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甫清宸不知道他一向视为祸水的这个女人又在搞什么把戏,终于忍不住冷笑了一声:“你想见我七哥?”

夕颜心中也不是没有疑惑。这个男人,好像是认识自己的,而且他看起来似乎对自己恨得咬牙切齿,究竟是为什么?然而她也知道,如果再去追问他这些事情,便很有可能会让他暴跳如雷,从何失去了机会,便极其小心的避过了这些,微笑看着他:“不行么?”

皇甫清宸也笑了起来,随后冷冷吐出两个字:“休想。”

眼看着他拉开门就要往外走,夕颜也不慌,轻笑了一声:“唔,原来北漠皇族对自己流落在外的子嗣是这样漠不关心。皇甫清宇他就不想见见自己的儿子么?”

皇甫清宸猛地转过身来,再度变了脸色:“你说什么?”

夕颜不以为意的勾起嘴角:“你告诉皇甫清宇,要是不想要自己的儿子,那就不见我好了。”

皇甫清宸紧紧地握起了拳头,看向她:“你等着!”

要带一个人进宫见皇帝,循例是非常繁琐的事情,再加上夕颜身份特殊,皇甫清宸也懒得理那些繁文缛节,便直接将她打扮成小太监放在了自己身边。

为了见到皇甫清宇,夕颜迟疑了一下,终也没有抗拒。

散了朝,皇甫清宇照例又传了皇甫清宸和十二两人进御书房帮忙处理奏折,一坐下来便命人将手边已经分配好的奏折抱给两人。

十二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,小心翼翼的看向他:“七哥,我能不能将这些东西带回府去处理?我保证明日一早就送过来给你。”

皇甫清宇抬起眼来,淡淡瞥了他一眼:“你最近似乎很忙?”

十二嘻嘻笑了一声,却只当他答应了,命人进来抱了东西,便忙不迭的往外走。

皇甫清宇再次瞥了他一眼,刚要说什么,皇甫清宸却仿佛经过了许久的挣扎,才终于开了口:“七哥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皇甫清宇在早朝的时候便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心不在焉,一路回到御书房,他也是欲言又止的模样,此时此刻见他终于开了口,也放下了手中的事务,挑眉看向他。

皇甫清宸也不知道怎么说,咬牙良久,终于赌博一般的开了口:“七哥,你有没有想过,自己可能有一个儿子?”

皇甫清宇微微一怔,不由自主的拧眉看向他:“你说什么?”

皇甫清宸深深吸了口气:“我说,你有没有查过,花夕颜她离开你之后,有没有生过孩子?”

皇甫清宇千年不变的脸色,终于忍不住微微变了,手中的奏折也因为大力的紧握而变了形。

他没有查过。自从夕颜离开,他便没有查过关于她的任何消息,甚至连南宫御的消息也封堵得滴水不漏,不让自己知道。

他几乎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:“你查到什么?”

皇甫清宸抬起头来,有些为难的看了他一眼,终于道:“有个人要见你。”

语罢,他转身便走出了御书房,只留皇甫清宇一个人坐在那里,有些恍惚,又有些迷茫。

不多时,御书房的门再次被推开来,当先探进来的是一个小小的脑袋,戴着太监的帽子,然而皇甫清宇只是看了第一眼,便几乎已经失去了呼吸。

夕颜小心翼翼的跨进门槛,却只觉得皇甫清宇的目光扫视在自己身上,竟异常的让人心中不安。她有些不敢看这个多次莫名在自己梦中出现过的男人,便始终低垂着头。来到殿中央,却不知该怎么行礼,一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装束,索性将心一横,学着太监行礼的模样,单膝跪下去:“奴才见过皇上。”

皇甫清宇看着她,幽深的眸底缓缓聚集起暗沉的风暴,许久之后,才沉声开了口:“起来吧。”

夕颜缓缓站起身来,抬头看了他一眼,心跳突然间便混乱起来,也不知自己该说什么做什么,无奈看着他缓缓一笑。

皇甫清宇缓缓松开了手中那已经变了形的折子,复又低下头去拣了另一封奏折看起来:“为什么要见我?”

夕颜注意到他自称之时竟然没有用“朕”,心中微微疑惑,却也强迫自己定下神来,道:“皇上,我来,是想求皇上赐给一样东西。”

皇甫清宇终于忍不住再次抬起头来,看向那张再熟悉不过的绝美容颜,声音依旧低沉暗哑:“你要什么?”

他问她,你要什么。就仿似只要她说出来,他就会给一般。夕颜忍不住有些错愕,许久之后,终于将心一沉,道:“火莲花。”

皇甫清宇眸色微微一黯:“火莲花?”

据母亲的那本医书中记载,这火莲花,是世间最珍贵的奇药,长在那最寒冷的乌玉山之巅,百年只得一朵,所以人生在世,绝无仅有。而且医书中还记载,这火莲花,是用来医治早衰症的药材。

那颗跳动不已的心,不自觉便已经缓缓沉淀下来。他嘴角缓缓勾起来,却是在笑自己:“怎么,南宫御他也得了早衰症?”

夕颜没有好奇他为何知道,却见他笑,只以为他是为了与南宫御之间的过往而嘲笑南宫御,心中忍不住一恼,却强自按捺住,道:“求皇上,就当是看在与西越相交的份上,赐给小女子火莲花。”

“没有。”他看着下面那个将自己当成陌路的女子,曾经深入骨髓的女子,淡淡的吐出事实。

原本夕颜也并未抱有希望,听见他这样说,也只是微微咬了唇,又道:“那寒池雪莲或是瑶池豆蔻呢?”

皇甫清宇的脸色极其不明显的微微一变,看向她:“如果有,你会拿什么来交换?”

夕颜脸色微微一沉,原本有些飘忽不定的眸光也沉淀下来: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

“我想要什么。”他蓦地笑了起来,似在重复她的话,又似在反问自己,随后,他缓缓站起身,绕过书桌,一步步走向她,一直走到她面前,忽然伸出手去,一把握住她的手腕,迫使她看向自己:“颜颜,你说我想要什么?”

那一声“颜颜”,真真是将夕颜震惊了,以至于看着他,便久久回不过神来。

然而皇甫清宇却蓦地察觉到什么,手指微微一转,已经探上了她的脉搏,顿时又微微变了脸色。

那脉搏极其古怪,分明与先前她中毒之时无多大差异,然而却有差别,很细微的差别——也许这个差别,就是让她活下来的因由?

夕颜终于回过神来,微微用力想要挣开他:“你放手。”

皇甫清宇却将她握得更紧:“南宫御给你吃过些什么?”

夕颜又急又恼,不知他为何这样问,可是对他这样的轻薄却只觉得无法忍受:“吃过什么关你什么事,放开我!”

“颜颜!”他终是没有法子继续与她扮冷漠,伸出手去,缓缓抚住她的后脑,低声道:“告诉我,他给你吃过什么药?”

他的语气那样自然亲昵,夕颜微微有些恍惚,只觉得好像曾经经历过,却怎么也记不起来,眼见着他殷殷的目光就在眼前,禁不住微微咬了唇,无意识的答道:“寒池雪莲,瑶池豆蔻……”

“不是这两个!”他克制不住的伸出手去捧住了她的脸,“除了这两个,还有什么?”

两个人隔得这样近,他的呼吸微微有些急促,她听在耳中,不知为何心中竟微微痒了起来,仿佛有只羽毛飘荡在心上,心神一时之间更是恍惚:“没有了,没有吃过什么药……”

皇甫清宇的脸色沉凝下来:“没有吃过别的药?”

夕颜看着他,突然之间心中一个激灵,为自己方才的恍惚与着魔一般的乖巧听话,猛地伸出手去推了他一把,自己也倒退了两步,离得他远远的。

皇甫清宇看着她,那目光微凉,仿佛直欲透进人心里面去。

夕颜再不敢看他,忙的避开他的眼神,咬牙道:“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,可是你自己的儿子,你终归是想让他认祖归宗吧?”

皇甫清宇再度凝了眸色看着她。

夕颜眼角的余光感觉着他的视线盯在自己脸上,安慰着自己定下心来,一边笑着一边道:“没错,你的女人给你生了一个儿子,当然,你可能不知道,但是你不会连那女子也不记得了吧?”夕颜微微挑起眼角,一个字一个字的道:“沈-踏-雪,你还记得么?”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