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夜,夕颜依旧睡得极度不安稳,一方面是挂记着皇甫清宇,而另一方面,便是因为今日白天打在皇甫清宏身上的那颗石子。

半梦半醒之间,她只觉得,仿佛有谁一直在暗中看着自己。

可是是谁?她不敢想,强逼自己放低一切,勉强进入了梦乡。

到了第二日,却依旧没有没有皇甫清宇回府的消息。

夕颜只隐隐觉得不对。

皇甫清宇向来心细如尘,这一次,却这样无端端,甚至都未同她交代一声,便自己去了凌霄山两日,还未曾交代什么时候回来。

她只怕是有什么大事发生,却碍于凌霄山对她来说是个尴尬地,她并不方便前往,因此只能继续留在府中等消息。

这样一等,便等到了第三天,依旧没有任何消息传来。

夕颜终于慌了神,刚要派人去请十一过来,十一却已经抢先一步登门。

“七嫂。”十一神色微微焦虑,“你随我一起去凌霄山一趟吧。”

“你七哥呢?”夕颜一见他的模样,愈发觉得心头不安,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“我不知道!”十一很是懊恼,“那天晚上父皇不知与七哥谈了些什么,七哥第二天就上了凌霄山。他向来不会这样没交代,我上山去找过他,可是他却好像变了个人一样,只是将自己关在房中,什么也不肯说…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用尽了方法,七哥就是没有回应。”

夕颜一听,顿时比十一还要方寸大乱,在厅中走动了一圈,仿佛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半晌之后才终于想起来吩咐:“银针,你给我收拾两件衣衫——”然而话还未说完,她却又自己否决了:“不用了,十一,你快带我去,现在就去。”

到了山脚下,十一却担心起夕颜的身子来:“七嫂,你身子承受得住吗?我派人去找一顶软轿吧,不要到时候你又出了事,我可没法子向七哥交代。”

眼前便是凌霄山,夕颜的心也终于安定了片刻,想想自己腹中的孩子,点头答应了。

乘了软轿,行至半山腰之际,夕颜却突然只觉得一阵头晕,忙的叫停了轿子。

十一回身来,眼见她脸色苍白,唬了一跳:“七嫂,你怎么了?”

夕颜只觉得浑身无力,却还是勉力摇了摇头:“十一,我心里着实不安,你先上山去看看他,我休息片刻就来。”

十一犹豫了片刻,还是答应了,将身边的侍卫尽数留给了夕颜,自己打马往山上奔去。

夕颜倚在轿边休息了片刻,终于觉得好了一些,正欲转身吩咐再启程,却只见眼前的轿夫,侍卫等等竟皆是脸色发灰,唇色发白,不过片刻,竟都倒在地上!

夕颜霎时间大骇,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

“王妃。”十一暗卫突然间现身,竟同样是脸色苍白的模样,“来者不善,请王妃快些离开此地。”

“你们怎么了?”夕颜见着他们的模样,心头愈发惊慌。

“有人在沿途放了毒,王妃因乘坐软轿,可能中毒不深……”其中一人话音还未落,突然自道路的两边闪出一批侍卫,个个黑纱遮面,一身劲装。

领头的,却正是那日出现在皇甫清宏身边的锦衣男子。

夕颜顿时恍然大悟,心头有隐隐的绝望蔓延。

十一暗卫原本已经中了毒,此时见了这样的情形,却还是要拼死护住夕颜,与那批侍卫纠缠起来,只是不过半柱香的时间,便基本都伤痕累累,倒在了地上。

又一阵头晕袭来,夕颜终于无力的跌坐在地上,抬头看向那锦衣男子,冷声道:“叫你们主子来见我。”

那锦衣男子微微低头,躬身道:“主子在府中静候姑娘。”

“卑劣。”夕颜咬牙微哼了一声,微微垂眸,却蓦地想起了什么,抬头往四周看去。

果然,像是为了印证她的想法一般,几只银针迎着她的视线,破空而来,悄无声息的刺入了她面前这名男子的身体内。

霎时间情形大变,四周围突然之间暗箭齐发,却独独都避过了她,飞向皇甫清宏的那些人。

明与暗的差别很快便体现出来,皇甫清宏的人溃不成军,伤的伤,亡的亡,剩下的,都匆忙返身逃下了山。

极其诡异的,几乎只是在眨眼的时间内,此处便只剩了夕颜一个站着,其余的,要么已经断气,要么倒在地上艰难的呻吟。

那种被人看着的感觉再度袭来,夕颜艰难的看向不远处的四周,树木丛生,白雪覆地,却根本看不见一个人。

她站在那里,全身无力,心中的恐惧与担忧双双袭来。咬着牙站了片刻,她终于深深吸了口气,隐去眼泪,朝着四周喊道——

“南宫御,你给我出来!”

那一瞬,四周围仿佛安静极了,连她脚下那些受伤的呻吟声都消失不见。她只是四处看着,等待着那个曾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。

然而,没有回应。

冷冷的山风吹过,吹得她脸颊生疼。

仿佛是承受不住痛楚,夕颜的眼泪唰的落了下来:“南宫御,我知道是你,你给我出来!”

眼前依旧没有丝毫动静,夕颜冷笑了一声,倒退了两步,刚欲转身独自往山上走去之际,却突然被人从身后扶住了手臂,同时听到的,是从小到大,再熟悉不过的声音:“颜颜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三更。更新系统出问题了,更了两次,但愿这章木有重复。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