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时辰过后,十一仍旧只是蹲在坟前,一动不动。

十二这几日以前早已习惯了他这种状态,虽说心痛,却也拿他没有办法。皇甫清宸看了看身旁的踏雪,对十二使了个眼色,随后对踏雪道:“我们先回府吧,前两日不是还说头疼?别再这里吹冷风了。”

踏雪看了那坟和坟前的十一一眼,淡淡呼出一口气来:“好。”

转身,夕颜仍旧是伏在皇甫清宇怀中,两个人都一动不动。皇甫清宇的目光淡淡投过来,眼睛里却太过淡然与干净。

踏雪避开他的视线,道:“七爷,还是先送她回去了,有了身孕,在这里站许久终是不好。”

皇甫清宇淡淡点了点头,算是应了。

待到皇甫清宸带着踏雪走远了,皇甫清宇才附在夕颜耳边,低声道:“走吧。”

夕颜安静了许久,方才低声道:“我想跟十一说说话……以前独舞跟我说过很多事,我想说给他听。你跟十二先去门口,我保证把十一给你们带过来,好不好?”

许久之后,皇甫清宇才终于微微一笑:“好。”

皇甫清宇和十二离去,四周变得很安静。

十一没有发出一点声响,夕颜缓缓上前,靠着独舞的坟坐了下来,头挨着冰凉的墓碑,看了看眼前的十一,忽然轻笑起来,喃喃道:“独舞,你看见没有,这个男人为了你把自己这磨成这个样子,你是不是也会后悔,当初没有答应嫁给他?”

眼前十一始终毫无波澜的眉目,忽然之间微微耸动了片刻,抬起眼来看她。

夕颜看着他,笑了笑:“十一,独舞她没有看错你,你为了她难过成这般模样,也不枉她因你而死。”

十一一言不发,又转过头去,只死死看着独舞墓碑上的几个字。

“十一,你可不可以告诉我,独舞死了,你究竟有多难过?”夕颜又道。

沉默了许久,夕颜才终于听到十一开口,然而那声音苍老暗哑,竟丝毫不似从前的十一:“我很想,陪着她去……舞儿她怕孤独,虽然她从来不说,但是我知道她怕……”

“却终究还是没有去陪她。”夕颜淡淡替他接了下句,“因为你知道,世上还有许多更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做,对不对?”

十一依旧不动,目光有些茫然。他之所以现如今还活在这世上,是因为这几日以来,皇甫清宸和十二几乎轮流寸步不离的守着他,否则,他只怕早在和她的尸身成亲的那日,便与她携手共赴黄泉。

他摇了摇头,茫然而哀恸:“这世上再没有什么事情对我来说是重要……没有舞儿,什么都不重要了。”

“那家国天下,江山社稷呢?”

十一依旧只是摇头:“这些,从来都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“可是这些对你七哥来说,却很重要。”夕颜淡淡道。

十一终于再次看向了她:“你说什么?”

夕颜笑笑:“十一,我们来做个交易好不好?两年以后,我代你下去陪独舞,而你,陪着你七哥走过他最难熬的日子。”

十一眼眸深处风云暗涌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你知道两年后我会死的。”夕颜低声笑道。

十一倏地站起身来,咬牙,布满血丝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:“谁告诉你的?银针,还是十二?九哥?”

“不,十一,那些都不重要。”夕颜诚挚的看着他,又看看独舞的墓碑,道,“独舞已经去了,我终究也要去的,就让我和独舞,看着你们好好活下去,行吗?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皇甫清宇同十二出了园门,十二实在疲累,见着夕颜的轿子,跟皇甫清宇打了声招呼便钻了进去,打起瞌睡来。而皇甫清宇就在轿边,靠着轿竿坐着,低头看着地面,眸色深邃,若有所思。

远远地,有二人携手而来,一直走到他面前,有好听温婉的女声唤他:“老七。”

他恍然抬起头,微笑着站直了身子:“姑姑。”末了,又看向她身后的男子:“姑父。”

晋阳公主和凌照同时微笑点了点头,凌照的神情有着些许的恍惚,不断地往身边的轿子里看。见状,皇甫清宇淡淡道:“颜颜跟老十一在陵园里,可能很快就要出来了。”

凌照仿佛松了口气,下一瞬,脸上的神情却愈发纠结。晋阳公主往自己丈夫的脸上看了看,低叹了一声,上前挽住他:“阿照,要不我们改日再来看岚儿吧。”

凌照犹豫了片刻,抬头看了看皇甫清宇。

皇甫清宇眸色淡然:“姑父,颜颜有了身孕,我不想她受什么刺激。”

凌照嘴唇微微动了动,脸上似悲似喜,终于叹出声来:“她有身孕了?几个月了?”

“四个月了。”皇甫清宇道,“等孩子出生,姑姑和姑父一起来府中坐坐吧。”

晋阳公主倒是笑了起来:“恭喜你,老七。阿照,你要做外公了。”

凌照脸上这才堪堪挤出一丝笑容,末了,道:“既如此,晋阳,我们还是先走吧。”

晋阳公主应了一声,和皇甫清宇打了个招呼,然而刚要转身,那一边的园门口,夕颜已经同十一一起走了出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二更。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