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老娘瞧着潘平安似是一时半会儿不预备走,到底是送了茶来,将他让在前院里坐了,便自顾自带着小核桃去堂屋里玩耍。

孟家这新居方位选得正好,春日里阳光和煦,将大半个院子都笼在了明晃晃的日头里,晒在身上暖洋洋的,种着花草的泥地散发出一股清淡的干香味,呼吸间十分熨帖舒服。

花小麦将茶碗推到潘平安面前,见他一脸藏不住要溢出来的自得,不由垂首暗笑。

这位平安叔,在省城厮混了好些年,虽始终没挣出个名堂,却终究见了不少世面。珍味园自打开张,生意便一向不错,一笔几十百来两的买卖,如今应是不值得他这样兴师动众地特意跑来炫耀一回,那么……

“平安叔您就别跟我卖关子了,直说不行吗?”她抿唇冲潘平安一笑,“说出来,让我也欢喜欢喜呀!”

“嘿。”

潘平安摆够了谱,稍稍凑近一点,捏起手指在她面前比划一下,压低了喉咙神秘兮兮道:“整整七百两啊!”

咦?

花小麦一愣,随即腮边笑容立刻敛去两分。

七百两?这……好像有点不大对头哇!

她这一向的确很少去珍味园不假,但一个月里总有几日,要去盯着雷安两口子张罗做酱,每次有新酱出缸,那雷师傅也总会送来给她尝尝,是以,对于酱园子的情况,她虽不说掌握得一清二楚,心中却也是有数的。

珍味园生意的确红火,但酱料这东西,是老百姓过日子少不得的寻常之物,即便是再贵,难不成还能卖出天价去?现下酱园子里,最贵的一种酱是八十文一坛,那还是因为当中用了不少贵价干海货的缘故,其余酱料,却大抵都是三四十文上下——七百两的买卖,也就相当于一次过要交出上万坛的货,那两个客商莫不是打算把酱料买回去泡澡?

珍味园在省城之中,也有几笔四五百两的大生意,可那是酒楼一整年的订单啊,怎可相提并论?

这道理连她都明白,似潘平安这等在生意场打滚许久的人,更是该轻易就能看出蹊跷之处才对,敢是被大生意冲昏了头脑,高兴得过了,竟一时没想到?

花小麦将心中疑问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,那潘平安立刻连连摆手摇头,做出一副极之笃定的情态。

“不是同你说了吗?他俩是预备将这些酱料买回去,卖给当地的老百姓和酒楼食肆。像咱们这样肯花心思、用料又实在的酱园子,搁在哪个地界都是屈指可数,咱做出来的酱是出了名的味道好,货真价实,一旦运去了他们的家乡,肯定立刻会大受欢迎呀!”

他一面说,一面端起茶碗来抿了一口,言之凿凿道:“人家不就是想从中赚个差价吗?大地方来的人,穿得那叫个华丽,一看就是手头富余的,不差这两个钱!他要买,咱就只管将这酱料做出来就是,至于他打算怎么运回去,运回去之后又预备如何处理,这和咱们有甚么关系?”

花小麦点了一下头,却一时没有做声。

……好吧,潘平安这番话,似乎也能说得过去,可她心里为何总觉得有些不踏实?

“平安叔,您是与那两位客商已将事情说定了?怎地之前不先与我商量?那……他们可有付了定金?”

她拧了拧眉心,沉声道。

这话一出,潘平安面色便有点不好看,原本笑得志得意满,这会子一张脸却是垮了下来。

“我这不是心想着,你刚生了孩子没多久,正是手忙脚乱之时吗?”

他有些悻悻地朝花小麦脸上觑一眼:“小麦丫头,当初是你自个儿将一颗心都扑在了稻香园上头,怕忙不过来,才叫我从省城回来替你打理珍味园,之前说得明明白白,生意上头的一应事体我都能做主。怎么,如今眼瞧着接了笔大买卖,分明是件大好事,你却这样不放心,难道是怕我中饱私囊?哼,我姓潘的虽爱钱,却也还没到这样恬不知耻的地步!”

花小麦从未曾听过他用这种语气说话,心中很有些不悦,强自按下怒气,略一思忖,冲他微微一笑。

“我哪有那个意思,平安叔你误会了。想来是我话说的不合适,惹得您不快,您看在我是小辈的份上,别同我一般见识。不过……”

她话锋一转,淡淡地笑着道:“您也别忘了,说一千到一万,我才是珍味园的东家,我过问铺子上的生意之事,难道不是天经地义?”

潘平安怔了怔,给噎得半晌作声不得,端起茶碗咕咚咕咚一气儿灌了下去。

“您还没告诉我,那二人给了定金不曾?他们既不是本地人,想来应当不会在桐安府久待,到时这酱料,又该如何运送?”

花小麦哪管他此刻是何心思,不紧不慢地又问了一遍。

“……今儿上午,已是将这事说定了。”潘平安有些不情愿地嘟囔,“至于定金,自然是按规矩收两成。人家那两个痛痛快快就掏了银票出来,说是明天还要来一趟,选定酱料的种类。至于运送,人家说了用不着咱们操心,能有什么问题?”
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花小麦点点头,“明日他二人若再来,烦平安叔您让小耗子来唤我一声。这样大笔买卖,我这做东家的总该露个面,您说呢?”

潘平安初来时兴致高昂,眼下却似给浇了一桶冷水,蔫蔫儿地应了一声,立刻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去了。

花小麦望着他的背影摇摇头,在前院里坐了片刻,也起身去了堂屋,将小核桃从孟老娘怀中接过来,也不开腔,默默捏住他胖乎乎的小手缓缓摩挲。

孟老娘方才在堂屋中,虽没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听了个十足十,却也晓得了个大概,见不得花小麦这心事重重的模样,嘴里“啧”一声,毫不客气地狠狠一掌拍在她背上。

“娘!”花小麦冷不丁唬了一跳,吃痛朝后躲了躲,“我又没招惹您,好端端的,您还真下狠手哇!”

“那又如何?”孟老娘一抬下巴,得意洋洋道,“你怀着小核桃时我就同你说过,过后是要和你一笔笔算总账的,现下打你一掌,不过讨点利息而已,你还不乐意了?——我说,你那劳什子酱园接了大买卖,你不是应该乐得嘴都合不拢才对吗?这样愁眉苦脸给谁看?”

花小麦抬头看她一眼,抿抿唇角:“我就是觉得有点不妥啊……”

“有甚不妥?”孟老娘阴着脸没好气道,“横竖老娘闲着没事,索性便听你絮叨絮叨,省得你又跑去找郁槐,给他添麻烦,他这阵子可忙得很!”

花小麦霍然睁大了眼,不由得转过脸去看了看日头。

孟老娘向来懒理生意上的事,今天……这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?

“您没事吧?”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试探着想要伸手去碰孟老娘的额头。

“你说是不说?”孟老娘一巴掌打开她的手,指着她的脸凶巴巴道,“老娘可没那么好的耐性,再耽搁,我便不理你,由得你自己在这儿犯愁吧!”

说罢真个作势要走。

“好了,说还不行吗?”花小麦忙一把拽住了她,叹口气道,“方才您也听见平安叔说的那些话,我不是信不过他,只是始终觉得整件事透着股奇奇怪怪的意味。”

她一头说,一头顺手理了理小核桃的衣裳:“据平安叔讲,那两个客商是在省城的酒楼尝过用珍味园酱料做的菜,觉得极好,这才巴巴儿地寻了来,可……按常理,咱寻常人觉得一道菜好吃,不是大都应该认为是厨子的手艺精湛吗,怎会将功劳归到那酱料上头去?为厨之人成天跟油盐酱醋打交道,自然晓得咱家酱料的好处,但那两个客商,是外行人哪——我总觉得他们这说法不靠谱,反正在我这儿,是有些信不过的。”

孟老娘低头想想,竟是破天荒地点头表示赞同:“这倒是,这事儿搁在我身上,反正是想不到那么多。不过,也许人家做买卖的,对商机感觉格外敏锐,特地同店家打听了也未可知?”

“这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花小麦冲她笑笑,“可还有一点,我也觉得奇怪。平安叔几次三番将那二人形容得衣着华丽,仿佛整个芙泽县都难寻那样富贵的人,倘真是如此,这点子酱料买卖,于他们而言,只怕算不上甚么了不得的大事。似这等富贵人,出门在外身边总不缺一两个得力帮手,区区七百两的生意,打发个信得过的人张罗也就罢了,何必山长水远地从省城亲自跑来?”

这些个想法,方才就一直在她脑子里不断盘绕,只因见潘平安已是有点不高兴了,才没立刻在他面前一股儿脑地倒出来。

有大买卖找上门,她心中当然觉得雀跃,但珍味园拢共只得那几个伙计,酿造上万坛酱料,得花多少时间,费多少力气?假如最后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,这么多的酱料,须臾间又去哪儿再寻个买主?

实在……不能不谨慎点啊!

孟老娘默了默,习惯性地想找些话来反驳,竟是遍寻不着,半晌猛地抬起头来,讶然道:“你那脑子几时变得如此灵光了?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