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颜是在一阵冰冷的刺激中醒过来的,艰难的睁开双眼,只见满眼的黑暗,空气中有着某种难闻的味道。她身上被泼了凉水,又什么都看不见,缓缓坐起来,抱着自己的身子缩作一团。

突然间,身边竟有人的气息陡然靠近,夕颜心头一震:“谁?”

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:“我。”

六王爷!果然是他!夕颜强自镇定下来,咬了牙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“做什么?”黑暗里,皇甫清宏古怪的笑了一声,“做我从第一天看到你,就想做的事!”

说完,他忽然伸出手来,扣住夕颜的下巴,强行往她嘴里塞了一丸药,一边轻叹道:“颜颜,我从来都不愿意伤害你的,可是事情到了今天的地步,都是老七逼我的,颜颜……”他忽然倾身上前,将唇贴上了夕颜的颈,“记住,我从来都不想伤害你。”

夕颜被迫咽下那丸药,感觉着他喷薄在自己肌肤上的呼吸,禁不住微微战栗起来。很快的,身体里有奇怪的感觉升起,她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:“你给我吃了什么?”

“好东西,颜颜。”皇甫清宏的手,顺着夕颜的衣衫往下,摸索到了她的束腰带,突然伸出手去,用力一扯——

“不!”夕颜拼尽全力的护住自己,然而不过片刻,竟然力气尽失,软软的倒在了地上。

意识仍然是清醒的,她感觉到那人缓缓的靠近了自己。

“颜颜,颜颜……”皇甫清宏在黑暗之中,用手在她的脸上来回抚动着,近乎梦呓一般的低喃,“你知不知道为了这一日,我已经等待了多久?我没有过别的女人,我只想要你——颜颜,我会让你享受,很享受……”

夕颜直欲恶心得吐出来,感觉着他的手缓缓掐上自己的腰,忽然道:“你不怕皇甫清宇杀了你?”

“呵。”他轻笑了一声,“不怕,有了这一次,做鬼,我也心甘情愿了。”

语罢,他突然用力抓住了夕颜的衣衫,狠狠一扯——

“啊——”夕颜终于止不住的尖叫起来,有什么东西,正蠢蠢欲动的蔓延开来……

“颜颜。”他缓缓覆上了夕颜的身子,“我们一起,我们一起心甘情愿,好不好?”

突然之间,“轰”的一声,似是什么东西倒塌了一般,原本一片黑暗的地方,突然光明起来。那光明来处,皇甫清宇冷硬的声音响起:“六哥,我想,这回你是没法子心甘情愿的去死了。”

那一瞬,夕颜克制不住的哭起来。

皇甫清宏大惊,从夕颜身上起来,看向缓缓走进来的皇甫清宇:“你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

皇甫清宇的目光停在夕颜身上,再看向皇甫清宏时,便已如寒星微茫,煞是骇人:“假山之中,你倒是很会找位置,只可惜你忘了,北漠的天下都是朕的,更何况一个皇宫!”

语罢,他上前两步,忽然之间一个重重的耳光,竟然径直将错愕的皇甫清宏扇向了洞外!

他这才吩咐外间的侍卫:“拿下他,未经朕的允许,谁也不许碰!”

外间立刻响起了兵器的声音,伴随着皇甫清宏的嘶吼:“老七,我会杀了你,我一定会杀了你——”

皇甫清宇眸色一沉,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风,将仍旧躺在地上的夕颜裹了起来。

夕颜嘤嘤的哭着,还有一些抗拒。

“颜颜,是我。”他将她抱进怀中,“不怕,是我。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回到寝殿之时,夕颜身上的药力,早已经发作得不能自己。皇甫清宇一将她放到榻上,她便克制不住的扯开了他裹在自己身上的披风,艰难的在床榻上翻滚起来。

皇甫清宇咬牙看着她,许久之后,却还是站起身来,取过了银针盒。

压制住她胡乱晃动的身子,他也不管她能不能听到,沉声道:“颜颜,不要动,我给你施针。”

夕颜哪里能控制得住自己,然而这样被他强行压制着,确实是不能动,她却更加难受得哭了起来: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

皇甫清宇仿若没有见到她的模样,也听不见她的声音一般,沉着冷静的扎下一支支的银针。

夕颜的手臂被他压着,唯有手掌能动,便不由自主的扯着他的衣襟,一下又一下。

皇甫清宇再度下针的手突然一抖,眼见着扎了那么多针,她还是如此,终于忍不住将手上的针一扔,又缓缓将她身上的针都拔了出来,自己倾身吻住了她。

夕颜双手一得自由,立刻就勾住了他的脖颈,迫不及待的回应起来。

……

慢慢地,夕颜脑中终于有了些许清醒的意识,迷迷糊糊间睁开眼来,便只听到自己的声音和他间或低低的喘息,还有身子里那陌生的感觉,原本就已经娇艳欲滴的双颊,愈发的红润起来,情不自禁地唤了他一声:“皇甫清宇……”

他心中赫然低低震动起来,抚过她的脸,吻住了她。

夕颜圈在他身上的手臂不觉缠得更紧,随着他一次又一次地颤抖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夕颜额头上的汗水几乎将头发都濡湿了,枕在他臂弯中,呼吸依旧微微有些急促。悄悄抬起眼来看他,却只见他一动不动的看着头顶明黄色的帷幔,面无表情的模样。

夕颜心中不觉一凉,拥着被子缓缓坐起身来,却突然觉得一阵无法启齿的疼痛传来,禁不住微微吸了口凉气。

身后却蓦地响起了动静,她转头看去,却见皇甫清宇很快的拣起了地上散落的衣衫,套在身上便外寝殿门口走去。

夕颜咬着唇看着他的背影,说不出自己心中是什么感觉,便只是怔怔的坐在那里,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了一颗心上,再要动一下,却都是不能。

孰料不过片刻,皇甫清宇竟然又回来了。

夕颜愈加错愕,却见他手上拿了一盒不知什么药膏,在床边坐下之后,便挖了一些在手上,这才看了她一眼:“躺下。”

夕颜恍惚是猜到了什么,脸上顿时火烧一般,却还是躺了下去,感觉着他的手伸进被子里,将那些药膏抹在了自己的身体里。

她身子不由自主的又软了起来,死死抓住被单,唯恐自己发出什么羞人的声音来。

许久之后他的手才移开,夕颜心头仿若一块石头落地,眼神却飘忽不定,不敢看他。

“是我不好,没有顾忌着你的身子。”他淡淡的声音传入夕颜的耳中。夕颜耳根红得通透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只能咬紧了唇,乌黑的眼珠茫然四顾。

皇甫清宇在床边坐了良久,忽又站起身来,走到一个几案边,取了一个小小的锦盒出来,又回到床边,将她半扶半抱着坐了起来。夕颜一慌,有些手脚无措的抓着被子,看着他。

皇甫清宇自锦盒中取出先前从她头上摘走的那支簪子,缓缓为她插在了头上。

夕颜微微怔忡,心头的酸涩仿佛一瞬间放大了:“你不是说扔了吗?”

看着她低垂的眼睑,皇甫清宇蓦地低叹了一声,伸手将她揽进自己怀中,下巴顶着她的头顶,沉声道:“我舍不得。就像……明明后悔喜欢了你,却偏偏还要越来越喜欢你。”

那一瞬,夕颜分明听到了自己的心噗噗跳动的声音。这个男人,是她忘却的夫君,是她女儿的丈夫,是她有求于的人,而且,是刚刚和她温存过的人。

他说,他喜欢她,越来越喜欢她。

她几乎无法抑制的落下泪来,为着他的那句话,为着自己那段全然空白的记忆。

这么好的男人,她爱过吗?恨过吗?又究竟是为了什么,要离他而去?

她伏在他怀中,无声的落着眼泪,许久之后,方才抑制住,而他明黄色的中衣上已经被浸湿了一大片。

夕颜不觉换了个方向,靠着干的那一边,抛开心中的惆怅,在空白的大脑中寻找问题:“……你会怎么处置那个六王爷?”

片刻之后,她才听到他冷硬低沉的声音:“他早就该死了。这一次,不会再有任何机会给他。”

“嗯。”夕颜应了一声,“如果你还给他机会,那么我就亲自动手。”

“哦?”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带了一抹玩味,“怎样?”

夕颜咬牙,恨恨道:“阉了他。”

他似乎低笑了一声,夕颜听得不清不楚,直起身子看向他的时候,却见他脸色依旧沉静,哪里有半点笑意?

夕颜亦不觉沉下脸来,看着他胸前那一片湿湿的地方,在心中暗骂自己的不争气——这么会这么轻易的就靠近他怀中去了呢?虽说,他曾是她的丈夫,他们有一个女儿,他们也曾亲密如此,可是毕竟,现在的他对她来说,仍然是一个陌生人啊!

她一时恼恨得不得了,拥着被子躺了下去,却突然被什么东西一硌,抬手摸到头上,才发现是那支玉簪。缓缓取了下来,握在手中,不觉又失了神。

也许,是因为那个叫皇甫清宣的十二王爷告诉她的那些事?

她忍不住又偷偷拿眼去瞧仍旧坐在床边的那个男人,顿了半晌,忽又试探着开口道:“喂,你封我做皇后,好不好?”

皇甫清宇淡淡看了她一眼,嘴角微微勾起带嘲的笑意:“不回去嫁给你的南宫师兄了?”

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:()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