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小麦与韩虎二人坐着又闲聊两句,很快,那老刘便从冯大娘家的地里回来了,说是已晓得了那番椒的病根在何处,只要摘去枯叶,再去城中买药兑水喷在田间,好生照顾着,十天半个月应是就能恢复如常。

这也算是了了一桩事,花小麦得以松口气,含笑同他道谢,想留他吃顿饭,无奈那老头百般急着要走,唯有将他和韩虎两个送出门去,转过背,立刻便去了后院。

文华仁垂头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,不住地用手揪扯泥地里钻出来的野草,周芸儿站在他身边,脸色有点怯怯的,低声说着什么,只因离得太远,实在听不分明。

“你且去忙吧。”

隔了好一会儿,文秀才闷闷地抬起头,却并不看周芸儿,淡淡地道:“眼看着就要午市了,厨房里少不得又是一通忙乱,你还得照应门前的外卖摊子,准备得充足些,到时候也能轻松点不是?”

此人是个温吞水的性子,这话若是换个人来说,或许不算什么,但从他口中吐出,就显得有些生硬。

周芸儿扁了扁嘴像是要哭,却终究是生给憋了回去,深吸一口气,怏怏地退到门边,瞧见花小麦,便低叫了声“师傅”。

“先进去吧。”花小麦冲她笑笑,一径行至文华仁身边,找了块干净点的地方坐下来。

那文秀才终究是肯给她两分面子,抬起头,挤出个笑容来。

花小麦虎着脸,狠狠剜他一眼,没好气道:“行啊你文秀才,长能耐了是吧,方才那是什么态度?芸儿一个姑娘家,面皮本来就薄,你还撂脸子给她看——她都要哭了,你没发现?”

“我没……”文华仁飞快地溜她一眼,剩下的话就没说出来,自顾自又扯了一把野草,在手中揉得稀碎。

花小麦也懒得与他在细处上计较,只管凶巴巴道:“我问你,韩虎怎么招惹你了,就值得你如见了瘟神一般,转头就走?他今儿若是来吃饭的,便是咱稻香园的客人,莫非你就是这么待客的?”

文秀才面上的笑容有点发苦:“我与他素不相识,怎会无缘无故……”

“少跟我打马虎眼!”

不等他说完,花小麦便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当我瞎啊?还不说实话?”

“我……”文秀才将眉头拧得生花,左右无法,只得垂头丧气道,“你们搬新居上大梁那日,镖局里的人不是都一大早赶来帮忙吗?当中便有这姓韩的。我瞧见他笑嘻嘻同芸儿说话,同为男子,他那眼神是何意,我心中明白得很。”

“嗯,你还挺机灵!”花小麦翻了个白眼,“所以呢?头先芸儿来找你,明明白白是带着关切之意的,你可好,冷着一张脸,倒好似她欠了你二两银没还,请问你这是在拿她撒气?有甚么话不能当头当面说清楚,非要摆脸色膈应人?”

“我哪里是拿她撒气?”文华仁涩涩地摇头,“我是……算了,我也无谓解释,要怎么想,随你的意吧。”

花小麦简直哭笑不得。

话说,那牵红线的月老,不是向来很有分寸吗,远的不说,单单她与孟郁槐的这桩亲事,不就很靠谱?可那老头好端端的,怎么将周芸儿和文华仁系到了一块儿?

一个性子怯弱,受了委屈不敢说,另一个呢,又是个酸秀才,蠍蠍螫螫不爽利,真真儿急死人!

“咱俩打开天窗说亮话吧!”

她不耐烦与文秀才绕圈子,索性爆豆子一般脆生生地道:“傻子都能瞧出你和芸儿之间是怎么回事,我这做师傅的,就更是心里门儿清。这事不是一天两天了,既然彼此都有那层意思,你一个男人,不主动把事情挑明,难道还让她这姑娘家开口?该说的话你不肯说,别的男人对她有意,你却又躲起来拈酸吃味,真有出息啊你!”

“我如何挑明?”文秀才长叹一口气,“考不上功名,还穷得叮当响,身无长物——我晓得芸儿并不在乎这个,可我又怎能让她随了我吃苦?不瞒你,那话在我喉咙里噎了许久了,可无论如何,我张不开这个嘴。”

这话一出,花小麦头一个念头,便是摁住他揍两拳,然而一个转念,她便倏然眯了眼,似笑非笑道:“喂,我说文秀才,你该不会是在暗示,让我给你涨工钱吧?”

文华仁知道她是在开玩笑,便也并不曾在意,只垂头不语。

“要我说呢,这事儿其实很好解决。”

花小麦不喜他这蔫搭搭的模样,撇撇嘴道:“你要考功名,或是想多攒些钱,这都没问题,但起码在芸儿那里,你得给她颗定心丸吃。她够命苦的了,摊上那么个爹,一天好日子都没有,若是连你都这样拖拖拉拉,岂不更让她不好过?我是当师傅的,徒儿的事,我就得管,我也管得着,喂,你别说我没提醒你,倘你再这样耽搁下去,我便做主,干脆让她跟了韩虎得了!人家也是一表人才,办事还爽快利落,比你强多了!”

文华仁也没应声,闷坐半晌,站起身来看看日头,一声不响地去了前边大堂。

……

花小麦被文秀才的态度气得不轻,晚间见到孟郁槐,便少不得扯住他埋怨了一通。

“你说他怎地偏生是这个德性?”她气鼓鼓地拽着孟郁槐的胳膊道,“若要我来看,倒真觉得韩虎比他好了千倍百倍,可我有什么办法?芸儿就是瞧上那酸秀才了嚜!幸亏我自个儿遇上的不是个读书人,否则,迟早给气出病来!”

孟郁槐勾唇一笑,搂搂她的腰:“如何,还是觉得我们走镖的靠得住?”

“那当然,就文秀才那一阵风就能吹倒的孱弱样儿,拿什么跟你比?”花小麦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。

这话说得孟某人心中一阵甜,将她又抱紧了些:“晓得你是替你那小徒儿担心,但你也莫掺和得太过,这等事,旁人如何说得清?——倒要问你,给宋静溪的回信,今儿捎去了?”

“嗯,让吉祥送去了省城。”花小麦嘻嘻一笑,得意洋洋道,“她与我拉家常,我也同她讲客套,我还邀请她得闲来稻香园走动走动呢,反正不过是说说而已,有甚么难?”

她是认定了宋静溪不会真的跑来火刀村,然而这世上的许多事,原本就是不会按照人的意愿来发展的。

吉祥将回信送去了桐安城,不过三五天之后,宋静溪,居然真的来了。

与前次来火刀村时一样,此番宋静溪仍旧是轻车简从,乘一驾马车,径自停在了稻香园门外。

这时候正是下午,日头晒得暖烘烘,庆有等几个伙计都趴在饭饭馆儿大堂的桌子上打盹儿,花小麦则和孟老娘一起,抱着小核桃在荷塘边晒太阳,冷不丁听到一串细碎的脚步声,回过头,就见宋静溪领着两个丫头跟在春喜身后,正和颜悦色地冲她笑。

花小麦有短暂的愕然,继而便快步迎上前,也扯出个大大的笑容来。

“宋老板,好久不见,您怎地突然来了火刀村?”

宋静溪一脸温婉地拉住她的手:“小麦妹子,咱们真的许久没见面了呢!不瞒你说,其实我早就想来瞧瞧你,只是晓得你忙,不好来打扰。收到你的信,见你在信上说,邀我来做客,我便立时坐不住了,忙就跑了来,呵,事先也没打招呼,你别怪我唐突才好。”

花小麦暗地里磨了磨牙。

大姐,您那桃源斋开了那么久,见天儿地和人打交道,难道不知道甚么叫场面话?不过随便客气一句而已,谁能料到您竟真的跑了来?有事就说有事呗!

她心中这么想,面上却是万万不会表现出来的,忙着让春喜送茶和点心来,将宋静溪让到石墩上坐了,笑着问候,说些“这一路可顺利”之类的应酬话。

宋静溪一边与她寒暄,一边就四下里打量了一遍,啧啧感叹道:“小麦,你可太能干了,这地方如今真是大变样啊!记得上回我来火刀村找你,这里还是一间脚店,我还在里面住过一宿呢,没成想,才不到两年时间就被你买下,修了这么大一个园子!这荷塘瞧着真真儿喜人,等到盛夏荷花竞放时,一定美不胜收!”

说着,又转过头去看小核桃,惊呼起来。

“小麦,这是你的孩子?长得可真是俊俏!你几时成了亲,我一点都不知道,呀,你看我……来得匆忙,也没有带甚么像样的物事,这头回见面,该给孩子见面礼才是呀!”

顺手就从青荷那里接过一只荷包,塞进小核桃的襁褓中,百般称只是一点小意思,切莫推拒才好。

那荷包鼓鼓囊囊的,瞧着很有点重量,多半里头装着金银锞子之类的物件。花小麦推辞一番,也就谢过她,不动声色地与她聊些闲话,并未曾主动问起她的来意。

宋静溪寒暄两句,便又自青荷手中接过一个小竹筐,送到花小麦面前。

“喏,可巧我来的头一天,一个朋友送了我一筐这东西,说是叫番柿子,咱本地没有。我初时不认得,壮着胆儿吃了一个,酸酸甜甜,滋味竟是极好。想着要来看你,便拿了几个给你尝尝,你可别嫌弃。”

番茄?

花小麦低头朝那筐子里扫了扫,唇角便微微翘了起来。

与番椒一样,这玩意儿在如今这年代,还算是个稀罕物,吃过的人可不多,宋静溪这份礼,不可谓不重了。

那么……

无论她所求为何,这事儿都一定不会容易吧?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