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时辰后,皇宫。

除却那些热闹非凡的节日,平日里,夜晚的皇宫总是诡异而凄清的。

天地间,仿佛一片静谧。

然而,在这样的静谧之中,却有一个人,一袭月白色的袍子,在银白色的月光之下,独自走过宫门口长长的甬道,走向承乾宫的大殿。

所有的一切阻力仿佛都消失了,他宛若天神,势不可挡的降临。

进入大殿之前,犹有两个侍卫怔怔的看着他,方要上前询问什么,却已经被他冷冷的一个眼神激了回来,霎时间只觉得手脚冰凉,皆不约而同的低下头去:“见过七爷。”

入了大殿,里面却空无一人,只隐隐有女子的笑声从通往旁边暖阁的门缝中传出来。

皇甫清宇嘴角勾起一丝冷冷的笑意,看了看自己身旁那华美的灯座,缓缓伸出手来,轻轻一推,灯座坠地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他微微闭了目,听见那暖阁之中女子的笑声蓦地消失了,随后传来他那皇帝四哥的一声厉喝:“什么人?”

皇甫清宇这时方又睁开眼睛,抬了眼,看着前方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,一步步走上前去。

那金黄威严的龙椅,便仿若为他而设。

终于,他缓缓坐了下去。

身侧暖阁的门在同一瞬间打开了,衣衫尚未整着的皇甫清宥走出门来,在见到他的一瞬间,赫然变了脸色,随后紧握了拳头,冷冷道:“老七,你要造反?”

皇甫清宇微微侧了脸,斜睨了他一眼,微笑无害的模样,淡淡的吐出那个肯定的字:“是。”

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皇甫清宥脸色变得铁青,忽然间断喝了一声,“来人!”

殿外立刻呼啦啦的涌进一群侍卫,皇甫清宥冷笑了一声:“把这个作乱犯上,不自量力的忤逆臣子给朕拿下!”

一群侍卫立刻握剑待发。

皇甫清宇却蓦地轻笑了一声,慵懒的靠向龙椅的椅背,淡淡的看着下面一群侍卫,却是对着皇甫清宥说话:“四哥,这又何苦呢?本是同根生,为弟的,并不想为了这把椅子,与四哥争个头破血流。”

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有资格与朕争?”皇甫清宥怒道,“如今你是作乱谋反!”

皇甫清宇淡淡看向了先前他走出的暖阁,轻声道:“我不过是看四哥弄脏了父皇的地方,来为四哥善后罢了。”

“闭嘴!”皇甫清宥冷喝了一声,随即看向底下的侍卫,“给我生擒了这个反贼,朕重重有赏!”

一种侍卫闻言,都握紧了手中的剑,待要冲上前之际,却突然闻得一声中气十足的厉喝从后方传来:“通通给我退下!”

众人回头看去,竟是御前侍卫统领李啸!但见他大步走上前来,竟朝着龙椅上的皇甫清宇行了个大礼:“臣救驾来迟,让皇上受惊,请皇上恕罪。”

一众侍卫霎时间脸色大变,不知如何是好。

而皇甫清宥的脸色变得更是阴沉:“李啸,你也要造反?”

李啸缓缓站起身来,挥退了身后的侍卫,沉声道:“四爷,识时务者为俊杰,况且皇上念着和四爷多年的兄弟情,并没有想过多为难四爷。四爷又何必非要自讨苦吃?”

皇甫清宥猛然倒退了两步,看了看皇甫清宇,又看了看那些被李啸挥退的侍卫,霎时间有着五雷轰顶之感,却仍旧不甘心的呼喊:“来人,护驾!快来人!”

大殿外,倏地又有人影闪了进来,却是今夜原该是新郎官的十一与十二,两人皆是一身铠甲,上前来跪拜了:“禀皇上,宫中禁军已集结完毕,城中五万御林军亦已在宫外待命,城外江南江北三十万大军亦已整军待发!”

皇甫清宥霎时间变得脸色青灰,吼道:“不可能,你们怎么可能有虎符调动大军?”

十一和十二各自轻笑了一声,从袖中各取出半块虎符来,凑成一块,示给皇甫清宥:“四哥说的,可是这个?”

皇甫清宥终于禁不住跌倒在地。那虎符,一半在他这里,一半在林相手中,竟不知何时,他们已经盗得了他手中的那半块虎符!

皇甫清宇这时方才轻叹了一声:“四哥,为弟的原也不想这样大动干戈,若然四哥想得开,那么,做一个郡王,也乐得逍遥,不是吗?”

“皇甫清宇!你这是谋反!你是忤逆!你连祖宗先帝也不顾了吗?”皇甫清宥缓缓站起身来,却蓦地看见了离自己最近的那侍卫身上的佩剑,突然间便猛地扑了上去,抢过剑来,对准了皇甫清宇,“朕不会认输的,皇位是朕的,你没有资格坐!”

底下的众人皆忍不住微微变了脸色,却唯有皇甫清宇,仍旧是极其淡然的模样,眸光微冷:“是么?”

“圣旨到——”

突然之间,殿外竟传来某个熟悉的苍老声音,殿中除了皇甫清宇,皆讶然的转头看去。

竟是先帝身边的总管太监***!

但见他手中捧着圣旨,跨进殿来,扫视了在场的众人一眼,忽然捧高了圣旨,高声道:“诸位王爷听旨——”

一瞬间,所有人都明白了那是先皇旨意,皆不约而同的跪了下来。

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朕初疾但下痢耳,后转杂他病,殆不自济。人五十不称夭,年已六十有馀,何所复恨,不复自伤。诸子在下,唯第七子清宇人品贵重,才德兼备,特传位于七皇子——”

除却皇甫清宇,底下其余人,霎时间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皇甫清宥霎时间如同发狂一般的站起身,举剑冲向了***:“伪诏!你这个狗奴才哪里弄来的伪诏!先帝驾崩一年多,何来遗诏之说——”

十二忙的将***护在自己身后,抽出腰间的剑来,迎上皇甫清宥,不过三五下,便已将他击倒在地。

***这才看向皇甫清宇,微微颔首:“七爷,接旨吧。”

皇甫清宇缓缓走下来,来到他面前,再度跪在了圣旨之前。

“七爷,皇上曾经说过,这天下,只要七爷想要,便必定是七爷的。”***低声道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三更。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