该怎么做?

花小麦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,垂头挠了挠自己的太阳穴,颇有点费解地道:“我刚刚不是说了吗?若他只闹这一遭,我便不理他就是,但若他还不肯罢休,我不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?人在暗我在明,他出招,我便应付着,他总会露出马脚来,我……”

“不是,我没问你这个。”孟郁槐一脸肃穆,“你说要自个儿试试将此事摆平,我就依了你,但你现下怀着孩子,可知道自己甚么该做,甚么不该做?”

花小麦这才恍然大悟,自他怀中挣脱,稳稳当当立在地上,笑嘻嘻掰着手指头数:“不把闷气憋在肚子里,不跟人斗嘴吵架,不许使棍子打人,遇上事,尽量让伙计们处理,自己决不能冲在前边儿强出头。还有,要时时刻刻牢记一件事……”

“什么?”孟郁槐纳闷,抬眼去看她。

“这回的麻烦,能不能妥善解决,是其次。”花小麦笑眯了眼,低头摸摸自己的肚子,“这个小祖宗安安稳稳不出岔子,才是最要紧的。”

孟郁槐被她那模样逗得发笑,唇角一勾,仿佛很满意地点点头:“很好,你能说出这一番话,可见是真想明白了,我也能放心些。只你记得,你男人不是白吃饭的,你用不着非要亲自跟人争这一口气,万事有我在。”

花小麦“吧唧”在他脸上亲了个响儿,蹭蹭他的脖子:“有你这句话,我就更安心了。”

“……别乱动。”孟郁槐的神色一刹之间变得有些不自然,“你现下就是个中看不中吃的货,撩起火来你收场?走开,我去洗洗。”

花小麦笑得打跌,见他快步走到门边,说话间就要开门出去,便在他身后嚷:“你当我愿意离你那么近?浑身都是酒气,熏死人了!”

这动静顺着门缝飘进院子里,孟老娘正在大门口泼水,闻声便回过头来,翻了个无比精准的白眼,从牙齿中间迸出两个字。

“毛病!”

……

这日之后,稻香园很是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。

那一男一女闹了一场,隔天中午,待外卖摊子上又排起长龙,花小麦便特意打发庆有去门口,一个人一个人挨着问他们吃了昨日的饭食之后,可有什么不适之处。

这问话有两层意思。

其一,自然是表示关心,让众人知道,他们稻香园是很负责任的,肯处处替食客着想,可不是那起遇上事就百般推脱的主儿;

这其二嘛……人人吃了那姜辣鸭丝都无碍,偏只得那一男一女有问题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难道还不够明显?

庆有是个老实巴交的后生,将花小麦的吩咐一字一句记得清清楚楚,在门前将那群人都问了个遍之后,就跑回饭馆儿大堂,中气十足地高声道:“东家,大伙儿都说,吃了昨日的菜色并没有半点不妥,我就说嘛,周家妹子向来很谨慎,怎会胡来?”

嗓音又脆又响,嗡嗡隆隆将整个大堂都罩住了。

成日跑买卖的行商们,大多都十分精明,将这话听了去,心中立时明白大半。就有两个常来稻香园吃饭的熟人,招手将花小麦叫了过去,皱着眉语重心长道:“妹子,你这是得罪了什么人,这样腌臜手段都使得出?我们隔三差五便来一回,自然晓得你这里向来干净利落,但外人如何知道?你得仔细呀,提防着对方还有后招!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其余人也纷纷附和,“你自个儿心里一定要有个数哇!你也不必担心,我们成日在路上行走,认识的人不少,肯定会帮你说公道话,不会让人将你这稻香园的名声坏了去的!”

花小麦心下感激,少不得多谢了他们几句,想了想,索性又每桌送了一碟点心。

吃小亏占大便宜,这个道理,她懂。

如此过了三四日,人们渐渐也就忘记了小饭馆儿那天发生的事,几乎无人提起,一切恢复正常。

但新的麻烦,又很快冒出头来。

这一回,却不是她这稻香园遭殃。

天气一日比一日凉爽,一早一晚,甚至还有些冷。连着好几个阴天,好容易盼到太阳露脸,花小麦便急急忙忙地吩咐伙计们将那些个番椒、野菌等物都搬出去,摆在铺子门前好生晒晒,省得生霉。

各种各样的干货将稻香园的大门口铺得满满当当,却半点不曾影响美观,反而给这饭馆儿又添了几分暖烘烘的家常感,与田间地头那忙碌的景象相得益彰,瞧着使人十分舒坦。

“对,全都铺开。”花小麦站在门口指挥伙计们干活儿,一丝不乱道,“吉祥,我瞧着那一筐笋脯好像有点返潮似的,你赶紧看看,若是生了霉灰,得赶紧洗过重新晒!”

众人正忙得起劲,就见那孙大圣急匆匆自村间小路上跑来,径直冲到花小麦面前,未及说话,先就使劲一跺脚:“哎呀!”

“……怎么了?”花小麦心里咯噔一下,望着他道,“是不是酱出了问题?”

孙大圣将眉头拧得死紧:“咱们的酱有雷师傅两口子看着,哪里会出问题?可现在偏偏就是出了问题了!”

他这人是个非常乐天的性子,甚少现出这种表情严峻、说话没头没脑的模样——也就是说,今儿很可能是出了大事了?

花小麦咬一下嘴唇,往前踏一步,离他近了点:“大圣哥,究竟出了什么事,你别着急,慢慢说。”

说着,又回头呼唤周芸儿送茶来。

“不喝茶不喝茶,我哪里喝得下去?”孙大圣用力摆了摆手,“珍味园里来了一大帮子人,大多都是从县城里跑来的,说是前日买了咱家新出的酱,回家炒菜烧肉,臭得根本没法儿下嘴,要让咱给个说法哩!本不想劳动你,但他们人太多,平安叔给缠住了,实在顾不过来,雷师傅他们说话,又压根儿不管用……”

珍味园里造出来的各种酱料,主要是卖给省城和各县的酒楼食肆,但寻常百姓的零星生意也同样要做,因不想托给城里的杂货铺代卖,潘平安就想了个主意,每月新酱出缸,便在城中支一个小摊儿摆上几日,由着老百姓上门来买,其余时间若想买珍味园的酱料,却是只能来火刀村里。

前日出缸的新酱,增加了几个品种,卖得很好,简直能用“火爆”二字来形容,潘平安还特地跑到稻香园自我炫耀了一番。可谁能想到,恰恰是在这事上头出了差池?

“来了多少人?”花小麦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,望着孙大圣沉声道,“闹得很厉害吗?”

“挺厉害的。”孙大圣点点头,左右看看,压低声音道,“其实我想,就这十几二十人,我们应付得过来,也不用和他们讲理,痛快把钱退了就是,买个清净。可我担心啊,他们这话要是传进那些酒楼的耳朵里,咱们往后的生意可不好做呀!”

花小麦冷哼一声。

不过几天之内,接二连三地出事,先是稻香园,眼下又轮到了珍味园,这要不是同一个人在找麻烦,那才真叫奇怪了!

这算什么?知道她帮手众多,那潘平安又是个极会办事的,便将稻香园暂且摆在一旁,调转枪头对付珍味园,打算先卸掉她一条膀子再说?

此时若是稻香园再出点什么事,潘平安那边自顾不暇,可就没法儿再来帮她了!

说起来,不管藏在阴暗处的那家伙究竟是谁,心思还挺细密。明明是个同行,却只打发普通老百姓来闹事,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——本来嘛,新出的酱刚送去各大酒楼食肆,保不齐人家还来不及拆封呢,没发现问题,也很正常不是吗?

真是……好想骂脏话,又不是甚么杀父夺妻之恨,用得着这么狠毒吗?

“我跟你去看看。”她咬牙对孙大圣挤出这一句,在心中拼命让自己一定要镇定,绝对不可自乱阵脚,回身叫了春喜腊梅,又叮嘱庆有一定要看好铺子,快步往珍味园的方向赶去。

这时候,酱园子里果然很热闹。

院子原本是很宽敞的,却生生给挤得水泄不通,里头男女老少都有,将潘平安和雷师傅围在最中间,七嘴八舌地吵吵嚷嚷,说的话也没甚新鲜,不过是“你们这铺子做黑心买卖”、“今天定要给我们个说法,否则我们就不走了”之类的废话。

潘平安是个能言善道的人,可他再会说,又如何能对付得了这许多张嘴?一时急得满头大汗,笑呵呵地安抚这个,又陪着小心劝说那个,似个陀螺一般转个不休,真让人担心他会转晕过去。

至于那雷师傅,则素来沉默寡言,被人指着脸地骂,急切间竟出不得声,同样是一身汗,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。

花小麦本预备立刻踏进去,然而转念一想,多自己这一个人,情况也不会好很多,且里头那样杂乱,万一挤到肚子,可真不是好玩的,于是索性站住了脚,眯起眼睛盯着那群情激奋的人群,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,突然定在了某张脸上。

她认识那个人。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