唇角有微痒的感觉,陌生而又熟悉的触感,从前,他就总喜欢这样逗她。

夕颜睁开眼来,果不其然见到近在眼前他的眉眼,唇瓣上依旧是他徘徊着的温暖。

她心头不知为何有着微微的酸涩,然而在这种酸涩之外,又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满足,膨胀着,发酵着,终于盖过那点酸涩。忍不住吃吃的笑起来,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。

“侧王妃?”

蓦地一声轻唤,突然之间,所有的一切都开始急速倒退,直至一片空白。

夕颜睁开眼来,眼前却是银针瞪大了眼睛的脸庞,一转头,床榻上的皇甫清宇依旧昏睡着。

原来是梦。

她蓦地红了脸,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梦见这个,忙的站起身来,走到窗边打开了纱窗,本想透透气,一想到床榻上的皇甫清宇,便又关上了窗,转身问银针:“什么事?”

银针先前进来的时候,只看见夕颜趴在床边,吃吃的笑着,走近了才发现她原是在做梦;一时她醒了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看得她兴致盎然,几乎都忘了自己进来是要干什么:“十一爷和十二爷来看七爷。”

夕颜点头,示意让他们进来。

“七嫂。”十二一进得屋中,便毫不顾忌的唤了夕颜一声,十一犹豫了片刻之后,也跟着唤了一声。

夕颜自是知道十一的犹豫是为何,她如今的名分,原是担不起这个称呼的,也唯有十二这个楞头小子,才会像从前那般唤她。

“御医有没有说七哥什么时候醒过来?”十一上前看了看皇甫清宇,皱眉道。

“伤口又裂开了,不过好在没什么大碍,他先前吃了药,只怕一时半会儿不会醒。”夕颜看了十一一眼,“你有事与他说?”

十一顿了顿:“其实这件事,说起来也是七嫂的事,否则七哥又何必如此上心?”

夕颜心中微微一阵轻颤:“什么事?”

“不管七嫂信与不信,十六叔那件事,与七哥没有关系。虽然七哥也的确做了一些部署,可是还没有等到我们动手,老四那边的人已经先行事。如今老四势力大增,太子一派的所有人几乎都被他置于死地,这个时候只要我们有任何异动,都有可能引起老四的怀疑。他若一旦想对付我们,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七哥明明知道,却还是甘冒这样大的风险救十六叔出来……”

“子彦被救出来了?”

“是。”

夕颜怔了怔,恍惚间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忽略了,想了很久,方才艰难的开口:“你的意思是,子彦真的是太子一派的人?”

十一点了点头:“十六叔原本与朝廷根本没有一点干系,却突然投身太子一派,七嫂应该猜得到是为什么。”

夕颜猛地记起来,在她和子彦订下婚约的那段时间,他几乎每日都下山,回来带给自己一些小饰品。她曾经问过他,他却什么都不说。其实那时候,她心中便隐隐有了疑窦,只是后来接连发生这样多的事情,她几乎要忘记了那时的怀疑。

子彦,原本纯良干净得如同一张白纸的子彦,竟然为了她而投身朝廷?

夕颜愈发觉得开口是件艰难的事:“他……投靠太子,是为了对付皇甫清宇,是不是?”

十一和十二都不再说话。

夕颜得到了默认的答案之后,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,跌坐在椅子上:“我能不能见见他?”

“七嫂,你如今身份尴尬,外人不知道罢了。你与十六叔,最好还是不要再见面,否则七哥知道了,定饶不了我与十一哥。”十二接过话茬,讪讪道。

十一淡淡瞥了他一眼,方才道:“七嫂放心,十六叔一切安好。”

送走十一和十二,夕颜坐回床边,还是忍不住失了神。

一切安好?现时现日,子彦怎么可能一切安好?可是如今的情形,也远非她能控制的。

她伸手抚上自己的腹部,看了看床榻上昏睡不醒的人,眉目间先是微微的恼意,随后却终于逐渐散去,化作一种不知名的情绪。

她本不意会再次回到他身边,原以为就这样互不相扰一辈子,却不想是这种结局。

终究不可避免的伤到了子彦。

身心具疲,她不知何时自己又趴在床边睡着了,一直到将近傍晚时分,将醒未醒的时候,她隐隐察觉到自己手脚冰凉。可是模模糊糊间,突然又有那种微痒的触感徘徊在唇畔。

她几乎不可避免的以为自己又是在做梦,微微嘟哝了一句,挪了挪身子重新放任自己陷入沉睡。

又来了!

夕颜着实有些恼了,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样无法摆脱这个梦境,低喃道:“别闹……”

“颜颜,起来吃药了。”

伴随着这个低沉缓缓,醇厚如酒的声音,夕颜脑中微微空白一阵后,终于逐渐清明起来,猛地睁开眼,果然正对上那漆黑如墨,深不见底的眼睛。

他似笑非笑的声音还继续在她唇上倾吐着:“怎么这么能睡啊……”

原来这次不是梦。

似曾相识的动作,似曾相识的话语,似曾相识的温暖。

曾以为再也不会出现的人和事,情和景,就这样清晰地出现在眼前。

不可控制的,夕颜的眼睑一次被迅速沾湿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一更。

问:你见过这么勤奋的淡月吗?

答:没有。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