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瑞雪看着她,许久,也不叫夕颜平身,只是淡淡的看向了一边,仿佛眼中根本没有夕颜这个人:“这是谁?”

她这般问,自然不是在问夕颜,然而身后的一众宫女又有哪个认得夕颜,纷纷垂下头去。唯有站在林瑞雪近旁的燕儿冷笑了一声:“生成这幅模样,只怕是哪里来的妖精吧?”

夕颜心中冷笑,也不等她准自己平身,便站直了身子,拿绢子掸着自己的袖口,淡淡道:“我就是个妖精,专门来迷惑你家圣上,你又能拿我怎样?”

林瑞雪霎时间微微变了脸色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放肆!”燕儿蓦地喝了一声,“你是什么身份,敢这样跟皇后娘娘说话?”

“她是我娘!”突然间,斜里却突然传来不离稚嫩的声音。

夕颜回头看去,只见小小个子的不离正跳着跑向自己,心中蓦地担忧起来:“不离,你慢一点走!”

小不离却已经来到了她面前,仰起头,甜甜一笑:“娘!”

夕颜心中一震,竟不自觉缓缓蹲下去,将孩子抱进了自己怀中。这真是她的孩子?孩子的模样似乎已经说明了一切,然而她却不记得,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记得。

不离笑嘻嘻的偎进夕颜怀中,忽然想起了什么,又抬起头来,将手指向了燕儿,大声道:“你,跪下!”

燕儿眉心一凝,心不甘情不愿的咬住下唇跪了下来。

不离这才又凑到夕颜耳边,很小声的道:“娘,我最讨厌这个人,我们来欺负她好不好?”

夕颜看着孩子乌黑狡黠的眼眸,忽然笑了起来,点头“嗯”了一声。

不离脸上绽开与她同样的笑容,再度看向燕儿:“喂,我娘说脚疼,你过来为我娘揉脚!”

夕颜微微一怔,没想到这样小的孩子,竟然能说出这样的坏主意来,果然与自己很像,果然……很有所谓妖女的潜质。

无奈的勾起笑意,夕颜也微微偏了头,看着燕儿。

燕儿紧紧咬着下唇,看了看夕颜,又看看不离,最终将目光投向了林瑞雪。

林瑞雪微微笑了起来:“离儿,你乖,燕儿她手劲小,只怕不能好好服侍你娘,本宫让别人来服侍你娘,可好?”

夕颜眸中蓦地闪过一丝狡黠,笑道:“怎么,在皇后娘娘看来,我是承受得住大手劲的人么?”

“就是!”不离忙的接口道,“我娘娇弱,就要她,就要她刚好!”

林瑞雪脸色蓦地一白。

皇甫清宇宠不离,宠得无法无天,却也正是因为他宠她,所以后宫之中,包括她这个皇后在内,都想尽方法讨好不离。偏偏这个小丫头诡计多端,经常搞得后宫鸡飞狗跳。

先前有蓝嫔,曾经为了讨好她,让她去自己宫殿中住几日,也是为了能因此而得到皇上宠幸。可是几日过后,皇上不曾见到,她的寝宫却几乎被不离砸得支离破碎。

听说事后蓝嫔曾经去找皇甫清宇哭诉,皇甫清宇却只是大笑着抱过不离,问她有没有划伤碰伤之类,对蓝嫔却依旧没有丝毫的侧目。

从那以后,后宫之中再没有人敢刻意讨好不离,每每见到,也颇有避之不及的意味。

可是林瑞雪终究是皇后之尊,她认为自己绝对没法子向一个小丫头认输,就算皇甫清宇宠她,可是皇甫清宇待自己,亦是绝对的尊重,除了宠爱,所有她该有的,一样都没有少。那么至少,皇甫清宇不会为了这个小丫头与她翻脸。

思及此处,林瑞雪微微泛白的脸色很快又沉静下来,冷笑了一声道:“燕儿,起来。”

燕儿忙的磕头谢恩:“谢皇后娘娘。”

“不准她起来!”不离尖叫道,“我就是要让她跪着!”

林瑞雪微微哼了一声:“离儿,这是我宫中的人,该怎样,还轮不到你说话!”她的目光微微瞥向夕颜,再度勾起了笑意,“至于你娘,无名无份,凭什么在这里说话?”

语罢,她带了燕儿,趾高气昂的继续往前走去。

不离气得大喊起来,夕颜却只是抱住她的头,低声劝慰了一句什么,待到林瑞雪走到自己身边之时,忽然微笑着开了口:“看来皇后娘娘也觉得我应该去问皇上要一个名份?我也是这么想的呢,就请皇后姐姐为妹妹拿个主意,该要个什么名份呢?”

夕颜一边说,一边将目光投向林瑞雪发髻上的一支飞天凤凰簪,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
林瑞雪终于忍不住再度气白了脸,昂着头道:“要什么名份,就看你的本事了!本宫祝你早日达成愿望!”

“谢皇后姐姐。”夕颜依旧微微笑着,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。

林瑞雪狠狠一甩袖子,带人离去了。

待她走远,小不离才拍手笑了起来:“娘亲气得她脸发白,白脸皇后!”

夕颜微微放下一口气,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与素不相识的一个人,还是皇后发生了这样的冲突。也许她们曾经应该认识,可是如今她对自己来说毕竟是陌生人,为何自己却这样冲动?

她看着怀中笑得开怀的不离,终于低叹了口气。

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样告一段落了,没想到晚上却再度被提了起来。

彼时,夕颜正同不离一起用膳。她不知道孩子喜欢吃什么,便一道菜一道菜的问过她,方才知道孩子的口味竟与自己一模一样!她几乎快要哭出来,可是看着不离将沾了油的小脸凑到自己面前,要自己给她擦拭时,却还是忍不住微微笑起来,拿起绢子为她擦了擦。

正在这时,皇甫清宇走了进来。

不离眼角的余光刚刚瞥到皇甫清宇的龙衮下摆,脸色忽然就一变,紧接着便扬声大哭起来。

连夕颜都被小小的惊住,绢子停在她脸上,忘了拿下来。

皇甫清宇快步上前,将不离抱进了自己怀中,轻言细语的哄了一阵,方才轻声道:“告诉爹爹,怎么了?”

不离依旧大哭着,口齿不清的说道:“……白脸皇后……丫鬟……欺负娘亲,欺负不离……”

夕颜原本已经呆住的神情,再度因为震惊而更加不得动弹——这个,真的是自己的女儿?

皇甫清宇抱着不离在屋中来回走动着,一边轻声哄着她,一边看着夕颜。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到发髻上,眸中禁不住微微一亮。

结果那天晚膳过后,燕儿便被传到了钦安殿的暖阁内。

不离将夕颜拉到软榻上坐下,自己笑嘻嘻的偎在娘亲怀中,指着燕儿道:“过来给我娘捏脚,快一点!”

皇甫清宇就坐在旁边的书桌后,虽然未曾抬头,然而燕儿亦丝毫不敢造次,乖乖垂了头走上前,在软榻前跪了下来,褪去夕颜的鞋袜,轻轻捏了起来。

不离满意的笑了起来,又从怀中取出一个简单的九连环,对夕颜道:“娘亲,我们来玩这个。”

夕颜便陪着她,一边说笑,一边解着九连环。

那一厢,皇甫清宇微微抬起头来,眸色复杂的看向这边。

夕颜仿佛察觉到了什么,抬起头于他对视了一眼,忙的又低下头去,仔细的跟不离解起了九连环。

直到两个时辰后,不离才终于准许已经将膝盖跪得通红的燕儿回去,自己也歪在夕颜怀中打起了哈欠:“娘,我今晚跟你一起睡好不好?昨天晚上,我梦见娘了。”

夕颜禁不住轻轻捏了捏她的脸:“梦见我什么?”

“就是一直见到娘啊!”不离仰着头,天真无邪的看着她,“娘对我笑,一直陪我玩,还说再也不会离开我。”

“喀”的一声,却是从皇甫清宇的书桌那边传来。

夕颜和不离都回头看去,只见他缓缓丢开了手中那支不知怎的被折断的笔,站起身来,沉声道:“离儿,时辰已经这么晚了,该回去歇息了。”

不离忙的往夕颜怀里钻:“我今晚跟娘亲睡!”

皇甫清宇站起身来,走到软榻边,强行将她从夕颜怀中抱了出来,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,不离才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与夕颜挥了挥手:“娘,那明天你要来看不离!”

夕颜只觉得她一声声的“娘”越来越入耳,便微笑着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淡月会继续码字的哦,亲们又月票的要给啦~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