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到夕颜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那边皇甫清宇的脸色已经蓦地沉了下来,看着她,眼眸中的深邃逐渐形成漩涡,直欲将人吞噬一般的骇人。

她从未见过这个模样的他,顿时有些无措,止不住的倒退了两步。

这样的皇甫清宇,实在是太陌生了。

“老七……”那边还被踩在脚下的皇甫清宏却骤然开了口,“我不会放过你的……”

恰逢崔善延带了侍卫匆匆赶来,皇甫清宇再次冷笑起来:“好,我等着你做了鬼来找我!崔善延,拿剑来!”

“七爷……”崔善延迟疑着,久久不敢上前。

“七哥!”突然间,十一也匆匆跑了过来,身后还跟着同样跑得气喘吁吁的独舞。

十一一来,便不管不顾的上前,拉住了皇甫清宇的臂膀,沉声疾语:“七哥,你这是做什么,怎么这样沉不住气?”

“拿剑来!”皇甫清宇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,只是阴沉着脸看着脚下的皇甫清宏,眸色愈发的狠厉起来。

十一心头一怵,眸光瞥见一旁站着的夕颜,已经赫然明白了什么,忙道:“七哥,今日是七嫂的寿辰,原本是大好的日子,你怎么这么冲动,万一酿下大祸,你叫七嫂情何以堪?”

皇甫清宇仍旧只是不动。

十一忙的又道:“更何况,七嫂如今有了骨肉,你要她眼见着你杀人吗?就当时为了七嫂和七嫂腹中的孩子积福,七哥,你别冲动!”

这一番话,仿佛才终于起了一点作用。

皇甫清宇的脚缓缓从皇甫清宏身上移开之际,皇甫清宏倏地翻身坐起,偏头“啐”了一口,吐出一口血来,又狠狠瞪了脸色沉郁的皇甫清宇一眼:“老七,今日的事,你别以为可以就这么算了。”

语罢,他站起身来,艰难的走向亭外,却在经过夕颜身边时停住了,偏了头看着夕颜,笑:“颜颜,瞧见没有,他已经疯魔了,还值得你这样守着他?”

夕颜原是看着皇甫清宇僵直的背影,此时方才转过脸来看着他,淡淡一笑:“多谢六哥提醒。”

皇甫清宏冷哼了一声,揉着受伤的鼻子,缓缓走出了凉亭,离开了花园。

皇甫清宇拢在袖口的手缓缓捏成了拳头,嘴角隐隐勾起一丝冷笑。

十一见状,也顾不得自己与独舞如今的情形,只道:“舞儿,你先陪七嫂回园子休息。”

独舞微微点头,拉了夕颜一把。夕颜脸色不太好,勉强看了她一眼,应了一声,又看了一眼皇甫清宇的背影,方才伴着她一同出了凉亭。

“七爷方才的模样,可真真是可怕。”一路走着,独舞低低叹了一声。

夕颜微微苦笑起来,眸光飘向远方:“是啊,真是可怕。”

凉亭内,十一好不容易才拉着皇甫清宇坐了下来,眸中唯有担忧:“七哥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皇甫清宇用手支着额头,终于沉静下来的眸色中,隐隐有着某种冰凉的绝望。

“是不是七嫂身上的毒,又有什么意外?”

皇甫清宇淡漠冰凉的目光缓缓转向亭外,许久之后方才冷笑一声:“我倒真希望是一场意外,什么三年之期,若都只是一场意外,该多好。”

“七哥……”

“十一,三年之期明明还没有到,我却总觉得,她好像就要离开我了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当踏雪来到曦微园之时,夕颜已经躺在了床榻之上,即便满室的温暖也红润不起来的脸色很是让人心疼。

独舞偎在一旁的暖榻上,见她进来,微微点了点头。踏雪也不客气,径直上前坐在她身边,还未与夕颜打声招呼,便道:“我过来的时候,十一嘱托我告诉你一声,他等着送你回去。”

独舞低低应了一声,看向夕颜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夕颜撑着额头,正全身无力,听闻她要走了,却忽然想起什么,睁开眼来:“独舞,你不要再与十一闹别扭了,那么好的男人,对你也世间无双,况且你现在担心的那些事根本还没有出现,何必要与自己的幸福过不去?”

独舞微微一顿,半晌过后,只道:“你让我想想。”

夕颜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这话你跟十一说去。”

独舞无奈的看她一眼,移步走出了房间,夕颜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。

踏雪抬起眼眸,淡淡瞥了她一眼:“难得今日是你寿辰,怎的弄成这般模样?”

夕颜缓缓垂了垂眼眸,轻笑一声:“老天爷偏要折磨我,有什么法子?”

“如此我可管不了。”踏雪淡淡道,“我只来拿我的扇子。”

夕颜依旧是笑,看着她,终于也不再兜圈子:“你老实告诉我,你跟南宫御还有没有联系?为什么这么久了,他一点消息都不给我?”

踏雪缓缓勾起一丝冷笑:“娉婷郡主,这世间上的人,不是个个都要时时刻刻围着你转。他也有自己的身份地位,也有别的在乎。更何况这将近一年以来,他很忙。”

夕颜了然的看了她一眼。果然,她和南宫御还是有联系的,也就是说,她依旧是南宫御的人。

“那你回到皇甫清宸身边是为什么?究竟是为了南宫御还是皇甫清宸?”

“这与你无关。”踏雪垂下眼睑,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手指,忽又抬起头来瞥了她一眼,“你怎么不认为我是为了你家的七爷?”

夕颜扬起淡淡的笑脸:“我曾经是以为你和他之间有过什么,可是后来瞧见你看南宫御的眼神,和看皇甫清宸的眼神,我便知我错了。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纠葛,但是应该无关男女之情。”

“你如今倒是开通了。”踏雪微微一哼。

夕颜顿了顿,才又道:“你能不能帮我带话给南宫御,我想见他。”

“我说了,他很忙,未必抽得开身。”踏雪淡淡道。

“我相信。”夕颜微笑道,南宫御若然不是当真有事缠身,定然不会这么久不出现的,“我只请你帮我传个话,至于来不来,便看他自己了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踏雪离去之时,不过也才午时过一点,夕颜却只觉得疲累,吩咐了银针两句,便躺下来午休。银针见她脸色不太好,便寻思请个大夫过来瞧瞧,夕颜却只是摇头:“我休息一阵便好了,你别让其他人进来打扰就是。”

结果这个午觉睡得竟异常沉重,夕颜迷迷糊糊只觉得睁不开眼睛,挣扎一阵之后,索性又睡了过去。一直到她口干舌燥的醒过来,却恍然只见得满屋的烛光,方知天竟然已经黑下来了。

眼皮还是很沉重,她微微蹙了蹙眉,活动了一下眼睛,这时方才看见床畔竟背对着自己坐了个人,霎时间大惊,微微一动,那人却已经转过脸来。

“醒了?”他淡淡的嗓音中不见丝毫今日白天的狠厉,让夕颜禁不住一阵错愕。

许久之后她才稍稍“唔”了一声,却见他伸出手来,径直探向自己的额头,取下一方湿巾。

“你发烧了。”他起身,去换了另一张湿巾过来,又覆在她的额头上,仍旧是极淡的语气,“好在如今没什么大碍。”

闻言,夕颜静静抚上自己的腹部,眸光投向头顶的幔帐,轻轻应了一声。

“醒了就好。待会儿吃了药,好好休息,明早应该就能好了。”语罢,他缓缓站起身来,朝门口走去。

夕颜这时方才将视线投向他,怔忡看着他的背影,只觉得心中一阵刺痛,却也唯有咬牙强忍了,静静翻了身,朝里面睡着。

门打开又关上,他的脚步消失,夕颜阖了眼,紧紧揪住自己的衣领。

未几,门突然又打开了,夕颜本以为是银针送药进来,却只听得那熟悉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床边,心头禁不住微微诧异,翻转过身子,看向再度出现在床边的他。

皇甫清宇依旧只是淡淡的看着她,片刻之后才从袖口取出一支玉簪来,只见得玉体通透莹白,定然是上好的玉石所制。

“好在时辰还没有过。”他的声音仍旧极淡,“虽不是什么稀罕的物什,好赖也还算得上一件寿礼。”

他再度离去,空荡荡的屋中,只余了夕颜一个人,在忽明忽暗的烛火之中,握着那支玉簪,默默地垂下泪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

今日更新毕。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