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三月,天气一天比一天暖起来。虽说大楚的冬日也并不见得寒冷,然而开了春,夕颜倒似将西越生活的习性带过来了一般,精神一天比一天倦怠。

而这段时日以来,南宫御病又发了一次病。

夕颜私下里问了御医,得到的答案是这个病会随着人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重,病发的时候会越来越多,从最初的几年犯一次,到半年犯一次,到三两个月犯一次。每犯一次病,人的身子就会衰弱好几岁,直至最后,当发展至一个月犯一次病之时,那便只等着这病将人体的年龄耗尽,然后,死去。

夕颜算了算,南宫御这次发病距离上次,竟不过三个月的时间,心中忍不住的害怕,又心酸。

南宫御的精神自上回病发之后,已经变得很差,从前那样好动的一个人,如今却只是每日坐在花阴架下晒晒太阳,而且晒太阳的时候,还总会昏昏睡去。

夕颜其实每次都很怕他会一睡不醒,可是每次陪他坐着,自己的精神也克制不住的倦怠起来,到最后,往往似乎和他一起睡了过去。

然而每一次却都是他先醒来。等到夕颜睁开眼的时候,往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微笑看着自己的模样,便同样报以一笑,说上一句每次都一样的话:“我怎么又睡着了?”

而每当这时,南宫御就会伸出手来揉揉她的头:“傻丫头。”

可是这一日却不一样,夕颜说完那句话之后,南宫御却只是看着她,看得十分仔细,仿佛非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。

“怎么了?”夕颜看着他,抚上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,疑惑道。

南宫御看着她,许久之后才微微一笑:“颜颜,梦到什么了?”

夕颜微微一怔,这才回头去想自己刚才做了什么梦。仿佛是见到一个人,只是却始终想不起那是谁,是哪般的模样,只记得梦里那人越走越远,终至看不见。夕颜看向他:“你怎么知道我做梦了?”

“因为你说了梦话。”南宫御微微勾起唇角,淡淡道。

“什么梦话?”夕颜忙道。

南宫御看着她,许久之后才道:“我也不记得了。”

他不知道自己要怎样告诉她,她在梦里,喊出那个人的名字,那个到今时今日,本该与她是陌路的人。

夕颜顿觉无趣,抬头看了看天色,不觉叹了口气:“就这样又过了一天了啊。”

却许久没有听到回应,她转头看向南宫御,南宫御却依旧用先前的目光看着她,只是这一次,微微带了些许悲凉:“颜颜,若一开始我就告诉你我的心意,你心里会不会有我?”

夕颜蓦地怔住了,没想到他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。她一时觉得羞,又觉得心疼,为他那前所未见的眼神而心疼。沉吟许久,却还是没能说出一个答案。

南宫御却缓缓笑了:“没关系。我知道假设的问题很难回答,你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夕颜的心却更疼了,眼角一阵阵的发痒,半晌之后,才转头看着他:“南宫御,其实,在这世上,你于我而言,是最重要的人。没有人重要得过你,我只有你……”

南宫御的手伸过来握住了她,缓慢而有力。

可是夕颜却差点哭出来,因为晒了这么久的太阳,他的手竟连手心都是冰凉的!

“你冷吗?”她慌忙道,“我去给你取一件披风来吧?”

南宫御还没来得及回答,她已经起身跑进了宫殿内,而他看着她的背影,流露的目光却愈发悲凉了。

他于她来说,是世上最重要的人。然而这一句话成立的前提却是,她将她的丈夫,她的女儿都遗忘了。她以为,世上从没有过那两个人。

可是她分明都已经忘记了,为什么还能在梦中唤出那个人的名字?

究竟爱要有多深,记忆才能这般不朽?

低叹了口气,他缓缓伸出手,为自己把了把脉,随后无奈的笑了。

他救她无力,救自己也无力,原以为与她一起,陪她快快乐乐过完人生的最后一程,也算得上是圆满,却不想,自己竟有可能走在她前头。

等到夕颜将披风取出来之时,南宫御又已经缓缓阖上了眼睛。夕颜将那披风盖在他身上,他却又睁开眼来,覆上她的手,微笑道:“颜颜,若有一日,我在你眼前死去,只准你难过一日,过了那一日,便不许再难过,听到没有?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九个月后。北漠,皇宫。

过了年后,宫中的一切依旧是井井有条的模样,一年以来几乎没有任何变化,只除了不离长公主。

将近两岁的不离,容貌已经生得相当好,可以稳稳的在御花园中行走,也基本可以流利的说话了,最是爱赖在皇甫清宇怀中,与几位叔叔的感情亦非常好。

这一日,皇甫清宇难得得了闲,便亲自带了不离去御花园中游玩,十二最是喜欢小不离那双古灵精怪的眼睛,见难得好天气,便也随了出来。

一路上,不离趴在皇甫清宇肩头,只是与后面的十二叔逗笑着,皇甫清宇却只是沉默。一直到了御花园中,皇甫清宇将不离放了下来,她便追着去打自己的十二叔,一大一小两个人影,在皇甫清宇面前的空地上玩得不亦乐乎。

不多时,皇甫清宸也来了,小不离一见他,立刻又朝他追过去。

皇甫清宸最是怕这个与她娘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小丫头,偏生她每次都最爱缠着他,似乎见着他被气得脸色铁青便是世上最好玩的事情,而皇甫清宇爱女心切,竟然毫不阻拦,使得皇甫清宸每一次都禁不住在心中暗自抱怨。

此时此刻,眼看着小不离就要贴近自己,皇甫清宸忍不住吼了一声:“皇甫清宣,把这小妖女弄开!”

这一声吼,可算是不经意间将心底最深的话都说了出来,小不离对他的话似懂非懂,然而却不自觉顿住了脚步,站在离皇甫清宸几步远的位置,委委屈屈的看着他。

十二被吓了一跳,忙的上前将小不离抱起来,而凉亭中,皇甫清宇也缓缓抬起眼来,看了皇甫清宸一眼,随后起身走过来,从十二怀中接过了不离,抱进自己怀中。

皇甫清宸自觉理亏,跟在皇甫清宇身后走进凉亭之时大气也不敢出,然而正在这时,皇甫清宇肩头的小不离忽然抬眼看了他一眼,随后竟咯咯的笑了起来。皇甫清宸顿时忍不住握紧了拳头,磨牙霍霍。

皇甫清宇让不离坐在自己怀中,拣了一块她平时爱吃的糕点给她,这才看向皇甫清宸,淡淡道:“什么事?”

皇甫清宸泄气的坐下来,将手中的折子往石桌上一扔:“十一的捷报书,东边的几个小部落都已经清理得差不多,现在他正朝着东北的方向行军。”

半年前皇甫清宇派了十一为征东大将军,命他收复东边几处前朝的失地,倒是很快便见了成效,如今十一的目标已经指向北漠周边的那些小部落,若然能一一收服,亦可算是北漠史上一件壮举。

皇甫清宇微微应了一声,接过来看了只看了一眼,小不离的手便抓上了那封折子,他便放手让她去玩,随后又看向皇甫清宸道:“江南江北两个大营的兵马筹备得怎么样了?”

皇甫清宸抬眉看着他,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:“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。”

早在九个月前皇甫清宇吩咐他准备两个大营的调配之时,他便已经察觉到什么,问皇甫清宇要做何用,他却只是不答,今时今日他突然问起来,皇甫清宸只祈祷自己猜得是错的。

皇甫清宇低下头,看着怀中的不离,淡淡道:“待到不离两岁生辰之后,朕将御驾亲征,讨伐大楚。”

皇甫清宸蓦地变了脸色,站起身来:“七哥!”

那边十二也忙的凑了上来:“七哥,你说什么?”

不离不懂这些,却只是拍着手笑,重复他的话:“讨伐大楚!”

皇甫清宇缓缓抚上女儿的脸,微微笑了起来:“离儿乖。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又是一年过去鸟,颜颜的生命理应走到尽头,而南宫又如何呢?

咔咔,明日起,文章进入转折。谢谢亲们的打赏和留言~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