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核桃是个争气的孩子。

生下来整个儿又红又皱,被他那两个毫无经验的不着调爹娘嘲笑了两回,仿佛万分不服气,卯足了劲儿地要使自己变得俊俏,果然不过十天半个月,那有碍观瞻的红皱肤色褪去,转而变得白生生、嫩嘟嘟,小胳膊腿儿就如同刚从荷塘里挖出来的新藕,踢蹬起来格外有力气,让人瞧着心中喜欢,恨不得抓过来咬上两口才罢休。

若说相貌嘛,鼻子嘴巴都像是同孟郁槐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唯独那双眼睛,亮闪闪活灵活跳,眼珠儿骨碌碌一转,与他娘要使坏时的神情简直一模一样。孟郁槐初时不信,盯着他看了好几回,才算终于肯接受这个事实,在心中暗叹,将来这母子俩若联起手来找他的麻烦,自个儿十有八九没好果子吃。

因为花小麦出嫁前身材太过于瘦的缘故,孟老娘总担心她在喂养孩子上头会遇到麻烦,很是发了好一阵儿的愁。却不料,也不知是不是怀着身子的时候将养得好,这事儿竟完全不是问题,小核桃自打落了地就没缺过吃食,给养得肥肥白白,哭起来动静大得能将房顶也掀掉,显然中气十足。孟老娘当着花小麦的面没了话讲,在厨房里,却半点不省功夫,照旧每日好汤好水地腾腾往房里送。

花小麦心下晓得孟老娘嫌弃自己“坦荡如砥”,实在很想冲出门去,扑到她面前,理直气壮地告诉她:“本姑娘堂堂一个大厨,难道还能让自己儿子没得吃?”然后再得意洋洋地看着她吃瘪。

然而,她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。

月子里,孟老娘压根儿是不许她出房门的,说是天儿还凉着,怕她受风以后做下病来,每日里将她拘在房中,几乎连去个茅房都要打申请,更别提去厨房转悠,或是到村里逛逛了。

成天在屋里憋着,花小麦烦闷得直想揪头发,只能将小核桃当个玩具来摆弄,再不然就是变着法儿地折腾孟郁槐。所幸春喜腊梅和周芸儿隔三差五便要来探她一回,陪她说说话,这日子,才算不那么难熬。

孟郁槐暂时挪去了耳房里住,屋子逼仄,他那人高马大的身材在里头转个圈都费劲,着实有点委屈了他。好在一个大老爷们儿,出门在外走镖时,再恶劣的环境都曾经历过,这点小事,他也并不在乎,每晚回到家中,抱着小核桃亲上一回,再同花小麦玩笑一阵,便已足够令他一整天都乐乐呵呵,好似捡了宝一般。

只是那孟老娘,见他住得那样憋屈,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心疼,闲着时,没少扯住他嘀咕。

“咱家那新房,若是提早俩月开工就好了,十有八九如今已住了进去。那房子宽敞,收拾出来个舒舒服服的地方给你住一点不难,何至于像现在这样,躺在床上腿都伸不直?”

“就快了。”孟郁槐抬头冲她笑笑,顺手接过茶盏抿了一口。

这倒是真的,村东的新房,的确已到了快要竣工之时。这房子是预备住上几十年的,一砖一瓦,用料都十分讲究坚固牢靠,虽是尚未完工,却瞧着就让人觉得会是个住着舒心的所在。有成勇在那里盯着,工匠们干活儿都很勤快,估摸着再有十来天,应是便能落成。

正式接手连顺镖局,儿子顺顺当当地出生,如今新房子也将要盖好,孟某人忽然觉得,这世上仿佛再无一件不顺心之事,心内天宽地阔。原本就是个瞧着英姿飒爽的青年,如今更是走路也带风,从头顶到脚底都透着一股喜气,不计见了谁,面上都比从前多了两分笑意,直让村里人感叹,这人逢喜事果真精神爽,又满心里艳羡,这老孟家的日子过得风生水起,真正是眼红不来的。

整个二月,在忙碌和婴孩的哭闹声转瞬而逝,入得三月,天气渐暖,柳树抽了嫩芽,小核桃满月,愈发精灵可爱,花小麦也终于是出了月子了。

前一晚,孟老娘特意用红糖、姜片和大枣熬了浓浓的一锅汤,嘱咐她痛快喝一碗下去,捂着被子一觉睡到大天光,清早起来便是一身的汗,去沐房好好从头到脚洗一遍,立时神清气爽。

而这满月的头一天,有两件大事是不得不做的——挪窝和剃头。

所谓挪窝,便是带着满月的孩子出门,四下里逛逛,晒晒春日里的阳光。时间用不着太长,目的也就是为了让小娃娃见见天日,同时这刚出了月子的女子,也可出去呼吸一番新鲜空气,如此,孟老娘也好在家中,将憋闷了一个月的房间仔细整理收拾一番。

整整两月没去稻香园,花小麦甫一得了自由,自是毫不犹豫地将小核桃包裹妥当,抱着就往村东去,专拣了上午铺子上不忙的时候,一踏进门,春喜和腊梅便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。

“瞧,我说什么来着?这小麦妹子在家被关了那许久,今日出了月子,保准立马就要迫不及待地冲着咱铺子上来,如今怎样,可是说对了?”

春喜一面说,一面转过去指住了庆有,半真半假地道:“你们这些皮猴儿,趁着东家不在便百般偷懒耍滑——别怪我没提醒你们,再用不了多久,她便要回铺子上坐镇,你们的好日子到头啦,最好把皮绷紧一点,否则到时候新账老账一起算,有你们受的!”

话毕便嬉笑着低头去看小核桃,嘟了嘴逗他笑,嘀咕道:“你家这小核桃养得真好,瞧着便是个伶俐的,真让人忍不住想亲亲。只是这刚满月的孩子还娇贵得很,我们从早到晚都是一身油烟,可不敢随便抱他,就这么瞧瞧得了。我也是当娘的,心里清楚呢!”

文华仁也在旁连连点头,满口称“我满手都是墨,也还是别碰他为好”,又冲花小麦笑笑:“小麦妹子,你若往后想给小核桃启蒙,我倒是可以教他认字的。”

花小麦正有此意,也不与他客气,当即便谢过他,顺便转头似笑非笑地瞟了庆有一眼,盯得那后生肩膀一缩,转头就往后院跑。

周芸儿和谭师傅听见动静,都从厨房里跑了出来,围着说笑一回,却半晌不见汪展瑞。

“他?”春喜挑了挑眉,“早前不是同你说了吗,他要回灵泉府一趟,想赶在谷雨之前置办些新茶,带回来铺子上用。早半个月之前便出门了,估摸着月中也就该回来。”

花小麦倒也不觉意外,只望向谭师傅:“那如今厨房里的一应事体,都是谭师傅和芸儿两个照应了?能忙得过来吗?”

谭师傅笑呵呵地搓了搓手:“还行,这一向的确事儿挺多,好在芸儿手脚麻利,很能帮得忙,我俩还算能应付。只是眼下只得我与她二人,少不得多分担些活计,就没工夫回家了——我许久没瞧见两个孩子,今儿看见小核桃,还……怪惦记的。”

花小麦几个月之前,便在心里琢磨过,想让他把家眷一并接来火刀村,只是事儿一忙,未免有些顾不上。今日正好经他提醒,心中顿生一个念头。

花二娘与景泰和两口子去了城里之后,原先村里那铁匠铺就空了下来。那爿铺子是他二人刚搬出来单过时,自己一手一脚修盖的,如今既没急着卖,或许她能租下来,给谭师傅一家权且做个住处。地方虽不大,一家几口人却是完全够住,总比老这么两地分居要强。

事情还未与花二娘商量过,她也没打算现在就说出来,只在心中盘算一回,再偏过头去看周芸儿,却见那姑娘脸色不大好看,仿佛欲言又止。

“你……”花小麦刚想发问,却被春喜将话头给截走了。

“对了,小核桃今儿合该剃头才对,小麦妹子你可想好了,要去请谁帮忙?”

这是个正事,花小麦也唯有先将未出口的话吞回去,笑了笑道:“昨晚听郁槐告诉我,这火刀村里的规矩,是要找个孩子没见过的人来给剃头,将来他才不怕生。我俩就商量着,不若就请大圣哥来给搭把手,过会子我便去珍味园寻他,料想他应是不会推拒。”

“唔,那大圣兄弟倒的确是个好人选,跟你两口子相熟,待人也实诚。”春喜使劲点点头,“依我说,眼下你就去吧,一来这事赶早不赶晚,二来,小核桃头回出门,也不宜在外头耽搁得太久,这天儿虽是暖和了,到底还有些风,仔细吹着他,那可不好。”

周芸儿在旁听见这话,便有些等不得,挤过来不由分说挽住花小麦的胳膊,急慌慌地道:“师傅,现在离中午做买卖还有一会儿,要不……我陪你一块儿去找大圣哥行吗?我……”

花小麦就猜到她必然是有话想跟自己说的,当下便点头应下,领着她出了门。

两人在村间小路上走了一阵,怀中小核桃不时发出一两声咯咯地笑,身畔的周芸儿,却始终沉默着不发一言,只低低垂着头,仿佛心事很重。

花小麦心下觉得蹊跷,憋了半晌,终究忍不住,扭头道:“究竟怎么了?是最近在厨房干活儿太累?”

却不料这一问,周芸儿立刻哇地一声哭开了。

“师傅,我爹……我爹他要卖我!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