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是那晚上夕颜真的哭得太过,以至于第二天早上起身,眼睛肿得几乎睁不开。

好在冰室常年备有冰块,皇甫清宇忙的命人取了些来,敷在她眼上,又开了方子命人去制药膏,嘱咐在敷完冰块之后给夕颜涂在眼上。

吩咐完这些,时辰已经不早,他又要匆忙进宫,夕颜便让他快去,毕竟现如今皇帝已经再明显不过的开始对付他,若然再有什么差错,即使再小,只怕都能授人以柄。

结果银针服侍夕颜的时候,竟然开口问道:“侧王妃,昨夜……王爷欺负你了吗?”

夕颜蓦地红了脸:“别胡说。”

银针顿了顿,道:“昨夜,我们一群人都听到了侧王妃的哭声,侧王妃和王爷是不知道,园子里的人都出来了,只怕是出了什么事,可是听见侧王妃哭,又不敢进来打扰。”

夕颜想象着那样的情形,禁不住微微勾起唇角,末了,神色却又黯淡下来:“王爷他没欺负我,是我欺负他呢。”

“啊?”银针讶异的喊了一声,但见夕颜的神色再不如先前明亮,也没有再问什么,自顾自的嘀咕了两句,便由着夕颜一个人在房中休息。

夕颜又躺了一会儿,眼睛上涂的药膏逐渐起来作用,不再泛疼,也终于可以睁开眼来。微微有些口渴,却不想唤人进来服侍,便自己起身来,走到桌边,摸了摸茶壶还是暖的,便倒了一杯出来准备送入口中。

身后却突然有一丝异响,随后,一只手竟横里伸出,挡住了她手中的那杯茶,言语中隐隐带着调笑的意味:“再好的茶叶,泡了这么许久也早已温吞了,喝进嘴里你也不怕苦。”

夕颜心中霎时间大动,恍然回头,眼前的人,不是那消失许久的南宫御又是谁?

她一把捂住了自己唇,防止自己惊叫出声,待到心境平复,却只是冷眼看着他:“南宫御,你终于舍得出现了?”

眼前的南宫御,依旧是风流倜傥的模样,看上去甚是潇洒,夕颜一时间却只觉得恼恨,又委屈,眼睛还红肿着,便忍不住又要哭了。

南宫御忙的抚了抚她的头:“别哭别哭,我错了还不成?听踏雪说你想见我,我便来了。怎么一年没见,你竟爱哭起来?眼前那又臭又硬的娉婷郡主哪儿去了?”

夕颜看着他,吸了吸鼻子,终是没有落泪,低声道:“因为我就要死了。”

南宫御微怔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探上她的脉搏,霎时间变了脸色,沉声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夕颜蓦地记起一年前他曾为自己把过脉,按着他的医术,绝不会不知道自己那时并未怀有身孕,可是他竟然没有告诉她!

“南宫御!”夕颜再度恼恨的看着他,“当初你为什么不告诉我,我其实并没有怀孕?”

南宫御顿了顿,方才道:“那毕竟是你家相公做出来的事,我原想由他来告诉你会好一些,因此才没有说。”末了忽又紧了脸色:“你还未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?你的脉象为何如此古怪?是那假孕的药物造成的?”

夕颜抽了口气,抿唇点了点头:“是那假孕的药物造成的。”

南宫御蓦地攥紧了拳头,低咒了一声,转身就要出去的模样。

夕颜忙的拉住他,低声道:“不是皇甫清宇的错,不是他给我下的药。”

南宫御讶然转身:“那是谁?”

“太后。”夕颜深吸了口气,道,“从一开始就是太后给我下药,他只是想尽力保全我。”

南宫御眉头拧得愈发紧了:“那药——那药应该是自制的,可是那老妖妇怎会识得医术药理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夕颜低声喃喃,“那次我毒发,她给我吃了一半的解药,能将我的寿命延长三年。”

南宫御头上顿时青筋暴起:“她会这么好心?那三年后呢?另一半解药呢?”

“她的确是没有那么好心。一半解药的条件是,让皇甫清宇三年对我不闻不问,亦不许他见我。”夕颜唇角微微颤动,“皇甫清宇原是想,即便从太后那里得不到另一半的解药,他自己也可以制出来。就算是制不出来,三年也可以发生很多事,也许到三年后,就可以得到那另一半的解药。可是——”

“可是什么?”

夕颜蓦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,眸色又沉又凉:“可是他并不知道,没有另一半的解药。世上,根本就没有另一半解药!”

南宫御只觉又惊又怒,一颗心无论如何也无法平复,再度捉起了夕颜的手腕,准备再度为她细细把脉。

夕颜看着他,忽而低叹了口气:“没用的,师兄,你救不了我的。虽然我知你医术高明,可是……除非有那不存在的另一半解药,否则,这毒无药可解。”

南宫御突然放开她的手,下一刻,竟克制不住的大喝了一声,狠狠一掌劈下去,眼前的圆桌顿时裂成了两半。

夕颜微微有些被震到,而外间听到声音的银针更是惊骇不已,不过一瞬就已经推门而入:“侧王妃?”

余下的声音堵在喉头,因为她竟然看见一个陌生的男子在侧王妃屋中,顿时吓得尖叫起来:“来人呐,有刺客——”

夕颜心中一急,就要喝止银针,然而不过一瞬,那些原本在暗地里护着这屋子的侍卫便已经破门而入,看着呆在屋中的南宫御,霎时间都黄了脸色——他们竟然在毫无知觉的情形下被这样一个男人闯进屋中,而且与他们要保护的侧王妃站在一起!且不论他会不会伤害侧王妃,单是被他这样悄无声息的闯入,被王爷知晓,也定然是大罪一项!

“无需惊慌!”夕颜忙的站上前来,看着眼前脸色大变的众人,“这是我师兄,不是你们要防的人,你们都出去吧。”

“可是侧王妃——”为首的侍卫统领闻言,心头仿若一块大石落地,却还是隐隐提心吊胆,“这人这样擅自闯入,若被王爷知晓,奴才不知如何复命。还是请这位公子先行离开侧王妃的房间吧?”

一直紧握了拳头低头站在夕颜身边的南宫御,终于缓缓抬起头来,寒凉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侍卫,霎时间凉到了人心底。但闻他薄唇轻启,一声冷笑更是让人胆战心惊:“就凭你们,让我出去?”

那一瞬,连夕颜都止不住微微诧异,转过脸来看着他,顿时忍不住变了脸色——

眼前的南宫御,绝不是她所认识的南宫御。他脸上的孤傲冷绝,眼眸的冰凉慑人,通通在告诉她,他是沐飞扬,号称“战神”的豫亲王!

“南宫御……”夕颜的声音低到自己都听不见,她只觉得自己的脸色也应该难看到了极致,因为面前的南宫御,在将视线转向她的那一瞬,眸色忽而又变得平静哀凉起来。

下一瞬,他竟不顾在场众人,上前一步,一把将她揽进了怀中,下颚抵住她的发顶,声音沉痛悲戚:“颜颜,都是我害了你。”

夕颜一怔,随后却克制不住慌了神。

身后银针和众侍卫的目光仿佛一把把剑刺在她背上,而将她揽在怀中的南宫御却不管不问,仿佛天地间,都只剩了她,还有他那颗痛到极致悔到极致的心。

然而,突然之间,夕颜身后的侍卫们却都转向了门的方向,齐齐下跪:“参见王爷。”

皇甫清宇站在门口,眸光冷峻的看着屋内的情形,背对着他的夕颜背脊分明一僵,而南宫御,缓缓抬起眼来,视线与他相接,同样的淡漠冰凉。

“你们都出去。”皇甫清宇淡淡吩咐了一声,抬脚走向屋中央,在榻上坐了下来。幸而,在路上遇到的皇甫清宸咬牙切齿的告诉他,沐飞扬回到了京城,他才会中途打马回府。不想,沐飞扬他竟真的来得这样快。

一群侍卫顿时都提心吊胆的退出了房间,银针咬牙看了看屋中的情形,终也退了出去。

屋中终于只剩三人,夕颜也终于想起来推开南宫御,回身看向皇甫清宇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更3000字啦~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