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话间,那湖面上又起一阵风,绕小舟打了个转,挟带着厚重的水汽直扑到人脸上来。

孟郁槐转头看了花小麦一眼,搁下撑船的竹蒿,伸手替她将覆在面上的濡湿乱发掠去耳后,软声微笑道:“你要说什么?”

“唔……”花小麦冲他眯了眯眼,“那晚客栈楼下有人吵闹喧嚷,我晓得你怕我受惊扰无法安睡,特地在房中守了一宿,当时我便琢磨着,一定要好生谢谢你,可过后再想想,其实我要谢你的事,又何止这一件?譬如说……”

她说到这里蓦地停下了,沉思片刻,朝孟郁槐脸上张了张,然后摇摇头:“不对,还是不说了。”

孟某人啼笑皆非:“你这是甚么毛病?”

花小麦摊手,冲他嘿嘿一笑:“我只不过是忽然发现,若真个把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全说出来,且得耗费不少唾沫星子罢了。天气这么热,咱俩又难得单独出来走走,倒不如省些力气,在这小船上静静呆一会儿,也挺好。”

将近三年之前她孤零零来到这里,除了花二娘两口子,一个人也不认识,除了会做两道菜,什么本事也没有。孟郁槐便是在那时候出现的,一面嫌弃她不是个矜持知礼的“好姑娘”,一面却毫不吝啬地给予她各种帮助。

初时他是一堵墙,没甚么热乎气儿,却能不动声色地将所有麻烦都挡在外头;而现在他是一件厚实的大衣裳,在离她最近的地方,将她妥当包裹起来,又暖和,又安全。

这个要和她过一辈子的人,从一开始就出现了,这实在是一件很好的事,可是……

哎呀喂,这些话她光是想想也觉得肉麻,叫她怎么说得出口?

孟郁槐虽不知她在琢磨甚么,却也能从她脸上瞧出些许端倪。到底是个厚道人,没再追问下去,低笑一声道:“不说也罢。”便将这事儿揭了过去。

两人都觉这湖心中静谧安逸,便在此逗留了许久,晒得厉害了就往篷子底下一躲,又将路上买的点心分来吃了,直到未时末方才离开,回客栈接了孟老娘与小核桃,一道去赴韩风至的宴。

这晚在碧月轩,都算是宾主尽欢。

韩风至兴致十足,卯起劲儿亲自下厨,张罗了一整桌好菜,说是即为贺稻香园八珍会夺魁,也为了给他们一家送行,拉着孟郁槐痛快喝了几杯,一张脸腾地红成火烧云。

“今儿上午,薛老打发人把我叫去了他家,你该是也晓得他所为何事吧?”

他饧着眼对花小麦道:“我将前年宋静溪在八珍会上换了我响螺的事,一五一十全倒了出来,顺便还提了提,那女人这二年是如何给你使绊儿的,你是没瞧见,老头子发了好大脾气,将桌子拍得砰砰响呐!八珍会一向自诩公正,出了这种事,就是在打他的脸,我听他那意思,十有八九,是想好好惩戒桃源斋一番,恐怕接下来三五年,宋静溪都别想再参加八珍会了。”

花小麦点了点头,嗯了一声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她已经替自己出了气了,用的还是最正大光明的方式,往后那宋静溪无论发生什么,她都不会再关心。

韩风至大略也猜到她对此事兴趣不大,也就不在这上头打转了,换过另个话题,笑着问他们预备在桐安城留多久,又将这城中几处有名的景致一一说与他们听,很仗义地拍着胸脯道,明日愿意拨出一天的空,陪他们到处走走看看,否则下一回若想再碰面,就又不知是几时了。

花小麦也不跟他客气,高高兴兴答应下来,隔天全家人果然同他一道,将这桐安城的美景看了个遍,到得第三日,一大早便雇了马车,踏上归程。

汪展瑞他们先一步离开,将那些个沉重的家什全都带了回去,因此花小麦他们回村时就显得无比轻松,也不催着车夫快行,一路悠闲自在,傍晚时分回到家里,慢吞吞张罗晚饭吃了,将买回来的东西归置利落,也便各自歇下,踏踏实实睡了一宿好觉。

……

孟郁槐好几日没去连顺镖局,虽晓得不会有什么事,心中却终究是记挂,翌日一大清早便牵着老黑进了城。

花小麦喂过小核桃,帮着孟老娘将家中里里外外拾掇了一回,也便去了稻香园。

时辰还早,铺子上却已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,人人都好似干劲儿十足,忙着四处打扫,把一早送来的菜肉翻检清点利索,源源不断地往后厨里搬。

春喜在大门口给那两株凌霄花浇水,一回身瞧见花小麦,立时笑开怀,将手中的水壶一丢,乐颠颠迎上前,打趣道:“哟,可了不得,瞧瞧是谁回来了?你在那八珍会上头替咱稻香园挣了个魁首回来,我们也跟着沾大光啦!”

花小麦几天没瞧见她,心里还怪惦记的,当即也是粲然一笑:“嫂子,这几天辛苦你们了。”

“咳,说甚辛苦不辛苦?”

大堂里其余人也都涌了出来,个个儿笑成一朵花:“这一回,咱稻香园可真算出了名了!最近两三天,每日都有许多从省城专门赶来的食客,饶是咱有那么大一个园子,都有点张罗不开呀!喏,别的不说,单单是摆宴请客的订单,都已排到了好几天之外,接下来咱少不得要忙活一场!铺子上买卖红火,就算劳累些,我们心中也高兴不是?”

这话倒提醒了花小麦,忙抬眼望向站在大门里的文华仁:“对了,七月二十那天,咱只做中午的买卖,完了你们就可以回家歇着,把园子给我空出来,我有用。”

文华仁答应一声,生怕自己记不住,跑回柜台后头写了两笔,其余人则欢天喜地拥着花小麦进了大堂落座。

花小麦将手里提溜的点心盒子放在桌上,笑嘻嘻道:“此番八珍会夺了头名,固然对咱的生意大有裨益,但说到底,还是多亏大伙儿每日里勤勤恳恳地做事,从不肯有半点敷衍,咱在外头才能有个好名声。当初我说过,若是咱们生意好,定然不会亏待大家,我说话算话,等翻过年去,一定给大伙儿涨工钱!”

众人乐得一阵欢呼,几乎要将屋顶子掀掉。

“行啦,这一年没白干,什么都比不上涨工钱实在!”

春喜笑的合不拢嘴,一拍掌道:“这两天村里有不少人来咱铺子上道喜呢!你二姐姐夫来过一趟,连顺镖局里也来了人……对了,就连那郑牙侩,都到铺子上走了一遭!”

“郑牙侩?”花小麦闻言便是一个挑眉,“我家虽从他手上买了几回地,与他却没太大交情,他应当……不只是来道贺那么简单吧?”

“可不是?”春喜连连点头,“村里好些人家都种了番椒,等过两日收完这一茬,就要入农闲了。年年这时候都有许多人卖地,想来那郑牙侩手头只怕存了不少,就跑来问问你家可有买的意思。他也晓得你们孟家殷实,多半是想从你家身上挣一笔大的呐!”

花小麦心中陡然一动。

无论什么时候,土地都是根本,尤其是眼下这个年代,大多数人都靠农耕维持全家人的生计,手头多攒下几块田,才能真正令得人心中安稳。

从前她是没工夫考虑这些事,买地也纯粹只是为了种番椒而已,然而现在想想,稻香园的生意自然要好好地一直做下去,但多置办几亩田地,似乎也是个不错选择。

春喜还在不停口地说:“那郑牙侩是想赚钱不假,可我琢磨着,你们多买些地也有好处。别的不说,将来等小核桃长大了,手里有那些田,就能不愁吃穿呀!”

“嗯,我也觉得是这么个理儿。”花小麦抬眼冲她笑笑,“等晚上郁槐回来,我与他商量商量。”

她说着便长舒了一口气,含笑道:“我这一向都没怎么照管厨房的事,如今小核桃可吃些别的东西,不用我成天守着了,我也该在铺子上多花点心思。这几天铺子上人少,厨房里的事全赖谭师傅一人张罗,真劳累了你,依我说,你今日就回去踏实歇歇——其他人,接下来几天也都轮着放假,好好儿养足精神。”

那谭师傅前几日的确累得够呛,从早到晚就没个消停时候,此刻听见她发了话,便也不推辞,高高兴兴地点头答应下来。

众人各自散了,花小麦便也预备往厨房里去,才刚刚站起身,身边人影儿忽地晃了晃,她一抬头,就见周芸儿期期艾艾地蹭了过来。

自打她今日踏进稻香园的大门,她这徒弟就始终未发一言,远远地站在厨房门口,垂着脑袋,好像有许多心事。这会子人虽是凑了过来,眼睛却有一下没一下地往文秀才那边瞟,怯生生的,活像个吃了委屈的小媳妇,可眉梢眼角却好似又暗暗藏了几分喜悦。

又是闹哪样?

花小麦在心里暗叹一口气,百般纳闷这两个矫情人是怎么互相看对眼的,一面将周芸儿往后院拉,立在树下抱着胳膊皱眉道:“怎么了?那酸秀才又欺负你来着?”

“不是……”

周芸儿赶紧摇头,咬着嘴唇吭吭哧哧地道:“昨日连顺镖局那位韩……韩大哥又来了,师傅,你能不能帮忙跟他说一声,让他以后别再来……找我了?”

喜欢食味记请大家收藏:()食味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食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熙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禾并收藏食味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