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这日始,孟老娘和花小麦两个,一下子就忙碌起来。

当婆婆的那个,每日里卯足了劲儿地做各种准备功夫,与那刘稳婆交代齐全了,又与冯大娘和春喜的婆婆招呼过,请她二人到时候一定来帮忙,饶是如此,心中仍不踏实,竟扯着孟郁槐与他商量,问能不能将保生医馆的邢大夫请来村里住几天,也好应付各种突发情况。

这念头一旦生出,她便每天都要唠叨一回,直到孟郁槐再三保证,说到时不管多晚,也一定骑马飞奔将邢大夫请来,她才算罢了休,只从早到晚仍旧前后忙个不停,看着仿佛比花小麦本人还要紧张。

至于花小麦,或许是被她这种情绪影响,也有点惴惴不安起来,将自己关在厨房里,一门心思地琢磨着,打算做两道吃了长力气的甜食点心,以备不时之需。

用红枣和肥膘肉做成的红枣千层糕,反复刷油撒肥膘丁,又沾了红枣粒和蜜桂花上锅蒸熟,加了不少白糖,咬一口几乎甜掉牙;

葵瓜子切碎与面粉调和之后下锅油炸,倒是不怎么甜,油气却重得很,香酥得让人张不开嘴,过后却难免有些发腻。

她眼下是顾不得会不会长太胖了,天天就在厨房里捣鼓这些物事,再加上孟老娘又成日四处奔走,虽是暂时不去稻香园照应买卖,婆媳二人,却俨然比那时还要忙碌。

日子就在二人有点没头没脑的慌乱中,渐渐过去了。

二月初二,连顺镖局的春酒宴如期在稻香园里开了席。

这春酒宴对于镖局而言,是每年里最为重要的一桌筵席,请的都是常有生意往来的票号、商户,以及与柯震武交好的朋友,在城中颇有些声名。目的自然是为了给一整年的生意打下良好基础,而今年这次,却又有些不同——他们特意将陶知县,也请了来。

柯震武早就在心中思量好,要在这一天,当着众人的面,将连顺镖局交到孟郁槐手上。

其实城中人人都知,如今镖局的大小事务都是孟郁槐在打理,却到底是缺一个正式的交代,选在这一天,可谓是再合适不过。

园子里的木头房子收拾得干净清爽,酒菜俱已齐备,虽是已入春,天气却还冷得很,因此房中特地远远地拢着两只火盆,自寒风凛冽的户外走进来,浑身上下立时就是一暖。

正午开席,待得人来得齐了,一一与陶知县问了好,又纷纷入座寒暄一阵,柯震武便捏着酒杯站起来,笑呵呵地开了口。

“想必大家都知道,如今连顺镖局里上上下下都是郁槐在照应。这孩子年纪轻,却极是稳重,办事牢靠,这二年多亏了他,镖局里的买卖,才能顺顺利利。”

他的目光缓缓地从众人面上略过,最终落在上首位的陶知县脸上,叹息一声:“早年间我总觉得,就凭我行伍练出来的身子板,在这一行中干个二三十年不在话下,却哪里晓得,这人啊,到了岁数,还真就不能不服老。说来不怕你们笑话,早两日我一时兴起,在院子里耍了套棍法,不过一盏茶的时间,就累得呼呼直喘,差点闪了腰,搁在从前,我哪里能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?若是镖局没有个靠谱的人接手,我就算是挣命,也得死活撑住了,但既然现成有郁槐这么个能干踏实的后生,我也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养老了。”

他一边说,一边就拉了孟郁槐一把,笑着道:“在座都是老相识,多余的客套话,我也不多说了。往后连顺镖局交给郁槐,还请诸位看在我这张老脸上多关照些。这孩子是个能干的,性子也好,就是有时太过实诚,不大会说话,大伙儿多担待,啊?”

席间因他这句话笑了一阵,陶知县便拿手指叩了叩桌面,用满桌人皆能听清的声量道:“实诚是好事,总比那起偷奸耍滑之辈,要让人放心的多。”

芙泽县的父母官都开了口,余下众人自然只有纷纷附和的份,顺着他的话恭维了两句,连声赞孟郁槐是“后生可畏”,更有那几间票号的东家,竟是丝毫等不得,拉着他便要再好生说说那合作的事。

押票号的“票镖”,与银镖一样,行的都是逢百抽五的规矩,利润可观,孟郁槐便少不得耐心敷衍了两句,接着便端起一杯酒,望向众人。

他今日收拾得格外利落,一张脸刮得干干净净,身上鸦青色的袍子是孟老娘为了这一天特地给做的,极是合身,愈发显得他身段颀长,威武精神。

“在诸位面前我是晚辈。”他不疾不徐地沉声道,“柯叔将镖局交给了我,往后,便少不得要与各位多往来。我虽走了多年的镖,但于打理镖局,还只能算是新手,若有做得不妥当之处,还请各位多提点包涵。我或许无法保证连顺镖局押的镖就一定能万无一失,但只要镖物交到我们手上,就必然尽心竭力——这一杯,我敬在座诸位。”

说罢便一仰脖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柯震武连连摇头,笑着道:“听听,我说什么来着?就告诉你们这孩子实诚嚜,可是不假?你怎能当着大伙儿的面,说甚么‘无法保证万无一失’?这不是吓唬人嘛!”

一句话说得众人又都笑起来,素日里与他最好的赵老爷便拿手指点点他的脸:“人家说的是实话,做买卖的人,若是因为这点子事就给唬得魂魄不齐,那可趁早别在这行混了!不计干甚么营生,都没有‘万无一失’这种说法,谁要是在我面前拍着胸脯,百般保证一定不会出纰漏,那我才要啐他一脸呢!”

“就是这么说。”陶知县再度开口,“出了岔子不紧要,想法儿补救才是正理,譬如早前那护佑库丁一事,郁槐就解决得很妥当,我极满意。”

“可不是?”赵老爷在柯震武肩上拍了拍,“我说老柯,你都把镖局交到郁槐手里了,除了他,也没人能让你更放心,还在这里发什么愁?你就踏踏实实回家歇着吧,得了空和我一块儿踅摸点好吃好喝的,才是正经事!”

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了一会儿,孟郁槐便逐个敬酒攀谈,在席间走了一圈,虽是显得还有些不习惯,却也能应付得周全,也算是宾主尽欢。

庆有和吉祥在木房子门口候着,将屋内情形看得一清二楚,趁着去厨房端菜的当口,便与汪展瑞和谭师傅嘀咕。

“那孟镖头,平日里在咱东家面前温柔得很,今儿个却完全是另一副模样,瞧着好不神气!一桌子就数他年纪最小,正经是晚辈,那气势却半点不输人——啧啧,果真是长了副好皮相,到哪儿都占便宜嘿!”

“少废话!”汪展瑞瞟他一眼,“你还指望着自己长了他那模样,就也有了出息?别逗了!我看你是闲得发慌,还不赶紧把菜端进去!”

一边说,一边就将一道“白毫扣肉”递了过来。

庆有也不恼,嘻嘻一笑,捧起菜盘退了出去。

……

酒过三巡,说完了正事,席间众人也便开始闲聊,将这稻香园里的菜色拿来夸赞一遍,又说这园中景致朴拙,到了春夏,一定美不胜收。

陶知县尝了那道“白毫扣肉”,眉尖微微一挑,抬眼望向孟郁槐。

“你媳妇的手艺我是尝过的,委实不错,但如今她应是不便在灶上操弄才对,这道菜……是谁做的?”

孟郁槐便冲他笑笑:“稻香园扩建之后,我媳妇一个厨子忙不过来,便请了两位大厨。这白毫扣肉,我若没估计错,应是出自那位汪师傅之手。他在烹饪茶叶菜上头相当有心得,即便我媳妇,也是万万比不过的。”

考虑到汪展瑞或许并不愿意提起,他便并没有将汪同鹤的名头说出来。

“唔,这厨艺的确是精湛啊!”陶知县又夹一块扣肉送入口中,“有了那白毫银针,肉里的油腻被尽数化去,反而添上一股清冽茶香,炖煮得又酥又烂,连我这平日里不爱吃肥腻之物的人,都忍不住想多尝两块!”

他在口中细品了一回,若有所思道:“我惯来是爱喝茶的,总觉这白毫银针,好似与本地的有些差别,入口多了一缕绵柔甘香……你可知这茶叶是从哪里买的?我也好去置办一些,只怕比我现在喝的要强上许多。”

“这茶是汪师傅从家乡带来的,本地怕是买不着。不瞒您说,那汪师傅也嫌咱们桐安府的茶叶不够甘醇,盘算着最近就要回家乡一趟,再带些好茶来。”孟郁槐有点抱歉地摇了一下头。

“那……我可否见见那位汪师傅?”陶知县眼睛都亮了,“他要回家乡,我请他帮我也带些茶叶来,不知他可愿意?”

汪展瑞一向因为自己没能在饮食行当中混出名堂而沮丧,保不齐今天,会是个契机。孟郁槐有心让他出出风头,岂有不允之理?立刻招手将庆有叫来,让他赶快去请汪师傅。

很快,木头房子外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“来了。”孟郁槐立刻站起身,预备与汪展瑞交代两声,可走到门口,却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那脚步声,实在太急促了些,简直像是一刻也等不得,抡圆了双腿地朝这边飞奔而来。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