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颜已经有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未曾见到皇甫清宇了,自从他被罚去翰林院当差,便再没有回过王府,听闻,吃宿都与翰林院的那般太监在一起,未知是哪般的艰苦。

这一日,她醒来,在银针的服侍下梳洗,坐在镜前,手指细细的抚过皇甫清宇送的那支玉簪,禁不住又想起生辰那日的,他那淡到极致的语气。

她几乎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他有多难过,否则白天,也不至于那样冲动的对皇甫清宏。

他一向藏得深,她曾经以为,能让他失去理智的事情,这世间没有。

却原来,只是一个她就足以。

银针再度进门来的时候,便只见到夕颜坐在镜前,暗自垂泪的模样,吓了一跳,忙的上前来:“侧王妃,你怎么了?”

夕颜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:“银针,你知不知道,我很挂念他……”

银针从未见过夕颜这个模样,却听她说出这样的话来,心中也不知是喜是悲,愣了片刻,忽道:“侧王妃可以进宫去探望七爷,我听说那位王妃可是日日都去的,每次去都吩咐厨房给七爷准备好酒菜,带去给七爷。侧王妃也可以像她那般……”

夕颜靠在她怀中,缓缓摇了摇头,又哭了许久,方才道:“可是我不能去,银针,我不能去……”

银针以为夕颜只是因为腹中的孩子,行动不方便,便低声劝慰了几句,好不容易等夕颜安静下来,好说歹说才将她劝到桌边吃早膳。

夕颜捧着碗,却只觉得食不下咽。

近来她身子的妊娠反应已经好了许多,不再动不动的就恶心反胃,可是今日端起饭碗,那种食不下咽的感觉再度袭来,坐在那里,只觉得心里发慌。

“银针。”

她唤了一声,银针忙的上前:“侧王妃,饭菜不合胃口吗?”

夕颜微微摇了摇头,放下勺子,起身道:“你去叫崔善延准备马车,我想去独舞那边看看。”

来到门口,夕颜却只看到一乘软轿,问了才知道崔善延担心马车颠簸,故而才准备了轿子。夕颜心中感激,谢过之后便弯身上了轿子。

一路上,她只觉得轿子走得极慢,似乎过了很久才来到独舞所居的那条小巷。

不料刚刚拐进巷子,前面的轿夫却突然被不知从何处蹿出的人撞了一下,身子一个趔趄,眼前就要摔倒,幸得后面的侍卫眼疾手快,轿子在一阵剧烈的晃动之后,总算还是平稳的落了地。

“什么人走路这么不长眼!”那轿夫骂骂咧咧,一时又跪下给夕颜请罪。

夕颜下轿来,微微摆了摆手,带着银针朝独舞的小店走去。

走到门口的时候,见着那虚掩的店门,夕颜便隐隐觉得不对。

空气中仿佛飘散着一股什么味道,夕颜迅速转身,撑在一旁的一株树上,剧烈的呕吐起来。

“侧王妃!”银针一见,忙急道,“我去找独舞姑娘给侧王妃取水漱口。”

她转身推门进入店堂,然而刚跨进门槛,身子便僵在那里,足足过了许久,才突然听得一声尖叫自银针口中传出,惊得在巷口处等候的轿夫侍卫都同时站直了身子。

夕颜心中一凛,顾不得自己身子不舒服,转身走向店堂,越过银针的肩膀,霎时间被眼前的情形惊得无法动弹——

店堂内,几乎满地都是鲜血,而刚刚引起她呕吐的血腥味,便是来自这里。而那满地的鲜血之中,独舞就躺在那里,青丝迤了一地,身上的衣衫,早已看不出先前的颜色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的马策得很急,进入小巷之时,竟然撞翻了夕颜先前停在那里的软轿,霎时间人仰马翻,他亦重重摔在地上。

然而十一却好似感觉不到疼,很快又站起来,跑入店堂之内:“舞儿!”

夕颜脸上毫无血色的站在一边,看他进来,脸色愈发惨淡。

十一却似乎没有看见她,眼睛便只是看着躺在一滩血泊之中的独舞,张大了嘴,仿佛想喊,又仿佛想哭,然而到最后亦没有发出半点声音,终于扑上前去,将独舞已经冰凉的身子抱进了自己怀中。

他将独舞抱得很紧,仿佛她还活着。

他用绢子细细的擦去独舞脸上的血迹,随后,又握住她手,细细的擦拭起来。

夕颜几乎不忍看他脸上的神情,没有伤,没有痛,那样空洞,仿佛没有魂灵一般,只是默默的擦着独舞的身子。

“十一……”夕颜克制不住,颤抖着声音唤了出来。

“嘘——”十一的声音同样颤抖,“七嫂,你不要吵,舞儿说她最近以来都睡不好觉,你不要吵她睡觉。”

夕颜落下泪来,别过头去,再不忍看眼前的情形。

门口再次传来马蹄声,皇甫清宸和十二也赶来了,却同样在进门的那一瞬都呆住了。

最后出现的是皇甫清宇,风尘仆仆的模样,进门后,看了看地上的十一和独舞,眸色一凝,接着转头看到面无血色的夕颜,他快步上前,拉住她的身子上下察看,末了才捧住她的脸:“颜颜,你有没有事,有没有受伤?”

他身上熟悉却又陌生的气息让夕颜一阵恍惚,心头的委屈害怕与不甘一瞬间通通爆发出来,埋进他怀中,揪着他胸口的衣襟大哭起来:“皇甫清宇,独舞死了……”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