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甫清宇眸中赫然腾起火焰,手上一用力,便撕开了她的那件弱不禁风的小衣。

雪白的肌肤触到冰凉的空气,夕颜身子重重一抖,看他的眼神,亦隐隐变得战栗,咬了唇看着他:“记得你答应过我的。”

他的一双手猛地攫住她纤细的腰身,冷笑起来:“我没有答应你。”

夕颜震惊的看着他,下一瞬,已经不由自主的挣扎起来,就要去拿被子将自己遮住,然而他怎么会让她得逞,一脚将被子踹到最角落的地方,随后俯下身,制住她不停挣扎的身子。

“浑蛋……”夕颜挣不开他,又羞又怒,禁不住咬了唇,冷眸看着他。

他忽又低下头来,狠狠封住了她的唇。

夕颜不给他亲,左躲右闪,他便固定住她的头,缓缓探进她口中。

她此时倒乖巧了,竟然自己张开了小嘴。

皇甫清宇满意的眸色毫不掩饰,与她的唇舌做着最熟悉也是最陌生的纠缠。

正在这时,夕颜却突然重重一口咬下去,正好咬在他的舌上。

皇甫清宇闷哼一声,微微用力卡住她的下颚,离开了她的唇,就那样看着她。

夕颜毫不示弱,瞪大了眼睛看着他。

许久之后,却终于一句话也没说,皇甫清宇坐起身来,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,自己起身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。

夕颜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将自己陷在被中,有些克制不住的微微发抖。

如果他真的是她曾经的丈夫,如果他们真的有个女儿,你为何她会跟着南宫御去大楚?而又是为何,那日战场相见,皇甫清宸会一箭射向她?

她又惊又疑,还隐隐有着委屈,许久之后,克制不住的呜咽了一声,将自己埋在被中,一边盘算着怎样才能得到药救南宫御,一边模模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她是被开门的声音惊醒的,猛地睁开眼来,便见着一众宫女服侍着皇甫清宇走进来,顿时又往被子里缩了缩。

“奴婢等适逢皇上更衣。”带头的宫女轻声道。

原来已经五更天,是上朝的时候。

夕颜躲在被子里,看着皇甫清宇在她们的服侍下换上朝服,煞是器宇轩昂的模样,也不知自己心里在想什么,微微翻了个身子,揪着自己胸前的被褥,凝眸无语。

“我为你找药。”许久之后,皇甫清宇的声音才响起在寂寂无声的寝殿之中,“不过有个条件,我要你留在这里半年。”

夕颜心中微微一震,不知该作何回应。他肯给她药自然是好事,可是,半年,南宫御还撑得过半年吗?

皇甫清宇见她仍旧是朝里躺着,仿佛没有听见自己的话一般,便挥退了宫女,上前在床边坐了下来,淡淡道:“你无须忧心,只要保住南宫御的心脉,一旦有药,他便可以醒过来。”

夕颜忙的翻过身来看着他:“一有药你就会给我吗?如果找到药,半年的时间还没有到呢?”

“我也会让你拿去先治好南宫御。”他眸色依旧深不见底,语气极淡。

夕颜微微有些错愕,忙的道:“治好?你的意思是不只帮我找寒池雪莲和瑶池豆蔻,还会帮我找火莲花吗?”

皇甫清宇淡淡点了点头。

夕颜怔了怔,又道:“那,你就不怕我拿了药,不履行那半年之约吗?”

皇甫清宇嘴角勾起极淡的笑意,如果不细看几乎看不出:“颜颜,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。就算你拿了药,跟他躲到天涯海角,我也会把你抓回来,不到半年,绝不会放你走!”

他很快转身离去了,紧接着,似乎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太监长而尖的声音:“御驾起行——”

夕颜就在那个声音之中,失了神。

等到天亮,她再度听到了门响的声音,紧接着有很轻巧的脚步声慢慢接近龙榻边,夕颜微微睁开眼来,突然见得一个年轻的宫装女子站在旁边,正看着自己。

见她睁开眼来,银针欢喜的唤了一声:“侧王妃!”刚刚唤出声,却又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的地方,忙的捂住了自己的嘴,顿了顿又为难道:“侧王妃,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,我还是唤你侧王妃吧!”

夕颜错愕的看着她:“你是谁?”

银针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:“侧王妃你不认识我了?我是银针呀!皇上说你刚刚来到宫里,怕你不习惯,让我来服侍你的。”

“银针?”夕颜自然也是毫无印象,看着她,忽然道,“你刚刚唤我什么?侧王妃?我嫁给皇甫清宇是为侧妃的吗?”

银针顿了顿,方才点头道,目光中微微带着悲戚:“是的。侧王妃您都忘记了吗?皇上他很疼你,你们感情很好,你有了身孕之后,皇上怕你出事,一直都让你住在他的园子里。皇上他最疼的就是你,每天你们都在一起,而王妃——也就是皇后娘娘,皇上几乎看都不看一眼。”

夕颜再次听到跟自己相关的往事,却依旧丝毫印象都没有,只觉得她在说陌生人的事情。

银针服侍着她起身,又取了新的衣衫来为她换上,其间一直叙叙的讲述着皇甫清宇还是王爷的时候,究竟待她多好多好。她说了那么多,她所说的皇甫清宇几乎毫无缺点,完美到夕颜几乎怀疑她是皇甫清宇派来的说客。

对镜梳妆,夕颜翻拣了一下梳妆台上的首饰盒,顺手拣起一支玉簪递给身后的银针:“就戴这个吧。”

银针微微一怔,接过那支簪子,为夕颜戴上之后,方才道:“侧王妃,这支簪子是皇上在你生辰的时候送的,后来你走了,这支簪子也不见了。我原以为是你带走了,原来是皇上收起来了。”

她语气中透着心酸,夕颜的心中竟隐隐有痛的感觉袭来:“那你告诉我,我为什么会跟他分开?”

“奴婢不知道。”银针垂了眼眸,“后来的那段日子,皇上依旧待王妃跟从前一样好,甚至比从前还要好。可是侧王妃您,却不知为何变得冷淡了……皇上那时很难过,我曾经好多次见到他站在房门口,站很久,却不进去。因为那时侧王妃您每次见到他,总是不高兴……后来,十一爷大婚的那天,皇上去赴宴,您便不知为何突然不见了,而皇上回来之前,便有人传来消息,说皇上登基为帝。后来,便再也没有侧王妃您的消息了。侧王妃,你究竟去了哪里?”

而银针曾经以为,也许三年之期,夕颜已经没了,却没有想到,至今时今日竟还能见到她,心中不免欢喜,也撇开这个话题没有说。

夕颜怔怔的,被心中那股莫名其妙的酸涩逼得有些透不过气来,许久之后方才低声道:“我去了大楚。”

这个丫头说,皇甫清宇待她仍旧是一般的好,是她,负了他?

夕颜根本不敢相信。面对着那些毫无记忆的往事,她无能为力。

许久之后她才站起身来,对银针道:“你带我去御花园中走走吧。”

夏末秋初,御花园中还是一片繁花似锦的模样。夕颜着了粉色的宫装走在其间,几乎引得后宫之中的妃嫔宫女倾巢而出,或借机在御花园中行走,或躲在暗处,偷偷的看着这位不知从何而来的绝代佳人。

夕颜信不走着,面对着满眼的美景,却只是心不在焉,反而反反复复的想着皇甫清宇和银针告诉她的那些往事,那些,属于她和皇甫清宇的往事。

迎面蓦地走来一个身着瑰红色宫装的女子,美艳不可方物,眉目之间隐隐透着冷傲,身后跟了一大批的宫女,缓缓向夕颜走近。

夕颜虽不认得她,然而见了那宫装和那架势也猜到几分,退到一边,思虑了片刻,还是低身见礼:“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林瑞雪早在听说有女子在钦安殿中睡了一天一夜之后,便已然猜到了是她,今日特地出来看看,果真不出自己所料。然而在看见夕颜的那一瞬间,她心中终究不可抑制的泛起酸痛,那是面对其她的后宫女子时从未有过的感觉。

因为是她,只因为是她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继续呼唤月票,亲们给力,淡月也给力哦O(∩_∩)O~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