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……路数?

花小麦稍稍一愣,转眼向汪同鹤望去,就见那老者似笑非笑,正盯着她瞧。

“嗯……您是问这面条的做法是何来历吧?”她有些拿不准,略略抿了一下嘴角,“嗐,这不过是我自己闲着没事,胡乱捣腾的,只想着好吃就行,并未曾讲究的太多,也就没依循甚么路数——怎么,是不是不合您口味?这好办,我去另做一道别的给您……”

汪同鹤摆摆手,打断了她的话:“我问的不是这个。”

“那您……”花小麦愈加不解,不由得转过头去看了汪展瑞一眼,就见他同样是一脸莫名。

然而那老者,却是好像已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别处,四下里打量一番,冷不丁道:“我……可否去你的厨房里瞧瞧?”

这下子,别说花小麦和在旁满面崇敬的谭师傅了,就连汪展瑞,都有些讶异起来。

他这个爹,也不知是不是常年做厨的缘故,退隐山林之后,就仿佛对锅灶之事彻底失了兴趣。

全家人住在山中好十几年,平日里汪同鹤是能不下厨就不下厨,将一日两餐都交给妻子打理,虽是悉心教导儿子厨艺,却真真儿是一年到头都难得做一道菜,为此常被妻子埋怨,说他给食客做了一辈子的饭,家里人却是一点好处都没得着。

此番回到灵泉府,得空时,汪展瑞将自己如今的情形简单地与汪展瑞说了说,话里话外,自然少不得提到花小麦,赞她年纪不大,又是个女子,那一手厨艺却很见功夫。

他没料到,正是因为这句话令得汪同鹤立时起了兴趣,十几年不曾出山的人,竟主动开口要求,想同他一块儿来稻香园瞧一瞧。这倒还罢了,更奇怪的是,他这老爹多年不理灶头事,今日来到稻香园里,屁股还没坐热,居然就要直奔厨房!

这到底是……怎么了?

汪展瑞满心不解,自顾自暗暗琢磨不休,那一头,花小麦也同样很惊讶,一时之间,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。

“是不是不方便?”汪同鹤微微一笑,目光往她脸上扫了扫,“唔,我也晓得厨房乃是一间食肆的重中之重,轻易是不愿放外人进去的,是我唐突了,不妨事,丫头莫要为难。”

“不不不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花小麦赶紧摇头。

开什么玩笑?闻名天下的神厨汪同鹤要去她厨房里参观视察哎,若是心情好,保不齐还会做一两道菜,或是指点她一番。她又不是傻子,这样好的机会,怎能随随便便就错过?

“您愿意去厨房里看看,晚辈自然求之不得,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她冲汪同鹤粲然一笑,引着他往厨房的方向去。到底是有些紧张,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,回过头磕磕巴巴地对大堂里其余人道,“你们那个……都别、都别杵着了,把面吃完就赶紧干活儿吧——娘,等阵你早些把小核桃带回家,免得铺子上客人多了,再唬着他。”

说罢,便与汪同鹤一起踏入厨房,汪展瑞、谭师傅和周芸儿也快步跟了进去。

……

稻香园的厨房是装潢得很讲究的。

青石板地面,接缝紧密,便于擦洗之余,也避免油污自缝隙间渗入;

灶台宽大,即便是三人同时操作,也丝毫不显逼仄;

各种生鲜肉类与蔬菜瓜果,按照花小麦的意思分别放置,用来切熟食的刀具,决不能触碰生肉……

这并不是一间非常华丽的灶房,甚至有些过于简洁,但它的实用性和方便程度,却是毋庸置疑。

汪同鹤不紧不慢地在屋中来回踱着步,将各样灶具一一看了个遍,回头来对花小麦和善地笑了笑。

“早年间我做厨时,也辗转去过好几间酒楼,你这稻香园的厨房,是当中我觉得最让人觉得舒服便利的。”

他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淡淡道,突然间话锋一转:“不知丫头你师从何人?”

花小麦心里咯噔一下。

好吧,她最害怕的,就是有人问她这个问题。

刚来火刀村时,花二娘见她从一个水都烧不好的小姑娘,猛然变成手艺精湛的大厨,就认定她是受了花大山的虐待,这一身的本领,都是被逼出来的,还满口里诅咒,将花大山骂了个臭头,那时候,她虽没有直接承认,却也并未否认,只打算默默地将这事混过去就好。

花二娘做饭烧菜的手艺一塌糊涂,尚且好糊弄,但在心思缜密的人面前,事情就没那么容易遮掩。这“师从何人”的问题,孟郁槐也曾问过她好几次,回回都被她扯谎敷衍。明知她是一派胡言,但她咬死了这就是实话,孟某人也无法可想,只能由她去了,那么今天……

花小麦下意识地就想故技重施,说自己是在老家时,受了隐于村中的高人指点什么的,还没开口,就见那汪同鹤已是哂然一笑,用手指头点了点她的脸。

“丫头,你可想好了再说,若满嘴胡诌,我是不答应的,也不吃这套。”

……这老先生如此凌厉,还真不好对付!

“我……”

花小麦转头看了汪展瑞和谭师傅一眼,见他二人面上都带了些好奇之色,再瞧瞧周芸儿,那姑娘更是迫不及待,便不禁有些啼笑皆非。

“这事不好说,只怕我说出来,您也未必会信。”她索性也懒得再与汪同鹤周旋了,坦然道,“说到底,我也不过是借着自己的兴趣谋生而已,并未曾利用厨艺害过谁,师从何人,很重要吗?”

汪同鹤面上闪过一丝失望,但很快,便又哈哈笑了起来。

“丫头说得有理,是我着相了。”他大大咧咧地往灶台边一靠,“师从何人并不重要,做饮食这一行,说白了就是要把菜做得好吃,只要本本分分,不管那一身本领从何而来,都是殊途同归。你既不想说,我不问了便是,不过——”

他又是一笑,不知何故,脸上竟露出一丝孩童般的促狭:“你可知我为何觉得你有蹊跷?”

花小麦摇了摇头。

汪同鹤便蹬蹬蹬地复又奔回大堂中,将那一碗面端了进来。

“说句自夸的话,我现下虽然在山中隐居,但十几年前,也算是饮食行当中的佼佼者,全天下的厨子都对我趋之若鹜,那起稍有名气的,我不说全认识,却也对其中十之八九有所耳闻,对于他们的烹饪手段,也有些许了解。”

他从碗中拈出一块蛏子,送到花小麦眼前:“你这蛏子,是买的干海货吧?可是先用凉水浸泡,再长时间煨煮,才膨胀成这般模样?这种处理方法,我活了这么大岁数,竟从不曾见过,这对我而言,实是生平头一遭啊!窥一斑而知全貌,你的烹饪习惯,跟现如今饮食界常用之法区别甚大——凭你的年纪,若不是有高人指点,即便是天赋惊人,又怎能凭空想出这些法子来?”

花小麦不知如何作答,干脆就只轻轻笑了一下。

“罢了罢了,但凡是个人,都有不愿被旁人知晓的秘密,我也不问了。”汪同鹤也不为难她,摆了摆手,“展瑞跟我学厨多年,是很有些见识的,连他都赞你本领了得,我便很想来瞧瞧,一个十几岁的丫头,究竟能有多大能耐。如今想想,与其百般追问,被你拿话敷衍,倒不如省点力气。我说丫头,你可有兴趣,多做两道菜来让我瞧瞧你的本事?”

“……行。”

花小麦犹豫了一下,也便痛痛快快地点头答应了,用手一指角落中的菜筐:“自打得知汪师傅的父亲乃是名满天下的神厨,我便一直盼着能得您指点一二。今日您既有兴致,我便在您跟前班门弄斧一回,您想让我做什么?”

“找个僻静地方,咱俩慢慢说!”汪同鹤笑哈哈一挥手,好似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来。

……

为了不影响做买卖,这日下午,花小麦便与汪同鹤在园子里寻了一个僻静处,现砌了一眼灶,做一回菜,又议论个两句,越说越觉得投契。

花小麦的厨艺是在从前生活的那个年代学的,虽然为厨之事是一脉相承,但经历了千百年,到底有不少改良之处,更为合理。汪同鹤在旁看得啧啧称奇,却果然没再问她的来历,因瞧见了不少新鲜的烹饪法子,兴致高涨,也上灶张罗了两道菜,色香味皆登峰造极,唬得花小麦半晌合不拢嘴。

怨不得这老者如此被推崇,就他这手厨艺,莫说是在眼下这个时代,纵是去了几百年之后,也铁定是要成为行业翘楚的!

两人从下午一直说到晚上,其间除了孟老娘抱着小核桃来找过一回,骂骂咧咧两句之外,再没有其余人来打扰,直到打烊之后,仍觉得意犹未尽。

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汪同鹤出现在火刀村稻香园的消息,很快不胫而走,一拨接一拨的人闻风而来,想要一睹神厨真容。

一开始,还只是芙泽县里的人源源不断地往这边赶,没过多久,居然省城里都收到了消息,不仅是老百姓趋之若鹜,连开着酒楼食肆的同行们也纷纷跑了来,好奇惊诧之余,不免在心里嘀咕,这稻香园究竟有何不同之处,竟引得多年不露面的汪老爷子也出了山。

花小麦算是尝到了汪同鹤所带来的好处。托他的福,稻香园的生意在几天之内又上了一个台阶,霎时间成为了整个桐安府最火热的食肆,每日里车来人往,没个消停时候,简直门槛都要被踏破。

不几日,城中便起了传言,说那稻香园的女东家,厨艺之所以如此精绝,皆因她乃是汪同鹤唯一的亲传弟子。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