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甫清宇就站在床边,身上还是未解下来的披风,一副风尘仆仆的味道,却仍旧微笑如水的看着她。

夕颜又是惊又是喜,就要坐起身来,已经被面前的人打横抱起,他坐到床边,将她放在自己的腿上,只是看着她,眉宇之间暗藏玄机。

夕颜情不自禁偎进他怀中,轻声笑了起来:“又说在宫里宿下,怎么又回来了?”说着,她忽然转头看了一眼屋中的滴漏,不由的道:“不是已经过了出宫门的时间么?”

皇甫清宇看着她,缓缓低下头去,与她鼻间相抵:“你又是遣人来问,又遣人送书信,我怎么能不回来?就算是宫门关了,我跃宫墙都会回来。”

夕颜忍不住娇声笑起来,一抬眸,却突然看见他手中正捏着自己刚刚写的那张字条,便要伸手去拿,皇甫清宇却将手往后一扬,不让她够得到,依旧只是抵着她:“说一遍。”

夕颜故意装傻看着他:“说什么?”

皇甫清宇一低头,含住了夕颜的唇,直逗弄得她喘不过气来,才又放开她,声音低沉如醇酒:“知道说什么了吗?”

夕颜伏在他怀中喘息:“是你说的,你不来找我的时候,我也应该去找你。昨晚你就那样走掉,我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,今日一早又说你进了宫……偏你又说这段时间不能随意走动,我怎么去找你?”

沉默许久,方才闻得皇甫清宇一声轻叹:“颜颜……”

夕颜只以为他在唤自己,抬头去看他,却只见他神情幽远,眼神飘忽。一时间,夕颜的眼神亦黯淡下来,垂下眼眸,依旧靠在他怀中,低吟出字条上写的那句诗——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,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

皇甫清宇却只是沉默的将她往怀中揽了揽,眸色愈发静谧幽深。

颜颜,究竟是我太过在意,还是你太过不在意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二天早晨夕颜醒过来之时,皇甫清宇已经换了衣衫准备出门。

夕颜一见他一身青衣素服,分明不是进宫的模样,忙的坐起身来:“你去哪儿?”

皇甫清宇本不意她会醒得这样早,也并不想带她去今日这样的场面,然而她既开口问了,也唯有坐到床边,道:“今日独舞下葬。”

闻言,夕颜几乎顾不得自己的身子,立刻就要跳下床来: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“颜颜。”皇甫清宇无奈的看了她一眼,“我希望你在府中好好休息。”

“你自私!”夕颜头也不回的回了一句,一边自己开始翻拣衣物,又忙不迭的唤银针进来服侍梳洗,一时间忙乱得不得了。

皇甫清宇也知拦不住她,便只道:“你慢一点,我等着你。”

夕颜应了一声,却还是只用了一炷香时间就打理好一切,跟着他出了门。

皇甫清宇不放心马车的颠簸,因此只是让她坐轿子,自己则骑了马走在一旁。

等到夕颜意识到这是去往东郊陵园的路时,轿子已经出了城门,她挑起帘布,看向走在轿子旁边的皇甫清宇。

皇甫清宇也看着她,眸色暗沉。

夕颜咬了牙,又放下帘布,靠着软垫,心头混乱到了极点。

夕颜不知十一用了什么手段,竟然让独舞葬进了皇家园陵。一路随着皇甫清宇进入陵园西侧,远远地,便已经能看见一座新坟前,几个萧条落寞的身影。

皇甫清宸,踏雪和十二都已经到了,站在十一身后,都看着十一消瘦的背影。

夕颜有些着急,脚步不自觉的加快,皇甫清宇却总是在后面拉着她,提醒她走慢一点。忽快忽慢的脚步声终于引得那边的几个人回过头来,独独除了十一。

夕颜怎么也没有想到,再见十一,那个温暖纯良的少年,竟然会变成那般模样——瘦削的脸颊,深深凹陷的双眼毫无一丝精神气,仿若一潭死水,凌乱的鬓发旁,是因为消瘦而高高凸出的颧骨,而下巴上,满满的胡渣已经足以说明,这个男子过去的几日过的是怎样的日子!

“十一……”夕颜心猛地一颤,唤了他一声。

十一却一如开始,始终蹲在独舞的墓前,一动不动。

夕颜克制不住的想要上前,皇甫清宇自身后将她揽住,在她耳旁低声耳语:“不要去打扰他,我们来送独舞,心意到了就好。”

夕颜却克制不住的哭起来,转身伏进他怀中,心中紧紧揪作一团。

如果今日独舞出事,十一就已经成了这般模样,那两年后她死了,皇甫清宇会是什么样?

贴着他的胸膛,感觉着他强有力的心跳,夕颜的眼泪愈发汹涌起来。

他的感情一向不外露,若然能像十一这样,将所有的伤与痛呈于表面,夕颜只还觉得好受一点。

可是,她就怕他,将所有的一切都藏在心里,没有人看得见他的伤他的痛,这样子,他会更痛。

夕颜的手紧紧揪着他胸前的衣襟,呜咽着。

皇甫清宇揽着她,眼睛却只是看着十一,眉头紧拧。

---------------

虽然淡月也不确定今天能几更,但是一定会尽量多更新。昨天没有更的,会补上。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