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颜心头猛地有不好的预感升起,怔忡在那里,点头也不是,摇头也不是。

却见南宫御忽然拍了拍手,一旁的水蓝立刻呈上来一封信,放到夕颜面前。

过了许久夕颜才缓缓伸出手去拿那封信,拆开来,缓慢而艰难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着。

竟然真的是外祖母的亲笔信,或者说是手谕,为她指婚,指婚给南宫御。

夕颜看完手谕,早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。

“原来外祖母的最终目的,是要让我和亲。”夕颜极其缓慢的将信叠好,重新放回信封内,许久之后,才突然抬起头来看向南宫御,“可是外祖母为何要将我许给你?”

南宫御微微一挑眉:“因为我亮明了身份,去求她老人家。”

夕颜讶异的站起身来:“你去求她?”

“颜颜,若到现在你还要问为什么,那便不是我认识的颜颜了。”南宫御漆黑的眸子流光溢彩,嘴角噙着温和的笑意看着她。

夕颜只觉得不可思议。在她的记忆之中,没有人向她表白过,因为没有人敢。可是却没有想到,第一个人,竟然是南宫御!自小一起长大,被她视作亲哥哥的南宫御!

南宫御也站了起来,走到她面前,缓缓低下头来,看着她:“颜颜,我不够好吗?”

我不够好吗?

不知为何,夕颜忽然觉得这句话十分耳熟,好似在哪里听过,却总也想不起来。心中顿时更加混乱,她只觉得自己仿佛快要疯掉:“不是你不够好,可是不对啊,就是不对啊!”

“什么不对?”南宫御低声道。

“我们两个,我们两个怎么可以成亲呢?”夕颜前所未有的混乱,“我们俩,没法子成亲!”

“怎么会没法子?”南宫御蓦地伸出手去,捧住了夕颜的脸,“还是说,你宁愿太皇太后将你指给一个陌生的男人,亦不愿意嫁给我?”

夕颜被迫看着他,面前这个她最信任的人,最亲近的人,一颗心终于缓缓沉淀:“因为你会对我好,就算我们不成亲,你也会对我好,不是吗?”

“是。”南宫御很快做了肯定的答复,却又道,“那么成亲又有何妨?”

“成亲……”夕颜苦笑了一声,“你明知我心里是怎么想的,又何必要为难我?”

“难道面对的是我,也无法让你放下防备?”南宫御深深看着她,缓慢而肯定的道,“颜颜,嫁给我,我会一辈子对你好。”

夕颜只觉得他的目光仿佛要穿透人的内心一般,不禁缓缓闭上了眼睛,轻轻咬住了下唇:“我不是不相信你,南宫御。我只是,没办法相信自己。”

“没关系。我会让你慢慢相信自己。”南宫御的手缓缓移到她背后,将她揽进了自己怀中,眸色暗沉,“颜颜,我会让你为了我而相信自己,我会让你很快乐。”

哪怕,这份快乐很短暂,至少会是你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如果嫁给谁都是一样,那么,嫁给他吧。至少可以确定,他会对自己好,断断不会辜负了自己。

那以后的无数个夜晚,夕颜躺在南宫御三天就为她建好的冰室内,每当要入睡的时刻,都如同念咒语一般的将这句话在心里重复再重复,以此来说服自己嫁给南宫御绝对不是坏事。

原本忐忑不定的一颗心逐渐安定下来,夜晚的睡眠也安稳了不少。

然而最近几晚,睡梦却再度不安起来。

梦里,她似乎总能听到有陌生男子的声音,一声声的唤自己:“颜颜,颜颜……”

在梦中,她睁开眼来,便只能见到男子清俊的眉眼,印象最深刻的便是那双眼睛,那样深邃,那样漆黑。还有,便是唇上的柔软,以及那男子在自己身上游走的双手。

有陌生的男人在梦里轻薄她!

夕颜几度面红耳赤的从梦中醒过来,回想起梦境之时,却只觉得心中空空落落,仿佛缺失了什么,再也寻不回来一般。

然而她终究不好向南宫御说什么,唯有夜夜临睡前告诫自己。

这一日,她正躺在宫殿内凉爽的竹榻上,南宫御便露面了。

见她睡得星眸微启,要醒不醒的模样,南宫御轻笑一声,在竹榻边坐了下来,拣了一颗新进宫的吐蕃葡萄,偷偷塞进她嘴里去。

“唔……”夕颜这一回是真的醒了,有些恼火的看着他。

南宫御无辜的摊开了双手:“作为一对未婚夫妻,颜颜你见到我竟是这种反应?你至少应该抱怨一句,说我今天怎么才来之类的,才对得起我们的身份,不是吗?”

语罢,他原本摊开的双手一闭合,便将夕颜收进了怀中。

夕颜靠着他的胸膛,闻着他身上陌生的龙涎香,虽然有一些不适,但因着是他,还是觉得安心。就这样顺从的偎在他怀中,她笑了一声:“每天都在这个时侯见到你,我不嫌烦,已经是对得起你了!”

她因刚刚睡醒,眸子异常的闪亮,而嫣红的双颊亦是分外动人,而且,她刚刚吃下他喂给的葡萄,甚至不自觉的用舌尖轻轻舔了一下唇角。

南宫御看得心中一动,也不接她的话,便只是缓缓低下头去,印上她的唇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二更。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