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言,十一顿时微微变了脸色:“你说什么?”

独舞却依旧是平静的模样,在他面前蹲了下来,浅笑:“清容,我们现在不也在一起吗?何必非要成亲?”

十一倏地站起身来:“什么叫何必非要成亲?男婚女嫁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为什么你不肯嫁给我?”

独舞亦缓缓站起身来:“因为我发过誓,此生不会嫁人。”

“什么狗屁誓言!”十一前所未有的愤怒,“是不是你还对我有什么疑虑?你告诉我,我来给你消除!”

“没有。我就是不会嫁人,即便那人是你。”

十一眼中蓦地泛起怒火,看了她一眼,忽然转身一把掀翻了面前的桌子。

“哗啦”一声巨响过后,桌子翻倒在地,上面的杯碗盏碟也碎了满地。

后院里,夕颜缓缓醒了过来,有些疑惑的坐起身,来到了店堂之内,看见的便是怒气冲天的十一和平静的独舞相对而立的模样,一个汹涌澎湃,一个黯然无纹。

“十一?”夕颜唤了他一声,“你在做什么?”

十一看了她一眼,又看了独舞一眼,突然转身,拂袖而去。

独舞无力的坐到凳子上,垂了头不发一言。

夕颜上前,握住了她的手:“怎么了?十一素来不是坏脾气的人,你们闹别扭了?”

独舞深深吸了口气:“他让我嫁给他。”

夕颜看着她:“可是你不肯。究竟是为什么?”

其实她心中多少亦猜到一点,但却还是要待独舞来确定。

沉默了许久之后,独舞终于淡淡道:“能有什么为什么?从遇上他的第一日起,我便知道我不可能嫁给他。那时他是皇子,如今,他是亲王。不管怎样我们的身份都是天差地别,我知他既提出要娶我,那便必定不会委屈我,可是你认为堂堂皇室,会接受我这样身份的媳妇吗?更何况现如今,他们与皇上的关系几乎水火不容,皇上一再打压他们,谁知道又会使什么手段?他想要娶我,只怕皇上也不肯轻易答应,省得他又去与皇上冲突,何苦?”

身份之差那部分是夕颜想到的,然而后面与当今皇上那些,夕颜却听得很是诧异:“他连这些都告诉你?”

“偶尔会说一些。”

夕颜沉默了片刻,道:“你何苦想这么多,十一既提了出来,那些事情他自会去解决,哪里轮到你来忧心?”

独舞缓缓摇了摇头:“我没办法不想,总之无论如何,嫁他是不可能的。”她站起身来,很快转开了话题:“今晚七爷可能不会来接你了,你是回府还是宿在我这里?”

夕颜眼眸眨了眨:“我宿在你这里。”

“你也不问七爷为何不来接你?”独舞偏了头道。

夕颜垂眸一笑:“有些事,他要说就说,不说,我难道还要逼他?”

到了半夜,两个人刚刚躺下,夕颜还想跟独舞说说十一的事情之时,外面突然就传来了拍门声。

独舞起身来开门,夕颜随在她身后,门一打开便见到几个宫中侍卫模样打扮的人,还有两个太监,并着崔善延一起站在门口。

崔善延一见她,忙的上前来:“侧王妃,是太后的人,说是要接侧王妃入宫。可是王爷有过吩咐,不能让侧王妃被任何人接走。”

夕颜淡淡瞥了一眼那几个侍卫,嘴角一勾:“太后的人?我去。”

崔善延脸色大变:“侧王妃……”

“崔总管不必担心,太后又不是外人,我既然去得,必定也回来得。”夕颜淡淡说完这句,与独舞打了招呼,弯身上了马车。

夜半的街道很安静,只闻得车轮滚滚声,夕颜缓缓抚着自己的腹部,靠着柔软的车壁,心中思虑万千。

下了马车,便有人引着她一路往延寿宫走去。

夕颜走得很慢,也很小心,远远地见到灯火通明的延寿宫,嘴角笑意微冷。

进了殿门,便见到太后正倚在软榻上,半眯着眼睛,却依旧是高贵风华的身姿。

“臣妾见过太后。”夕颜微微低身行礼。

太后这才睁开眼来:“你来了。”

夕颜浅浅含笑:“不知太后要见臣妾,是有何事?”

太后缓缓站起身来,搭着身边嬷嬷的手一步步走向夕颜,却径直走过了她身边,一直往门口走去:“你随我来,我有东西带你看。”

夕颜冷笑一声,转身跟上她的步伐。

一路跟着太后来到文音阁,夕颜心中不是没有疑虑——这里是储书籍乐器之地,带她来这里做什么?

直到上了文音阁顶,太后在某一处站定,挥退了那嬷嬷,夕颜才缓缓上前,走到她身后。

“你上前来。”太后的声音清淡无纹。

夕颜依言上前两步,视线蓦地开阔起来。

原来这里竟能瞧见奉先殿和殿前的整个空地,而此时此刻,月光之下,那台阶前的空地上,分明跪着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!

夕颜心中蓦地一震,久久移不开视线。

她不知道他为何而跪,也不知他跪了多久,可是看着他依旧笔挺的身子,她心中突然抽痛起来。

“看见了?”太后冷声道,“今日的晚宴之上,老四斥他不忠不孝,罚他来这里跪思己过。你可知,若是从前的老七,定然可以不动声色的化解这场风波于无形,可是今日,老四数落他之时,他竟毫无反应,就那样静静的听着,连罚他之时,他亦只是静静地叩谢皇恩,然后便来了这里。”

夕颜微微皱了皱鼻尖,只觉得寒凉的空气深入肺腑:“七爷这样周全的一个人,每走一步都有自己的打算,太后又何必忧心?”

“如若他是为了你,才变成今日的模样,你还能这样心安理得?”太后冷冷的发问。

夕颜蓦地轻笑了一声:“为了我变成今日这样?太后,你何不问问自己,是谁逼得他变成今日的模样!”

太后似乎不曾想过会听到这样的话,禁不住微微挑了眉看向夕颜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太后何必明知故问?”夕颜冷笑了一声,“自太后当日给我下药,控制了我的身子,控制了我的脉搏,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有身孕开始,所有的一切,不是都在太后的掌控之中吗?”

太后蓦地沉默了下来,半晌之后才淡淡道:“你很聪明,竟然没有以为是老七所为。”

夕颜的目光缓缓投向那空地上跪着的身影,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:“或许我曾经这样以为过。可是我醒了之后,他却就那样消失无踪,那时候我便知道,不是他。全天下的人都会伤我,可是他不会,他不会舍得伤我。”

“我自然不知道你是拿什么威胁了他,逼得他七个月不曾出现在我面前,我也不知道你原本是想这时间持续多久,可我知道,你输了,他没有再听你的话。”

太后冷笑了一声:“你既然都知道,又为何还要与他闹成如今的模样?”

夕颜仍旧看着下面,皇甫清宇孤寂凄冷的背影,淡淡道:“因为我怪他,怨他,把什么都藏在自己心里,从来不肯告诉我一句。”

迄今为止,他与她说过最贴心的一句话,也不过是他受伤那时,临昏迷之前,低声说出的那句——“颜颜,你怎么这么傻,我做了这么多,你为什么还看不透我是为了谁?”

他做了这么多,她知道是为了她,都是为了她,可是她想要知道的却是,他究竟做了些什么!她不想他将所有的事都一己抗下,她希望与他之间,能是坦诚相待,相互扶持着的真正夫妻!

太后依旧是冷笑:“原来你要的是这个,那么凭老七的性子,只怕难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夕颜深深吸了口气,道,“所以我未曾逼他,亦未曾想过离他而去。”

“若是我非要你离开他呢?”太后蓦地偏转了头,目光凌厉的看着她。

“你做不到。”夕颜看着她,“你已经努力了这么久不是吗?什么娶林瑞雪,什么假怀孕,或者是逼他离我而去,可是他都没有放弃我。而我,亦绝不会再放弃他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告诉我,你恨老七吗?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