“颜颜?”闻言,皇甫清宇顿时紧拧了眉头,同时却不自觉的将她的手握得更紧。



是怕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吧?夕颜苦痛的想着,目光投向前方的那座墓碑。她若想死在这里,唯一能借助的便只有那座墓碑了。他是在怕她会弄脏了他心爱表妹的居所?



可是为何,她透过朦胧的泪眼,还能看见他眼中依稀有迹可循的深情?却不知,这样的深情是为了谁?

“颜颜……”



另一个声音响起来,夕颜浑身一颤,终于再也无法克制,猛然转过身去,声音冷硬尖刻:“不要叫我!你没有资格叫我!从你抛下我的那一天,你就斩断了我们之间所有的关系!”她倏地冷笑起来,“你于我,不过是一个没有关系的陌生人,何需叫得这么亲热?”



语罢,她转过身来,与面前的皇甫清宇对视着,用力的想要挣开他紧握自己的手。



他哪里肯放开她,于是她愈发用力,拉扯之间,她的手腕被摩擦得通红,泛起生生的疼痛,一波又一波的袭来。



夕颜只觉得难挨,不只只是那手腕处的痛,还有另一个地方,仿佛碎裂成一瓣一瓣,撕心裂肺。



然而她却蓦地笑了出来:“皇甫清宇,你知不知道,我从来没有像喜欢你这样喜欢过一个人……可是,我错了,我真的太错了……”



“噗”的一声,皇甫清宇还未回过神来,夕颜口中竟突然喷出一口血来,就溅在他胸前的衣襟上,怵目惊心。



“颜颜!”两个声音同时响起,夕颜却无力的跌倒在了皇甫清宇怀中。



从来没有这样绝望过,绝望到,除了死,竟然什么也想不到。



然而即便是要死,她也绝不会选择与那人相关的死法。她没有什么本事,只不过,曾经拜过一个精通医药,也同样精通毒术的师父;而身为他的弟子,身上无论如何都定然会带着相关的药物。



夕颜没有本事,也从未想过要去害什么人,却没有想到,第一次用毒,竟然是用来杀自己,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用这样窝囊的方式死去,可是如今,却早已没有了选择的余地。



凌照惊得面色惨白,只是一瞬间,连容颜都变得衰败起来。



“颜颜。”皇甫清宇低低唤了她一声,似是喃喃,又似是叹息,随后,迅速低下头去,轻轻吻住了她。



极度痛苦中的夕颜,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他的口中传递了过来,本能的边想拒绝,可是竟连一丝力气也使不出,无力的接受着他的过渡。



当一丝清凉的气息在脑中散开来时,夕颜缓缓睁开眼来,是他低垂的眼睑和极度沉静的面容,忽而之间,连绝望的力气都没有了——皇甫清宇就是皇甫清宇,永远这样冷静,永远不会让自己陷入不可预知的境地。



他竟然可以猜得到她会对自己使毒,甚至,还准备好了解药来应对。



他究竟知道她多少?夕颜在陷入昏迷之前,除却心头的冷笑,便只剩这一个想法。



没办法想得再多,也没办法再对他笑,她的手,亦再也不会伸出去拉他的衣襟。



这一次,连梦境也没有,夕颜在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中苦苦挣扎了整整七日,才终于醒了过来。



一切都是祥和而宁静的,依旧是皇甫清宇的房间,屋中很安静,有淡淡的药香弥漫,交融着房中原有的熏香,连味道都是安宁的。而一直守在边上碧溪见到她醒来,喜得站起身来:“姑娘终于醒了!”



没有任何的不同,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仿佛她不曾见过那个叫凌照的男人,也仿佛,她根本不知道皇甫清宇和那个男人有什么牵连。



夕颜无力的支起身子,碧溪忙的扶住她:“姑娘睡了这整整七日,脸色可真是苍白得吓人,王爷成日里眉头深锁,如今可算是醒了,王爷也该松口气了。”



夕颜靠着软垫坐在床头,面无表情的听着她的话。她好像说起了一个什么王爷?可是夕颜分明记得,自己在这北漠之地,只认得一个王爷,那便是子彦。可如今,这丫头口中的王爷又是谁?



她隐隐猜得到,却丝毫没有力气去深想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

碧溪先是吩咐人去准备了膳食,自己又亲自备了一碗粥,刚准备服侍夕颜吃下之际,却忽然听见一个熟悉温润的男子声音传进来:“让我来。”



碧溪忙的站起身,将手中的碗递给皇甫清宇,同时偷偷看了夕颜一眼,却见她依旧是闭着眼靠在那里,淡极了的容颜之上,竟依旧没有一丝波澜。



皇甫清宇端着粥碗在床边坐了下来,细心地吹了吹,才将温度适宜的银勺递到她嘴边:“颜颜,张嘴。”



夕颜一动不动。



顿了顿,他放下粥碗,伸出手去抚上她的脸,轻轻触了触她的鼻间,一如从前的语气,温润,却邪魅,总是想要逗弄她一般:“睡了整整七日,你也不嫌饿么?唔,还是觉得粥没有味道,想要吃点别的?”



夕颜双眼紧闭,仍旧一言不发。



皇甫清宇深深看了她一眼,这才屏退了众人,只留下两个人在房中:“看来你已经冷静下来了,那么现在可以听我说了?”



夕颜紧阖的双眼,分明动了动,这才缓缓睁开来,如一潭死水般毫无波动的双眼平静的看着他。他一身的朝服还没换下来,然而那发带上的金冠,以及身上的蟒玉腰带,已经告诉了夕颜他此时此刻的身份——他被封了王,如今,已经是王爷之尊。



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看了很多亲在文后的留言与鼓励,淡月真的很感动,虽然时间不允许,还是会为自己,为亲们继续下去,谢谢大家。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