而言,同样是件要命的事啊!

她在他身边坐了一会儿,歇得够了,方才拖过一张桌子,将之前拿来的食材一股脑放上去,忙碌起来。

……

事实上,孟郁槐并没有睡多久,因觉得口干舌燥,迷迷糊糊想找水喝,鼻子里却忽然闻见一股浓香,一下子就清醒过来。

他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搞清楚,自己现下大概是并不在家中,微微抬头左右瞧瞧,就见窗下摆了一只风炉,火烧得很小,上面坐一个红泥瓦罐,正咕嘟咕嘟地冒泡,香味正是从那里传来的。

屋子里静得很,身边隐约有另一个人的鼻息,他回过头,就见花小麦倚在一床被褥上,脑袋一栽一栽地打瞌睡。

孟某人立刻就明白过来,自己今天,多半是给媳妇找了麻烦了。

脑袋里有一丝钝痛,像是有根线扯着,随便动一下,就立刻疼得厉害。他深吸一口气,香味扑进鼻子里,腹中顿时就咕咕叫起来。

现在想想,他今日之所以会醉得这样厉害,十有八九是因为根本没吃任何东西,光被人灌酒来着。眼下再闻见这香气,就更觉受不了,正要爬起来,才轻轻一动,花小麦便醒了过来。

“别动,酒鬼!”她没好气地瞪了那人一眼,“要干嘛?喝水?”

孟郁槐晓得她心里肯定不大痛快,自个儿又理亏,便冲她讨好地笑笑:“你煮了什么,好香——但你这样太危险了,一边做菜一边打瞌睡,点了房子怎么办?”

“你还好意思说!”花小麦白他一眼,“我困死了,要不是因为你,谁想在这儿打地铺?人高马大,抬又抬不动,搬又搬不走,除了在这儿陪着你,我还能有别的法子?”

一面就扶他坐起来:“我就猜到你肯定空肚子喝酒来着,赶紧吃点东西,否则你怎么睡得着?”

说罢,便去风炉边看了看,熄了火,盛出一碗来给他。

其实也不过仍然是醒酒的鱼汤而已,却被她熬煮得色泽奶白,汤头浓郁,鱼肉已是尽皆煮散了的,倒进碗中,再撒些葱花、胡椒和辣椒面子,滴两滴香醋,呷一口,浓稠的汤里混合着絮状的鱼肉,香鲜滚烫,酸辣醒神。

孟郁槐喝了小半碗便搁下了,捉了她的手过去,低低道:“对不住,我今日……”

“你不用跟我说对不住,我也没法儿要求你下不为例,你这人,若不是推不掉,又怎会喝得这样厉害?”花小麦摇摇头道,“只你记住,往后再遇上这种情况,多少吃些东西,自己不是会舒坦点儿吗?”

见他很听话地连连点头答应,她便又道:“还有,镖局里现成有你住的地方,往后喝多了,索性就别往村里赶。今日折腾了李应春他们不说,连娘也跟着担心,你能过意的去?”

孟郁槐没有立即答话,默了默方道:“……没预先打声招呼就住在城里,我怕唬着你……”

“我就知道。”花小麦嗔他一眼,再伸手摸他额头,“可还有哪里觉得不舒服?”

话音未落,便被他抱住了腰,脸贴在她肚子上。

“媳妇在这儿,我就哪儿都舒服了。”他声音里藏着笑意,小声道。

“嗯,喝醉了一场,竟还会说好听话了!”花小麦撑不住一笑,垂头看他,“我说……镖局的事全落在你身上,你若是觉得辛苦,多少找人替你分担点。你看我如今在咱这稻香园,不是就有许多帮手?男人家,大都爱喝酒,下回再有这种应酬,你带两个能喝的去,多少能替你挡几杯啊!”

“不中用。”孟郁槐苦笑着道,“人家要灌的就是我,带了再多人,又有什么用,我……”

他说到这里蓦地顿住了,因为他忽然觉得,自己的脸上好像挨了一下。

花小麦自然不可能没感觉,也吓了一大跳,将眼睛瞪得溜圆,低头去看自己的肚子。

两个人都同样觉得诧异,那应该就不会错了,所以……她肚子里的那个小东西,生平第一次……动了?

她是头回怀胎,哪里会晓得深夜里胎动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?立即有点犯傻,愣愣地盯着孟郁槐的眼睛。

“他……踹我……”孟某人半张着嘴,许久方吐出这三个字,“他居然踹我?!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