你可曾想我了没有。



不是没有想过与他再次见面的情形,可是纵然想过千遍万遍,夕颜也无法想到,真正再见的时候,竟然是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。



他既如此轻松,她又何须哀恸?



夕颜巧笑倩兮,眉目之间的情绪淡到极致:“没有。”



是真的没有想过。在这山上两月有余,第一个月全是在生病,半梦半醒之间全是病痛的萦绕,没有法子想;而第二个月,是他婚讯传来的日子,那些日子,她心神恍惚,连自己在想什么都不知道;而如今,她只能专注于眼前的事,没有心力去想。



“唔。”他应了一声,缓缓走向她,低下头来,靠近她的脸,“可是我却想你了,怎么办?”



闻言,夕颜脸上的笑容忽而愈发灿烂了,眸光清澈,闪闪发亮:“是吗?那王爷是如何想我的呢?想我这个人,我的脸,还是我的身体呢?”



皇甫清宇眼中的暗色一闪而过,蓦地伸出手来,将她圈进自己怀中:“若我说都想呢?”



“那关我何事?”夕颜淡淡扬了扬眉,视线投向他身后——那里,正站着个眉目之间依稀有着锋芒的女子,正用微冷的神色看着他们两人。



皇甫清宇微微一偏头,视线的余光瞥到那个人影,却依旧没有丝毫松开夕颜的意思。夕颜的动作却蓦地坚决起来,用力挣开了他,这才又仔细看向那个女子。



民间传言中的温婉,夕颜倒是未曾看出什么来,然而那秀丽,确实是美到不可言喻,微微挑起的秀眉中,说不出的冷傲,然而眼中和唇际流露的微嗔和不满,却又是另一种说不出的风情,娇俏动人。



夕颜唇角微微一勾,低身行礼:“见过英王妃。”



女子款款走过来,站在皇甫清宇身侧,俨然一对璧人: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



夕颜浅笑道:“英王和王妃成亲当日,全城轰动,天下人皆在谈论,小女子又岂有不知之理?”



林瑞雪也微微笑了起来:“你倒是个识时务的。你就是服侍太后吃斋念佛那丫头?叫什么名字?”



夕颜的眸光淡淡扫过皇甫清宇,依旧是谦卑的模样回道:“微之。”



始终一言未发,神情寡淡的皇甫清宇在听到她的回答之后,终于微微抬了抬眼,看着她平静的容颜,微微一笑,伸出手去揽住了自己的王妃,低声道:“微之自小无父无母,跟在皇祖母身边,是皇祖母最信得过的人。”



夕颜听罢,冷冷一笑,不料那林瑞雪也是冷冷一笑,偏转了头看着皇甫清宇:“只怕不只是皇祖母最信任的人吧?”



皇甫清宇毫不避忌她的视线,微微一挑眉,看着夕颜的目光之中颇有深意:“是啊,她也是我朝思暮想,不能忘怀的人?”



林瑞雪当即再次挑起了眉,冷笑道:“王爷这是什么意思?给妾身的礼物就是这个?”



皇甫清宇松开了她,看着夕颜:“不好么,将微之带回府中,跟你姐妹相称,岂不也是好事一桩?”



林瑞雪冷哼了一声,夕颜却再次笑了起来:“王妃多心了,王爷这是与王妃说笑了,还请王妃不要当真了。王爷便是这样,惯常爱与微之说笑,作弄微之,微之都已经习惯了。”说罢,夕颜抬头看了看天色,又道,“微之还有事要出门,不妨碍王爷和王妃,先告退了。”



夕颜走出寺庙的时候,天色已经微微暗下来,分明是风雪的预兆,可是她却仿若未觉,匆匆便离了山门,往子彦的竹寮而去。



不知为何,平日里很顺畅,也并不觉得遥远的路程,今日却行得异常艰难,夕颜只觉得自己走了没几步,便气喘吁吁,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。



忍不住用手撑着一棵大树休息起来,夕颜脑中是一片混乱的红色,所以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毫无头绪。



也不知过了多久,那茫然无措的感觉才终于缓缓散去,夕颜睁开眼来,眼前竟然是一片漆黑,而身上头上,全是一片冰凉的感觉。



天不知何时已经黑了下来,正飘着鹅毛大雪,而她的头上身上也不知何时竟积起了一层厚厚的雪,然而她却一直毫无知觉,此时全身冰凉,竟连动也不能动了。



很冷,冷得好像人心都要被冻成冰了。



眼前一片漆黑仍旧未散开,夕颜只觉得那黑暗越来越重,仿佛随时就要压下来一般。



终于,不堪重负的她缓缓往后倒去……



却仿佛,落入了某个温暖的怀抱,耳边想起了某个温暖的称呼:“颜颜?”



是子彦吗?夕颜在迷离的意识之中艰难的想着。



这么久了,除了子彦,没有人这样温暖的唤过她。



那个温暖的称呼始终萦绕在耳旁,连带着她的身子也越来越温暖。



历经了冰凉的与严寒的身子,在那样的温暖之中终于越来越舒服,夕颜微微舒了口气,想要挪动一下身子,然而半朦胧的意识却忽然察觉到什么不对,猛然睁开眼来。



眼前是一堆燃起的火,火堆旁是她先前湿透的衣衫,而此时此刻,她正躺在某个怀抱中——



而此刻,他们身上盖着的,便是有着那人独特气息的衣衫和大氅。

这里是一间很旧的竹屋,勉强能遮挡风雨罢了。

夕颜深吸了一口气,方才有力气转头看向自己的身后,不出意外,映入眼帘的便是皇甫清宇那如玉的脸庞,依旧俊朗如当日。

似乎察觉到她的动作,他缓缓睁开了眼睛,漆黑如墨,深不可测。

夕颜并非未经人事,此时此刻身体的情形告诉她,已经有不该发生的事发生了,可是如今,面对着这样一个陌生的他,狠绝的他,她该怎么做?唯一能尽力而为的,便是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。

然而他的手却先圈住了她的腰身,来回在她的背上摩挲着,轻笑道:“你身子都冻僵了,除了这样,我想不到该用什么方法为你取暖。”

“是吗?”夕颜淡笑着反问了一句,“七爷的身体,的确是暖和极了。”

皇甫清宇依旧是那样深不可测的笑着:“颜颜的身体,也一如既往的让人沉迷。”

这确是实话。他虽并非沉迷女色,然而也能体会,夕颜的身子,的确有让男人沉迷的本事。

“如果这是七爷的褒奖,那么我领受了。”夕颜眼角微微跳动着,然而脸上却依旧是淡淡的微笑,不动声色的脱离他的手臂,拉了一件他的中衣搭在身上,起身取过了自己的衣衫,一件件的穿戴好了,才站起身来,将他的中衣扔回给他。

皇甫清宇这才缓缓坐起身来,慢条斯理的开始穿自己的衣衫,一面看着她:“在这山上,颜颜似乎过得很不错?”

“是,好极了。”夕颜淡淡道,“前所未有的好。”

“如此我便放心了。”他意有所指,微笑说了一句,站起身来便要去拉夕颜的手。

夕颜迅速一抬手,避开了,朝门口走去。

拉开门,入眼却是一片茫茫的白色,原来已经是早晨,雪下了一夜,已经停了,此刻大雪封山,白雪点翠,煞是好看。

然而夕颜哪里有心思欣赏这样的美景,提了群便走进那雪地中,却又站住,费力的辨别了方向之后,方才再次动身,往子彦的竹寮走去。

而皇甫清宇就走在她身后,不远不近的地方,始终面色平静,只随着她的脚步往前进。

“子彦!”当终于看见子彦的竹寮之后,远远地,夕颜便喊了起来,同时加快了脚步,飞快的往那竹寮门口奔去。

而一夜未眠,正在屋中愣愣出神的子彦,恍惚间听到夕颜的声音,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,直到那声音再次真真切切的传来,他才幡然明了,迅速起身,拉开了房门。

“颜颜——”他欣喜的唤她,然而在那之后,却一眼就看见了跟在她身后的皇甫清宇,怔住了。

然而夕颜却已经来到了他面前,拉住他的手,殷殷目光之中,却恍然透着茫然与清冷:“子彦,昨日我好像把什么东西落在花圃里了,可是却想不起来是什么,你帮我想想。”

子彦看了看她的模样,又抬头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皇甫清宇,脸上蓦然扬起一种极显而易见的愤怒,一把将夕颜拉进了屋中,关起了门。

“颜颜,我们成亲吧。”

夕颜刚刚回过神来的时候,便听见了子彦的这句话,霎时间惊得脸色煞白,半晌之后方才讪笑起来,含糊道:“子彦,你刚刚说什么?”

子彦的目光,却前所未有的坚定,夕颜从未见过他这样的模样,只觉得震惊,想往后退,却惊觉自己已经靠着门,退无所退。而双手已经被子彦紧紧握住,这一次,她终于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他说的话:“颜颜,我们成亲吧。”

夕颜只觉得完全无力承受,唯有露出哭笑不得的模样:“子彦,你胡说什么?”

“我没有胡说,颜颜。”子彦的声音微微低了下来,却依旧紧紧地盯着她,“你不会知道,从小时候分开后,我便没有一天不在想你。可是我却封了所有与你有关的消息,不敢,从来不敢告诉你,或者告诉别的任何人。因为你是颜颜,世上最好的颜颜,是我配不起的颜颜……”

“可是原来不是,颜颜,直到你嫁给老七,我才知道,原来你要的并不是世上最好的,原来,我也是可以的。我已经错过了你一次,这一次,我不想再错过,我不想让自己在一辈子的后悔中度过!”

他分明句句情切,然而夕颜却听得愈发难过,眼中逐渐蓄满泪水,微微摇头看着他,低声喃喃:“不,子彦……不……”

“颜颜,我不想看着你再这样痛苦下去。”子彦伸手捧住了她的脸,轻声道,“忘了他,让我照顾你,此生余下的日子,都让我来照顾你,好不好?”

“不可以,不可以这样……”夕颜不知道自己为何哭,可是眼泪就是止不住的落下,“子彦,你这么好,这么干净,你不该这样对我……”

“颜颜,你成全我,也当是成全自己,难道不好吗?”他捧着她的脸,也如同她一般的轻喃,“我也许不能给你世上最好的,可是我会倾尽我所有,只要你想要,我所有的一切都会给你。我会一辈子对你好,一辈子,哪怕是我死了,我也会继续对你好……只要你愿意,让我对你好……”

夕颜愈发的泣不成声起来,不自觉的,哭倒在他怀中。

竹寮外的空地上,不知何时,已经空无一人,唯余呼啸的山风,清冷冷的吹过。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