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御和他,只能选一个,选谁?

夕颜终于无力承受他灼热的视线,缓缓闭上了眼睛,轻声道:“你何苦这样逼我?”

“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。”他手上力气一重,再度迫使夕颜张开了眼睛。

夕颜只是看着他漆黑如墨深不见底的双眸,只觉得身上一阵阵寒意,似是从他身上传过来的一般,直欲损人心神。

她不由的便笑了起来,只是那笑容却极淡,脸色也极淡,仿佛稍稍不慎,就要破碎一般:“你想要的,无非就是我罢了,我的人我的心,你都已经得到了。”

“不够。”他的声音如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,“你知道不够。”

“那还要怎样?”夕颜禁不住微微提高了声音,“南宫御是我师兄,况且……他陪了我这么多年,我不会放弃他。”

皇甫清宇眸色倏地一凝,夕颜恍惚之间便只觉得仿佛有刺刀袭来,直刺入心脏深处,痛到不能呼吸。

许久,两人都没有再说话。屋外依旧是雷雨大作,狂风吹开了虚掩的书房门,直灌而入。桌上的蜡烛“噗”的熄灭了。

夕颜素来恐惧黑暗,那一瞬,几乎不自觉的就伸出手去拉住了他的袖口。顿了顿,却又缓缓放开了。

黑暗之中,只听得她的声音仿佛带了浓浓的悲凉与矛盾:“为什么你非要我选,我本来就是你的,不是吗?”

皇甫清宇只觉得有冰凉柔软的小手拉住了他的手,随后,带着他的手,缓缓移到了她的腰际,放在了她的束腰带之上。随后,她松开了手,双手转而攀上他的肩胛,踮脚附于他耳边:“我是你的……只要你不逼我……”

皇甫清宇没有动。

夕颜的唇,学着他先前的姿势辗转,滑过他的下巴,待要覆上他的唇之际——

突然间,夕颜只觉得腰上被人狠狠一推,随后,她撞上书架,背上一阵剧痛,忍不住狼狈的弯下腰来。

皇甫清宇转身,没有停留的出了书房。

黑暗之中,夕颜顺着书架,缓缓滑到了地上,抱进双膝,任由眼泪无声滑落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再回到房中,雷声已经小了很多,不离也已经又睡着了。

银针见她进来,忙道:“侧王妃,先前王爷来过,哄得小郡主睡着了。你找到那本书了吗?”

夕颜摇摇头,看了看熟睡的不离,方才道:“备水沐浴。今夜这样大的雨,我们也早点安歇。”

沐浴完,雨还是下得很大,夕颜遣下了银针,独自朝着床榻里的位置,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睡去。

朦朦胧胧间,却仿佛突然有熟悉的气息袭来,那样强烈,不容忽视。

夕颜刚刚睁开眼,唇上就蓦地一重。

看着眼前皇甫清宇的脸,她脑中一片空白,恍恍然才察觉——他喝了酒。

屋内烛火摇曳,忽明忽暗,他脸上的神情亦是忽明忽暗,不可捉摸。

“看着我。”他声音低沉,仿佛有着某种魔咒。

夕颜竟然果真便回转了头,迎着他的凝视,仰了头,呼吸微喘。

他再度覆上了她的唇,待到两个人都喘着气分开,夕颜便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他身体,在微凉的夜里,热得惊人。

……

这一场欢爱,极尽的缠绵,也极致的温柔。

一如最初的那一次,他那样克制自己,唯恐便伤了她。

末了,却仍旧没有松开她,俯下头来,轻柔的与她相吻。

夕颜欲拒还迎。因为实在是没办法摸透他的心思,便只能搅乱自己的心思。若然连自己都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那么,也希望这次他看不透自己。

满室的寂静之中,只有两个人的呼吸交融在一起的声音。

突然,隔壁的房中却突然爆发出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声,两个人身上都是一僵,分开来。

不知不离为何竟在这样的时辰哭闹起来,夕颜心头有些担忧,皇甫清宇已经抢她一步开始穿衣服,她也忙的拣起地上散落的衣衫穿戴起来。

皇甫清宇速度极快,夕颜刚刚穿上贴身小衣,他已经朝着通往隔壁间的那道门走去。然而刚刚走到门口,他却突然顿住了脚步。

不离的哭声仍在继续,隐隐约约夹杂着乳娘小心翼翼的轻哄。

皇甫清宇却倏地转过身,又朝她走来。

夕颜刚刚披上外衫,他已经走到了她面前,伸手扶住她的肩。

“颜颜,如果是不离和南宫御之间,你会怎么选?”他低低的声音响起,仿佛不带任何情绪,却生生的让夕颜打了个冷噤。

她倏地明白,他已经在让步,他已经做出了他能做出的退让。

夕颜心头一片悲苦,眉目之间涌动的却是迟疑和徘徊,许久之后,终于吐出两个字:“不离。”

许久,皇甫清宇都没有反应。

直到那边,不离的哭声已经隐隐听不见了,他才倏地笑了起来:“好。”

他分明在笑,分明说的是好,可是夕颜却只觉得他身上再度散发出慑人的寒气,直逼人的心神。若她不是已经快要死去,只怕也会被他的这种气势所震慑吧?

夕颜抬起头来,看着他。他是绝色的美男子,他是深不可测的皇族中人,他有足以震慑天下的气势,他绝对有能力坐上那个最高的位置。

而于她来说,他却只是不离的父亲,她出生,唯一,深爱的男子。

夕颜知道,对于他来说,也许她在他和南宫御之间的犹豫是足以让他发狂的话,那么,她在不离和南宫御之间的犹豫,便足以让他绝望。

皇甫清宇却再没有看她一眼,转身便出了房门。

夕颜在原地立了许久,终于才想起来什么,上前,推开了前往隔间的那道门。

乳娘刚刚将不离哄得再次睡着,见着她,忙的低声向她解释:“小郡主不知被什么惊醒了,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,侧王妃请放心。”

夕颜点点头,又道:“你下去吧,我在这里陪她。”

乳娘推了出去,夕颜方才在不离的婴儿床边坐了下来,看着里面熟睡的孩子,嘴角微微勾了起来,许久之后,轻轻的开了口:“不离,不离……”

她就只是声声唤着孩子的名,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,末了,才终于低声道:“我的不离,以后,就唯有你能代娘亲陪着爹爹了。不离,一定要做天下最乖的孩子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夕颜做梦也没有想到,事情的变化来得这样突然。

那一夜,当南宫御悄然潜入她房中的时候,她就察觉到了不对。果然,南宫御接下来的话——

“颜颜,皇甫清宇准备动手了,就在今夜。”

“今夜?”夕颜震惊之下,随之袭来的却是满心的担忧与悲凉,忧的是,他是不是能够一举成事,而悲的是,她就要离开他,离开不离。

“是。”南宫御点了点头,“今夜是十一王爷大婚之喜,所有的朝臣都会前往王府贺喜,而皇宫之中的守卫多半会有所松懈。有着十一王爷成亲的幌子,实在是太容易成事了。”

“那他……”夕颜咬了唇,“会不会有危险?”

南宫御蓦地轻笑了一声,似乎带着微微的不屑,又似乎带着一丝佩服:“你认为他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吗?”

夕颜哑口无言,只觉得全身都开始发冷,站在那里,仿佛血液都停止了流动。

“颜颜,这个时候,十一王爷手下的兵马只怕已经控制了整个京城,全城都在戒严之中。然而在他成功的那一刻,宫中会有信号弹升起,所有的士兵都会欢呼雀跃,到时候,就是我们离开的最好时机。”南宫御看着她,沉声道,“应该不出两个时辰了。”

夕颜只觉得脑中“嗡”的一声,下一刻,已经几近跌跌撞撞的走向了不离所在的房间。

不离,不离。说好了不离,却终究还是要分离。

她伏在不离的床边,看着里面安然躺着的女儿,忍不住痛哭出声。

不离原是笑着的,乌溜溜的眼珠滴滴的转着,然而却见了夕颜哭着的夕颜,先是愣怔了片刻,随后,也随着她一起哭了起来。

夕颜忙的伸出手去,将她抱进怀中,轻轻的抚着孩子:“不离不哭,不离不要哭……”

她一边说,眼泪却止不住的落在孩子脸上,终于无法克制,将脸埋在孩子身上,大哭了起来。

不离,离了你,离了他,我将拿什么支撑自己,活过那往后的一年?

南宫御站在门口,看着她,心头微微不忍,想要上前,却终究是忍住了。复又出了房门,来到后面的小花园中,藏身于一株大树之上,取出玉笛,缓缓的吹奏起来。

屋中的夕颜,在他的玉笛声中,一次又一次的泪流满面。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