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午间,花小麦果真在稻香园鱼塘边摆宴招待了薛老头,自己亲自下厨做几碟菜肴,没忘记让汪展瑞也显显身手,烹制了两道茶叶菜,引得那老先生几乎顾不上说话,直到将桌上美食尝了个遍,才腾出空来大大称赞了一回。

花小麦此时方算是明白,汪展瑞那句“你总有需要我帮大忙的时候”是个什么意思。

去参加八珍会,单靠花小麦一人决计忙不过来,必然需要个好帮手,而汪展瑞,无疑就是最佳人选——敢情儿他早就从宋静溪那里得知,今年的八珍会,稻香园也有份参与?既然如此,他为何还卖关子不肯说?不仗义!

花小麦在心中将汪展瑞好好儿地腹诽一通,陪着薛老头吃完这餐饭,送他心满意足地离开,自个儿便也立刻往芙泽县而去,入得连顺镖局的大门,便见韩虎领着那几个新来的正在前院里操练。

“甭以为这走镖是一件简单的事,走陆路有可能遇上山匪,行船也有可能会与水贼撞个正着,人家眼红那些个货物财宝,是不会与你客气的,正经要和你动真刀真枪!咱们这一行是刀尖上的营生,你们这会子吊儿郎当不当一回事,回头受了伤甚至丢掉小命,包管你们哭都来不及!”

许是颇受孟郁槐重用的缘故,那韩虎在新人面前格外拿架子,昂首挺胸地背着手来回踱步,煞有介事地训话,瞧着很有两分威严。

他平日里一向是笑嘻嘻的,今日却这样正经,花小麦冷不防瞧见了,不由得好笑,一个没忍住,噗地喷了出来。

韩虎拧着眉回头,一见是她,登时就换了个脸色,一溜小跑过来,乐呵呵地道:“嫂子,你怎么来了?郁槐哥去衙门了,中午便没回来,看情形,恐怕得耽搁到下晌哩!”

说着,还往大门外指了指。

“我知道,他昨晚和我说过了,我不找他,找你。”花小麦笑着点点头,取出一张单子来在他眼前晃晃,“听说你要去历州,我有事想劳烦你帮忙呢,只不知你肯不肯。”

“嫂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?”

韩虎立刻敛去笑容,一本正经地道:“这一二年,我不知吃了多少你做的好菜,平日里你还总让郁槐哥带些点心来给我们打牙祭,难得你有事需要人搭把手,我若还百般推脱,那还成个人了?喏,你只管说,不计甚么事,我一定帮你办妥就是了!”

花小麦抿唇笑了一下,便将手里的单子递了过去。

“我听郁槐说,你不两日便要押镖去历州,正巧我对那边的几样土特产挺有兴趣,便让稻香园的掌柜帮着写了张单子,若是不麻烦,你返程之前,便照单替我买上一些。每一样不用太多,我也只是想试试滋味而已,若是好,往后我再安排人手去那边置办。”

“行!”

韩虎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,将那单子接过去,珍而重之地掖在腰间,拍着胸脯道:“我当是多大的事,不就是买两样东西吗?我们押镖出远门,回来时都是打空手,买点子东西有甚么打紧?如今郁槐哥是不怎么走镖了,但我一年到头,总要去好几处地方,依我说,嫂子你往后还想要什么,只管告诉我一声就行,我顺道就给你带回来了,多便当?”

他如此痛快,花小麦自然觉得高兴,不知怎的,突然想起大忠来。

想当初,那家伙也是如韩虎一般的热心,若是还活着……

她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,抿唇笑一下,取了一锭银出来。

“我也不知历州的特产价格几何,这五两你先拿着,若是不够,烦你先替我垫上,我……”

“嫂子你这是干嘛?这点钱我还有,回来再算不是一样?我工钱挺多的,真的!”

韩虎忙抬手来挡,正推让间,左金香自后头厨房走了出来,立在门廊下,气壮山河地怒喝一声。

“你们这群猴崽子还要人三催四请是怎地?饭菜都热了两回了,摊上你们,我中午也不得好生歇一歇!”

韩虎给唬了一跳,也顾不得再与花小麦让来让去,匆匆把钱揣了,回头赔笑道:“这就来,这就来,左嫂子你别骂呀!”

花小麦遥遥与左金香笑着打个招呼,转回头弯起嘴角道:“都这时辰了,你们还没吃饭?预备耽搁到多早晚去?”

“旁人都吃了,就是我与那几个新来的,还没来得及。”

想来也是饿了,那韩虎便有些心不在焉,笑道:“郁槐哥一大早便出了门,临走交代我要领着这几人好好操练,我哪敢敷衍?嫂子你不知道,这新人向来最是难伺候,眼看着要随我出门,还甚么都闹不明白,我不说清楚了,若是路上他们给我惹祸,我就擎等着收拾烂摊子吧!那……嫂子你坐会儿,我先去……”

“你快去吃吧,我找左嫂子说话。”花小麦也冲他笑笑,便上前去挽了左金香的胳膊,与她一块儿去了后院。

……

说起来,这镖局中向来是大伙儿围在一桌吃饭的,今日因晚了,有不少人已经吃完,便没有特地摆桌子,男人们也不计较,捧个大碗将饭菜囫囵装在一处,随便找个地方一蹲,就能希哩呼噜吃个喷香,也不用左金香动手,吃完自己顺手就把碗洗了,陆陆续续送去厨房。

花小麦原无太多话与左金香说,不过寒暄两句而已,听她唠叨一回孩子经,愈加惦记家里的小核桃,也便告辞预备离开。因听见左金香讲西南角上几棵丁香开得正好,便特地弯过去瞧了瞧,正待要走,回过头来,却恰巧看见两个人影,手里捧着吃饭的大碗,蹲在一口偏僻的水井旁一边洗,一边说话。

真是奇了,后院靠近厨房的地方就现成有一口水井,平日里众人都在那里洗洗涮涮,这两人怎地偏生舍近求远,跑到这边来?

她朝那二人脸上张了张,只觉瞧着面生,便晓得他们多半是新来的,正想上前提醒,耳朵里却冷不丁听见一句话。

“……哼,让咱跟着往历州押镖,眼见着都不是贵价货,半点油水沾不着,还得辛苦走一趟!”

这话……

花小麦不自觉地皱起眉来。

真是奇了,镖局里的镖师,原本就是按月领工钱,这两人莫不是还想走一趟镖,便捞一点好处?哪有这样道理?!

她心中觉得有些不对,脚下就没动,反而小心地往树丛里藏了藏掩住身形,竭力竖起耳朵。

那二人并未发现她的存在,仍旧只管喁喁低语。

“你这说的都是废话!”另一人一脸不屑,泼水将手里的碗胡乱冲了冲,“莫说此番走的是货镖,就算是几千几万两的银镖,咱俩不也照样捞不到半点好处?咱俩跑到这镖局来,是为了捞油水来的?不管这趟镖是贱价货还是贵重物,咱只管把事情办成了就行,旁的事,你理他那么多作甚?”

花小麦眉头皱得更紧,暗地里犯嘀咕。

这话说得倒是没错,可为什么听上去,总好似有点怪异?

果然,待得那两人再开口时,她立刻发现有些不妥。

“咳,我不就是觉得这回的货太便宜了吗,没别的意思。”

“管他贵还是便宜,反正都得那姓孟的赔,跟咱们有什么关系?人家把东西交给镖局押运,求的就是个心安,若连番出几回岔子,那镖局的名声可就臭啦!”

花小麦背后一阵发凉,噌地起了一身冷汗。

赔?赔什么?难不成这两人……竟是包藏祸心?

最近孟郁槐回家时神色如常,并不像是遇上了棘手事体,敢是得罪了甚么人而不自知?

她心里越想越觉得发急,压根儿就在那树后头蹲不住了,耐住性子好容易盼到那两人离开,立刻便急吼吼地冲进前院,再度找到韩虎。

眼下这事还没弄清楚,自然不能大大咧咧嚷出来,毕竟,赶走这两人很容易,但从他们的对话中可知,这二人分明是受人指使,最要紧,是得将背后的人挖出来。她也不便与韩虎细说,想了想,尽力轻描淡写地道:“最近镖局接了许多生意?”

“是啊!”韩虎不疑有他,说到这个便喜上眉梢,“郁槐哥说,如今镖局在他手里,多接些买卖,一方面让兄弟们有钱拿,另一方面,也可让柯叔安心。芙泽县的商户们向来很照顾,有押运之事,都一概交给我们。前段时间,省城的瑞锦绸缎庄不是也开始与我们合作了吗?多半是因为这个缘故,最近省城来找我们的商家也逐渐多了起来,要不然,郁槐哥怎会忙得那样脚不沾地?嘿,镖局生意多,我们也就挣得多,再忙心里也高兴——不过嫂子,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随便打听而已。”花小麦摇摇头,咬了一下嘴唇。

家里有孩子,她不可能在城里久留,可孟郁槐又不知几时才能回来……

“我这会子得先回村里了,等你郁槐哥自县衙归来,你跟他说一声,让他今日无论如何得回家一趟,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他说,记住了?”

“行……”韩虎挠挠头,朝她脸上张了张,莫名道,“刚才不是还好好儿的吗?嫂子你怎地忽然急成这样?”

“总之你同他讲,一定要回来,再晚我都等着他。”花小麦没法儿与他说得太多,反复叮嘱了他好几遍,往院子里张望一眼,一时没瞧见方才那两人的身影,唯有一脚踏出镖局大门。

因为心中揣着这档子事,回家之后,花小麦便难免有些心不在焉。又不能说与孟老娘听,惹得她发急,便只能独个儿憋着,满心里盼着孟郁槐能早点回来。

然而,吃过晚饭,哄睡了小核桃,眼瞧着宵禁时间已过,却始终不见孟郁槐的踪影。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