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天纷飞的大雪中,皇甫清宇撑了伞朝亭子一步步走来,而崔善延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,煞是小心翼翼。

夕颜看不清他走路的模样,却只觉得这样短短的一段路,他走了很久。一直到他放下伞,站进了亭中,她才可以看见他的脸色,心头仿佛遭了重重一击。

他的脸色像是比先前还要苍白。这么久以来,她从未见过他这种虚弱的模样。

“颜颜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皇甫清宇淡淡一笑,却并不靠近她,只是径自在一边坐下,“你也来赏雪?”

夕颜看着他,忽然深吸了一口气,只觉得寒凉的气息直入肺腑,随后淡淡一笑:“是,赏雪。不过我已经赏够了,不打扰七爷。”

皇甫清宇含笑应了一声:“崔善延,送侧王妃回去。”

那边银针早已撑开了伞,夕颜再没有看他,躲进伞下,朝着曦微园的方向返回。

崔善延站在亭外,看看皇甫清宇,又看看夕颜,犹豫不决:“七爷,您——”

皇甫清宇的目光从夕颜身上收回,淡淡瞥了他一眼,崔善延一咬牙,只得追随着夕颜而去,剩下皇甫清宇一个人静静坐在亭中。

先前所备的火炉早已熄灭,此时此刻正是一天当中最冷的时分。他静静看着夕颜逐渐远去的背影,直至终于被风雪所遮盖,才忍不住微微躬起了身子,长长的吸了口气。

虽是寒风刺骨,伤疼难忍,然而他惨淡的嘴角却不觉勾起一丝笑意,甚至有一丝微微的暖意,从心间渗透出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夕颜已经有将近十日没有见过皇甫清宇。

自从那日在亭中见过片刻之后,第二日前院便传来了他伤病卧床的消息,紧接着的几日,王府陷入一片愁云惨淡之中。

曦微园本就处在王府深处,夕颜没有受到前院任何人或事的影响,却也每日听说他伤情的进展——宫里每天派来的都是最好的御医,可是每次到了第二天,却有更多的御医来到府中。

来来往往中,却就是没有听到他痊愈的消息。只是每日,崔善延都会按时来到曦微园提醒夕颜服药。她似乎每天都不记得这件事,每天都要崔善延明确提醒,才会恍然大悟。吃了药,却也只是静静坐在那里,既不说什么,也不问什么。

这一日,又到了服药的时辰,崔善延却没有出现。因着他接连数日的到来,连银针都记得这个时辰还做什么,见崔善延没有来,心中奇怪,便自己提醒正在看医术的夕颜服药。

夕颜听了她的话,微微一怔,从书中抬起头往门口看了一眼,才低声道:“你去取药来。”

“是。”银针听了话,来到床边,取出平日放药的锦盒,打开来,却惊觉里面已经空了。她转身看向夕颜,“侧王妃,药已经用完了,我去跟崔总管说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夕颜合上书,微微垂下眼睑,“我身子已经好了。崔总管近来应该很忙,你不要去找他了。”

银针也知道近段时间以来,因着皇甫清宇的伤重,府中几乎一片阴霾,每个人都是低落的,因此也提不上精神来为夕颜这样的小事而奔走,应了一声便又下去了。

夕颜又在原地坐了片刻,也不知自己胡乱想了些什么,手中的书忽然就掉到了地上。她看着那本书,许久之后,突然猛地站起身来,转身,不顾一切的就想出门。

然而,原本通畅的道上却多了什么,她重重撞上去,却瞬间被人圈紧了。

恍惚,愕然,震惊。

她抬起头,见到的却是再熟悉不过的那张俊颜,带着他一贯高深莫测的笑:“我就知道,一日不看着你,你便必定会出事。药还没有吃,又想往哪里去?”

她怔在那里,看着他,霎时间泪眼迷朦。

不过十日而已,再见,竟然恍如隔世。她呆呆的站在那里,说不出一句话。

他低下头来,手抚上她的眼角:“颜颜?”

夕颜这才猛地回过神来,挣开他,低下头,不愿让他看见自己的眼泪,语气也煞是平淡:“七爷怎么来了?”

皇甫清宇自袖中取出一个金镶双扣扁盒,转身唤了银针进来:“给你主子倒杯热水来,服侍她用药。”

银针面上带着喜意,答应了一声,接过药,倒了水递到夕颜面前。

夕颜眼眶还是微红,银针只觉得有趣,嘴角的笑意藏了又藏,还是不经意间露了出来。夕颜吃了药,便正好见到她的神情,微微一怔之后,竟然红了脸。

银针收拾了碗具,又收好药,才退了下去。

屋中暖意融融,夕颜又刚刚吃了药,只觉得全身都暖和起来,连手心都微微出了汗。顿了顿,她又回身去拾刚才那本书,却刚好看见他弯腰,将书拣了起来。

她愈发手足无措,待他直起身子,索性坐到了床边,拿起绢子不停地擦拭自己的手心。

皇甫清宇将书放到桌上,也来到了床边,看着她不停擦拭的手,嘴角微微一弯:“连着服了这么多日的药,让我看看身子好了没?”

他的手刚刚触及她手腕的肌肤,夕颜心中便“突”的一跳,将手一缩,冷冷道:“七爷大病初愈,莫如给自己看看。我好得很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更。更晚了,让亲们等,抱歉。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