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秋过后,天气一天天凉下来,日子也异常平静。

皇甫清宇受罚之事,因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,第二日去向皇帝请了罪之后,又受了一番训诫,也就不了了之。

而曦微园这边,夕颜的生活也是日复一日的平静。每一天,崔善延都会亲自送来安胎药,一直到她安然的喝下去才会离开;而皇甫清宇也每隔两日就会过来一趟,为她把把脉,两人不咸不淡的说一些话之后,便又起身离去。

然而今日,却是他亲自提了药过来,银针远远地见着,就已经谨慎的站在门口,待他走近了,恭恭敬敬的请安:“奴婢参见七爷。”

皇甫清宇并未忽略她带了怯意偷偷看向自己手中药盒的眼神,唇角微微一勾:“你下去吧,今日不用你服侍侧王妃用药了。”

银针心头顿时一松,忙不迭的磕头谢恩。

接连多日送过来的药,夕颜原本一直都喝得挺顺畅,可是昨日却不知为何突然似忍无可忍了一般,药喝到一半就摔了碗,直喊苦,也不肯吃蜜饯,搞得银针毫无办法。

却不曾想今日皇甫清宇竟亲自来了,她心中难免不喜,起身退了下去。

皇甫清宇推门入屋,夕颜正偎在软榻上假寐。

刚刚进入十月,屋中便已经铺了厚厚的地毯,也燃起了炭火,好在温度也适宜。他缓步走在地毯上,几乎没有发出一丝声响,直到将手中的药盒放到桌上,轻微的一丝响动,那边的夕颜却已经睁开了眼睛。

见到他,夕颜心中不免微微一荡,面上却依旧不为所动,也不起身,只是看着他刚刚放下的药盒微微抿唇。

见状,皇甫清宇淡淡一笑,打开盒子取出药碗,来到她身边坐下,拿银勺敲了敲碗沿,发出清脆的声响,衬得他低沉的嗓音愈发好听:“今日我特地命人在药方中加了两味甘草,应该不那么苦了。”

夕颜长长的叹了口气:“就算是加了什么甘草,还不是苦。”

话虽如此,她还是接过了他手中的碗,也不用什么银勺,屏住呼吸一仰头,便将那碗药都喝了下去。

皇甫清宇倒是未曾料到她会这样乖巧,一时有些怔忡。直到看着她皱着眉头将最后一口药咽下去,才微微笑了起来:“这便好了。”

夕颜深深看了他一眼,忽然将身子往反方向一倒,就枕在了他的腿上,眸中荡漾着妩媚,瞥了他一眼:“有什么法子呢,谁叫我答应了自己要做个好母亲,便是为了腹中的孩子,我也要喝的。”

她这个模样,却是让皇甫清宇身子微微一僵。随后,他却依旧是微笑着,顺手拈了她的一抹青丝,在手中把玩着:“你乖乖的,再过一个月,就可以不用喝这些苦药了。”

“真的?”闻言,夕颜眸中却是霎时间一亮,仿若孩童一般的明亮稚气,“那可真是太好了。”

皇甫清宇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手顺着她的青丝缓缓上移,目光却投向了前方不远处地毯上的纹路。

他的手终于触到她的脸,却只是极快的一碰,便又移开去。

却突然被她握住整个手掌,他看向她,才发现她的目光竟一直看着自己。随后,她带着他的手缓缓上移,移到自己脸上,贴住,蹭了蹭,娇笑起来:“虽然做不得好夫妻,可我终究还是你的妻。”

一句话,皇甫清宇心中大恸,另一只手不禁紧紧捏成拳状,才能克制住自己的某种冲动。

夕颜看着他依旧清淡从容的神情,忽然之间抬起自己的另一只手,抚上他的脸:“皇甫清宇,为何你总是这么温柔呢?”

如若当初,他不是这般温柔若水,她又怎会让自己深陷其中,不能自拔?

“你对每个人都这么温柔吗?对每个女子都这么温柔?”她偏了头看着他,微微挑起的眉仿佛一种挑衅,静静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皇甫清宇静静看着她,脸色眸色都是一样的沉静,仿佛并未打算回答她这个问题。

夕颜亦仿佛并未期待他的回答,继续道:“如果怀孕的是林瑞雪,你也会待她这么好吗?”

夕颜的手继续在他脸上游离,下一瞬,却突然教他一把握住,但闻他低沉的声线,隐隐带着一丝压抑的愤懑:“我不过是待人以礼。”

夕颜吃吃的笑了起来:“这么说来,我是不同的喽?”

皇甫清宇亦笑了起来,只是极淡,不过恰好隐去先前脸上破裂的沉静:“颜颜,明知故问的事情,实在是没什么意思。”

“好,那么我来问我不知道的事。”夕颜嘴角仍旧含着笑意,微微用力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手,顺势下滑,来到他的左胸处,有一下没一下的划着,“若林瑞雪也生下孩子,偏她的孩子比我的孩子优秀过许多,你会更爱哪个?”

皇甫清宇轻轻拨了拨她的发丝,终也只是轻声一笑:“这些无谓的事情,你何必多想?若真是为了孩子,那便定了心神,别成日胡思乱想。太过费神,对孩子不好。”

闻言,夕颜终也没有说什么,缓缓起身来,仍旧靠回自己的软垫上,慵懒的拨了拨垂落的青丝:“好,不想了。”

皇甫清宇亦没有再多说什么,又坐了片刻,便起身往门口走去。

身后却蓦地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,他脚步微缓,身后的夕颜竟已经起身趿鞋上前来,抱住了他的腰身,将脸埋进他的背心,声音很低,却重重的撞在他心上——

“说好了要当一对好父母,你就要答应我,不管别的女人的孩子怎么优秀,你都不可以不爱我的孩子,不可以将他抛于脑后……”

皇甫清宇恍然间只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然而她的声音仿似带了哭腔一般的传来,他心神禁不住微微一乱,转过身来,捧起她的脸,果见她红了眼眶,忍不住拧眉:“颜颜,你怎么了?”

夕颜仰着头,就那样透过朦胧的泪眼看着他,良久之后,忽然又一把推开了他,转身拭了拭眼角的水渍,喃喃道: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怪怪的,很莫名其妙……”

皇甫清宇禁不住心下一宽。他知孕妇情绪波动起伏大是常事,因此便上前轻轻揽住了她:“我都叫你不要胡思乱想,好好养胎就是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最近很闷是不是?再过几日是你的生辰,府里也许久没有喜庆了,不如叫齐老十一他们来热闹一番?”

夕颜垂眸站在那里,一言不发。

“也请独舞一起来,老十一近来好像和她恼了别扭,到时我们也好看看他们二人怎样了。”顿了顿,他又道,“你若还像请别的什么人,告诉我便是。”

这样周到迁就的语气,竟丝毫不似平日的皇甫清宇。

夕颜深深吸了口气,才懒懒拨开他的手去:“在这北漠我还能识得什么人?但凭你做主罢了。”

看着她摸向床榻,皇甫清宇亦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道:“也好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月初五,入秋以来难得的好天气,秋高气爽,万里无云。

夕颜原本只是听皇甫清宇说请十一他们来作客,却不曾想竟是另一番场景——皇甫清宇在宴客厅中摆了近十桌席,各府宾客迎来送往,王府门前亦是车水马龙,那阵势,竟是将她的生辰当做大寿来庆贺一般。

一早,夕颜坐在镜前,看着镜中容颜微微苍白的女子,淡淡一笑。

劝自己,也好,像今日这样好好热闹一番,当作盛世狂欢。也许,这便是留在他身边的最后一个生辰了。

唤了银针来为自己梳妆,夕颜自己挑选着首饰,一通装扮下来,但见镜中女子典雅而不失贵气,恍若神仙妃子一般动人。

适逢皇甫清宇打起门帘走进来,一见夕颜的模样,忍不住勾起笑意:“我开始后悔今日请了这么多客人。”

夕颜缓缓站起身来,走向他,笑靥明媚,风情万种:“你既费了这么大心思,我自然不敢怠慢。如此看来,你可有得后悔呢!”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