稻香园和珍味园暂时歇业,新房那边也停工放匠人们回家过年,临近除夕,火刀村里还在田间地头干活儿的庄稼汉寥寥无几。

除开雨季之外,这是一年当中,最理所当然可以尽情歇息的时光,不必满心里思量着赚钱,平日里不舍得花钱买的吃食,这时候也可敞开肚皮好好儿吃上一通,丰富的年夜饭,饱含对来年丰收的期许,家家户户都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。

做新衣、大扫除、洗福禄……虽是不必再天天去稻香园忙碌,花小麦却仍是一点都没闲下来,每日里被孟老娘催促着做这样做那样,片刻不消停,就连得了空想随孟郁槐进村里逛逛也不行,胆敢踏出院门一步,孟老娘的咆哮就会立刻追杀而来。

“有那工夫,不知道回屋去好生歇歇吗?你看看你那肚子,如今走两步路都费劲,还不安定些,何苦来?你别找我抽你!”

花小麦拗不过她,再低头瞧瞧自己圆滚滚的肚皮,莫名就觉得无奈起来。厨房不许进,院门又不让出,她便唯有老老实实地留在家中,帮着做点力所能及的事,再不就是将孟老娘做的各色补品尽数吃下,眼瞧着又丰腴了好些。

除夕当天,年夜饭是孟老娘张罗的,在厨房里操持了大半日,又拨个空,将一只装着肉豆蔻、桔梗、花椒、附子等药材的绢袋沉入井底。

因花小麦是有身子的人,再过不久便要生,今年的除夕,一家三口便没有正经守岁,欢欢喜喜地吃过了饭,围着火盆说了一会子话,再放一挂炮仗,也就各自回房歇了,一觉睡到大天光。

也不知是冬天太冷,还是肚子里的娃娃实在太爱睡,这一向花小麦愈发懒了,每早起床,成了最痛苦的事。平日里即便孟郁槐不在家,她也能在榻上赖足半柱香的时间,这几天两口子都闲着,她便更是了不得,不依不饶地必攀着孟某人多陪她一会儿不可。

孟老娘面恶心却不坏,若搁在平常,恐怕也就随她去了,唯独这大年初一的早晨,却是万万不能答应,着急上火地发狠捶门,到底是将两人给折腾了起来。

“不瞧瞧是什么日子,你倒罢了,难不成还要让你男人陪着你一块儿当懒汉?”

她在院子里的桌上一面捣腾着什么,一面没好气地数落:“新年第一天你就找骂——别说我没提醒你,今儿若是挨了骂,这一整年,你都别想好过了!”

“那您就不能体恤我一点,好歹今日忍忍,暂且别骂人?”花小麦嬉皮笑脸地凑过去,朝她手里的物事一张,便是一挑眉,“娘你这是在干嘛……这是什么东西?”

孟老娘一大早起身,便将沉在井底的绢袋拿了上来,此刻正将里面的药材浸入酒坛中,使劲儿摇晃了两下。

“屠苏酒啊,你们老家没这东西?”孟老娘睨她一眼,“大年初一,正是喝屠苏酒的时候,驱除秽气,解灾病,可正经是好东西!去年郁槐不在,我也没心思弄这个,今年咱家人齐全,过会子你也得喝上两口,有好处的!”

一头说,一头便取了三个酒碗来,先倒了一碗递给花小麦。

花小麦从前生活的那个时代,家中并没有饮屠苏酒的规矩,但她隐约也晓得,这酒与别不同,是要从家中年纪最小的成员喝起,于是也并不推拒,接过来抿了一小口,舌尖除了淡淡的药味之外,还有一股子辛辣的气息。

“再喝一口。”孟老娘推了推她的手,“替你和肚子里的孩子都去去病气,保佑这一年到头,都是健健康康的。”

花小麦果然又喝了一口,孟老娘便让孟郁槐也来喝了一些,自个儿则是连灌两大碗,正想再吩咐一句什么,忽听得院门被人拍得山响,隔着木头门,还隐隐听见嘻嘻哈哈的说笑声。

“怎么……”花小麦立刻看向孟郁槐。

孟某人自然明白她的意思,忙摆了摆手:“你别紧张,应当不是舅舅,娘不愿意让他们来,我之前就已回绝了。我估摸多半是一大早来拜年的。”

花小麦很不愿意见唐茂林一家,嫌他们不省心,闻言便松了一口气,上前去取了门闩,眼前一花,还未看清楚是谁,就听见震耳欲聋一阵笑声。

“嫂子过年好,我们来拜年了!”

齐刷刷全是男人的声音,打雷一般直撞进耳朵里,花小麦给唬得倒退一步,再抬眼细看,却见是连顺镖局的韩虎、李应春等人,笑得见牙不见眼。

“呀!”她连忙也展颜一笑,“怎么这一大早就来了?”

“拜年嚜,当然赶早不赶晚!”韩虎笑呵呵地道,冲着她虚拱了拱手,“嫂子,你可有日子没来镖局瞧瞧了,今日一见,我都差点认不出!”

这话什么意思?是说她胖太多,走形了?

花小麦立时就很想翻个白眼,刚打算回句嘴,另一个又跳出来,嬉笑着道:“嫂子新年好,你是不是该给我们压岁钱?”

“少来!”花小麦扑哧一笑,“论年纪你该是比我大吧?管我要压岁钱,你也好意思?”

“那谁让你是嫂子呢?”那人半点不恼,“由不得你不认呐!”

正说着话,孟郁槐便赶上前来,怕人太多撞着媳妇,便将花小麦往旁边拽了拽,一面把人往院子里让,一面笑着与他们招呼。

孟老娘却是已腾腾地去了厨房备茶水和瓜子糖,一股脑地都铺排在院子里,登时这小院儿便热闹起来。

可巧这大年初一是个好天气,一大早的,太阳虽是还没露头,天色却格外亮堂,仿佛也比平日里要暖和一些,众人热热络络地坐在院子里,也并不觉得冷。

闲坐一阵,不过说些吉利话,大家笑闹一回而已。孟老娘纵是脾气不好,不耐烦应酬人,今日也多少收敛性子,留大伙儿就在家中吃饭。

镖局的男人们多数性子大大咧咧,也不与她客套,乐颠颠地便一口答应。花小麦在旁听他们说话,蓦地想起一事来,拉了拉孟郁槐的袖子,与她低语了两句。

“嫂子,你和郁槐哥有亲热话,就不能等我们走了再说吗?你……”韩虎眯着眼正要取笑,忽见孟郁槐神色一凛,忙不迭将后半截话吞了回去。

“你们今日……”孟郁槐拧了一下眉头,“一大早便赶来我这里拜年,我多谢各位好意,但柯叔那里……”

余下的话他没有说出来,但意思,却是再明显不过了。

估摸着正月初一拜年的人多,他原本与花小麦商量,是预备明日再去城中探望柯震武,在心中猜测,镖局的这些人也该同自己打得是一个主意才对。方才冷不丁家里涌入一群人,他也没工夫细作考虑,经花小麦一提醒,才省起此事似是有些不妥。

他现下的确是连顺镖局正经管事的不假,且柯震武同他商议过,待二月初二春酒宴那天,预备在稻香园里摆一桌,将城中平日里来往稠密的商家都请来,算是正式在众人面前,将连顺镖局交予他。可无论如何,柯震武才是这连顺镖局的创始人,也是一手一脚将面前这些个汉子带进走镖这行当里的,这群人跑来火刀村拜年,却不曾想到理应先去柯震武那处,不仅不合适,还让人难免有种人走茶凉的感觉,心中很不是滋味。

韩虎方才还是笑嘻嘻的,听了这话,当即便怔住了,其余人也都面面相觑。沉默好一会儿,方才讪讪道:“是……想着火刀村离城远,才先往这边来,柯叔那里,自然也是要去的……”

“该分个先后才是。”孟郁槐沉声道,“虽柯叔并不计较这些虚套,咱们却不能不做得妥当些——明日咱们一同去他家中探望,在他面前勿要提起今日你们已来过我这里,往后也不可如此行事。”

“呃……好。”韩虎挠了挠头,颇有些尴尬地应承下来。

原本高高兴兴的气氛,一下子有点冷,花小麦看了孟郁槐一眼,见他面色沉沉,便拍了他一下,示意他别再说下去,自个儿则笑呵呵打圆场。

“过会子我下厨做两道菜请大家尝尝,明日你们去探柯叔,我不便当,就不跟着一块儿去了,烦大伙儿帮我带个好,若是柯叔发压岁钱,你们可别忘了替我也讨一份!”

李应春第一个没憋住,哈地笑出声来,赶紧连连点头答应,拍着胸脯保证,必定带个大元宝给她,其余人暗暗松了口气,也都纷纷附和,院子里这才复又气氛和睦起来。

……

韩虎他们直到吃过午饭,下晌方才离开,这其间,来孟家拜年的人便一拨一拨没停过。家里有孟郁槐和孟老娘照应,花小麦得以脱身,便跑去景家老宅也瞧了瞧花二娘和小铁锤。

临近傍晚,日头偏西,院子里总算是恢复了平静,厨房里孟老娘已张罗着做晚饭了,这当口,周芸儿却跑了来。

按理说拜年是该在上午,眼下这辰光,委实是有些晚了,周芸儿一路跑得气喘吁吁,扑到花小麦面前便连声道歉。

“师傅对不住,我原本是想着上午来的,可我娘一大早便领着妹妹们去串门,我一个人在厨房里摆弄食材,一个没留神,就耽搁到这时候,你别怪我……”

她有些惴惴,一面说着,一面还低头搓弄衣角。

花小麦很是吃了一惊,将她上下打量一遍,摇头不可置信道:“你在厨房里呆了整整一天?这大过年的,你也不说放自己两日假?就算是为了准备那四菜一汤,也不必忙到这地步——我说,你究竟准备成什么样了?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