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颜再度落下的眼泪终于也干了,他才终于松开她:“还想哭?”

她摇了摇头,沉默不语的靠近他的胸膛,一颗紧紧揪着的心终于放松了丝毫,只听着他有力的心跳,不想说话,也不想动。

皇甫清宇也不逼她,就那样静静拥着,也不知过了多久,天色已尽数暗了下来,夕颜也终于停止了抽噎,只是因为哭得太久,脸色微微有些泛青。

他用掌心贴着她的脸,给她传递着绵薄却又厚重的暖意,夕颜的思绪却再度飞回今日的半山腰,一时间有些克制不住自己,却不想提及南宫御,便委屈的撇了撇嘴:“你不在,我被你六哥掳去了怎么办?”

皇甫清宇眸光倏地一凝,黯色下来,沉声道:“老六?”

“嗯。”夕颜靠着他,看不见他的脸色,只是径自说着自己也不知道的话,“他的人很厉害,把我堵在半山,其他人都中了毒,我没办法,又害怕——”

“嘘。”他按住她的唇,堵住她接下来的语无伦次,在她额头轻轻一吻,“没事了,不要再想了。”

夕颜也只觉得没有力气再说下去,点了点头之后,便闭上了眼睛。

这样静静相拥了片刻之后,他将夕颜放到床榻之上,低声道:“你在这里休息片刻,我去寻点吃的过来,等我。”

夕颜应了一声:“快些回来。”

皇甫清宇为她整理好被褥,方才起身出了门。

然而他却并未去寺中膳堂,而是转了方向,往十一住的禅房走去。

然而刚刚到了门口,却不意听到里面十一蓦然提高的惊讶声:“九哥,你疯了吗?若然被七哥知道——”

“你以为凭七哥的才智,会不知道么?”皇甫清宸声音冷淡,“他即便是要与我断绝兄弟情谊都好,我不会让那个祸水留在他身边。”

“你错了。”皇甫清宇推开门,神情冰冷,眸光淡漠疏离的看着皇甫清宸,“即便今日她当真被老六掳去,即便真的出了什么事,我亦永远不会放弃她。而你,我永生永世不会原谅!”

十一唬得一下站起身来:“七哥,九哥他并未跟六哥有什么勾结。”

皇甫清宇的目光依旧是前所未有的寒凉,十一只觉得看得胆颤,皇甫清宸却依旧只是神情冰冷的坐着,对上皇甫清宇的视线也毫不避忌。

“我自然知道他不会跟老六勾结,他只不过是在十二暗卫身上动手脚罢了。原本他们也是你的人,被你一手提拔,自然会听命于你,是不是?”

皇甫清宸冷哼了一声,站起身,与皇甫清宇擦肩而过。

“这一次,是我最后一次原谅你。”

皇甫清宇的声音凛然,自身后传来,不怒而威,隐隐有震慑人心之感。皇甫清宸脚步一顿,随即,却愈发加快了脚步,离开了这座寺庙。

十一还站在屋中,错愕却又痛心,不知七哥与九哥之间怎么会闹成这样,而眼前皇甫清宇的脸色终于微微好转之后,他才敢开口道:“七哥,你别怪九哥,他虽偏激了些许,却也是为你好。”

皇甫清宇却并不回应他这句话,关起门之后,沉声吩咐道:“这段时间,老四那边你多注意一点,他按捺不住,只怕会出手对付我们。”

十一自然想起了小年夜的晚上皇甫清宇出尽风头一事:“老四会这么沉不住气吗?”

皇甫清宇泠然一笑:“老四确是有才干,只可惜,太沉不住气。上次他让太子倒台,虽说做得天衣无缝,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是他所为,父皇又岂会对他没有疑心?他只会愈陷愈深,迟早毁了自己。”

提及父皇,十一心神猛地一动,细细查看了皇甫清宇的神色,终于试探着道:“七哥,那天晚上父皇究竟跟你说了什么?”

那晚之后到今日之前的皇甫清宇,简直不是他所认识的七哥。虽说十一一直未曾见到他,但是却也隐隐有一种感觉——他好像是受了什么打击,不然也决不至于如此失态,连自己一心要躲避的皇祖母也不顾及,第二日便来了这山上。

虽说如今,他好像已经恢复了,又是他惯常熟悉的从容淡定,睿智多谋的七哥,可是十一却仍旧止不住好奇,那一夜究竟有什么事。

然而皇甫清宇终究是皇甫清宇,听了他问的话,竟只是淡淡一笑:“十一,过去的事,我不想再提起。”

十一怔了怔,随即点了点头。

皇甫清宇转身离开,出了门,眸色便止不住的暗沉下来,仿若暴风雨前夕天上乌云的聚集,直欲摧城。

那一夜,皇帝告诉他的那些人,那些事,他此生都不会再提及。

取了些吃食回到房中,先前还躺着的夕颜却已经坐在了床沿,看模样似乎已经从先前的难过中解脱出来。

见他进来,她有些恼恨的看了他一眼:“你去哪里了?”

皇甫清宇心知她今日情绪必定起伏不定,因此也不回答,只是将手里的东西放下,伸手拉她过来:“来吃些东西。”

夕颜沉着脸走过来,却又一把捉住他胸前的衣襟:“你这几天为什么不回府?为什么一声不响的就跑到这山上来?”

“颜颜。”他反手握住她,轻笑,“先吃东西好不好?”

“不吃!”夕颜伸手打他,“你不说,我就不要吃,不要你——”

听到最后那三个字,皇甫清宇不禁微微眯了眯眼睛,在夕颜看不见的眸底深处,隐隐有一丝暗沉逐渐聚集。

嘴角极其隐晦的一沉,他凑到了夕颜耳边,一口含住她白玉般的耳坠,声音低沉,如醇酒一般醉人,却也危险:“你再说一次,要不要我?”

夕颜尚未意识到自己先前那句话究竟触及了什么,仍旧不依不饶的要他告诉自己因由,直到突然被人封住了唇,感觉着他的舌探开了自己的唇齿,才恍然惊觉。

再要挣扎,却已经迟了。他一手揽着她的腰,另一手捉住她的两只手腕,不费吹灰之力便已经将夕颜放倒在了床榻之上,覆身上去。

就在她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之时,他却突然松开了她,一双眸子如黑晶石般闪耀,却也同样深邃,半威逼半诱哄的语气:“说,要不要我?”

他这样的神情夕颜从未见过,一时间只觉得心潮澎湃,笑着尖叫起来:“不要——”

皇甫清宇唇角微微一抿,一丝危险的气息浮上来:“再说一次,嗯?”

“不——”夕颜的话刚刚说到一半,突然瞪大了眼睛,微微抬起上半身便见着他的一只手迅速行动起来,不过三两下,竟然已经解下了她的外衫。

夕颜哭笑不得,她才依稀体会到他是来真的,忙的服软求饶:“不要,皇甫清宇,冷……”

这寺中的禅房,自是比不得英王府,简陋不说,连个暖盆都没有。冰冷的空气中,确实是极冷的。

皇甫清宇却低下头去,自她的唇上吻过,喃喃倾吐:“你今天没有药吃,若是不听话,那么真的是会冷了……”

……

体温愈来愈高,她几乎克制不住的要尖叫起来的时候,他突然停下了,只是低头轻咬着她小小的下巴,轻笑出声:“说,要不要我?”

夕颜咬唇看着他,些许委屈,些许不甘,然而一双眸子却愈来愈亮。

终于,当最闪亮的眸子与最动情的笑容一起绽放之时,她大笑着喊了起来:“我要你——我要你——”

他脸上同时绽开近乎闪耀的笑容,却又伸出手去轻按住她的唇,微微眨了眨眼,促狭道:“小声点,颜颜,这里不是王府,你这么大声,会被菩萨听到的。”

夕颜却依旧咯咯的笑着,仿佛毫不顾忌,甚至还调皮的伸出舌头来,在他的手指下捣乱。

眼见着他眸色愈来愈深,她轻轻开了口,声音软襦不已:“你既怕被菩萨怪罪,那便不要来招惹我……”

“我这样诚心的人,菩萨是不会怪罪的。”他的声音低下来,堵去她一声尖叫。

缱绻的夜晚,她前所未有的放开自己的身心,而他,极尽温柔,给予她所有的宠爱。

****

第二日一早,夕颜窝在他怀中不愿起身。

皇甫清宇却也不急,任由她闭上眼睛又睡过去,自己一手揽着她,另一手轻抚着她垂落下来的发丝,看着她纯净动人的睡颜,漆黑如墨的眼睛却逐渐失去了往日光芒。

“颜颜。”他轻唤了她一声。

“唔。”夕颜睡得模模糊糊,眼睛也没有睁开,往他怀里钻了钻,似乎不满他的打扰。

他的手顺着她的青丝滑下,落到她耳际,便轻柔的抚上她的耳垂,仿若抚着世间最罕见的奇珍,极近小心翼翼:“我有话与你说。”

夕颜不满的翻了身,只嘟哝了一句“别闹”,便又睡了过去。

他微微支起身子,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,许久之后,终于没有说什么,任由她安安静静的睡下去。

日上三竿,夕颜再度醒来的时候,房中已经不见了皇甫清宇的身影。

她坐起身来,被子却顿时从肩头滑落,身上欢爱过的痕迹毕现。

想起自己昨夜如同酒醉一般大胆的行径,夕颜忍不住红了脸,拥着被子,却又忍不住想起了致使自己如此大胆的因由。

终究还是心里太难过,才会这样莫名其妙的想要在皇甫清宇身上寻求慰藉。

可是任由她再怎么难过,再怎么不肯面对,南宫御,终究不是南宫御了。

明明不是血浓于水,亦不是朝夕相处,也从未见得有多亲密无间,可有朝一日要将这样一个人从自己生命之中剔除之时,原来还是会这样痛。

仿佛血肉分离,仿佛,永失挚亲。

昨日,她没有告诉他的那句话,此刻却反反复复在心中呼喊——

南宫御,你怎么可能只是师兄而已!

你可知,你是这世上,我挚亲的人!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今天实在是不行了,就这样吧,明天接着更新。谢谢亲们的礼物和支持,晚安。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