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路走去珍味园,花小麦说不出心里是甚么滋味。

开食肆,只怕难以避免这种被人登门找晦气的情形,前段时间她还暗自庆幸呢,觉得小饭馆儿开了一年,从未曾遇上这等糟心事,心中很是乐呵了一回,谁想到底是躲不过啊!

若搁在平常也就罢了,这事儿却又偏偏发生在今日,实在让她有些气不过。

稻香园里那么多女客,个个儿家里都是有名有姓的,今天这事,若是给她们知道了,会带来怎样的后果?哼,什么打响名头,什么买卖源源不绝上门来,以后便只管做梦去吧!一旦被那顶“吃食不净,害人腹痛生病”的大帽子扣上头,往后再想翻身,就只能挣命了!

她越想越觉得恼火,行至珍味园门口站住了,使劲深呼吸了两口,摆出一副平心静气的表情,这才一脚踏了进去。

不出所料,那对男女真个还未离去,花小麦刚刚转进门里,便一眼瞧见了他们。

倒的确是行商打扮,穿着很寻常,相貌也不过是那样,丢进人堆儿里就找不着,与普罗大众没半点相异之处。

那两人看样子应是三十七八了,伙计们明明搬了凳子来,他们却偏偏不肯坐,两口子都赖在地上,沾了一身尘土,仰着头死死盯住面前的潘平安,咬牙切齿,直着嗓子叫嚷,简直像是要吃人。

“是你说这铺子和村东那饭馆儿是一家的,我俩信了你,才跟了过来,这都等了一个多时辰了,总得给我们个说法吧?”

男人只管捂着肚子呻唤,女人瞪着眼睛高声道:“东家到底在哪里?甭以为躲着不见,今天这事儿就算完了,我告诉你们,没那么便宜!我男人吃了你家门口摊子上的菜,这会子疼得话都说不出来了,你们到底拿了啥玩意糊弄人?黑心哪,为了多挣两个钱这样办事,你们是要遭报应的!”

潘平安也不是个脸皮薄的,被那女人兜头骂在脸上,仍旧笑容可掬,嘿嘿道:“莫急,还是那句话,只要弄清楚,确实是我们出的纰漏,我们肯定不推脱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这不是眼下我拿不了主意吗?你稍安勿躁,来,喝口茶,喝口茶!”

说罢,真个捧了桌上茶盏递给那女人。

“喝什么喝?”女人使劲一挥手,“我男人都这样了,我还敢碰你家的吃食?又不是嫌命长!我跟你说,你赶紧把你们东家叫来,再晚些,我还上外头嚷嚷去!”

花小麦站在门边听了一会儿,不由得向地上坐着的那男人望过去。

那男人虽是垂着头,但酱园子里光线充足,仍能将他那张脸看得一清二楚。

这……哪像个生病不舒服的人该有的样子?额头上连点冷汗都没冒,面色比孙大圣还红润好看——这是在跟她开玩笑?

女人还在喋喋不休指着潘平安骂,花小麦再听不下去,快步走到她面前,将眉尾一扬,勾唇道:“找我?”

女人正骂得唾沫子横飞,抽冷子见旁边来了个小媳妇,还是挺着大肚子的,便不由得一愣,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一回。

“这是你们东家?”她并不和花小麦说话,仍望着潘平安道,“呵,可不要随便找个大肚婆来糊弄我,打量着她是个有身子的,我就不敢拿她怎么样?还是你们预备让她豁出命去往我身上撞,好反而讹上我们两口子?”

……谁讹谁啊?

花小麦忍不住想抬眼望天。

方才在稻香园中,听孟老娘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述清楚之后,她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,便是:今儿个他们很有可能是被人给讹上了。

首先,食材对她而言向来是重中之重,每天去了稻香园,头一件事就是翻检今日要用到的蔬菜瓜果和各色肉类,确保是新鲜送来的,才会彻底放心,所以,外卖摊子的用料,绝对不会出问题。

其次,姜辣鸭丝只是一道热炒菜,步骤简单出锅快,对于厨子来说,只算是一道家常菜,没有任何难度。周芸儿是一个没出师的学徒,不可能一点错误都不犯,但以她的天分和平日里的努力程度,断不可能在这道菜上栽跟头。

不是她花小麦不分青红皂白地护短儿,只不过,既然收了这个徒弟,又带了她这么久,基本的信任,就必须有。

所以,这两人今日到底是什么目的,眼下还真是不好说。

潘平安早被那女人扯着袖子缠得发烦,此刻见花小麦来了,慌忙把手一甩,高声道:“谁骗你?这就是我们正经东家!这酱园子,还有村东你今儿个去过的稻香园,都是她的!你要是不信,自管去村里打听去,看我们是不是敷衍你!”

花小麦也点了一下头:“没错,我是稻香园的东家,你有什么话,跟我说。”

女人一听这话,登时就了不得了,爬起来把那男人一拽,指着他的肚子道:“你看看,你看看吧!好好的一个人,平常一年到头都不打个喷嚏,就因为吃了你们那门口摊子上的东西,生生成了这模样了,你得给我个说法才行!你开着这么大两间铺,我知道你是有钱钞的,说不定还认识许多贵人,但我不怕你!”

“嚷嚷什么?”花小麦很不走心地往那男人脸上一扫,露出个笑容来,“我假如真不打算管你,你觉得,你们俩还能在这儿折腾这许久?你看看我这铺子上的伙计,你只得两个人,他们若铁了心叉你们出去,你们能安安稳稳留到现在?”

孙大圣嘿嘿一笑:“可不是?我说大嫂,你也太能闹了,铺子就在这里,又跑不了,真不明白你嚷嚷这么大声干嘛,生怕人听不见?”

女人转脸去瞪了他一眼,回身望向花小麦:“你既要管,就给个说法吧,今儿到底打算怎么办?”

“你想怎么办?”花小麦冲她一笑,“村儿里有现成的大夫,要不我这会子就打发人去请,替这位大哥瞧瞧?诊金药费你们不用担心,由我来付。”

“我不看大夫!”坐在地下那男人立时将脑袋晃得拨浪鼓一般,“你们都是一个村儿的,不必说,肯定是互相包庇,我能得个好?”

“是呢,若换了是我,也不放心。”花小麦很认同地点点头,微微弯下腰,仿佛很关切地道,“可是大哥,你不是疼得厉害吗?就这么生扛着,没关系?”

“啊呀你不要管!”

不等那男人回话,旁边的女人便拉了花小麦一把。

“我们是做小买卖的,起早贪黑,就挣两个糊口的钱,可比不得你。这一趟,本来是给人送货去的,今儿在你这里,人成了这样不止,还耽搁了这么长时间,眼瞧着是不能按时把货送到了,你得赔偿我们才行!你……你拿十两银子来,这事儿就算完了,往后我们再不来找你!”

哈,十两?这要不是讹人,她花字倒过来写!

花小麦轻轻一笑,转头对潘平安道:“平安叔,我过来的匆忙,没带钱,这边铺子先帮我垫上,回头我让人给送来,免得账算不清。”

潘平安皱一下眉,稍稍凑近点,小声道:“小麦丫头,你可琢磨清楚,这钱要是给了,咱今儿这档子事可就算是坐实了,那……”

“不管咱给不给钱,她都有说法,先打发了再说。”花小麦也低声道。

潘平安答应一声去找账房,片刻,果然拿着钱匣子跑了来。

花小麦从里头拣出两吊钱,送到那女人面前:“十两没有,只得这么多,要么就收下,要么就一文也别想得,你自己考虑。”

女人似有点不甘心,回头看了看孙大圣和身后那几个年轻伙计,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,却终究是把钱接了过来。

“我也不是那起不讲理的人,见你还有诚意……算我们倒霉!”

“那就多谢了。”花小麦冲她和和气气地道,话锋一转,貌似不经意地道,“对了,大嫂你刚才说,是与这位大哥一块儿做小买卖的?就只有你们夫妻两个吗?”

“可不是?”女人想也不想就道,“小本买卖,勉强喂饱家里的几张嘴,哪里有闲钱请帮工?我们是比不得你们啊,两间大铺子开着,拔根汗毛都比我们的腰粗!”

“哦,方才我恍惚听见你说,这一趟是给人送货去的,你俩在我们村里耽误了这么长时间,那……货呢?”

花小麦淡淡地道。

头先儿一进珍味园的大门,她就仔细看过,这两人虽做的行商打扮,却是两手空空,别说甚么货物了,压根儿连行李也没有一件。

甩着空手去跑生意,这可还是生平头一回见呢,真是开了眼了!

女人闻言,便蓦地一愣,坐在地下那男人,也瞬间张大了嘴。

过了好一会儿,他二人才摆出一张不耐烦的脸,凶巴巴道:“这和你有什么关系?我们把货放在何处,碍着你什么事儿?横竖往后我们不再来找你麻烦就是了!”

话音未落,那男人已一脸痛苦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被那女人搀扶着,弓腰驼背地出了院门,一闪就不见了。

花小麦冷笑一声,招招手,将小耗子叫了过来。

“去,跟着他们,看看他俩究竟往哪去。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