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说,你的女人给你生了一个儿子,沈踏雪,你还记得么?

那一瞬,皇甫清宇几乎失去了呼吸,看她的眼神都变了。许久之后,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你说什么?”

夕颜斜斜睨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想起来没,皇上?”

皇甫清宇几乎克制不住的再度逼近她,猛地将她拉进自己怀中,扣住她的脸,死命的往她的眼中看去,仿佛非要从她眼中看出一些什么来。

夕颜被他弄得生疼,忍不住蹙眉挣扎:“你做什么?”

皇甫清宇忍不住低咒了一声:“南宫御究竟对你做了什么?”

“他对我好得很!”夕颜挣不开他,便拿脚去踹他,发现同样没有作用之后,便尽量平复了自己,看着他,娇媚的笑了起来:“皇上,您是万金之躯,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你若是想要我,也可以,只要你给我寒池雪莲和瑶池豆蔻。”

他心里霎时间霎时间天崩地裂,想起那一次,自己冒险去到大楚,在街上看见她的情形。

他看见她在南宫御身边,又笑又闹,眸中秋水分明,没有半点忧伤的模样,终于让他彻底死了心,返回了北漠。可是如果,那时候的她就已经失了忆——

他忍不住再次将手臂紧了紧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你?”夕颜冷笑了一声,“北漠皇帝皇甫清宇不是吗?发兵攻打大楚,差点将我一箭射死的伟大君主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沉默许久,他缓缓勾起了淡漠的笑意:“好,原来如此。那么你以为,只凭你一个西越郡主的身份,只凭你一句话,老九他就会带你来见我?你凭什么可以见到我?”

夕颜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只道:“我不知道因由,当然,只要能见到你,那因由也不重要!只要你肯给我药。”

“为了他,就这么义无反顾?”皇甫清宇缓缓凑近了她的脸,沉声道。

“是。”夕颜昂起头于他相视,坦然道。

突然之间,皇甫清宇却猛地低下头来,攫住了她的唇,随后,灵活的舌开始无所顾忌的往里探,直欲将她吞入腹中一般的汲取。

夕颜瞪大了眼睛,惊得喘不过气来,可是为何,却有一种恍然相识的感觉?

她看着眼前这张俊朗的眉目,心中轰然一声——是了,这样的情形,在梦中出现过多次了,是他,就是他!只不过,梦中的他很温柔,决不是这样霸道的掠夺。

掠夺……夕颜恍恍惚惚,突然之间惊醒过来,再一次奋力挣扎起来。

她头上戴的帽子被他拨到了地上,满头青丝垂落下来,她身上的太监服也被他揉乱了,掉了束腰带,胡乱的散开着。

他终于松开她的唇,却仍旧逼她与自己面面相抵,时不时仍在她唇上轻轻触碰,声音低得只有她能听得见:“颜颜,现在,想起来我是谁没有?”

夕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被逼看着他的眼睛,只觉得那漆黑的深处涌起的漩涡,似要将自己吸进去一般。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,脑中却反反复复都是他的那句话——想起来我是谁没有?

仿佛,她本该认识他,而他通过方才的亲密,是可以提醒她他们有过的过往一样?

可是他们有过过往吗?何其荒谬!她从来只呆在西越,一年多以前才随着南宫御去到大楚,怎么可能会认识他?再说,如果认识他,她怎么会完全没有印象?

她蓦地又极其醉花间里皇甫清宸所说的话,字里行间都透着他们应该相识的意味。而且,若是陌生人,他怎么可能为着她一句不知是真是假的话,就贸贸然带着她进宫来面圣?

那些先前刻意忽略的,不愿去想的,此时此刻终于都串联成线,通通都在告诉她一个事实——她应该认识他,认识这个北漠皇帝,也认识那个几乎将自己射死的皇甫清宸。

可是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?!

夕颜只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巨大的网中,所有人都在网外看着她,唯有她,在网里兜兜转转,却找不见出路。

她终于睁开眼来,看着面前的他:“我应该认识你吗?”

皇甫清宇面容依旧沉静,看着她,许久之后方才淡淡道:“那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,你想不想记起你对我的记忆?”

他的意思,是她失忆了?夕颜只觉得可笑,喃喃道:“我所有的记忆都在自己的脑海中,可是没有你,我不认识你。”

他缓缓松开了她,转过了身:“既然你不想记起,那便罢了。”

夕颜一怔,便见着他又已经走向御书桌,缓缓坐了下来,再没有看她一眼。

此时此刻,夕颜倒不知如何是好了。虽然那什么失忆之说对她来讲实在是太过荒谬,可是这样多的事实摆在眼前,她根本前所未有的混乱,许久之后方才开口,问出的却是:“那你还会给我药吗?”

皇甫清宇终于微微抬起眼来,目光只是从她身上掠过,便又低下头去。

夕颜终于忍不住上来,撑在了他的书桌之上,道:“且不论我究竟应不应该认识你,我至少告诉你踏雪帮你生了一个儿子,难道一个子嗣,还抵不过什么我认不认识你之类的无谓事情吗?”

无谓事情?皇甫清宇缓缓勾起了嘴角,终于再一次抬头,看向她:“可是颜颜,我本来以为,是你在离开我之后,给我生了一个儿子。”

夕颜,震惊了。

他说,她离开他,她应该给他生儿子?!

她呆了很久,忽然捂住头大叫起来——若不是她疯了,那便必定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疯了!什么失忆,什么离开,什么儿子,通通都是胡说八道!

她几乎就要跌倒,却只是跌进了方才对自己恣意凌掠的怀抱。他不知何时来到了她身边,将她抱住,一下又一下的抚着她的头,低沉悲凉的声音仿若来自天外:“颜颜,你怎么可以不记得我了呢……”

夕颜终于克制不住的晕了过去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等到她在一间满是耀目明黄色的房中醒过来之时,早已不知时日。

然而,她刚刚睁开眼,便蓦地对上眼前一双乌黑的眸子,眼前的人几乎是与她脸贴着脸,她根本看不清那人的模样。

不堪折磨的心终于再一次无力承受,夕颜克制不住的闭眼尖叫了一声。

眼前的那张脸却突然就退离了,夕颜闭了眼,只感觉到那小小的一团温暖离自己越来越远,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然而这一看,却再一次震惊了。

明黄色的床榻边,立了一个两岁多模样的小女孩,正睁大了眼睛看着她。而刚刚贴在她脸上的,便正是那双乌黑的眸子!

但是夕颜震惊的却并非这个,而是,那女孩的容貌,为何竟与自己这般的相似?

小不离却似乎对她脸上的神情产生了不满,小小的脸皱成一团,想起父皇先前的吩咐,终于还是再一次爬到了龙榻之上,甜甜的笑了起来:“娘!”

夕颜的世界,终于完全混乱了!她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,没有人能告诉她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,可是目前,面对着这个粉雕玉琢,与她幼时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女孩,她该怎么办?

她几乎克制不住的要再一次晕过去,可是小不离却已经爬到了她身上,拉着她的手:“娘,起来了,娘已经睡了一天一夜,不能再睡了!”

夕颜几乎用尽自己毕生的力气,才说服自己静下心来,看着面前的小女娃,笑得十分勉强:“小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她没有与孩子打过交道,亦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气跟这个小女娃说话,唯有试探着走出一步。

“娘,我叫不离,不离不弃的不离!”小不离年龄虽小,然而声音却很亮,一股脑的灌进夕颜耳中,夕颜只觉得头更晕了。

不离,不离……她只觉得这名字熟悉,在一片混乱的脑中搜了许久,终于记起曾经看到过的皇榜,猛然醒悟:“你叫不离?你就是皇甫清宇的长公主?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噗,今日更新毕~~~~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