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到夕颜整理好衣衫,盥洗完毕走出房间的时候,才赫然意识到这里是凌霄山,有着她最不能面对的两个人——太后,子彦。

她下意识的便开始寻找皇甫清宇,问过了好几个僧人,才从其中一个口中知晓他去了太后所居的别院。

寻找的脚步不由的顿下来,夕颜微怔了片刻之后,便往反方向的寺门口走去。

正值隆冬,山上的一片郁葱早已被白雪所覆盖,只在极少的地方显出一丝绿,却也不是翠绿。

惟让人觉得萧条。

夕颜便在刚刚清扫干净的寺门口拣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,一面看着眼前的山中雪景,一面等着皇甫清宇来找到自己,再一起下山。

不多时,东边旭日冉冉二升,映射在雪地之上,折出无数道色彩缤纷的光芒。

夕颜只觉得刺眼,拿手挡了眼睛,透过指缝,却只见到一个人影,踩着那些耀眼的光而来。

她看不清楚他的模样,然而却知道他走得很慢,步履缓慢而沉重。

夕颜的心也随着他的脚步逐渐沉重起来,当他终于走近,她只觉得,仿佛已经过了千百年之久。

她随着他走近而不断抬起的头,此刻不觉酸痛不已,反倒是一双眼睛,不知是因为被光芒所刺,还是因为捂得太久而隐隐酸痛起来。

她仿佛不认识他,因为她确是不曾见过这般模样的人;可是分明又是这样熟悉,再熟悉不过的——

“子彦。”她颤着声音唤了他一声,缓缓站起身来,伸出手去,想要触摸他左脸上,那块冰凉的物件。

子彦没有笑,在夕颜所能见的脸上也没有丝毫的表情,只是看着她。

右眼看着她,左眼,透过左脸上那银质面具,同样看着她。

夕颜的手终于触到那片面具,霎时间只觉得冰凉的触感顺着手指,便直达自己心底。

“子彦,怎么会这样——”她声音哑然,却依旧掩饰不住惶然与恐惧,“怎么会这样——”

面前的子彦却依旧没有动,甚至神情,眼波,统统没有动。

夕颜只觉得害怕。这不该是子彦,不该是那单纯善良,将所有心思都摆在脸上的子彦。

正在这时,皇甫清宇却从寺门口走了出来,见到眼前的情形,眸光一黯。

子彦的目光终于转动起来,看向她身后,皇甫清宇站的地方。

夕颜随着他的目光转身,见到皇甫清宇有些暗沉的脸色,先是一怔,随后再转过头来,便急急的要去揭子彦脸上的那片面具——

“不要。”子彦一把握住了她的手,声音亦是前所未有的暗哑,低到不能再低,“会吓到你的。”

他终于开口,却让夕颜止不住的想哭。

“我不怕。”她看着他,低声道,“你忘了从小我胆子就一直很大吗?”

子彦嘴角微微一勾,脸上终于绽开见到她以来的第一丝笑意:“可是颜颜,我不愿意被你看见。”

分明是在笑,可是却让人觉得那样痛,那样惨淡。

夕颜说不出话来,与他相视许久,终于缓缓缩回了自己的手。

“我听说,”他的声音终于有一丝明朗起来的感觉,“听说你有身孕了,恭喜你。老七,也恭喜你。”语罢,他看了看夕颜的腹部,“有两个多月了吧?”

夕颜身上微微一僵。两个多月前,也正是她答应嫁给子彦的时候,只是那时候,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腹中会有这个孩子。

僵硬的身子被人揽进怀中,原是皇甫清宇上前来,用自己身上的大氅护住她,才看着子彦,微微一笑:“多谢十六叔。十六叔来找皇祖母?她老人家刚刚用了早膳,这会子正得闲,十六叔来的刚好。”

子彦点了点头,终也没有再看夕颜一眼,侧身走进了寺中。

“回去了!”眼见着夕颜仍旧回不过神来,皇甫清宇伸出手来,轻轻捏住了她的鼻间。

夕颜这时方才蓦然回神,却猛地推开他:“我有话跟子彦说,你等我片刻。”

皇甫清宇就那样被她推开,眼见着她匆匆忙忙朝寺内追去,嘴角微微一沉,脸部的线条也冷硬下来。

“子彦!”当夕颜终于追到子彦之际,他正站在后园中的水池旁,怔怔的出神。

蓦然听到声音,回过头来,见是夕颜的时候,他因看着一样东西太久而干涸的双眼微微一痛,竟然直直的就落下泪来。

夕颜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停下,不敢再走近一步。

子彦转过身,背对着她:“颜颜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子彦……”夕颜强迫自己忽略自己方才看到的情形,低声道,“子彦,我是来告诉你,你不要太相信太后,她不是真心对你好的……”

半晌之后,才闻得子彦一声轻笑:“我知道……可是这世上又有谁会真心待我好?至少,母后她还愿意假装对我好,就算是这份费尽心力的假装,对于我来说,也已经足够了。可这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,愿意给我这样一份假装。”

“颜颜,你跟他回去吧,以后不要再到这山上来。这里终究是太冷清,你不会喜欢的。”

语罢,子彦再没有作停留,大步朝着太后所居的别院而去,留下夕颜一个人站在原地,想着他的话,久久回不过神来。

“可是这世上又有谁会真心待我好?”

他平淡的语调,最终,却成为了夕颜心中最大的痛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一更。唉,痛苦滴颜颜,痛苦滴我。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